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青纪《灾世星穹》全集免费阅读

2019-01-04 15:00:29作者:七七
《灾世星穹》来源七七文学,主角:青纪。简介:那一天,天空夜沉,大地星火,末日骤然降临——灾厄的兽犹如潮水般横扫天际,城市崩塌、秩序溃裂、生灵哀亡,曾经的一切都化为了墟残的骸骨。 ·五个世纪之后,源力支撑着人类站立起来,规则重建,一个崭新的时代来临——但灾厄兽依然染黑了大半个世界,荒兽的利爪在疆土上划出痕迹,灾化植物的树海堆满了皑皑尸骨。

灾世星穹第07章:复苏

  『“青纪,只要你答应我小小的交换,你将瞬间拥有你无法想象的力量——到时候,你只需要吹一口气,就可以让眼前这个聒噪的人类化为灰烬~

  当然,我知道你想救你可爱的小女朋友~没问题,这轻而易举,只要你答应我,一切——都可以解决~”』

  脑海中的声音愉悦而悠然,她仿佛早已确定了青纪的选择,她肯定青纪在这种绝境下会选择她,所以她有恃无恐,胜券在握——

  “呵……你说自己很伟大,很厉害,说只要与你融合,我就能获得无限的力量,但是……为什么明明这样厉害的你,却不直接动手抢夺我的身体,却还要引诱我进行交换?”

  被丁儒扼住脖颈的青纪忽然笑了出来,他明明狼狈不堪,明明刚刚身处绝望,甚至生出了想死的念头,但这个时候,他却仿佛重新找回了自我,再一次坚强了起来。

  “那也就是说,除非我答应,否则你并不能拿我怎么样。至于答应你……如果与你融合,我还是我吗?我真的还存在吗?失去自我……不是比死亡更悲哀吗?”

  『“哼~是吗?看来你自己已经放弃了活下去的打算,然而,你的小女友身处危险吧,你不接受,你就没有力量去就她,她必定会死的!”』

  “呵……是啊,正因为明白,所以我才没有马上拒绝。所以,我才要和你做一个约定……”

  青纪躺在废墟上,身体中没有丝毫力气,他自嘲得一笑,随后垂下了眼睑。

  『“约定?”』

  “是的,在我即将死掉的时候,我会答应你的条件,那时候,我就会消失,而你将代替我复活,我唯一的希望,就是你能用你的力量去救墨祈颜,保证她……安然无恙。

  然后,你就告诉她,我已经死了……当然,我的意识也不必存在,直接泯灭,或者吞噬,都随你吧。”

  『“明明能和我融为一体,以我的一部分的姿态活下去……为什么要彻底死去?”』

  “因为…自始至终,无论如何,我……”

  那一刻,青纪有些艰难的深吸了一口气,声音有些颤抖,却毫不迟疑。

  “——只想做我自己啊。”

  『“如你所愿……我等待着你的死亡。”』

  “谢谢……”

  听到了脑海中声音的回答,青纪点了点头,露出了安详的笑容……

  “这样,就好吧……”

  “这样,就好?呵呵~青纪!你竟然还笑!看来你还不明白,你是一个只会拖累别人的废物!你该死,所以……你要死了。”

  丁儒一直盯着青纪,他看着青纪表情中的变化,听到了他诡异的自言自语,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个时候,原本癫狂的丁儒已经冷静了下来,而这种冷静之中充满了愤怒。他松开了青纪的脖颈,从地上站起,目光俯视着青纪。

  “很遗憾,因为你的自不量力,我不会给你一个美好的死亡!墨祈颜就要死了,你虽然先她一步,但也不应该那么安静的死去!看吧——你的将来来了~”

  那一刻,丁儒的声音尤为冰冷,他抬头示意前方有什么东西来了,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随后,他开始一步一步向后退去。

  “祝你有个不美好的死亡~”

  咔…咔…咔…

  嘶~~~!

  那声响仿佛雨滴砸在干涸的土地上,似乎是麻痹毒气的时间到了,这个时候,青纪终于恢复了一些力气,他强撑着从废墟上站起来,转过身,看到了丁儒一直等待的生物——

  那是一只一人高的巨大蜘蛛,它的体长超过三米,浑身灰色,八只的长腿犹如利刃,迅速在废墟中向前,行进中,地面被它的刀足凿出坑洞,那巨大的口器嘶鸣着,足以囫囵个吞下成年人的头颅!

  那一刻,青纪看着正面靠近的巨大蜘蛛,瞳孔骤然收缩放大,他当然认识它——食人毒蛛:一级灾祸·青铜阶荒兽,只有境武者才能击杀的超凡生物!

  同时,它也是拾荒者的噩梦,吃人的怪物!

  荒兽——在灾荒浩劫中异变进化的野兽,人类因食用荒兽的血肉而得到强化,进化药剂也因荒兽才得以存在。

  与漆黑漩涡中涌出的、充满了杀戮和毁灭欲望的【灾厄兽】不同,荒兽是得到超凡力量的野兽,它们力量强大,习性和攻击性却依然保持着野兽的状态。大多数荒兽都不会对人类的聚集地发动进攻,但如果是对于食物的渴求,它们可不会放过孱弱的人类……

  而食人毒蛛,就属于荒兽中对人类危害最大的那一类——食人种。

  稍远处,丁儒已经退后到了四五十米的远处,他站在那里,面带笑容,等待着亲眼见证青纪被食人毒蛛吃掉的画面:“青纪,食人毒蛛捕捉到了人类之后,它们会先用螯肢注入毒素,麻痹人类,然后分泌消化液注入人体,将人类的血肉溶解,之后一点一点吸食干净。注意,是活吃哦~待会儿,你就要体会这个了。”

  “哈啊…哈啊……”

  而这个时候,青纪站在废墟上,艰难地喘息着,他对面,那巨大的食人毒蛛不断接近,仿佛昭示着死亡将至。

  “祈颜……”

  青纪轻声呢喃着少女的名字,很难形容,他现在到底什么心情,他知道墨祈颜有危险,他想靠着自己救她、想阻止这一切,然而……他却根本做不到。

  现在,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死亡,然后……以另一种形式等待着与墨祈颜的再遇。

  “可惜啊,祈颜,我还未证明,你所坚信的,不曾错误——”

  青纪毫无知觉的右臂垂在身侧,他双眼含泪,仰头看着天空,心中忽然非常思念那挚爱女孩。

  “真的…好想…再见到你啊。”

  真的很想再见她一面啊,想看她嘟嘴的可爱,想看她笑颜的美好,想看她目光的温柔……

  “希望,下辈子,不要再见了。”

  青纪垂下头,泪水从脸颊滑落,他用左手擦去泪水,抬起头,目光中再无恐惧——

  如果说从一个天才变成废物,已经让他失去了尊严,那么他最后的骄傲,大概就是无畏死亡了。

  死亡已至——我从不闪躲!

  那一刻,脑海中回忆着少女清晰的面容,青纪露出了安详的笑容,他的右手依然毫无反应地垂在身侧,但左手还可以动。

  这个时候的青纪已经放下了一切,他伸出左手,拽出了废墟中的一截钢筋,而后他慢慢低俯下身体,仿佛即将拔刀出鞘的武士——

  “嘶嘶嘶!!!”

  夜空之下,确认猎物要反抗的食人毒蛛发出了一声凌厉的嘶鸣,它八只刀足在混凝土废墟上刨出深坑,身体飞速向前迈进,犹如一辆飞驰的装甲车!

  而这一瞬,它正对面的年轻人,至始至终都无力挪动半步,只是在某个时间节点上,猛然挥起左手中的钢筋柱!

  叮~!

  那一瞬,当食人毒蛛临近,青纪挥起钢筋,但食人毒蛛的步伐没有丝毫停止,它左半边的螯肢横掠一挥,青纪手中挥起的武器直接被打飞,那钢筋从他手中飞向侧面,上面的纹路将青纪的手掌划得血肉模糊。

  几乎是在打飞了青纪手中钢筋的同时,食人毒蛛右边抬起的螯肢,犹如一根骑士的刺枪般,笔直地刺入了青纪的小腹!

  嗒!嗒!嗒!

  冲锋还在继续,食人毒蛛那巨大的身体继续向前,青纪仿佛被长矛刺穿般,在推动下被迫向后退去。

  咚!

  在废墟上犁出十几米的长痕后,食人毒蛛终于停下,它右边的螯肢向下一甩,青纪被摔在地上。而后,螯肢再一次抬起,犹如弹射的弩箭般刺入了青纪的胸膛!

  噗!

  锋利的刀足撕裂血肉的声音清晰可闻,青纪张着嘴巴,猛然吐出一口鲜血。

  “咳咳咳……”

  血液浸入气管,青纪连说话都做不到,他抬起血肉模糊的左手,试图再次反抗,但食人毒蛛右边的须肢却瞬间抬起、刺出——

  噗!

  青纪意图做出反抗的左手直接被贯穿,硬生生地钉在了水泥块上!

  更可悲的是,这个时候的青纪,右手除了冰寒,再没有任何直觉,他躺在废墟中,仿佛死掉一般的瘫软无力。

  “哈……”

  青纪视线中的食人毒蛛恐怖而狰狞,但直面着这种食人荒兽的青纪,却毫无表情。

  “祈颜……对不起。”

  青纪口中慢慢溢出鲜血,犹如呢喃般说着曾经没能说出的话语,眼角忽然间留下了泪水……

  这个时候,青纪能清楚得感觉到,他胸口被食人毒蛛螯肢刺穿的地方已经失去了痛觉,一股灼热的痛楚和麻痹感正从伤口部位蔓延,向着身体所有部位扩散着……

  即将——要死了啊。

  在过不久,他就会被蛛毒麻痹身体,然后被消化液俯视内脏和血肉,仿佛人类吃灌汤包般被吸食掉。

  “墨祈颜……我…爱你啊。”

  濒死的青纪慢慢闭上眼睛,忽然想放声大哭,他咬着自己的牙关,只觉得自己有千言万语想要传达,却再也没有机会传达,那些在他一直隐藏在心中的话,就这样永远埋没,再不出土,他……不甘心啊。

 

灾世星穹第08章:异状

  “真的——不甘心啊…”

  那一刻,青纪从未有过的恐惧着死亡,他脑海中,忽然想起了墨祈颜临别时看他的目光——

  在将他打昏的前一刻,墨祈颜的双眸漆黑如夜,泪水波光粼粼,仿佛静寂的海……有多少期许和希望,埋藏在那饱含的泪水之下啊,这么多年过去,她是否真的变过……

  自始至终,在自己面前,她总是那副普通女孩的样子,有时跳脱、有时体贴、有时笑颜如花……

  是的,对他,她其实从未变过,变的,其实是他自己,人言可畏,他变得懦弱无力,变得失去信心,变得茫然失措,他恐惧着墨祈颜离开自己,恐惧到甚至抗拒着她——

  『“青纪,你就要死了……现在,你回应我的交换还来得及,你与我将合二为一,成为永恒且无敌的存在。”』

  这个时候,仿佛是被青纪的某种情感震撼,那空灵而冰冷的少女声线再一次在青纪脑中出现。

  “不……不…”

  “我还……我还…没死呢。”

  “但是…祈颜,我就要死了,好不甘心啊…”

  那一刻,青纪想着与墨祈颜所经历的一切,口中呢喃低语着,他不想死,他真的不想死啊!

  『“呵呵呵~我明白的人类,然而~这——毫无意义~”』

  青纪脑海中回响的声线逐渐变得模糊起来,他的意识仿佛被沉入了水中,感觉渐渐消失,天与地仿佛一片漆黑——这一刻,青纪忽然明白,他右臂中寄宿的某种东西,即将侵占他的身体,吞噬他的灵魂……

  (“青纪,命运开始了……”)

  就在青纪的灵魂即将深埋海底时,他的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道遥远而空灵的叹息——那是青纪极为熟悉的声音,仿佛无数个岁月前,那声音陪伴在他身边,而如今,她再次归来……

  “啊……”

  也就是在那一刻!青纪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燃起了火,血管中奔腾的血液犹如熔浆——

  而这个时候,在那炽热的血流下,青纪的身体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

  疲倦、麻痹、伤痛,这些负面感觉,仿佛包裹着青纪的丝茧般,一一地被剥离、逝去,在那股炽热的血液流转下,青纪忽然有了莫名的勇气和力量,本来毫无感觉的右臂,竟然慢慢有了感觉!

  『“这是——!混蛋!星辰龙族的血脉!果然开始觉醒了!竟然夺取我的权能!可恶!万万没想到,那个可恶的星世的贤者!竟然设下这种东西!等着吧!终有一日,我恢复了力量,你们,都将被我吞噬——”』

  仿佛出现了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青纪脑海中的声线这时候忽然恼羞成怒地叫喊着,她似乎还想说什么,声音却仿佛被什么切断般,戛然而止。

  而这时候,青纪右臂中原本冻结血液和骨骼的寒冷渐渐褪去,虽然依旧处于寒冷之中,但已经不再痛苦和麻木,操控能力也缓缓恢复着。

  那一刻,青纪转过头,忽然发现,自己右臂上那繁琐的黑色花纹,竟然已经不再是刻印状态,而是化为了实体——

  在青纪都不知道的时刻,那四条抽象柳枝般的花纹,竟然产生了新的变化,它们不再是单纯的浮印,已经变成由晶体覆盖。花纹仿佛将青纪原本的皮肉吞噬般,显现着一种黑色晶体的状态,血肉消失后,花纹有着玻璃的质感,带着深入骨髓的冰寒。

  “谢谢……”

  那一刻,青纪看着那化为晶状的纹路,忽然露出笑容,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有一种熟悉的温暖,他身上的伤痛已经远去,虚弱的感觉也消失了,力量和生命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体之中!

  啪!

  那一刻,青纪抬起右手,一把抓住食人毒蛛刺入他胸膛的螯肢,食人毒蛛的肢足上包裹着厚重的甲壳,不要说人手,就是刀剑和古枪都不可能伤它分毫,然而,当青纪的右手握住食人毒蛛的螯肢时,原本坚硬如铁的甲壳竟然仿佛被融化的钢铁般迅速软化!

  那就好像是一根钢筋被高温熔化了其中的一截,青纪的右手只是轻轻一掰,食人毒蛛的那一截螯肢,就直接被他掰了下来!

  “嘶嘶嘶~!!!”

  不可置信地疼痛让食人毒蛛的身体一扭,但青纪却没有任何迟疑,在掰断食人毒蛛的螯肢后,他右手竖指成刀,直接劈中食人毒蛛将他左掌钉在水泥块上的须肢!

  咔!

  仿佛热刀子切黄油,食人毒蛛那同样钢铁般硬度的须肢瞬间断裂,绿色的血浆喷出,食人毒蛛感觉到了两对腿足断裂的痛楚,发出了尖细的嘶鸣。

  这个时候,食人毒蛛终于感觉到了青纪右臂中的某种力量,它恐惧地向后退了两步,那渗人的嘶鸣声也显得有些惊慌失措,呆愣在原地不敢动弹!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我似乎不用死了…”

  那一刻,青纪也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用右手拔出左手和胸膛上食人毒蛛残留的足尖,红色的血液从他体内泊泊流出,青纪看了一眼自己的胸膛,他脸上满是血和灰尘,眼瞳中却仿佛闪烁着光芒。

  『“混蛋!我的权能【红泪】竟然真的被夺走了!等着吧,很快,我将会恢复自己的力量,那时候——你将是我的!”』

  这个时候,青纪脑海中的女声听起来气急败坏,她最后的叫喊极为愤怒,甚至让青纪头都疼,但这一刻,青纪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因为……这个瞬间,青纪感觉到了,某些东西……改变了。

  就在那一刻,青纪右臂中的寒冷竟然开始迅速收敛,全部涌向了胳膊肘——与此同时,青纪右臂上遍布的四根抽象柳枝花纹,它们那墨色晶体状的表面,忽然亮起了月色般的光芒!

  仿佛挣脱了枷锁般,这个瞬间,青纪的右臂彻底恢复到了往常状态,青纪再也感觉不到那种冰寒了。隐约间,仿佛有什么意志在教他什么,青纪握起拳头,将手臂屈起,右臂的手肘蜷起到了极限——

  咔……

  那一瞬间,一柄獠牙状的刀形锋刃骤然从青纪的右手肘处弹出——

  那肘刃通体纯黑,上面有着四根抽象柳枝蔓延的镂空花纹,看起来仿佛由冰一样的物质构成,肘刃长九十厘米,两面全部开刃,与手肘的连接处大概宽七厘米,延伸时犹如刀刃般开始变窄,仿佛狭长的鲨鱼鳍!

  这个时候,这柄名为【红泪】肘刃,亮着与手臂花纹同样的光芒,那光芒并不刺眼,仿佛月色下的溪流,瑰丽的花纹亮遍布在手臂和肘刃上,显现着一种沉寂而奇异的美感。

  “这是……”

  『“哼!蠢货!记住吧,吾乃诸神诞生时的阵痛,太初混沌的征兆,永暗与消亡的主宰——吾名岚寂,灾厄的神!

  这是我的权能【红泪】!你手臂上的花纹,就是编织红泪的铭文,【红泪】的权能会让你的右臂介于梦境和现实之间,在它面前,这世界上的凡物,仿佛水一般轻易破开。

  那柄肘刃就是【红泪】的显现,当花纹亮起就代表你激活了权能,肘刃状态的红泪你可以随以召唤。它是你右手小臂的一根骨头,当你右臂平伸,肘刃会自动收回去,蜷起时自动弹出。

  现在,微末的凡人,请你铭记,它是我的!是你从我这里夺走了它!将来,你会付出代价的——』

  被夺走了什么东西的声音显得尤为愤怒,她仿佛在告诫青纪,他夺走了她的力量,下一次,她无论对他做什么,都有足够的理由——而下一次,她绝不会如此大意,也绝不可能放过他!

  “岚寂?”

  直到这一刻,青纪终于知道脑海中声音的名字了。

  “什么……意思?”

  青纪听着岚寂的宣告,好像听懂了,又好像没听懂,总之是不太明白。

  『“愚蠢,打了就知道了!”』

  “啊?”

  青纪还没明白岚寂的意思,但这个时候,青纪正对面的不远处,本来恐惧得不敢移动的食人毒蛛,忽然受到了某种刺激,歇斯底里地向着青纪冲来!

  那一刻,犹如小型装甲车般的食人毒蛛嘶鸣惨叫着,它冲锋的速度极快,几乎是瞬息间,它的毒牙就要咬到青纪的额头了!

  青纪没想到这么突然,他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将右臂的肘刃向前一扫——

  那一瞬,夜幕低垂,月色宁静而安详,他的整条右臂被四条抽象柳枝的花纹包裹着,漆黑的【红泪】上遍布着同样的花纹,花纹上闪烁着幽光,有着一种摄人心魄的诡异美感。

  当刀刃切过食人毒蛛,青纪所感觉到的,就好像肘刃在水面上划了一下,没有用力,也不需要用力,然而——就是这简单的一划,那巨大的食人毒蛛瞬间左右分离,仿佛被热刀子切开的黄油般,不存在任何的黏连,坚实甲壳包裹的身体直接分成了两半,冲锋的力道仍然存在,尸体向前倾倒,左右分开,绿色的血浆喷涌而出!

  “这就是……红泪?”

  『“是的,这就是红泪。这一次,是我的大意,很快……你会知道,掠夺我的权能将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凡人——”』

  这一刻,‘她’显然愤怒到了极点,最后的留言中满是寒意,毫不掩饰她未来最残忍的报复,青纪浑身一冷,仿佛被寒风吹过心头。而在这句之后,仿佛沉睡过去一般,岚寂的声音彻底消失。

  “……”

  青纪站在食人毒蛛的尸体面前,看着被他轻轻一击就切成两半的食人毒蛛,脸上露出些许的困惑,些许的无奈……最终,青纪释然的笑了笑。

  “手臂的力气和速度没有任何变化,但是……”

  直到这一刻,青纪总算明白了岚寂的意思,他转过头,右手猛然握拳,一拳打在身侧的水泥块上!

  漆黑的肘刃在青纪手臂开始平伸时瞬间收回,青纪的拳头打在那混杂着钢筋的巨大水泥块上,但他并没有感觉到打在硬物上的触感,反而像是打在水面上一般,他只是打过去,一切都溃烂碎裂,没有半分阻碍……

  “哈…一切都变得像水一样吗,这个权能很不错。或许,将来我可以成为一名伐木工~”

  看着水泥块上的空洞,青纪无声地笑了笑,他随手拔出手臂,转身向了后面。

  “你说是吗……丁儒。”

  那一刻,浑身满是血和泥的青纪站在夜色之下,他的右臂在身侧撑起,名为[红泪]的漆黑肘刃从皮肉中弹出,但青纪却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就好像不过是普通的张开嘴巴,把舌头伸出来一般。

  这一刻,青纪目光微垂,毫无感情地看着正对面的丁儒,脸上的笑容尤为平静——

  “可惜…你要死了啊……”

灾世星穹第09章:翻脸

  “青纪……”

  眼见着青纪从即将被食人毒蛛活生生吃掉,再到一击杀死这只食人的荒兽,丁儒此时看向青纪的目光有些惊疑不定,他不太相信青纪忽然之间变得这么厉害了,但他对付食人毒蛛都要费一番手脚,青纪那么干脆了结,显然有着某种值得他戒备的异常。

  比如……青纪右臂上那复杂玄奥的花纹,还有那从手肘中长出的利刃。

  丁儒戒备地盯着青纪,他甚至想要马上走,但青纪已经知道了何江靖少爷所要做的一切,今夜,他决不能活着回去!

  “丁儒,真的没有想到啊,竟然会有这么一天……”

  相比于紧张的丁儒,血战后的青纪要平静得多,他仰头看了眼星繁如棋的天空,脸上露出了怀念的笑容。

  『“嘀~!编号:ACEX·018375697:青纪,你的身体发生蜕变,即时扫描完成——”』

  【青纪】

  【职业】:无【阶位】:蜕变阶段

  【力量:29】(特长主属性)

  【敏捷:29】(特长主属性)

  【体质:19】

  【灵魂:20】

  【精神:20】

  【生命状况】:81%【源力状态】:(未拥有)

  两人间沉寂的气氛忽然被监测终端的机械女生打断,青纪左手处的监测终端清晰的将青纪的各个属性报出,不仅是丁儒,就连青纪自己都愣神了。

  “怎么可能……”

  那一瞬间,听完了青纪的身体数值,丁儒只感觉到一种深入骨髓的惊恐。

  “你…五年都分毫未变的身体,怎么可能变成双主属性,而且属性基本上都只差一点就成为境武者了……不可能,不可能的!青纪!你已经变成废物了!一辈子都是废物了!!!”

  丁儒似乎还无法接受,刚刚被自己碾压的青纪竟然瞬间咸鱼翻身,他只觉得一切都像梦一场,简直不可思议。

  “或许吧……丁儒。祈颜告诉过我,我的身体之所以一直没办法提升,不是缺陷,而是我进化所需的能量太多,进化药剂的能量不足,只能一直积累在我体内…”

  一步跨越了整整五年的青纪,脸上的神情依然平淡,他看了眼自己右臂,知道自己能够蜕变的能量,显然都来自于名为[红泪]的权能。

  “不…青纪!你肯定是故意动摇我的!不……不可能的!你是篡改了数据!你是个废物!你就是个废物!没可能再超过我的!”

  这一刻,丁儒仿佛受了莫大刺激一般,他从腰后抽出一把短刀,眼睛凶恶地盯着青纪。

  “杀死你…只要杀死你…杀了你,你就再也不可能超过我,墨祈颜她就不可能喜欢你,只会可怜你……”

  坚硬地合金短刀闪烁着银白的光泽,那一刻,丁儒手中握着合金短刀,带着疯狂和厮杀的情感,不顾一切地冲向了青纪!

  “真是……愚蠢啊。”

  看着丁儒冲过来,青纪反而露出了无奈的笑容,他悄无声息地收回了右臂的肘刃,显然没打算动用[红泪]。

  ——将敌人一击就杀死,有的时候是很无趣的事情。

  尤其是之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现在,被刀切过的鱼肉再拿起刀时,怎么能干一击秒杀的事情呢?

  “啊啊啊啊啊!”

  仿佛是为了给自己更多的勇气,内心已经被恐惧占据的丁儒大声吼叫着,冲了过来——

  “……”

  那一瞬,青纪的右手竖指成刀,向前一劈,他右臂上的花纹闪烁着幽光,有种摄人心魄的美感、

  面对青纪徒手前劈,丁儒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前冲的他将手中的短刀一横,决定用刀刃格挡青纪的手刀。

  丁儒都已经可以想象得到,青纪的五根手指被合金刀拦腰切断,他抱着自己的断手,在自己面前哀嚎痛哭……

  叮~!

  然而,下一秒,丁儒脸上的笑容就变成了震惊和惊恐——青纪的手刀笔直劈下,竟然将格挡的合金短刀直接劈断!

  “断…断了?”

  这个时候,前冲中的丁儒猝然停在原地,他看着青纪右臂,心中只剩下恐惧。

  “打不过的…打不过…”

  见识到了青纪的恐怖,丁儒已经没了战斗的想法,他无头苍蝇般向后退去,手忙脚乱地抬起一大块水泥块,向着青纪猛扔过来!

  看着彻底失去勇气的丁儒,青纪右手抬起,向前一劈,空中飞来的水泥块直接被切成了两半。与此同时,青纪抬步向前——向着丁儒冲了过去!

  青纪的速度和丁儒差不了多少,狂奔之下,丁儒根本就无处可逃……

  “混蛋!别过来啊!”

  丁儒惊恐的叫喊着,他双手又搬起更大的钢筋混凝土,想要丢出。但这个时候,青纪已经冲到他面前,足以劈断合金的手刀再一次凌厉劈下!

  咔——

  丁儒避无可避,只能举起混凝土块格挡,青纪的手刀平整地切开了水泥块,继续向下劈落,丁儒吓得往地下一坐,躲开了那道致命的弧线,他被青纪指尖擦到的衣角,已经消失了一块。

  而这一刻,瘫坐在地上的丁儒,彻底无从逃脱了——

  “丁儒,你可…真是让我失望啊~”

  手刀抽回,青纪化掌为拳,向下猛地一挥,坐在地上的丁儒双手拔起旁边的钢筋,奋力一搏,全力将钢筋挥了过来!

  叮~!

  那一刻,青纪的拳头与钢筋相交,仿佛热刀子遇到黄油般,手指粗细的钢筋瞬间截断,青纪的右拳无可违逆得落下,重重地砸在了丁儒的左肩膀上!

  咔嚓!

  骨骼的碎裂声响起,青纪只感觉自己打在了水面上,但丁儒的整个肩膀被一拳轰碎,整个左臂飞到了远处,肩膀处的骨骼和血肉完全暴露在了外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感受到了失去左臂的疼痛,丁儒凄厉的惨叫仿佛杀猪一般,他仅剩的右臂抱住右肩的伤口,缩在地上哀嚎着。

  “丁儒。”

  那一刻,青纪的右手捏住丁儒的下颚,将他整个人提起。

  而后,青纪的左手握拳,用尽全力地在丁儒腹部上重重一击!

  “噗啊……”

  随着这一拳的力道,丁儒嘭地一声摔在地上,他哗啦一口吐出了胃里所有的食物,吐完了之后嘴和鼻子里开始溢出鲜血——一如他曾经对青纪所做的那样。

  “你要死了……”

  青纪站在丁儒身前,视线俯视着蜷缩在地上的他,曾经说过的话语被印证,仿佛因果循环般,丁儒曾对青纪所做的一切,现在都被青纪还了回去。

  “青纪……不…不要,你听我说…”

  丁儒不愧是境武者,这个时候,他依然能够开口说话,他蜷缩在地上,脸色煞白,语气中满是乞求、

  “青纪,不,一切不是你想像那样的!我没有打算杀你,我只是想逼出你的潜力,想让你去救墨祈颜!我没有想着杀你!真的没有想过!”

  丁儒脸上一副苦口婆心的表情,态度极为诚恳,甚至还带上了哭腔,他的眼睛注视着青纪,满是乞求和悔恨。

  “青纪,我知道的……你始终都是一个天才,我再怎么样,都是一个垃圾,在你面前,我什么都不是,我求你,求你放了我……我真的没有想过要杀你,我只是想看看你身上的奇迹啊!我想激发你的力量,让后让你去救墨祈颜!”

  “青纪!这是真的啊!你不要误会,我们从小认识,这么好的关系,我怎么会背叛你!我……我在何江靖面前不过是演戏!我其实只是想知道他的计划,然后告诉你!你看,我刚刚对你没有丝毫隐瞒!”

  “我……我其实只是想保护你和墨祈颜!你看,墨祈颜有危险,我第一时间通知你!我告诉你了你我知道的一切,引发你身上的奇迹,然后让你去救她!”

  这一刻。丁儒仿佛失去了爪牙的老鼠,本就懦弱的本性变成了彻底的卑躬屈膝,他痛哭流涕着,只是请求青纪饶他一命。

  “呵~这可…真让我感动……”

  青纪看着所在地上请求饶命的丁儒,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他慢慢蹲下身体,右手轻轻握住丁儒的左臂,在他惊恐的目光中,用力一拧——

  咔嚓!

  听起来有些像腐朽树木被折断的声响,丁儒仅剩的左臂被青纪一下子拧折,而后远远地丢到了另一边。

  “可惜啊…丁儒,你内心的丑陋怎么也遮不住、”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丁儒痛苦地蜷缩着身体,凄厉的哀嚎声再次响起,他彻底失去了双臂,连捂住伤口都做不到了。

  “青纪!!!你不得好死!就算你杀了我!何江靖也会杀了你!墨祈颜她也会被荒兽撕成碎片!因为你……一切都是因为你!你也不得好死!!!”

  听着丁儒那怨毒的咒骂,青纪却没有更进一步的报复,他看着丁儒,神色冰冷,就没有丝毫的怜悯、也没有任何的犹豫——

  就在前一刻,一柄手术刀模样的小刀从丁儒离开身体的左手中掉出。显然,丁儒并不是表面那样乞求饶命,他的獠牙始终存在,只是隐藏着。

  “丁儒,你就要死了……”

  时间仿佛轮回了昨日清晨,那时的丁儒找茬打了青纪,还向他脸上吐了口水,但现在,立场偏转,丁儒双臂尽失的躺在地上,唯一能做的,只有乞求和哀嚎。

  “可惜了,曾经……你不是这样的啊。”

和那个及时回你微信的人在一起吧

文/叶小叶 你是否有过这样的经历,怀着忐忑的心情,冒着心里的小激动给那个在乎的人发了一条微信,可能是问,你在干嘛,可能是诉说今天的心情,无论是哪种,发了之后,就开始隔三差五地看手机,为什么还是没有给我回复? 于是你在心里为他脑补了各种理由,可能是在洗澡吧,可能是在加班吧,可能手机没电关机了。可是你等到第二天,依旧没有等到他的微信。 01 小溪是个倔强的女孩子,她说她这一生一定要跟自己喜欢的人...

对象是个律师是种什么体验?

文 | 萝卜酱汤 01. “律师小哥,就帮我看下论文嘛,浪费不了你多少时间的!”我声泪俱下,可敌不过律师小哥的白眼连发并把我赶出律所。 他以为我愿意“热脸贴冷屁股”? 还不是因为带我写毕业论文的古教授刁钻古怪。他要求论文里必须附上律所律师的考察意见,说是为了防止学生写的论文假大空、脱离实际。 可哪有一个律所愿意腾出见委托人的时间,来看一个穷学生的论文呢? 陆宁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他掐准了最佳...

绝命之恋

一 她缓缓苏醒,灰黑的布幔允诺些许滤过的目光。她下意识用手遮住眼睛,在花了好几分钟试着习惯周遭的环境后慢慢移走柔夷。 散乱的发际畔有叠排列整齐的纸,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再远点儿是几张破旧衰老的家具:墙儿得不

《烈火青春》王浩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烈火青春》来源七七文学,主角:王浩。简介:这是一个懦弱少年成长的故事。少年王浩,初中被欺三年,以为考上高中会有所改变,岂料在这里又碰上了初中的老对头……接下来的三年要怎么过,忍辱偷生还是挥拳反抗,少年王

没有乳房的女人叫波伏娃

1.当生活乱了套时,文学就出现了——波伏娃 “你给我滚!滚远点!离婚!” “咣”一声,防盗门猛地关上了。门框因为受到暴击,被震得都有点松了,“嗡嗡”地响着。 “滚就滚!吓唬谁呢?谁他妈不离婚谁是孙子!”建生的话音还没落,电梯门就开了,门里面站着同一个单元的邻居,在探头探脑地往外看,一个靠近门口的人还好心地用手挡着电梯门,在等建生进来。 建生很尴尬,他知道这下自己失去了在话语上反击的机会。他不...

不 朽

我们是永恒的失恋者,我们有着永恒失恋者的灵魂,我们所拥有的一切终将失去。 ——《悲观主义的花朵》 如果我们一生足够幸运,遇到一个擅长绘画或谱曲的艺术家,我们总希望他们为我们做点什么,像歌尔德蒙为丽迪亚雕刻圣母像那般,以为这样就可以不朽。何晨是个以写作为生的人,而恰巧她是我的朋友,实事上我也会写作,但如果我的才华能及她三分之一,都不会如此刻这般失落。 我和每个普通人一样,期待着她为我而创造,C...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