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和我搞婚外恋的男同学

01 周末的时候,小雅约我出来吃饭。 我们在新城的一家川菜馆见面,甫一落座,两人便热络地聊着以前念书时的那些趣事。 六年前的老照片还储存在我们的手机里,剪着厚重齐刘海的两个女孩依偎在一起,笑得神采飞扬。可再明媚的笑容,都掩饰不了我们那张暗黄发黑的脸。 照片里的我们和如今的模样判若两人。进入大学后,我们学会了收拾打扮,经历过青春期洗礼后不断变得白皙的脸颊,微微施以粉黛,竟也有了几分俏丽动人的味...

一遇秋冬误终身

每个人都有一首属于自己的歌,不是因为歌的旋律有多动听或歌词写得有多美,而是因为这首歌在说着你的故事! 长发落寞 如你看着我 思念诉说 眼神多像云朵 这一场恋爱 我期待的女孩 她身影清澈 多么晶莹的无奈 这一场恋爱 过去和现在 无论晴朗破碎 总会有一转身的等待 《一场恋爱》 最近在追等待了大半年的老胡的《猎场》,开片一二集很多网友对导演颇有微词,纷纷叫喊:要看的是职场争斗剧,不是爱情伦理剧。 ...

草弦目眩‖短篇小说

洋槐花开了,开在阳春时节的四月里。 关中平原里的每一处地方似乎都散发着槐花花香。何向东像平常一样一节课下来就喜欢去操场散步。不知什么时候他开始对操场对那两颗槐花树如此痴迷。自从季暖走后操场西北边的槐花树失掉了她原由的颜色,变得苍白慵懒,明明是要看到她绽放笑颜露出花蕊的时期,她却憋的淹淹的呼吸声急促。整颗树变得脏殃殃的,没有一点灵气,也丢失掉原由的精气神。 还没有完全含苞待放时,便遭到众多毒手...

当时光过去,你是否还在?

文/胖胖小鱼儿 (一) 刚刚结束的这趟英国之旅,把我们全家都给累得够呛。 原本打算趁着画展开始之前和结束之后的时间,陪妻女四处走走,却无奈进度比我所想象的要赶的多。 女儿小悠从机场一路抱怨回来,说:“都怪爸爸不好!一直忙着画展的事情,害得我都没有机会好好玩上一场。” 艾琳伸手拍小悠的嘴巴,“怎么跟爸爸说话的!” 我笑嘻嘻地说,“没事,这事也确实怪我。” 说着一边伸手提过妻子艾琳手上的行李。不...

如梦令 李代传

李代吐着血,靠坐在墙边。他已经无力站起来,却也带走了三个凝坤上段高手的性命。其中还有一个是和他一样的凝坤境巅峰。 他目光悠远,嘴角带笑,思绪渐渐飘远,瞳孔里倒映着一抹雪光,仿佛回到了十年前那个寒冷的冬天。 。。。。。。 “臭小子,还敢来偷东西?看我不打死你!”一道蛮横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我便被一股大力猛地推出酒楼,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我浑身疼得厉害,忍不住颤抖,但我紧...

我们从此不会天各一方

文/零雨飘摇 趁着夜色,我独自爬上所在宿舍楼的天台顶,背靠着巨大的蓄水桶,里面储存着白天太阳能加热过的水,暖乎乎的。 尽量的把身子往蓄水桶上贴,在冬日的寒冷来临后,这数桶水就变得弥足珍贵,整栋宿舍楼仿佛都倚仗着这些水过活。 实在是妙不可言,整栋宿舍楼的人都争先恐后的抢夺着暖乎乎的水。 也不知道女友的学校会不会也如此惶恐热水被使用殆尽。我靠在水桶上这样想。 有多久没见女友了呢? 也许对其的思念...

喜欢你,需要练多少蹭关注的绝技?

很多人,第一次意识到自我价值需要提升,始于情窦初开。 我走过坎坷的情路,已经熟透,但任何老司机,都是从驾校一档开启征程的,那是我的处男时代。 彼时,初中,我单纯,我无知,我很傻很天真的喜欢上一个同班女生,为了她,我开始人生严肃的思考:怎么做,才能让她喜欢我? 为此,我留心她的一举一动,暗中收集她一切私人癖好。 她喜欢某个当红小生,我特意把发型做成小生同款,又特意在她路过走廊时,迎面走向她。 ...

寻觅五百年

一、幻化成人 相传世间有一条路可以通向十八层地狱;相传世间有一扇门叫做轮回门,门后就是地狱的第十八层。 前世佛陀说:苦等世间五百年,只为轮回开。 我本佛祖堂前一粒沙,不入轮回,历尽苦难方证得菩提果位。不知历经多少年,我终于幻化成人形。 本可无牵无挂,逍遥自在身,在远离世间之处沉浮,不知岁月轮转着;却因一滴红尘泪,踏遍世俗,不记时间流逝的走着,只为轮回入。 二、 问佛 日晒雨淋,风吹雪冻,不...

「阴阳鱼」善恶

秋初的午后仍然热得要命,秋老虎把阿牛的背划拉得通红,大滴大滴的汗从弓起的背上滑落,比种在田里干瘪的豆子都要大。好不容易拔完杂草,阿牛躲到田埂的龙眼树下。水袋所剩无几,阿牛婴儿汲奶般啜了几口,舔出几滴水滴。 田垄蒸腾起热气,阿牛有点头昏脑胀,药比命贵的世道,他可不敢病。他盘腿拈诀,运起门派入门内功,只感觉气游周天,闷热之感随运功所至,徐徐退散。 感觉头脑清明了些许后,他站起身来,随手拾起根小树...

腊肉笋干,该说再见了

文/浅之浅 01 听过一句话,触目惊心:“戒一切可以,戒你好难。”戒一个人大概是最难的,她在心里,如影随行,是生根发芽的,是魂不散的,是要人命的惆怅和前生。 ——雪小禅 “老板,来份腊肉笋干......" "加辣”,木子话还没说完,老板笑盈盈的抢说到。 木子笑笑,不语。然后在店里的角落找了个位置坐下,小店是大排档式的快餐店,有着淡淡的烟火气,并无清幽雅致可言,桌上还带有一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