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僚机本质

我高中有一个死党,就叫他小胖好了。年前没几天,他突然神秘兮兮微信我,“来,晚上带你兜风带你飞。” 带我飞我是万万不信的,因为从认识他开始,他就一直在带我down。就比如我高中本是个油盐不进的三好学生,然后他拉着我玩起了梦幻西游,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再比如我本是个纯情善良的小处男,然后他拉着我进了酒吧夜店,于是我成了一个伪装成熟的老处男。 如果上面算是我人生的大走向偏离轨道,那生活的小事也有,我...

最美的爱情,怎能输给寂寞

文/意磬 (1) 7月12日是刘凯和鲁西西的结婚纪念日。刘凯说单位要加班,晚一点回家。鲁西西笑着说我等你。 西西想要多一点时间跟刘凯在一起,这么多年他们总是两地分居,只能过短暂的周末。西西决定去刘凯单位陪他,然后一起过纪念日。她没有告诉他,想给他一个惊喜。 西西将自己打扮的明艳美丽,按照他喜欢的样子,一袭白衣裙,一双如梦幻的水晶鞋,低跟的,一副清雅的妆容,一头如幕的长发,他总说这是仙女的样子...

暗系治愈者06 因为太爱你 所以定格你为永远的前任

阳光明媚蓝天白云的早晨,微微抬头就可以观察到天空细微的颜色变化,渲染着心情。 当然,这在现在的城市,简直是种奢望。 但在长时间的阴霾和下不完的小雨之后,还是偶尔会有这样的好运气。 我像往常一样走进星巴克,小一照例捕捉到我的目光。 感觉他今天格外帅气,是因为剪了新发型?怎么觉得他身上的围裙都像被阳光包裹一般闪着好看的光芒呢。 “老花样?” 我点点头,第一次因为害羞把头低了下去。 ...

你的男友,可能是个撩妹师

我是个撩妹师,这件事儿只有我师父知道。师父告诉我,世界上还有很多撩妹师,咱们这一派主要的功法是,才华。

有花未名

他的头,在水里时隐时现,两只手向她伸着,眼里透着求生的渴望,可她的身体僵在原地,惊恐充斥着全身,动弹不得,她想张开嘴呼救,可怎么也发不出声音,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被河水吞噬,最终,沉入水底。 “不,不要,不要。”叶梓在睡梦中不停呼喊,两只手在空中挥舞,似乎,想要抓住什么。 “怎么了?”一旁的洛川摇醒她,看到她满脸都是泪,“又做噩梦了?” 洛川把她轻轻搂在怀里,他能感受到她的身体在颤抖,他慢慢拍着...

我问男朋友,为什么是我?

00 喜欢的人,恰好也喜欢自己,或者是,喜欢自己的人,自己也恰好喜欢,这样两情相悦的欢喜太难得,所以当它的的确确发生的时候,会有一种被大奖砸中了的感觉。 幸福到来得猝不及防,恍惚中显得是那么的不真实,所以得了大奖的人,会掐自己一下,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恋爱中的我,会偶尔问一句,为什么会是我呢? 01 我曾痞痞地逗张先生说,你说你吧,学历不错,工作稳定,长得也还算可以,不说是一表人才吧,起码也...

深夜醒来,你想起谁?

01 她迷糊地睁开眼睛,发现房间内一片漆黑,有些吃惊。 怎么天还没亮,就醒了? 伸手摸索着去寻找床头柜上的手机,听到有什么东西“啪”地一声掉在地上,脑子混混沌沌地想,大概是睡前看的《长恨歌》。她记得睡前读到的残留在意识里的最后一句话:倘若只是将人的一生填进去,却是不够塞历史的牙缝。倘若要哀悼,则可哀悼一生。 那是王安忆描写卸去一面墙的房屋所衍生的文字。该是怎样看透人世沧桑的笔,才能写出这般悲...

【自杀】死神,张开了黑色的臂膀

-01- 十一岁这年,谢炜楚和死神擦肩而过。 谢炜楚记事的时光,是从妈妈谢筱倩阴沉的面孔开始的。谢筱倩的脸有点瘦,上面有芝麻粒大小的雀斑。或许是脸上的肌肉不多,她的脸颊大部分时间是板着的。谢筱倩板着的面孔和冷漠的眼神,让谢炜楚觉得这是妈妈正常的表情。于是他就模仿着妈妈的样子,小脸庞也板着,也像妈妈那样没有表情。 “整天挂着个苦瓜脸,给谁看!”吃饭了,谢筱倩瞪一眼谢炜楚,她的筷子头,就敲在他的...

(原创)扶郎花开

雨小蕾 一 一辆豪华轿车优雅地停在门口,司机是位女士,长着好看的脸,她从车上下来,缓步走进店里,在店里绕行一周后来到吕晴晴的跟前站定:给我一束最新鲜的百合,十二枝。她给了吕晴晴买花的钱,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走到电脑桌旁像一个认识很久的朋友一样坐下了,摘下帽子,并熟练地拿起鼠标。吕晴晴很恼她的无礼,但作为顾客却无可挑剔,无法给一个赶走她的理由。 “这是我的手机号。我姓兰!”不过一二分钟的样子...

木槿小姐的秘密

天将亮未亮的时候,木槿小姐就起床了。她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站在镜子前,木槿小姐捏着腰上的游泳圈,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无论她用了多少种方法,跑步、摇呼啦圈、减肥药、节食……可以说,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可是那游泳圈在木槿小姐的肚子上岿然不动,甚是意志坚定。 前几天,听郁金香小姐说在迷雾森林里住着一位神秘的格雷特尔太太,只要你愿意同她交换,你的心愿就会达成。 木槿小姐今天决定试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