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不上的窟窿

2016年,对于32岁的小郑来说,是充满机遇的一年,这一年,他加盟到了一家宅急送快递股份有限公司,成为某地的区域经理。 这天早晨,小郑一边与派送员整理快件一边叮嘱着他们:你们可一定要把东西及时送到客户手中,服务要周到细致,注意让客户验货后签好字,货款查清收好,千万别出差喽。 放心吧,老板。一天你都说好几遍了,耳朵都磨出茧子了。派送员大刘回应着。 小郑:我们这一行,靠的就是服务和信誉。 派送员...

她爱得很累,但还在继续爱着

文|云晞 2017/11/25 周六 阴天 ① 认识倩倩,是在三月份。 因为她,我把卸载了一年多的qq重新安装了回来,并一直用到现在。 我们聊天的时间不多。有时候隔了很久才会想起对方的存在。所以她的故事,我也听得断断续续。 好在虽是只言片语,但整个故事的经过,我还是多少有了了解。 听她讲完这段长达五年的爱情拉锯战后,我沉默了许久。心里很难受,久久不能平静。 我说我很佩服你的勇敢,但与此同时,...

生活那么糟,有你才好

1 曹悠悠看着眼前薄薄的一小叠稿子,深深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当初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才选了这个十八线的不知名作家林海的稿子做责编。眼看着就要年底了,工作量的考核还游离在合格边缘,原本指望着这本书很快能出,没想到以目前的情况看,稿子还需要大改,像是眼睁睁看着搜救艇由远及近又加倍驶远,生生浇灭了悠悠的希望。 “悠悠,你的花又来了。”同事亭亭耍宝似的把花捧到悠悠眼前,“你说说,已经连续三个礼拜了,老实...

琅琊令之算计 黑暗森林

武侠江湖 【武侠江湖专题每周精品活动】琅琊令第三十五期:算计 猫!猫!喵喵喵!!! (一) 天族的黑暗森林里,暗夜茫茫,四野无光,固水难饮,利风如刀。 断魂寻了好长时间,终于找到了云蝠。 “你是云蝠?”断魂阴沉沉地说道。 “你是谁?”云蝠有些惊讶。 “别管我是谁,我现在要你做一件事情。”断魂一眼寒光地说。 “我凭什么听你的。”断魂咄咄逼人的杀气向云蝠压了过来,但云蝠还是不服气地说了一句。 ...

现实生活下的“速食婚姻”,你不高兴又怎么样呢?!

“早点去请假吧,你要当伴娘了,我要订婚了。”这是我在半夜十一点多收到的重磅炸弹消息,来自我闺蜜。虽然我有所心里准备,但快的还是让我有点措手不及,毕竟,她和她的相亲对象认识不到一个月。 我问她,你想清楚了吗?你觉得他怎么样?你有把自己的想法跟爸妈说清楚了吗? “我不知道,我觉得他还行吧,人也还高的,条件也还好,我爸妈都说他还不错。” 可是你不觉得你们太快了麽,才相处了不到一个月啊? “我也觉得...

如果有来生,我也不想给你亡命天涯的勇气。

文/天不二亮 11月13日22:02,是第一次听到《南城》这首歌的时间。至今,第11天,11天以来这首歌一直无限循环。直到今天,才决定写写关于你,关于你说过的南城,关于你说过的亡命天涯的勇气和决心。 音乐是这样,其它情绪也这样。难过的时候就让自己难过着,心痛的时候就任其痛着,高兴的时候就算是在深夜也要在席梦思上蹦跳独舞。总是这样分明,对感情也是,不爱就是不爱,很难有灰色地带。这一生,我怕是很...

出租男人

深夜11时,九回坐在成都世纪城的“那一年”酒吧里。 他百无聊赖地喝着酒,双眼迷离地看着酒吧男女间的轻言细语。身穿灰色T恤,配一条洗过多次的蓝色牛仔裤。旁边椅背上斜搭着一件黑色夹克,看上去也绝不是新的。 看上去30岁左右的他,有一头乌黑浓密的短发,脸部轮廓分明,俊朗中带着成熟的气息。 灯光昏暗的酒吧里,低沉地流淌出金志文和徐佳莹合唱的《远走高飞》,当然谁都没有认真去听。形形色色的人在深夜的酒吧...

开挂一样的人生,再成功我也不要

据说,酒店里的床睡着特别舒服的秘密,在于他们往床单下多加了一层鹅绒毯子。 第一次出差,我特意掀开床单看看。不愧是廉价酒店,果然什么都没铺。 在投资行业,女性的待遇向来差上一大截,况且我才刚毕业,还是那种长得不算好看的应届生。照这么想,我大概得睡很多年硬床板吧。 真是不甘心。 夜里,我被白天的工作烦得翻来覆去睡不着,只好悄悄跑下楼。 酒店虽然糟糕,位置却特别好,旁边就是一家巨型游乐场。午夜路面...

老板,这碗牛肉粉里面有眼泪

文/大魜哥 -1- “喂,你在那里啊,快点过来陪我喝酒,给你30分钟的时间给我滚过来,来不了就永别了。”胖子在电话里大声吼道。 从胖子胡言乱语中我知道他一定喝的烂醉如泥。 不由得想起四年前我们也是因为他醉酒相识。 -2- 记得13年夏天,人有三急中的尿急找到了我,在四下无人的夜里,憋了一肚子的尿,而且找不到厕所,实在想不到更好的办法,怎么办?尿液也是废水,不如找个下水道,让他们同流合污吧。目...

回首方晓暖光如他

『提要』 慕英昀十六岁时,因为父亲锒铛入狱,无家可归,便被李诚带到巴黎,她在他那一寄居便是十年。李诚大她两岁,两人算是青梅竹马,可面对他的爱和守护,慕英昀一直懵懂无知。 十年后的契机,慕英昀自觉羽翼丰满,打算回国,同时替父亲讨回公道。在与江束的意外邂逅,慕英昀忍辱负重,可是当得知父亲的阴谋时,她也懊悔她的所做所为。尘埃落地,她满心对江束的愧疚。 去巴黎旧地重游,她再次见到李诚,方知原来爱的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