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以西

01从南到北 胡杨侧卧在火车卧铺上,耳朵贴着枕头。即使隔着一个半人高的空间,她也听得到火车的车轮碾过铁轨发出的声音,笨拙而沉重,轰隆轰隆的载着满车人的异梦开往不知名的远方。 乘务员把走廊里的窗帘全部拉起来了,窄小的过道只亮着几盏昏暗的小灯,但是在这粘稠的夜里也足够了。 足够看得清脚下,足够让胡杨从中铺小心翼翼的下来,再小心翼翼的绕过鞋子,去了火车的连接处。 隔间破旧的门板上挂着一个小小的盒子...

看到老公出轨以后

徐百丽看到刘大志的时候,她正坐在一家快餐店里吃盖饭,嘴巴里含着一块麻辣鸡丁。她看到刘大志站在街边,伸手抚摸着他面前那妙龄女子的长发,深情又亲昵,就像十多年前在大学校园里他对她那样。徐百丽感觉自己的身体震颤了一下,心跳停止了,呼吸也被夺走了。 嘴巴里含着麻辣鸡丁,把目光偏了偏,就看到了XX快捷酒店的招牌,在他们身后不过数米。那个酒店,是以约炮而臭名昭著的XX快捷酒店。 徐百丽就那么直直地看...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壹 林凌是一个特别特别活泼的人,有她在的地方都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吵死人了。 让所有朋友始料不及的是最近万年光棍林凌突然谈了个对象,大家纷纷好奇不已问起了林凌。 她说,过去工作的时候,几乎每天下班回家她从公车站走回家的一段路上都会遇见一个男孩,时间久了,林凌就会不自觉去观察这个男孩。 一开始两人并没有什么交集。 有一天,林凌和好朋友在吃饭的时候因为吐槽公司一个主管的‘更年期’而越说越气。 后...

蝉鸣夏至花满堤

1 暴雨将至,天色青黄,十分钟前我接了个电话,黑子打的。 他说:“老八得癌了,晚期”。 我说:“哦”。 黑子说:“查出来好几天了,他不让跟你说”。 我说:“这么高兴的事咋能不说,他不讲究你也不地道”。 黑子说:“我知道你烦他,但好歹兄弟一场,也不知道能撑到啥时候,你要愿意就来看看他吧”。 我说:“我要纠正你几个错误,第一,我不是烦他,是恨他,第二,我跟他不是兄弟,充其量算室友,不对,友都算不...

hold姐谢依霖结婚:每个女孩都值得被宠爱

-1- 2018年3月19日凌晨,艺人谢依霖发微博祝自己生日快乐,并宣布结婚。 她在微博里写:“老娘也是有人要的,我结婚啦,恭喜我,祝福我。” 配图里,Q版的谢依霖看着她的先生笑得很开心,露出一口大白牙。她的旁边有一个红色的爱心,在图片正中间是两人的名字:“GREEN&LIN”,很是美好。 评论里有很多人说,这样公布结婚,语气还很傲娇,但根本让人讨厌不起来,也只有谢依霖了。或许这就是爱情的力...

满身风雨我从海上来,哦,原来你也在这里

乡间的空气就是新鲜,泛蓝的天空上云白的跟花骨朵似的,路旁的野草上沾着昨晚的露珠,放眼望去平整的田野极为整齐,整个景色犹如油画一般。 墨然打开有些年代感的木门,走到院子,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厨房里张大娘已经做好了早饭。 来乡下写生一个月了,因为每年都在张大娘家住也算是老熟人了,今年提前打电话预约,背着行李就过来了,估计还有两个礼拜才能回城。 墨然是喜欢乡下环境的,每年的这个季节都会到这个地方放空...

最好的,总在不经意间到来

文/春日小熊 “我这二十二年来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 林翘盯着许松白好看的单眼皮,笃定地说。但其实天知道啊!她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其实内心已经紧张到快要窒息。 “嗯?”眼前的男人掩不住脸上的笑意,眉目舒展。他慢慢低下身,猝不及防地把连翘抱了起来,狠狠亲了一口。 连翘呆滞地捂着刚才被亲过的地方,面颊烧红,笑得花枝乱颤。她实在不好意思,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她伸手捏住许松白的脸,挤成了鸭子嘴...

茉莉之死

一 这是一片荒原。没有星星,没有月牙,却永远是夜。石窟外有明显烧灼的痕迹。红色的千纸鹤落在石缝中,几点青色的碎叶从鹤羽上吹下来,渗进了岩石,转眼消逝了踪影。 二 这是我跟着这支科考队赶路的第七天了。说是一支科考队,其实我们是由最高政府秘密派遣的一队大杂烩,其中有士兵、植物学家、医学家、药理学教授之类的人,还有些更加稀奇古怪的家伙我根本不认识。你们一定想知道我是干嘛的,没错,我是个文字工作者,...

【童话】陶瓷猫风铃

发表于《小星星》杂志 2016.7、8月合刊 谢绝无偿转载,谢谢合作! 1、遇见 晚上出去散步,顺便逛了逛广场四周的跳蚤市场,小摊小贩们在路灯下或支起一张小桌子或铺一张塑料垫子,各自兜售着琳琅满目的小东西。玩具、饰品、衣物、鞋袜……一应俱全。 “风铃,可爱的陶瓷风铃,过来看看吧!”嘈杂的广场舞背景音乐声中,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循着声音用目光搜寻,路旁高大的悬铃木下,夹在水果摊和烧烤...

喜欢花草,更喜你

春光旖旎,繁花似锦,皆不及你。 室友找到何杦时,她正躺在田径场的草地上晒太阳。 “诶,不是说要陪我去剪头发吗?你怎么还躺这晒太阳?” “不急嘛,现在才两点,待会再去。来这躺躺,很舒服的。” 何杦一只手微抬,避免直视太阳,一只手高举,向室友发出邀请。 “怎么样,舒服吧。你仔细闻,还有青草香呢。” “真服了你了,宿舍里那么多花花草草,还不够你瞧的,非要来这闻什么草香?” “因为它们,都很可爱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