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ld姐谢依霖结婚:每个女孩都值得被宠爱

-1- 2018年3月19日凌晨,艺人谢依霖发微博祝自己生日快乐,并宣布结婚。 她在微博里写:“老娘也是有人要的,我结婚啦,恭喜我,祝福我。” 配图里,Q版的谢依霖看着她的先生笑得很开心,露出一口大白牙。她的旁边有一个红色的爱心,在图片正中间是两人的名字:“GREEN&LIN”,很是美好。 评论里有很多人说,这样公布结婚,语气还很傲娇,但根本让人讨厌不起来,也只有谢依霖了。或许这就是爱情的力...

满身风雨我从海上来,哦,原来你也在这里

乡间的空气就是新鲜,泛蓝的天空上云白的跟花骨朵似的,路旁的野草上沾着昨晚的露珠,放眼望去平整的田野极为整齐,整个景色犹如油画一般。 墨然打开有些年代感的木门,走到院子,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厨房里张大娘已经做好了早饭。 来乡下写生一个月了,因为每年都在张大娘家住也算是老熟人了,今年提前打电话预约,背着行李就过来了,估计还有两个礼拜才能回城。 墨然是喜欢乡下环境的,每年的这个季节都会到这个地方放空...

最好的,总在不经意间到来

文/春日小熊 “我这二十二年来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 林翘盯着许松白好看的单眼皮,笃定地说。但其实天知道啊!她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其实内心已经紧张到快要窒息。 “嗯?”眼前的男人掩不住脸上的笑意,眉目舒展。他慢慢低下身,猝不及防地把连翘抱了起来,狠狠亲了一口。 连翘呆滞地捂着刚才被亲过的地方,面颊烧红,笑得花枝乱颤。她实在不好意思,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她伸手捏住许松白的脸,挤成了鸭子嘴...

茉莉之死

一 这是一片荒原。没有星星,没有月牙,却永远是夜。石窟外有明显烧灼的痕迹。红色的千纸鹤落在石缝中,几点青色的碎叶从鹤羽上吹下来,渗进了岩石,转眼消逝了踪影。 二 这是我跟着这支科考队赶路的第七天了。说是一支科考队,其实我们是由最高政府秘密派遣的一队大杂烩,其中有士兵、植物学家、医学家、药理学教授之类的人,还有些更加稀奇古怪的家伙我根本不认识。你们一定想知道我是干嘛的,没错,我是个文字工作者,...

【童话】陶瓷猫风铃

发表于《小星星》杂志 2016.7、8月合刊 谢绝无偿转载,谢谢合作! 1、遇见 晚上出去散步,顺便逛了逛广场四周的跳蚤市场,小摊小贩们在路灯下或支起一张小桌子或铺一张塑料垫子,各自兜售着琳琅满目的小东西。玩具、饰品、衣物、鞋袜……一应俱全。 “风铃,可爱的陶瓷风铃,过来看看吧!”嘈杂的广场舞背景音乐声中,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循着声音用目光搜寻,路旁高大的悬铃木下,夹在水果摊和烧烤...

喜欢花草,更喜你

春光旖旎,繁花似锦,皆不及你。 室友找到何杦时,她正躺在田径场的草地上晒太阳。 “诶,不是说要陪我去剪头发吗?你怎么还躺这晒太阳?” “不急嘛,现在才两点,待会再去。来这躺躺,很舒服的。” 何杦一只手微抬,避免直视太阳,一只手高举,向室友发出邀请。 “怎么样,舒服吧。你仔细闻,还有青草香呢。” “真服了你了,宿舍里那么多花花草草,还不够你瞧的,非要来这闻什么草香?” “因为它们,都很可爱呀。...

随笔:僚机本质

我高中有一个死党,就叫他小胖好了。年前没几天,他突然神秘兮兮微信我,“来,晚上带你兜风带你飞。” 带我飞我是万万不信的,因为从认识他开始,他就一直在带我down。就比如我高中本是个油盐不进的三好学生,然后他拉着我玩起了梦幻西游,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再比如我本是个纯情善良的小处男,然后他拉着我进了酒吧夜店,于是我成了一个伪装成熟的老处男。 如果上面算是我人生的大走向偏离轨道,那生活的小事也有,我...

最美的爱情,怎能输给寂寞

文/意磬 (1) 7月12日是刘凯和鲁西西的结婚纪念日。刘凯说单位要加班,晚一点回家。鲁西西笑着说我等你。 西西想要多一点时间跟刘凯在一起,这么多年他们总是两地分居,只能过短暂的周末。西西决定去刘凯单位陪他,然后一起过纪念日。她没有告诉他,想给他一个惊喜。 西西将自己打扮的明艳美丽,按照他喜欢的样子,一袭白衣裙,一双如梦幻的水晶鞋,低跟的,一副清雅的妆容,一头如幕的长发,他总说这是仙女的样子...

暗系治愈者06 因为太爱你 所以定格你为永远的前任

阳光明媚蓝天白云的早晨,微微抬头就可以观察到天空细微的颜色变化,渲染着心情。 当然,这在现在的城市,简直是种奢望。 但在长时间的阴霾和下不完的小雨之后,还是偶尔会有这样的好运气。 我像往常一样走进星巴克,小一照例捕捉到我的目光。 感觉他今天格外帅气,是因为剪了新发型?怎么觉得他身上的围裙都像被阳光包裹一般闪着好看的光芒呢。 “老花样?” 我点点头,第一次因为害羞把头低了下去。 ...

你的男友,可能是个撩妹师

我是个撩妹师,这件事儿只有我师父知道。师父告诉我,世界上还有很多撩妹师,咱们这一派主要的功法是,才华。

相关推荐
喜欢就愿赌,爱却服输
喜欢就愿赌,爱却服输

01 到大学时,我才发现我与别的姑娘有点不同。在她们一杯一杯奶茶捧回宿舍,而我的水杯,常常升腾着蒸气和茶香时,这差别尤为明显。 片片墨绿的茶叶,在滚烫的开水中,枝叶尽开,畅快舒展,直至寸寸经络变得透明,碧绿,身姿轻盈。那样动态的画面,在我眼里有惊心动魄的美,茶叶的生命溶于水中,而我观看了全过程。 我爱茶,由来已久。我一直想去的地方,就是杭州双溪,那里有一眼泉水,名曰陆羽泉。当年茶圣陆羽隐居双...

他终究是少年
他终究是少年

1. 秦羽至今不太记得她到底为什么要去学画画。 那是她浑浑噩噩的一年,整个人像马上要从树上掉落的叶子,随着风向东飘一下,西飘一下,那种在掉落之前不知道会自己飘往哪里的无助感让她忧伤,比临近毕业前一个月不小心撞到男朋友给别的女生买哈根达斯还忧伤。 不知道是不是分手也会影响运势,不管是去人才市场还是网上投简历都渺无音信。 她租住的单间是一套两居室隔开的,户主隔了四个小房间,每个房间都是独立的个体...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壹 林凌是一个特别特别活泼的人,有她在的地方都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吵死人了。 让所有朋友始料不及的是最近万年光棍林凌突然谈了个对象,大家纷纷好奇不已问起了林凌。 她说,过去工作的时候,几乎每天下班回家她从公车站走回家的一段路上都会遇见一个男孩,时间久了,林凌就会不自觉去观察这个男孩。 一开始两人并没有什么交集。 有一天,林凌和好朋友在吃饭的时候因为吐槽公司一个主管的‘更年期’而越说越气。 后...

你的男友,可能是个撩妹师
你的男友,可能是个撩妹师

我是个撩妹师,这件事儿只有我师父知道。师父告诉我,世界上还有很多撩妹师,咱们这一派主要的功法是,才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