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水相逢(小说)

(原创—本文纯属虚构) 01 二月和花语,两个截然不同地域的女人,在外语学习班相遇了。她们一同学习一种语言,土耳其语。这不是为了考试,而是为了交流。二月要与恋爱的心上人交流,而花语大学毕业后要到爸爸那里去帮忙,她爸爸在土耳其开了一家中餐馆。 她们与外国老师和外国同学之间交流用的依然是英语。如果遇见土耳其人,要用土耳其语交流还是可望不可及的事。只是她们有一个共同的愿望,早一日融入喜欢、未来的生...

每段爱情都有病,小病自愈,大病窒息

1 我和老猫常常会去一间叫做爱神的酒吧喝酒,我们会在此消磨一个晚上的光景。 老猫和我说,婚外情这件事情做的好就叫廊桥遗梦,做不好他就魂断廊桥。 点燃一支烟,陆续会有妖娆女子过来和老猫要电话,或是直接问去不去开房。 此时宽大的投影屏幕上播放着旧电影《阿波罗13号》,汤姆汉克斯穿着宇航服在亿万尺的外太空对地球呼喊道:“Huston,we have a problem。” 老猫笑着甩甩短发对我说,...

《姑娘,他已经不爱你了》

(1)你欠我个告白仪式 他站在楼下的空地上,抱着一束玫瑰花仰着头给你告白,周围是一群看热闹起哄的人,还有帮忙维护爱心气球的形状的兄弟们。 你看着站在寒风里冻的瑟瑟发抖的他,突然很感动。告白的男孩是你不久前谈的对象,隔壁院系的一个男孩子,长得算不上很帅,也不是很有钱。可是年轻人的爱情从来都不会考虑现实问题,钱又算个什么东西,只要他对你好就够了,对吧? 还好,他对你特...

我曾经努力追过的男孩,那个薄荷味的初吻

我拿一个大喇叭,站在方旭阳的宿舍楼下大声喊道:“方旭阳,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南方的冬天很是冰冷,我哆嗦着脚在男生宿舍的楼下,我知道我行为在很多女生看来是太夸张,与女生的矜持格格不入,但是老妈从小就教育我,自己想要的东西要通过努力去争取,等待是没有意义的行为。 “嘿………”男生寝室的灯亮了,这种难得一见的告白在这僧多肉少的理工科学校还真是稀有品种。男生们开始起哄,不知道是谁开始吼了一句,...

那些离婚后不给孩子抚养费的父母,你知道孩子是怎么看待你们的吗

01 来看一个网友的故事,且以第一人称叙述吧。 今年,我28岁,我的孩子都已经5岁了,我那么爱自己的孩子,所以,我不明白,从我10个月开始到现在的近27年的漫长时光中,我的母亲为什么从来不来看我,我的父亲也从没拿过一分抚养费。 他们在我10个月时便离婚了,我被遗弃在爷爷奶奶家,相依为命。幸好,当上帝关掉了我所有的门之后,并没有忘记给我留了一扇窗,爷爷奶奶给了我全部的爱,像其他爸爸妈妈待他们自...

未见青山老,荏苒冬春去

我是垂眉摆渡翁,却偏偏独爱侬。 一 台北十二月的冬天像个孤单的流浪者。街道两旁的梧桐树被它收走了叶子,只剩下干巴巴的骨架,便利店的橱窗上贴着圣诞麋鹿,书架上的杂志已经是新年特刊了,街角小吃摊的手抓饼正冒着热腾腾的白雾,香气荡漾在周围的每一寸空气里。 摁掉七点十分的闹钟,再睡五分钟刚好七点一刻,姜葵对着镜子穿好衣服,把牛奶和面包放进微波炉加热,七点五十分姜葵吃完早饭,给阿呆留下两块切片,在它的...

你明明想爱,却为何选择孤独?

文|冰千里 壹 精神动力学的定义:“孤独是对失去的、不再身边的、所爱的客体,所怀有的痛苦的渴望”。 失去、所爱、痛苦、渴望、不在身边,都包含了一种无奈和纠结,概念的复杂,烘托出了“孤独”的样子。 把孤独和爱联系起来,是有必要的,我们体验到的孤独,大都和关系相关,准确的说,我谈的是亲密关系里的孤独。 有些感受只要分享,便可获得释放,比如快乐,分享后体验会更好,比如悲伤,分享后,就不那么悲伤,而...

那个大着肚子嫁人的姑娘

文/颜如语 1 李依朵真是李家湾的一朵花! 见过李依朵的人都这么说。她不仅名字好听,人也长得俊俏。年方十八的姑娘,梳着两根长长的麻花辫子,弯弯的柳叶眉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那皮肤细腻白嫩得仿佛轻轻一掐就能掐出水来。特别是胸前那两颗挺拔傲人的双峰,连女人看了都忍不住多瞧上几眼,更别说男人了。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到李依朵家来提亲的人那真是踏破了门槛,可李依朵楞是一个也没看上眼。男大当婚,女大...

『童话』单色国度的彩虹

在遥远的东岛上,隐藏着一个神秘而渺小的国度,那里四周都是玻璃,连天空也是一个大大的滤色镜,将彩色的阳光都吸收了,只留下灰暗的光线照进国度里。因此除了第一批到岛上来的老人以外,其他人都没见过其他颜色,人们将这个地方称为单色国度。 在700年前,一群勇敢的年轻人来到这个岛上,他们是听了那个传说才来的。相传在这个岛上,有一个彩虹洞,那洞里有一个能发出世界上最美颜色的宝石,只要获得它,就能把石头变成...

娘,下辈子我给你做男孩

娘,他,他,他死了!我亲手杀了他,也算对的起,你的在天之灵,这是我隐忍几年的愿望。 我亲手杀了我爹上官有才。可我一点都不觉得后悔。因为,他罪有应得,杀他一万次都难以平息我心中对他的恨。 事情的缘由需要从头说起。 我们上官家族在云水镇,属于大户人家。镇上的人提到它,个个都竖起大拇指,赞不绝口。 我爹叫上官有才,还有个叔叔叫上官有德。他们两个都是家族未来的继承候选人之一。所以,两个人水火不容,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