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诗,一切都会过去的!

1. 正午时分,天空乌云密布,一场暴雨即将来临。 有一辆警车呼啸着穿街而过,一直开到大余控股公司楼下的停车场。从上面走下来几个便衣警察,然后和门口等着的张子豪一起乘坐电梯上到18楼。 这一层是大余公司老总和几个秘书的办公场地,面对上前询问来意的秘书,领头的警察直接亮出了警察证。随后便跟着秘书来到老总的办公室。 推开门的时候,公司老总余辉正在安静地喝茶,似乎一点都不意外这几位不速之客的到来。 ...

喜欢就愿赌,爱却服输

01 到大学时,我才发现我与别的姑娘有点不同。在她们一杯一杯奶茶捧回宿舍,而我的水杯,常常升腾着蒸气和茶香时,这差别尤为明显。 片片墨绿的茶叶,在滚烫的开水中,枝叶尽开,畅快舒展,直至寸寸经络变得透明,碧绿,身姿轻盈。那样动态的画面,在我眼里有惊心动魄的美,茶叶的生命溶于水中,而我观看了全过程。 我爱茶,由来已久。我一直想去的地方,就是杭州双溪,那里有一眼泉水,名曰陆羽泉。当年茶圣陆羽隐居双...

一封来信|当智能时代来临,是悲还是喜?

亲爱的临溪: 嗨,你好吗?我想你应该不太好吧,你正处在承上启下的年纪,对上要照顾四个老人,对下要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二宝,房贷车贷也压得你够呛吧! 你在为父母的生命扫尾,也在为孩子的生命开头,你总在抱怨一点儿自由都没有,就连写个文都是在上班时间,偷偷摸摸地敲着。 回到家之后,又一头扎进了奶粉尿片堆里,连一个逃离的借口都找不到。 深夜里,四下无人的时候,你常常失眠,想到最好的年纪,过得像个陀螺,...

我走了,你不许看我哭

我和张子枫的故事,始于爱情,终于爱情,也算有始有终了吧。 —01— 那年我17岁,喜欢张子枫,完全凭着感觉。 我设想过很多跟他表白的场景,比如,在某一个具有纪念意义的日子,买一盒好看的巧克力,夹着淡淡香味的信纸写的情书,梳好看的头发化精致的妆穿漂亮的裙子站在放学的路上等他。 双手奉上准备好的礼物:同学,我喜欢你很久了。 再比如,收到他在酒吧玩的消息,开始浓妆红唇,高跟鞋黑色吊带地准备,算着他...

他终究是少年

1. 秦羽至今不太记得她到底为什么要去学画画。 那是她浑浑噩噩的一年,整个人像马上要从树上掉落的叶子,随着风向东飘一下,西飘一下,那种在掉落之前不知道会自己飘往哪里的无助感让她忧伤,比临近毕业前一个月不小心撞到男朋友给别的女生买哈根达斯还忧伤。 不知道是不是分手也会影响运势,不管是去人才市场还是网上投简历都渺无音信。 她租住的单间是一套两居室隔开的,户主隔了四个小房间,每个房间都是独立的个体...

星体融合计划

星体融合计划实施后的第三个星期。 和昨天毫无差别的一天,天空灰暗的像是随时都能因为一声雷鸣而哗啦啦的落起大雨来。 我躺在废墟之中,左眼血肉模糊的被洞穿成一个深陷的窟窿,右眼勉强的看着这个世界,我不知道还能活多久,下半身被巨大石块挤压到没有了直觉,我曾努力将自己拉扯出来,却发现再怎么拼命都不能动弹分毫。 在试图挣扎了许久之后,理性的放弃了逃离这个困境的所有方法。 我知道我可能会死,而且很快。 ...

北方以西

01从南到北 胡杨侧卧在火车卧铺上,耳朵贴着枕头。即使隔着一个半人高的空间,她也听得到火车的车轮碾过铁轨发出的声音,笨拙而沉重,轰隆轰隆的载着满车人的异梦开往不知名的远方。 乘务员把走廊里的窗帘全部拉起来了,窄小的过道只亮着几盏昏暗的小灯,但是在这粘稠的夜里也足够了。 足够看得清脚下,足够让胡杨从中铺小心翼翼的下来,再小心翼翼的绕过鞋子,去了火车的连接处。 隔间破旧的门板上挂着一个小小的盒子...

看到老公出轨以后

徐百丽看到刘大志的时候,她正坐在一家快餐店里吃盖饭,嘴巴里含着一块麻辣鸡丁。她看到刘大志站在街边,伸手抚摸着他面前那妙龄女子的长发,深情又亲昵,就像十多年前在大学校园里他对她那样。徐百丽感觉自己的身体震颤了一下,心跳停止了,呼吸也被夺走了。 嘴巴里含着麻辣鸡丁,把目光偏了偏,就看到了XX快捷酒店的招牌,在他们身后不过数米。那个酒店,是以约炮而臭名昭著的XX快捷酒店。 徐百丽就那么直直地看...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壹 林凌是一个特别特别活泼的人,有她在的地方都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吵死人了。 让所有朋友始料不及的是最近万年光棍林凌突然谈了个对象,大家纷纷好奇不已问起了林凌。 她说,过去工作的时候,几乎每天下班回家她从公车站走回家的一段路上都会遇见一个男孩,时间久了,林凌就会不自觉去观察这个男孩。 一开始两人并没有什么交集。 有一天,林凌和好朋友在吃饭的时候因为吐槽公司一个主管的‘更年期’而越说越气。 后...

蝉鸣夏至花满堤

1 暴雨将至,天色青黄,十分钟前我接了个电话,黑子打的。 他说:“老八得癌了,晚期”。 我说:“哦”。 黑子说:“查出来好几天了,他不让跟你说”。 我说:“这么高兴的事咋能不说,他不讲究你也不地道”。 黑子说:“我知道你烦他,但好歹兄弟一场,也不知道能撑到啥时候,你要愿意就来看看他吧”。 我说:“我要纠正你几个错误,第一,我不是烦他,是恨他,第二,我跟他不是兄弟,充其量算室友,不对,友都算不...

相关推荐
喜欢就愿赌,爱却服输
喜欢就愿赌,爱却服输

01 到大学时,我才发现我与别的姑娘有点不同。在她们一杯一杯奶茶捧回宿舍,而我的水杯,常常升腾着蒸气和茶香时,这差别尤为明显。 片片墨绿的茶叶,在滚烫的开水中,枝叶尽开,畅快舒展,直至寸寸经络变得透明,碧绿,身姿轻盈。那样动态的画面,在我眼里有惊心动魄的美,茶叶的生命溶于水中,而我观看了全过程。 我爱茶,由来已久。我一直想去的地方,就是杭州双溪,那里有一眼泉水,名曰陆羽泉。当年茶圣陆羽隐居双...

他终究是少年
他终究是少年

1. 秦羽至今不太记得她到底为什么要去学画画。 那是她浑浑噩噩的一年,整个人像马上要从树上掉落的叶子,随着风向东飘一下,西飘一下,那种在掉落之前不知道会自己飘往哪里的无助感让她忧伤,比临近毕业前一个月不小心撞到男朋友给别的女生买哈根达斯还忧伤。 不知道是不是分手也会影响运势,不管是去人才市场还是网上投简历都渺无音信。 她租住的单间是一套两居室隔开的,户主隔了四个小房间,每个房间都是独立的个体...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壹 林凌是一个特别特别活泼的人,有她在的地方都可以用一个字来形容,吵死人了。 让所有朋友始料不及的是最近万年光棍林凌突然谈了个对象,大家纷纷好奇不已问起了林凌。 她说,过去工作的时候,几乎每天下班回家她从公车站走回家的一段路上都会遇见一个男孩,时间久了,林凌就会不自觉去观察这个男孩。 一开始两人并没有什么交集。 有一天,林凌和好朋友在吃饭的时候因为吐槽公司一个主管的‘更年期’而越说越气。 后...

你的男友,可能是个撩妹师
你的男友,可能是个撩妹师

我是个撩妹师,这件事儿只有我师父知道。师父告诉我,世界上还有很多撩妹师,咱们这一派主要的功法是,才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