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之门》王小柱小说完结版章节阅读

2019-01-04 15:15:03作者:七七
《异世之门》来源七七文学,主角:王小柱。简介:异世界入侵、魔法、幻术、召唤术;而人类的高科技武器全部失去了效果,重回冷兵器时代,书写新的篇章。

异世之门第七章 红云寺

  

 

  正午,鸭子山红云寺附近。

 

  十步、五步,越来越近了。

 

  莹苍阴沉着脸看着慢慢走近的千诺,左手的圆月刃轻轻提起。

 

  只见千诺的右手慢慢的搭在了挂在左腰的长刀刀柄上,左手大拇指轻轻一推,随着一道刺眼的光芒迎面而来,在千诺长刀出鞘的一刹那,莹苍已经飞身而起,月刃削向了千诺的咽喉。

 

  千诺右手拔刀向上迎面击在了从左向右横向削来的月刃上,莹苍借着长刀击在月刃上的力量一个左转身。两人瞬间交换了位置变成了背对背的姿势。在左转身的一瞬间,莹苍手中的圆月刃一分为二,借着转身的惯性,莹苍背对着千诺,右手反手握着弯弯的月刃狠狠向千诺脑后扎去……

 

  突然,随着兵器纷纷落地的声音,原本被幻术所困呆若木鸡的第一组战士们,一下子从幻觉里回到了现实世界,战士们仿佛被抽光了力气,再也握不住兵器。

 

  莹苍左手紧紧握着右手臂,向后退了三步;鲜红的血从左手指缝中慢慢的淌下。

 

  千诺双手握刀还保持着转身下斩的姿势,眼尾上挑看向莹苍受伤的右臂,挑衅的露出了微笑。

 

  竟然在我闪到身后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双手握刀转身下斩。如果我不收刃的话,胜负也许就在毫厘之间,就算我能割断她的喉咙,我的一条手臂恐怕也保不住…………这个女孩年纪这么小,为何刀法这么霸道凶狠?

 

  莹苍阴沉着脸,看着千诺。这时,第二组和第三组的战士已经从第一组的身边跑过,大喊着向莹苍冲来。

 

  看到莹苍受伤,温良和乔亦生也握着长刀扑了过来。眼看要被包围,莹苍抓着左手臂的右手缓缓松开,伸出了满是鲜血的食指,轻轻地放在了嘴唇上;莹苍伸出舌尖轻轻的舔舐着指上的鲜血,突然发出了魅惑的笑声。

 

  伴随着那悦耳而魅惑的笑声,黑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每一个人的身旁。从四面八方向莹苍扑来的人们猛地停住,纷纷举刀向身旁砍去。温良、夏若明知是幻觉,但本能还是驱使身体挥刀斩向了身旁的幻影。

 

  一刀砍了个空,回过神来的温良发现莹苍早已不见了踪影。

 

  “所有人给我搜!!”温良大吼道。

 

  “这么多人包围着她能去哪?“乔亦生仍紧张的握着刀,心有余悸的问道。

 

  “除非她从这边的悬崖跳下去,就算她真跳下去了,下面也有林书庆带着人守着。不要大意,在周围仔细搜,她很可能就藏在附近。“温良仔细的在地上寻找着血迹。

 

  “林书庆那废物能行吗?“乔亦生不屑的说。

 

  “她受了伤,又用了消耗这么大的幻术,林书庆对付她绰绰有余。“温良低声说,眼睛望向了千诺。

 

  只见千诺正旁若无人的站在夏若身前,用布轻轻的擦拭着刀刃。

 

  乌云顶悬崖下的树林中。

 

  尽管茂密的树林遮挡住了大部分的阳光,林书庆依然热得汗流浃背。正面进攻的任务全部交给了东北分局和西北分局,而林书庆带领的东南分局前敌部却只能在这满是蚊虫的树林里傻等着。

 

  “妈的,这死虫子!"林书庆狠狠地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脑门上。“秦枫!你给我在这盯着,这哪是人呆的地方!”

 

  林书庆气呼呼的带着几名护卫,转身就向树林外走去。

 

  东南分局前敌部第二第三组的关系户们各自找着阴凉处东倒西歪的坐着,秦枫苦笑着摇摇头,一个人在树林中巡视着。

 

  突然,一声轻微的树枝折断声从前方不远处传来,秦枫抬头向上看了看,神情严肃起来。

 

  前方不远处的草丛中似乎有轻微的声响,秦枫轻轻地走过去,慢慢的抽出了黑刀。

 

  “你?!”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看到莹苍整条右臂满是鲜血,嘴唇苍白的半躺在草丛中,秦枫还是大吃一惊。

 

  “秦公子……又见面了。”莹苍左手紧紧的握着右臂的伤口处,对着秦枫微微点头,虚弱的说着。

 

  “你……受伤了?”秦枫疑惑的问道,这个轻易击败自己的异界女子,竟然被人伤了。

 

  “奴家让你失望了吗,秦公子?”仿佛看穿了秦枫的心思,莹苍挣扎着慢慢坐起,看着秦枫,脸上露出了凄凉的笑容。

 

  秦枫和莹苍两人默默的对视着;这时,山上搜寻的声音已经向山下传来,脚步声也越来越近了。

 

  “从我身后走,这条路没有人。“秦枫抬头望向搜寻声音传来的方向,淡淡的说。

 

  莹苍静静的看着秦枫,笑了笑,扶着身旁的树慢慢的站了起来,缓缓地向秦枫身后走去。

 

  秦枫依然抬头两眼望向远方,静静的站在,一动不动。

 

  “唉……不知我们是否还有缘相见了……“身后传来了莹苍凄凉的叹息声。

 

  秦枫愣了一下,猛的转过身去,身后一片空荡荡的树林,随着微风轻轻摇摆着枝叶,发出了沙沙的声音。

 

  黄昏,东南分局一号会议室。

 

  “竹秋,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病?我让你们三个一起上,你为什么不上?你他妈的装什么大侠?!“

 

  乔亦生的怒吼声响彻整个会议室。

 

  “我技不如人,就算死在她手上我也认了;但是以多欺少,非大丈夫所为。“竹秋笔挺地站着,昂首望着乔亦生,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你他妈的还敢顶嘴!“乔亦生暴怒,顺手抓起了桌上的烟灰缸就向竹秋砸去。

 

  哐当一声,竹秋依然笔直的站立着,烟灰缸却碎了一地。

 

  在即将砸到竹秋的一瞬间,千诺用刀鞘挡在了竹秋身前,挡下了飞过来的烟灰缸。

 

  “你!“乔亦生青筋暴起,但是看到千诺那充满杀意的眼神,欲言又止。

 

  夏若笑了笑,伸手让千诺坐下,转过头对坐在乔亦生旁边的温良说道:“温总长,这次是庆功会议,竹秋虽然有抗命之举,但看在东北分局这次破敌有关,就功过相抵吧。“

 

  温良伸手拍了拍乔亦生,示意他坐下,然后笑着说:“夏若,这次能击退异界入侵,西北分局实在是功不可没,你这手下千诺的刀法,怕是远远在我之上了。“

 

  “您又在说笑了,要不是您运筹帷幄,逼迫异界人使出幻术消耗力量,千诺又怎么能一击即中呢,这头功非您莫属。“夏若淡雅的笑着,慢慢的说着。

 

  “千诺的刀法虽然厉害,但是和师傅您比起来,还是略显稚嫩了。“林书庆看着温良,恭敬的说道。

 

  “林部长,你们东南分局这次虽然没有功劳,但是也有苦劳的嘛。“乔亦生笑着说,林书庆听到乔亦生的嘲讽,脸上红一道白一道,低头不语。

 

  坐在林书庆身旁的罗仕年笑了笑,站起来朗声说道:“这次东南分局承蒙总部及各兄弟分局支援,得以成功击退异界人,在下代表东南分局深表感谢。捷报已经拟定,会后烦请温总长和乔总长审阅。今晚东南分局在宴客厅摆下庆功宴,以表我们的谢意。“

 

  东南分局总长程德全听着罗仕年的讲话,微笑着点了点头。

 

  夏若右手扶着下巴,笑着对罗仕年说:“罗参谋,这次你可得陪我一醉方休哦。“

 

  罗仕年笑而不语,转身向夏若微微鞠了个躬。

 

  乔亦生冷眼看着夏若和罗仕年,冷哼了一声。

 

  温良咳嗽了一声,沉声说道:“这次入侵的是异界幻术师,我们虽然重伤了她,可惜还是让她逃掉了,所以她的目的是什么现在还不知道。林局长,虽然敌人很可能逃回了异界,但你还是不能大意,从今天开始东南分局前敌部必须扩大警戒范围,如果那个幻术师再次出现,一定要第一时间上报,万不可擅自出击。“

 

  林书庆连忙站起来,诺诺连声。

 

  晚上,华龙公园。

 

  王小柱一路狂奔着,丝毫不在意公园里游人的眼光。拐进了公园内的树林深处,王小柱焦急的四处张望着。

 

  “莹苍?”王小柱轻轻的低声喊着,可是寂静的树林里只传来蟋蟀的叫声。

 

  王小柱悲伤地站着,想起了那天晚上自己满脸是血的躺在地上,绝望的看着平头向自己走来时,出现在平头背后的那黑色的身影。

 

  “喂,小子,我还没死呢。”

 

  突然,身后一个声音传来,王小柱惊喜地转过身去。只见莹苍正靠在一棵树上,脸色苍白,左手紧紧握着右手。

 

  “你……你没事吧?”王小柱看着莹苍虚弱的样子,紧张的问。

 

  “你觉得呢?还不扶我起来,王小柱!“莹苍笑骂道。

 

  王小柱连忙跑了过去,轻轻地扶着莹苍,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异性,王小柱只觉得呼吸急促。在碰到莹苍身体的一刹那,王小柱仿佛感觉不到任何重量,但是近距离看着莹苍的侧颜,王小柱突然觉得心中一动,手上慢慢感受到了莹苍的重量。仿佛感觉到了王小柱手上力量的变化,莹苍有点惊讶的转过头看了看王小柱。

 

  “王小柱,你能帮我打开异世之门吗?“莹苍轻轻的说。

 

  “我?打开异世之门?“王小柱扶着莹苍,睁大了眼睛问。

 

  “是,你打开异世之门,我才能回到亚蒂斯。“莹苍的头轻轻的靠在王小柱的肩上,左手紧紧地按在右臂的伤口上。

 

  “亚蒂斯?“王小柱扶着莹苍柔软的身体,心跳得快要蹦出来。

 

  莹苍轻轻地仰起头,对着王小柱的耳朵虚弱的低语着:

 

  “对,亚蒂斯就是异世之门那边的世界,而这扇异世之门,除了你,就只有她才能看到和打开。王小柱,你不是想去看看那边的世界吗?要不要和我一起去亚蒂斯,见一见和你一起创造了这个异世之门的人?“

 

异世之门第八章 庆功宴

  

 

  晚上,华龙公园。

 

  王小柱慢慢的伸出左手,像擦拭镜子一样擦拭着眼前的空气,只见空气左右散去,空中出现了一扇一人多高的光圈,隐隐发出绿色的光芒。王小柱右手扶着莹苍,正犹豫着是否走进这扇异世之门,脑海里却突然出现了程欣的身影。王小柱醒过神来,这才发现身旁的莹苍还在睁着楚楚动人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我……我不能和你一起去,我在这里还有……还有……”王小柱吞吞吐吐的说。

 

  “还有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是吗?”莹苍笑着说,轻轻地将王小柱推开。

 

  王小柱退后了一步,看着莹苍艰难的站稳身子,一只手轻轻地抚在异世之门上,身体慢慢的向泛出绿色光芒的光圈靠去。

 

  “再见,王小柱,谢谢你。”莹苍在即将进入异世之门时停下了身子,却没有回头,淡淡的说。

 

  “不,是我要谢谢你,那天晚上你救了我的命,我……我会永远……”王小柱看着莹苍马上要进入异世之门离开这个世界,突觉心中若有所失,一股悲伤的感觉涌上心头,声音也哽咽起来。

 

  莹苍听到王小柱的话,笑了笑,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王小柱。

 

  “王小柱,我怎么总感觉你在给我送终呢,你到底是舍不得我走还是盼着我早死呢?“

 

  “不……不是……我……“听了莹苍的话,王小柱脸红了。

 

  “好了,跟你开玩笑呢,这个你拿着,想我了就拿着它去亚蒂斯找我吧。“莹苍说完,伸手到腰间拿出了一块小小的木牌,轻轻地抛到了王小柱的手里。

 

  王小柱低头看着这块小小的木牌,只见上面刻着奇怪的圆形符文,虽然很轻,但是却有金属的质地感。

 

  突然,仿佛石头投进了水面,异世之门泛出了点点绿色的星辉。王小柱抬头看去,只见莹苍一只手慢慢向异世之门内伸去,而她的身体,也慢慢变得透明,最后完全消失在异世之门前。

 

  王小柱拿着木牌,呆呆的看着异世之门;慢慢的,周围的空气又像水雾一样慢慢的向异世之门上蔓延,绿色的光芒慢慢变淡,直至完全消失,只剩下空气微微的波动着。

 

  这时,远方传来了钟楼的钟声,王小柱突然想起了程欣说的今晚要举行庆功宴,并且约好坐同一桌的事情,连忙将木牌小心翼翼的放到胸口的口袋里,一路小跑着跑出了公园,往东南分局的方向跑去。

 

  晚上,东南分局宴客厅。

 

  宴客厅内人声鼎沸,东南分局摆设的庆功宴早已开席。

 

  温良、乔亦生、程德全、夏若、林书庆、罗仕年等人坐在一张桌子上谈笑风生,不停地有其他桌的人过来敬酒,为了攀得这些高官领导们的欢心,敬酒的人无不豁出去的豪饮,才片刻工夫,已经有十几人醉得不省人事被抬出厅外。

 

  靠着里面的一张桌子上,东北分局的三个组长和战士们坐在一起,由于西北分局只来了夏若和千诺两人,所以千诺也被分到和东北分局的人坐在一起。千诺端正的坐着,看着满桌的男人们正在大呼小叫的互相拚着酒,不禁皱起了眉头。有三个愣头青喝多了几口,竟也借着酒劲,站了起来硬要敬千诺一杯。千诺坐着一动不动,头侧向一旁,看都不看这三个愣头青一眼。三人举着酒杯看着千诺不搭理他们,又开始嚷嚷起来,旁边的人也开始起哄。

 

  “干什么呢?!三个大男人逼着人家姑娘喝酒?!“竹秋不满的看着那三个愣头青。

 

  “哟,竹秋你倒是会怜香惜玉,那你说说酒杯都端起来了,千诺姑娘这一口都不喝,是不是不把我们东北分局看在眼里啊?“第二组组长曾云鹏坐着竹秋的身旁,阴阳怪气地说。

 

  “我替她喝!行了吧?“竹秋气愤地站起来,拿过三个空杯子放在面前,倒满了酒。

 

  “等等,我们兄弟们这么多人都要敬千诺姑娘一杯,你只拿三个杯子是什么意思?“曾云鹏看到竹秋举杯就要喝,一把拉住了竹秋的手。

 

  竹秋怒视着曾云鹏,手里的酒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坐在曾云鹏旁边的第三组组长张峰看到竹秋的样子,哈哈大笑。

 

  “既然曾组长这么看得起千诺,那我也只好盛情难却了。“千诺突然站起身来,微笑着从桌上拿起了度数最高的白酒,往盛红酒的高脚杯里倒去。桌上的其他人看到千诺用大杯倒高度白酒,一下变得鸦雀无声。

 

  千诺倒了满满一杯白酒,轻轻地举起来,对着曾云鹏笑着说:”曾组长,我先干为敬了。“说完,满满一大杯白酒一口而尽。曾云鹏看得目瞪口呆,汗流满面。那三个愣头青早就偷偷的收起杯子坐了下来。

 

  看着千诺微微泛红的脸,竹秋端着酒杯竟看得呆住了。

 

  “王小柱你跑到哪里去了?差点迟到你知道不?组织举行的宴席要是迟到了可是要处分的!“程欣看着坐在身旁大口喘气的王小柱,生气地说。

 

  “对不起,我……我出去办了点事。“王小柱一边喘着气,一边东张西望着。长这么大王小柱还从没在这么豪华的大厅内吃过饭。

 

  “程欣,这张桌上坐的都是我们情报部的人,你把王小柱拉过来坐算什么呀?“坐在程欣另一边的一个穿着制服的帅哥笑着问。

 

  “怎么?不行吗?要你管!“程欣皱着眉头对旁边的帅哥做了个鬼脸。

 

  “程大美女,你可要雨露均沾阿,怎么能专宠一人呢?”坐对面的另一个瘦瘦的男子也开起了程欣的玩笑。

 

  “说什么呢?!“程欣小脸通红,抓起桌上的一块小糕点就向那瘦瘦的男子砸去,桌上顿时笑声一片。

 

  王小柱窘迫的坐在程欣的身旁,即感到尴尬,内心却又有点莫名的开心。

 

  乔亦生此时身边围满了东南分局的女孩们,她们都知道这名年轻的乔总长背景极深,就连老资格的温良也对他让三分;最关键的是,所有人都知道乔亦生自命风流,最好女色,所以每到下面的分局,总会传出些风流韵事。东南分局的这些女孩们围着乔亦生搔首弄姿,打情骂俏,只求能走好运攀上这高枝。

 

  乔亦生喝得兴起,端起酒杯站起身来,向着四周环视,大声说道:“我乔亦生二十岁加入组织,立下大小战功十二起,二十八岁就当上情报部总长,靠的是什么?靠的是各位同仁的鼎力支持,借此机会我敬各位同仁一杯!“

 

  看到乔亦生一饮而尽,大厅里的其他人也举起了杯,大声向乔亦生欢呼着,围在乔亦生旁边的女孩们一个个激动得恨不能立刻就倒在乔亦生的怀里。

 

  乔亦生眯着眼佯作醉意,环视全场,看谁没有举杯。

 

  突然,乔亦生兴奋得睁大了眼睛,只见远处一个桌子上,一名娇小可爱的女孩,正甜甜的笑着和旁边的人聊着天。

 

  乔亦生坐了下来,向坐在身旁的程德全低声耳语了几句。程德全转头向后看了看,笑了笑。

 

  “程欣,程总长让你上去给乔总长敬一杯酒。“一名穿着制服的男子走上前来,对程欣说道。

 

  程欣正和桌上的同事聊得兴起,听到要她去敬酒,一下愣住了。

 

  看着程欣皱着眉头不高兴的样子,坐在程欣旁边的帅气男子低声说:

 

  “去吧,程总长都发话了,而且乔亦生这个人我们可得罪不起。“

 

  程欣深深吸了口气,不情愿的站了起来,端起酒杯向乔亦生那边走去。

 

  王小柱看着程欣的背影,突然担心起来。

 

  “唉,既然身在体制中,有些事也是身不由己了。”不知道桌上是谁嘟囔了一句,其他人纷纷叹了口气。大家都知道乔亦生的风流名声,被他看上,程欣是难逃魔掌了。

 

  王小柱看到周围的人垂头丧气的样子,心里更加不安了。王小柱远远的看见程欣慢慢的走到了乔亦生身旁,举杯还没说话,乔亦生已经举起杯站了起来,笑着说着什么,然后手很自然的就抚在了程欣的背上;乔亦生举杯一口而尽,然后将空杯子给程欣看,程欣低着头,犹豫了下,也举起杯子一口干了,周围的人看着程欣被酒辣的直咳嗽,都大笑起来。乔亦生看着程欣咳嗽起来,本来轻抚在程欣背上的手顺势上下抚摸起来。程欣想转身,却被乔亦生另一只手抓住了手腕。借着酒劲,乔亦生右手从程欣的背往下摸,在程欣的屁股上轻捏了一把。

 

  “啪!”王小柱把筷子狠狠地摔在桌上,站起身来就快步向乔亦生走去,两眼几乎要冒出火来。

 

  同桌的人看到王小柱突然像发狂了一样向乔亦生走去,一个个目瞪口呆。

 

  乔亦生的位置正背对着王小柱,所以没有看到王小柱正杀气腾腾的向自己走来。坐在乔亦生对面的夏若和罗仕年看到王小柱,相视一笑,都佯装作不知道。坐在夏若旁边的林书庆看到王小柱那暴怒的样子,正想张嘴向乔亦生说什么,却被夏若在桌下狠狠地捏了一把,林书庆吃痛轻叫了一声,转头看到夏若正皱着眉头对自己使眼色;林书庆嘟囔了一句,恹恹的低下了头,也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此时,程欣被抓着手腕挣脱不开,急得快哭出来,周围的人却仍然在起哄打趣着要她再敬一杯。乔亦生春风满面,右手在程欣的屁股上摸得不亦乐乎。

 

  突然,“啪“的一声,乔亦生一个狗吃屎头向下扑倒在桌子上,将桌上的菜碰得汤水四溅;众人大惊,纷纷起身向后看去,只见王小柱双目怒睁,喘着粗气,右手拿着一只皮鞋,再看乔亦生,后脑勺上赫然一个鞋印,显然被打得不轻。乔亦生整张脸埋在一盘香辣猪蹄里,趴在那竟一动也不动。

 

  “这什么人敢在这发酒疯,还不给我带下去!”程德全气得白胡子翘了起来,指着王小柱吼道。

 

  立刻有四五个人扑了上来,一下就架住了王小柱,连拖带拽的将拼命挣扎的王小柱拖出了大厅。

 

  温良皱着眉头挥了挥手,把围在乔亦生身边呆若木鸡的女孩们全部赶走,两名侍从赶紧上前扶起了乔亦生替他擦试干净。

 

  本来喧闹无比的宴客厅顿时变得鸦雀无声,夏若强忍着笑偷看着乔亦生,手指在罗仕年胳膊上戳来戳去;罗仕年没有理睬夏若,站起身来走到程德全身边耳语了几句,程德全板着脸听罗仕年说完,点了点头。

 

  “大家不要担心,醉酒闹事的人已经被关押,内务部将按军法进行处置!,庆功宴继续进行!!”罗仕年站了出来,向全场大声宣布着,鸦雀无声的宴客厅立刻又觥筹交错的喧闹起来,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乔亦生呆坐在椅子上,一时似乎还不能接受刚才发生的事实,林书庆、夏若等人默默地吃着重新换上来的菜,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宴客厅里传来人们此起彼伏的欢笑声,但此刻程欣却一个人躲在角落里默默的哭泣着。
 

异世之门第九章 白色围巾

  

 

  早晨,东南分局2号小型会议室。

 

  “他妈的程德全这个老东西,让我当着这么多人出丑,我看他的东南局总长的位置是不想坐了!罗仕年,你去叫那老东西过来,怎么?不敢见我?”乔亦生暴跳如雷的朝着罗仕年怒吼着。

 

  温良坐在一旁,听着乔亦生左一个老东西,右一个老东西,皱起了眉头,却什么也没说。

 

  “程总长年纪大了,昨晚喝多了所以身体微恙,今天托我特地来向乔总长请罪。至于昨晚冒犯乔总长的王小柱该怎么处置……”罗仕年看着暴跳如雷的乔亦生,面不改色的朗声说着。

 

  “什么!那个人还没处置?罗仕年你玩我是吧?”乔亦生猛地打断了罗仕年的话,手指指着罗仕年的鼻子恶狠狠的说。

 

  “乔总长,我建议对王小柱从轻处置,以扰乱秩序罪名关禁闭三天,您看怎么样?”罗仕年盯着乔亦生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着。

 

  “你他妈……”乔亦生几乎要气疯了,冲着罗仕年抬起了手。罗仕年面无表情一动不动。乔亦生的巴掌正要扇过去时,却被温良一把抓住。

 

  “亦生,罗参谋这么说一定有他的道理,听他说完吧。”温良抓着乔亦生的手腕,沉声说道。

 

  乔亦生想挣脱温良的手,却怎么也挣脱不开。罗仕年冷笑了一声,朗声说道:“重罚;则人人都会记得乔总长是因为受辱才会重罚王小柱;轻罚;则人人都会说乔总长心胸开阔,气量过人。重罚还是轻罚,请乔总长自己抉择吧。”

 

  乔亦生听得此言,睁大眼睛一时竟无言以对。温良笑了笑,松开了手,走上前去拍了拍罗仕年的肩膀,“罗参谋说的很有道理,本来就是一件小事,小题大做反而失了身份。亦生,你身居高位更要谨言慎行,不然我可没法向你父亲交待。”

 

  听到温良搬出了自己的父亲,乔亦生仿佛像一个泄气的气球,一下瘫坐在沙发上,如果出丑的事情传到父亲耳朵里……乔亦生想着想着,竟出了一声冷汗。

 

  “我看就按罗参谋的意见办吧,这件事要尽量淡化。亦生,今晚我们就要离开东南分局了,不管怎么样等会你得去向程总长亲自道个别,你要是敢乱来……”

 

  知道温良下一句肯定又会抬出自己的父亲,乔亦生不耐烦的挥挥手,有气无力地说:“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下午,东南分局禁闭室。

 

  王小柱静静的坐在禁闭室里,却一点难受的感觉都没有,因为早上和中午,程欣已经给王小柱送了两次亲手做的小点心,早餐的小点心是一个大脸娃娃样子的巧克力蛋糕;中午的点心是正方形的三明治。晚上是什么好吃的?王小柱想着想着,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晚上,东南分局大门前。

 

  乔亦生坐在黑色轿车的后排座椅上,看着前方面无表情的招了招手,从后面轿车上立刻下来一位穿制服戴副官肩章的男子,副官脸凑近车窗,看向乔亦生。

 

  乔亦生依然面朝前,低声说:“等我走后,找几个当地的混混……”

 

  “属下明白!”乔亦生并没有把话说完,但副官已经心领神会。

 

  乔亦生依然面无表情的往前挥了挥手,黑色轿车慢慢的开离了东南分局。

 

  三日后的早晨,东南分局食堂。

 

  王小柱走进了食堂,东张西望的,却怎么也看不到程欣的声影;东南分局的同事看到了王小柱,还是和以前一样远远的避开,有几个女孩更是用一种厌恶的眼神远远的看着王小柱,指指点点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王小柱笑了笑,自顾自的打了一份早餐,找了个没人的桌子坐了下来。

 

  王小柱正吃着呢,突然一个人端着盘子,从后面径直走到王小柱对面坐了下来,王小柱愣了一下,抬头一看,眼前的人正是秦枫。

 

  秦枫低着头吃着盘子的早餐,看都不看王小柱一眼。

 

  王小柱莫名其妙的看了秦枫一会,也低头吃了起来。

 

  “吃完饭去第一组找我。”秦枫吃完了早餐,起身后突然看着王小柱说了一句。

 

  王小柱嚼着嘴里的卤鸡蛋,抬起头惊诧的看向秦枫。

 

  秦枫却早已端着盘子走远了。

 

  上午,东南分局前敌部第一组训练室。

 

  王小柱推开训练室的大门,看到秦枫一个人正安静的站在场地正中,手上拿着一把木刀。

 

  “秦组长,你找我有什么事。”王小柱站在门口问道。

 

  秦枫伸手做了个请进的姿势,王小柱只好脱掉鞋换上训练鞋走进场内。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东南分局前敌部第一组的正式成员!”秦枫看着王小柱,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可是……可是我连你三招都抵不住……”王小柱吞吞吐吐的说。

 

  “不,你的勇气超过了我们所有人,是我秦枫看走了眼。”秦枫看着王小柱的眼睛,认真地说。

 

  “你可别这么说,秦组长……”王小柱被秦枫这么一夸,顿时觉得手足无措起来。

 

  “以后别喊我组长了,报告已经出来了,东南分局前期的失利由我负全责,再过几天总部的通知就会下发,到时候……”秦枫说着说着,冷笑了起来。

 

  王小柱默然无语,秦枫却已经将手里的木刀丢了过来。

 

  “拿好刀,王小柱,这么犹犹豫豫的可不像你!”

 

  中午午餐时间,东南分局。

 

  王小柱刚从第一组训练室走出来,就被人从背后蒙住了眼睛。

 

  闻着一股熟悉的奶香味,王小柱红着脸说:“程欣,别闹了,别人看到会笑的。”

 

  “我听人说你被秦枫叫过去了,是什么事啊?秦枫是不是愿意收你了?”程欣笑着松开手,跳到了王小柱的面前。

 

  “是,秦枫今天让我加入第一组了。”

 

  “我早就说嘛,你肯定行的!”程欣高兴得快要跳起来,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将手上的一个包裹放到了王小柱手里。

 

  “这是?”王小柱看着手里的包裹,问道。

 

  “你今晚回家才能打开哦,不许提前偷看!”程欣指着王小柱的鼻子,说。

 

  “总是让你送东西,我怎么好意思……”王小柱心里暖洋洋的。

 

  “这是答谢你那天……”话说了一半,程欣突然又想了乔亦生那张猥琐的笑脸,眉头不禁皱了起来,闷闷不乐的低下头,不说话了。

 

  “我……我以后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王小柱看着程欣低下去的脸,突然说道。

 

  程欣低着头笑了笑,转身跑开了。

 

  深夜,通往信海人才市场的路上。

 

  王小柱左手紧紧抱着程欣送给她的包裹,右手提着一个布袋子,一边走一边傻笑着。从下班后王小柱就破天荒地开始逛起商店,几个小时过去了,几乎把附近的大商店逛了个遍,王小柱终于挑到了一款自己满意又买得起的礼物:小猪陶瓷储蓄罐。这还是王小柱第一次给女孩子买礼物,王小柱想象着明天程欣看到礼物高兴的样子,心里像灌了蜜糖一样甜甜的。

 

  不知不觉已经凌晨了,昏黄的路灯下一个人影都看不到。王小柱加快了步伐,一心想快点回去躺着,然后看看程欣到底送了什么礼物。

 

  突然,王小柱警觉地放慢了脚步,侧耳细听,可身后那可疑的脚步声突然就消失了。

 

  这大半夜的谁在跟着我?王小柱感觉后背有点发凉,也不敢回头看,拔腿就往前跑,可是跑了没两步,王小柱就停了下来。

 

  前面马路边上,蹲着两名男子,清一色的小平头,黑色汗衫,其中一个胳膊上纹着一把匕首。

 

  “不会是打劫的吧?!”王小柱转身就想往回走,却发现身后不远处也站着两名穿着黑色汗衫的男子。王小柱傻眼了,想不到自己这连家都没有的穷人也会有人打劫。

 

  “王小柱是吧?”纹身男站了起来,叼着只烟走到王小柱面前。

 

  “知道为啥找你不?”纹身男凑近王小柱的脸,一口烟圈吐在了王小柱的脸上。

 

  “你们找错人了吧?”王小柱被烟熏得直咳嗽,往后退去。

 

  “跑?!”纹身男看王小柱往后退,两步冲上前一巴掌扇在王小柱的脸上。

 

  王小柱两手都拿着东西,来不及抵挡,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顿时头晕眼花,一个踉跄跌倒在地,右手的布袋子砸在地上,只听咣的一声,小猪陶瓷储蓄罐摔得粉碎。王小柱心中怒火一下涌起,要知道为了买这个小猪储蓄罐王小柱几乎花光了自己的所有积蓄。

 

  王小柱怒吼一声,爬起来就朝纹身男冲过去,结果还没跑几步,突然背心一阵闷痛,背后的一个平头男一个飞踹,直接踢在了王小柱的背后。王小柱闷哼一声扑到在地,手上的包裹摔了出去,滚了几圈正好滚到纹身男脚下散了开来,原来里面是一件手工缝制的白色围巾。

 

  “他妈的什么玩意。”纹身男用脚踩了踩地上的白色围巾,手指头一弹,烟头飞转着落在了白色围巾上。

 

  “不要!!!!!!”王小柱趴在地上嘶吼着,却来不及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白色围巾冒烟、燃烧起来。“哎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把你围巾烧着了。“纹身男夸张的摆着手,右脚死劲的踩着白色围巾。

 

  “我!!艹!!你!!妈!!呀!!“王小柱几乎是用全身力气吼了出来,猛地爬起身就向纹身男撞去。纹身男没想到王小柱为一条围巾竟然像疯了一样,猝不及防被王小柱一头撞在胸口,吃痛连连后退了四五步。纹身男背后的平头男子见状抄起了手上的钢管猛地砸在了王小柱的头上。

 

  王小柱被砸得身子一个侧歪差点又倒在地上,鲜血顺着头发流到了眼睛、嘴巴里,视线一片模糊,王小柱觉得眼皮很沉,突然,程欣的身影出现在脑海里。“我要活下去,为了她我要活去下!!”这句话仿佛在王小柱脑海里不停的重复着,王小柱顾不上满脸的鲜血,趁着平头男拿着钢管走过来,猛地扑了上去,平头男没想到王小柱头上挨了重击竟然还能扑过来,正想举起钢管,却被王小柱一把抱住。王小柱不顾一切的一口咬在平头男的手腕上,平头男惨叫一声一把推开王小柱,再看自己手腕,一块肉已经快被咬掉了。

 

  王小柱趁着平头男推自己的一下,转身就向前跑去。“他妈的你们快追啊!“纹身男弯腰抚着自己胸口,朝后面的另两名黑衫男子怒吼道。

 

  眼睛又酸又疼,不知道眼睛里的是鲜血还是泪水,但王小柱不敢眨眼睛,王小柱知道身后的人肯定会紧追不舍。脚步越来越沉重,王小柱感到了一阵绝望,我能逃去哪?我连家都没有。

 

  突然,右前方出现了华龙公园的路牌,王小柱心中一动,转身就冲进了华龙公园。

 

  华龙公园内深处的树林里。

 

  树林里密布的树枝像小刀子一样划在王小柱的脸上,但王小柱不管不顾的拼命往树林深处钻去,身后已经传来很多脚步声,那些人已经追进公园了,正往树林方向跑来。王小柱拼尽最后一点力气,一下扑在一棵大树的树干上,这棵大树的背后,空中一块区域空气正诡异的流溢着。王小柱颤抖着伸出手,轻轻抚在空中流溢的空气上,空气缓缓四散退去,露出了里面的泛着绿光的异世之门,王小柱咬着牙站了起来,脚向异世之门迈去…………

 

  两名黑衫男子循着血迹,追进了树林深处,却发现怎么也找不到王小柱。纹身男气喘吁吁的从后面跑来,看到两名黑衫男子站在大树旁发呆。

 

  “他妈的人呢?”纹身男吼道。

 

  “不知道,这周围已经找遍了,怎么好象突然消失了一样,不可能阿?”一名黑衫男子喃喃的说。

 

  纹身男看着身旁树干上的血手印,伸手摸了摸,

 

  “他就在附近,给我找出来,看我怎么弄死他!“纹身男恶狠狠的说。

嘿!要不要带你去兜风

1 “展销会什么时候结束?我去接你。”袁媛开心的对电话那头的男朋友说道。 “七点。” “好的。” 袁媛精心打扮一番,出了门。展销会的地方离袁媛家很远,在出租车上袁媛睡了一觉才到。下了车,袁媛按照信息里的地址找到了举办展销会的酒店,坐在大厅里等着男朋友。 “走吧。” 迷迷糊糊的袁媛睁开眼睛看见男朋友站在她身前,嗯了一声拿起包起身跟在男朋友身后。 “如果你吊着一副死人脸就不要来接我,我也没让你来...

未见青山老,荏苒冬春去

我是垂眉摆渡翁,却偏偏独爱侬。 一 台北十二月的冬天像个孤单的流浪者。街道两旁的梧桐树被它收走了叶子,只剩下干巴巴的骨架,便利店的橱窗上贴着圣诞麋鹿,书架上的杂志已经是新年特刊了,街角小吃摊的手抓饼正冒着热腾腾的白雾,香气荡漾在周围的每一寸空气里。 摁掉七点十分的闹钟,再睡五分钟刚好七点一刻,姜葵对着镜子穿好衣服,把牛奶和面包放进微波炉加热,七点五十分姜葵吃完早饭,给阿呆留下两块切片,在它的...

天冷了,你妈逼你穿秋裤了吗

每年这种时候,夏周一都会陷入纠结:到底是穿短裤呢?还是穿秋裤呢?还是穿棉裤呢?还是穿裙子呢?更别提……

【分享】豪门暖婚:帝国总裁强势宠章节无广告阅读

《豪门暖婚:帝国总裁强势宠》来源ucucmu,主角:傅晚晚顾城北。简介:熄火!下车!驾照!” 傅晚晚黑着脸,手持配枪,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这辆限量版跑车,语气森然。 “别犯花痴,有什么事直接说。” 顾城北冷眉一挑,眼睛扫

《山海逍遥王》(山海)全本完结版阅读

《山海逍遥王》由ucucmu免费提供,主角是山海,讲述了“这事好办,大师姐二师姐随便许给我一个吧……” “滚!” 老爷子看着卷铺盖卷滚蛋的山海一脸奸诈:“小兔崽子,早就知道你不安好心,

失恋.2018

文/猫言 韩晓大学四年唯一做的好事就是把校道上施工留下的水坑填好。谁知道,还有人糊里糊涂就要趟过去。她在背后拼命叫唤,那人好像没听见。她一急,抄起伸缩雨伞就砸过去…… 一 苏里回来了。 韩晓在获知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不负众望地全身痉挛大小脑抽搐。彼时她还在开会,会上老总正说得唾沫横飞,只见底下有个员工听了自己慷慨激昂的陈词深受感动激动万分。虽然有点过,他还是很受用的。 韩晓觉得身体都不是自己了...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