小说:车祸

1 这天早上,春娣很早就醒了。摸摸身边儿子毛毛的额头,还是滚烫滚烫的。 昨天下午还玩得高高兴兴,半夜突然就烧起来了,时睡时醒,哼哼唧唧的闹。春娣为了让他舒服点,不停地用温水给他擦拭,照料了半宿,又挂着心,怎么都睡不着。 天快亮时,春娣眯了会,做了个梦。 梦见毛毛站在半空中踩着云朵冲她笑。春娣怕他掉下来赶紧喊他,毛毛也不理只管笑。 ...

你说你爱我,那先换掉和她的情侣头像好吗。

一个很会撩的男人是什么样子呢? 你以为他是真情流露,其实都是经验多的套路。 - one - 许嘉一说,如果一件事情重复了一次我们可以说它是个意外,重复第二次可以说是个巧合,但如果重复了第三次我再相信这一切只是意外巧合的话那我他妈就是个傻逼。而王子辰显然是把我当傻逼了。 我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如鲠在喉。这些年看嘉一好不容易从当初的情感漩涡里挣扎出来,有了新的生活,本来还很替她开心,可是有些人明明有...

我的同桌是太保

01 “铃铃铃……”我无精打采的拿起电话,“喂?你好!”对方半天没有说话,我刚要挂电话,“老大?”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传来,我愣了一下,陷入沉思中,他又说:“是我呀,铃木。”我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思绪万千,瞬间穿越回1999年9月,那是我人生第一次离开家,来到远在千里之外的海滨城市---滨城。读我人生中的第一所大学。 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湛蓝的大海和黄金的沙滩,翠绿...

站住,别跑!

一 周六的下午,我和室友去外面买日常用品。回来的路上经过一个网吧,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从里面走出来,我兴奋达到了顶点:“李颖!”声音里都透着喜气。 李颖转身看见我愣怔了一秒撒腿就跑。莫名其妙,看见我不是应该欢呼雀跃吗?跑什么?没认出我来?我……忽想起她欠我的倆千多元钱,急忙把东西塞给室友什么顾不上说追过去。我随着她绕过大街,钻进小巷边追边喊:“站住!我有话对...

职场做戏·狼来了的抱团取暖

公司到年底最后一个月,严抓市场部业绩。业绩返点提高伴随着也是业绩目标的大幅度上涨,并且将在年底采取残酷的优胜劣汰的机制,同时若是被发现有飞单,私相授受将扣除所有提成和工资。也就是说年底有可能面对没有钱过年,还要失业。 市场部总监开完会,市场部一片哀嚎。这惨绝人寰的政策出来,很多人回到工位差点拍桌子摔东西,只是表面上看起来谁都不动声色。据说这么大力度的严抓,是因为有人泄了密。说公司内部飞单严重...

你在的城市,给我留下了什么?

2017年8月24日早上九点零五分,我坐上广都开往成州的火车。在广都这个城市呆了三年多,如今要离开,竟没一点不舍,或许是早就对这里麻木了。 三年的时间,不长不短,却足以把一个人彻彻底底的改变。 2016年元旦,到那个时候,我已经过了一年多的大学生活,却感觉没有多大的激情,对身边的事物也看得很淡,好像除了自己,其他什么也不在乎的样子。 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着,直到他的到来,打破了我生活的宁静...

他从没在输在拳上,但输给生活

家乡习武成风,我姑父练了几十年的形意拳,是个包工头。 姑父家的哥哥大我十一岁,从小跟着他爹练拳,读中学的时候认为形意拳不够威风,另投了个师傅学八极拳,然后坚持练了下来,成就了一副野牛身板。 哥哥从小就喜欢到我家蹭饭吃,我刚会喊“哥哥”的那年他就开始给我压岁钱,平时喜欢对我揉脸拍头踢屁股不在话下,我俩感情不错。他读高中后寄宿于学校,见面就很少了。 他读大三时21岁,我10岁。那年暑假我爸莫名其...

那个生了三个女儿的女人

01 这一天,风和日丽。 小雅怀里抱着八个月大的儿子,站在自家超市的柜台前,一面照料孩子,一面给往来的客人结账。 对面水果店的那个胖女人,经常来买酒,买给她男人喝。 因为她男人每天都喝酒,自然舍不得买瓶装酒,那个胖女人索性准备了一个10L的白桶,隔三差五地到小雅的超市买散装白酒。 那个胖女人的脸色总是苍白的。 那种白很奇特,既不是保养得当的白皙细嫩,也不是护肤品调配适宜的粉饰,像是黎明前天空...

你的离世 掌声四起

再过几天老王就满60岁了,但他却死了,死在医院抢救室的病床上,在这之前他躺在自家客厅冰冷的地板上,一颗卤蛋似的光头就泡在一堆污秽的呕吐物中,没人知道他在地板上躺了多久,他一人独住不与人来往。首先发现他倒在家里的是隔壁邻居,邻居回家从门缝里看到了倒在地上的老王,虽然大家都很讨厌这个平时自以为是、脾气暴戾的老王,但还是聚在一起报了警并拨打了120,不一会救护车来了、警察来了、居委会工作人员也来了...

契丹皇太子避难逃后唐

天显三年(928年)十二月。 辽太祖死后,述律后当权,独掌契丹军国大事。经过了一番血雨腥风后,把他的次子耶律德光扶上了帝位。述律后才退居寿宁宫,不再临朝。 却说这皇太子,汉名耶律倍,小字图欲。他是太祖的长子,是德光的兄长。此人文武全才,自幼学习骑射,受父的影响崇尚中原文化。 在医巫闾山学习时,曾和和太傅同去幽州,购得图书万卷,藏于望海堂。在太傅的辅导下,他精于汉文,通晓阴阳、音律、医理,尤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