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我想要知道吗

在第七个客人推门离去的那刻,应召女郎Monica从床上起身。 她拉下吊带丝绸睡衣,让花洒喷出的热水将她从头到尾烫干净,而后登上球鞋离开娱乐城。 黎明破晓前,Monica开始沿着清洁工扫过的马路奔跑,一直来到城市的某一座山峰顶端。 阳光拨云穿行,Monica拿出手机,拍摄了几张汗流浃背的素颜照片,上传朋友圈,写道:早安,这个世界。 她过得和你所想的不一样,她过得和她所想的不一样。 大卫正看着交...

阴阳杂烩店

跟你一起吃大杂烩的人并没有你所想的那么美好! 第一章 一所大学里,大二的学生刚下课,学生都成群结队的走向宿舍。 萱萱:“中午出去吃饭吧!我请客!” 丹妮:“好啊,饿死了!” 王薇:“诶?!这是谁放在我床上的? 王薇拿着一张传单,上面印着阴阳杂烩店的字样。 王薇:“这家大杂烩看着好像还不错呢!” 萱萱:“是吗?我看看,真的还不错呢!那我们就去吃这个吧。” 四人一起到了校门口,萱萱直接打了一辆出...

嘿,看你往哪里跑~

(1) 明明你长得很一般,丢在人群中就再也找不出来的那种,我却觉得你帅的没边了,朋友们都说我中了你的蛊了。没错,你一定就是我的蛊。 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被你那幽默风趣的教学方式吸引。问着边上的同桌,那个老师是谁啊?怎么以前没见过?同桌白了我一眼,这是上星期新来的数学老师,你都半个月没来上课了当然不知道。 从此往后,数学课我再没旷课过。为了让你注意到我,我一个数学从来没考过两位数的人开始各种拼命的...

补不上的窟窿

2016年,对于32岁的小郑来说,是充满机遇的一年,这一年,他加盟到了一家宅急送快递股份有限公司,成为某地的区域经理。 这天早晨,小郑一边与派送员整理快件一边叮嘱着他们:你们可一定要把东西及时送到客户手中,服务要周到细致,注意让客户验货后签好字,货款查清收好,千万别出差喽。 放心吧,老板。一天你都说好几遍了,耳朵都磨出茧子了。派送员大刘回应着。 小郑:我们这一行,靠的就是服务和信誉。 派送员...

她爱得很累,但还在继续爱着

文|云晞 2017/11/25 周六 阴天 ① 认识倩倩,是在三月份。 因为她,我把卸载了一年多的qq重新安装了回来,并一直用到现在。 我们聊天的时间不多。有时候隔了很久才会想起对方的存在。所以她的故事,我也听得断断续续。 好在虽是只言片语,但整个故事的经过,我还是多少有了了解。 听她讲完这段长达五年的爱情拉锯战后,我沉默了许久。心里很难受,久久不能平静。 我说我很佩服你的勇敢,但与此同时,...

生活那么糟,有你才好

1 曹悠悠看着眼前薄薄的一小叠稿子,深深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当初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才选了这个十八线的不知名作家林海的稿子做责编。眼看着就要年底了,工作量的考核还游离在合格边缘,原本指望着这本书很快能出,没想到以目前的情况看,稿子还需要大改,像是眼睁睁看着搜救艇由远及近又加倍驶远,生生浇灭了悠悠的希望。 “悠悠,你的花又来了。”同事亭亭耍宝似的把花捧到悠悠眼前,“你说说,已经连续三个礼拜了,老实...

琅琊令之算计 黑暗森林

武侠江湖 【武侠江湖专题每周精品活动】琅琊令第三十五期:算计 猫!猫!喵喵喵!!! (一) 天族的黑暗森林里,暗夜茫茫,四野无光,固水难饮,利风如刀。 断魂寻了好长时间,终于找到了云蝠。 “你是云蝠?”断魂阴沉沉地说道。 “你是谁?”云蝠有些惊讶。 “别管我是谁,我现在要你做一件事情。”断魂一眼寒光地说。 “我凭什么听你的。”断魂咄咄逼人的杀气向云蝠压了过来,但云蝠还是不服气地说了一句。 ...

现实生活下的“速食婚姻”,你不高兴又怎么样呢?!

“早点去请假吧,你要当伴娘了,我要订婚了。”这是我在半夜十一点多收到的重磅炸弹消息,来自我闺蜜。虽然我有所心里准备,但快的还是让我有点措手不及,毕竟,她和她的相亲对象认识不到一个月。 我问她,你想清楚了吗?你觉得他怎么样?你有把自己的想法跟爸妈说清楚了吗? “我不知道,我觉得他还行吧,人也还高的,条件也还好,我爸妈都说他还不错。” 可是你不觉得你们太快了麽,才相处了不到一个月啊? “我也觉得...

如果有来生,我也不想给你亡命天涯的勇气。

文/天不二亮 11月13日22:02,是第一次听到《南城》这首歌的时间。至今,第11天,11天以来这首歌一直无限循环。直到今天,才决定写写关于你,关于你说过的南城,关于你说过的亡命天涯的勇气和决心。 音乐是这样,其它情绪也这样。难过的时候就让自己难过着,心痛的时候就任其痛着,高兴的时候就算是在深夜也要在席梦思上蹦跳独舞。总是这样分明,对感情也是,不爱就是不爱,很难有灰色地带。这一生,我怕是很...

出租男人

深夜11时,九回坐在成都世纪城的“那一年”酒吧里。 他百无聊赖地喝着酒,双眼迷离地看着酒吧男女间的轻言细语。身穿灰色T恤,配一条洗过多次的蓝色牛仔裤。旁边椅背上斜搭着一件黑色夹克,看上去也绝不是新的。 看上去30岁左右的他,有一头乌黑浓密的短发,脸部轮廓分明,俊朗中带着成熟的气息。 灯光昏暗的酒吧里,低沉地流淌出金志文和徐佳莹合唱的《远走高飞》,当然谁都没有认真去听。形形色色的人在深夜的酒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