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至尊》剑无痕章节无删减阅读

2019-01-04 14:53:06作者:七七
《剑道至尊》来源七七文学,主角:剑无痕。简介:九界大千世界,恒宇大千世界,大千世界之间的碰撞,引发无数战争!至尊之位,战神之席,引无数天骄竟夺。剑无痕,为剑而生,无数轮回,敢阻道者,斩!登上血腥而又神圣的圣位,前方依旧是永无止尽,唯有仗剑悍行,方可登临绝顶!

剑道至尊第七章 杀徐刚

  “都滚开!”

 

  剑无痕怒气冲天,也不管前面的人是谁,直接一拳轰开,体内魂力激荡。

 

  而看见剑无痕过来了,围观的人纷纷让了开来。他们是目光怜悯的看着剑无痕,里面显然发生了不得了的大事情。

 

  剑无痕走到人群前面,才发现房门被人轰碎。

 

  房屋里面一片狼藉,地上还有点滴血迹。

 

  “妹妹!妹妹!”

 

  剑无痕疯了似的冲进屋内,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果然心中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剑无痕从屋内走了出来,神色愤怒,眼中的怒火仿佛要喷射出来一般,从围观众人的身上一一扫过,冷声道:“是谁抓走了我妹妹!”

 

  众人缄默不语,剑无痕悍然踏出一步,灵者九阶的气息悍然爆发,随手抓住一个人,拉到自己面前,目光中掠过一丝寒芒。

 

  “说!”

 

  “啧啧啧,客者一阶竟然威胁一个客者七阶的弟子,难道就不知道害臊吗?”魏行忽然脸带笑意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笑吟吟的打量着剑无痕。

 

  剑无痕越是焦急,愤怒,魏行就越是满足,也算报了一点小仇了!

 

  不过他更想亲手杀了剑无痕!

 

  土门天才从来就只有一个!

 

  那就是我魏行!

 

  “你把我妹妹抓去哪儿了?”剑无痕人影一闪,撞飞众人,站在了魏行的跟前,揪着他的衣领,逼问道。

 

  “说不说!”

 

  魏行仍旧是一副得意的欠揍模样,嘴角噙着笑意,淡淡道:“你有这闲工夫对付我,倒不如赶紧去火门看看,要是去的晚了。”

 

  说到这里,魏行故意顿了顿,接着道:“你妹妹可能就被徐刚等人,你懂得,我就不多说了,免得你生气。”

 

  “王八蛋!”

 

  时间紧迫,剑无痕不想与魏行纠缠什么,直接朝着火门赶过去。

 

  火门和土门相距不远,但是中间却有一道门阻隔,土门弟子未经火门弟子许可,不得进入。

 

  到底是谁,竟然暗中帮助徐刚!

 

  “妹妹!哥哥来救你了!”剑无痕脸上浮现出一抹狠厉,眼中满是杀意,真后悔当初没在擂台上弄死徐刚!

 

  望着剑无痕离开的背影,魏行挥挥手,立刻与孙空齐齐追了上去。

 

  一道黑影冲入火门,顺着地上断断续续的血迹追了上去,此人正是剑无痕。

 

  而此刻,一处小屋外,十多个人围成一圈,肆无忌惮的淫•笑着。但他们却不知道,此时剑无痕正朝这里赶来。

 

  “你哥哥断我一手一脚,不是很嚣张吗?那他现在又在哪里呢?让他出来救你啊!”徐刚疯狂的声音响了起来,奋力用一只手抓着张晴的衣服,左右拉扯,雪白的肌肤已经露出来大半了。

 

  “喊救命啊!怎么不喊了,我就喜欢听你喊救命!”

 

  “你这个混蛋,我哥哥一定会杀了你!”张晴拼命的反抗,但是身体柔弱,虽说徐刚只有一手一脚,但是旁边有人帮衬,再加上他本身是客者二阶的修为,对付张晴绰绰有余。

 

  徐刚越是听见张晴的叫声,越是兴奋,身体渐渐有了反应。他直接顶了上去,狂笑道:“反正我如今已是废人!但要是能够在死之前,能把你按在我的胯•下,等我爽够了,死又有何惧!”

 

  “给我摁住她!我爽完就轮到你们了!”

 

  徐刚眼中满是疯狂,显然已经看淡了生死。徐刚看见张晴不停的反抗,直接揪住她的头发,猛的抓起来,用力的撞在石板上。

 

  晕过去了?

 

  徐刚见状微微一愣,立刻加快速度:“虽然玩起来少了几分味道,但是省去了几分麻烦!”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黑影冲了过去,直接将摁着张晴的那两个土门弟子击飞,接着一拳打爆脑袋,随后转身盯着徐刚,冷声道:“你找死!”

 

  唰!

 

  以手成刀,魂力外放,击飞徐刚的同时,还将他勃•起的下•体切了下来,落在了地上。

 

  “妹妹!妹妹!”

 

  剑无痕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张晴的身边,立刻将身上的衣服用力撕下来,遮盖着张晴,并且向着旁边的人大声吼道:“谁敢多看一眼,我今天就把他的眼睛挖出来!”

 

  方才摁住张晴的两个人已经命丧黄泉,他们自然相信剑无痕这句话不是开玩笑,于是纷纷收回目光。

 

  剑无痕前几日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是客者一阶,轻松的击败了徐刚,就连魏行也有一战之力,他们那敢得罪!

 

  “你敢在土门杀人,剑无痕!你完蛋了!”

 

  说着,徐刚癫狂的大笑起来。

 

  他已经无所谓了,失去了一手一脚,再加上颜面尽失,现在又被剑无痕砍掉了老•二。就算剑无痕不杀他,他也不想被人当成笑话,继续活下去!

 

  “杀人?你们几个配称‘人’吗?我杀你们如屠鸡狗!”剑无痕将张晴放在木板上之后,转身朝着徐刚走过去。

 

  方才的愤怒,已经被他掩藏在了心底。他神色平静,目如刀割,却给人一种极强的压迫力,尤其是旁边的土门弟子,纷纷倒退,不敢靠近他。

 

  “徐刚必死无疑了。”

 

  “哼,剑无痕已经杀了两人,现在又要杀徐刚,我看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就在这个时候,跟来的魏行走了出来,对着旁边的孙空,道:“是时候去通知长老了。”

 

  “是。”

 

  孙空答应一声,立刻离开人群,消失在了远处。他盯着剑无痕的方向,魏行嘴角浮现出一抹得意的微笑……

 

  “你是不是也忽然发现,其实你妹妹的身材真的挺不错?哈哈!”徐刚半躺在地上,看着剑无痕朝自己走过来,竟然没有半分害怕。

 

  “难道你就没有对你这个漂亮的妹妹动过心思?”

 

  “性子是犟了点儿,但你不觉得这样玩起来更有意思,征服的更过瘾吗?”

 

  “你现在一定想象着,张晴被我当着土门众弟子的面压在胯•下的画面吧?”

 

  剑无痕早已心如止水,看着地上的徐刚,就好像看着一只极力卖丑的猴子一样,可怜至极。

 

  以徐刚的能耐,肯定没办法得到火门弟子允许,进入火门,而且就算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做!

 

  背后肯定有人捣鬼!而有能耐的这个人就是魏行!

 

  “魏行!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里!”剑无痕走到徐刚的面前,一只脚踩着他的脑袋,扭头大声道。

 

  众人闻言,齐刷刷的后退一步,不敢与剑无痕的目光对视。

 

  而此刻,魏行面带微笑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看了一眼地上的徐刚,喃喃道:“给了你这么长时间,竟然也没能上了张晴,真是个废物!”

 

  随后讥讽的看着剑无痕,道:“剑无痕,死到临头了,还想在我的面前嚣张吗?”

 

  “杀友之仇,辱友之行,我魏行定当如数奉还!”

 

  剑无痕嘴角噙着微笑,将魏行当时说的话重复了一遍,接着用力踩住徐刚的脑袋,让他说不出来话。

 

  挑衅之意却溢于言表,剑无痕这是要逼魏行出手啊!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剑无痕,虽说剑无痕前几日突破至客者一阶,但是哪有早就进入客者一阶的魏行强呢?

 

  要是真打起来,他们更加看好魏行。

 

  而剑无痕的举动在他们看来,实在是找死,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这话我确是实话实说。我会恪守宗门规矩,同门弟子禁止厮杀,斗殴。但我会替他们报仇,却不会因此而违背宗门的规矩!因为……”

 

  因为大长老就要来了!

 

  魏行气的浑身颤抖,眼中掠过一抹寒芒,是在心中暗暗的冷哼了一声。剑无痕,我便让你再嚣张一会儿又如何?等长老来了以后,我倒要看看你剑无痕再如何张狂!

 

  想到这里,魏行就慢慢的忍了下来。

 

  “胆小鬼,朋友要死在我手上了,也害怕被惩罚而不敢动手是吗?”剑无痕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在场的众人全部都听见了。

 

  于是纷纷朝着魏行投过去怀疑的目光,修行之道本来就充满了无情,可是看着这种无情的人就站在自己身边,那种厌恶的感觉却是从心底散发出来。

 

  “哼!想激怒我!你以为我会上当吗?”

 

  魏行冷哼一声,随后闭口不言,不管剑无痕说什么,他都不作回答。

 

  见状,剑无痕嘴角微微上扬,另外一只脚猛一用力,直接将徐刚的手臂踩的稀烂,却偏偏堵住了徐刚的嘴,无法宣泄。

 

  “懦夫!”

 

  “你这种人,怎么会有朋友!怎么配拥有朋友!”剑无痕说着又踩断了徐刚的一条腿。

 

  硬生生使用魂力,踩断了一条腿,那种血腥的场面,触目惊心。

 

  这个时候,剑无痕忽然感觉体内的剑意好像要爆发出来,融合已经被深藏在心底的愤怒,顿时变得更加强大了。

 

  剑无痕有一种错觉,一旦拿出那把剑,此刻有可能屠尽图门弟子!

 

  “你有种再说一句!”

 

  魏行终究还是忍不住了,毕竟这里还站着众多土门弟子,要是不停的被剑无痕侮辱,却不反抗,日后还如何在土门立足,如何在土门维持自己土门天才的形象。

 

  “懦夫!”

 

  剑无痕一脚踩碎徐刚的脑袋,接着冲过去抬手就是一巴掌,直接将客者一阶的魏行从人群中拍飞。

 

  这……

 

  围观众人目瞪口呆,不可思议的看着剑无痕,犹如看着怪物一般。

 

  魏行早已是客者一阶的精英弟子,而剑无痕,似乎前几日才踏入客者一阶,可是两者的差距,不可以道里计啊。

 

  仅仅一掌,就将魏行击败,干净利落!

 

  “剑无痕!你好大的胆子!”

 

  忽然,远处冲过来两道人影。

 

  正是孙空与陈长老!

 

剑道至尊第八章 傲世一剑

  “啐。”

 

  魏行将嘴里的血水吐了出来,站起身目光怨毒的盯着剑无痕,方才那一掌所展现出来的实力,绝对不止是客者一阶!魏行不敢相信,剑无痕竟然在一年之内,直接从客者九阶突破至灵者境界!

 

  看见陈长老出现,魏行深吸口气,将那抹怨毒深深的掩藏在了心中。

 

  “不过这些都不要紧了,因为你马上就是个死人了!”魏行擦净嘴角的鲜血,得意道。

 

  “陈长老。”

 

  剑无痕恭敬的施了一礼道,随后将目光落到了魏行的身上。陈离大长老之所以来得如此及时,恐怕是你魏行派人通知的吧!

 

  而此刻,陈长老目光凌厉的盯着剑无痕,眼底深处却有一丝复杂的神色,威严道:

 

  “剑无痕,你可知罪!”

 

  “若是屠杀鸡狗都要定罪的话,那我没什么好说的。”

 

  剑无痕背着张晴,径直的从陈离身边走过去。

 

  见状,陈离大手一挥,魂者级的气息铺天盖地涌出,如一座大山压在了剑无痕的背上,瞬息压弯了剑无痕的腰。

 

  “剑无痕罔顾宗门规定,残杀同门,幸亏陈长老您来得及时,制止了他,否则今天死的可就不止是徐刚一干人等了。”魏行立刻站出来,装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恨不得立刻将剑无痕就地正法!

 

  “我都看见了,不用你多说。”

 

  陈离连看都不看魏行一眼,摆摆手示意他住口。

 

  嘁!

 

  魏行心中不爽,却又不敢多说什么,毕竟眼前站着的乃是长老!

 

  “剑无痕,你不想解释解释吗?”陈离目光一变,少了几分锐利,多了几分柔和,却仍然拦住了他的去路。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陈离明显想要给剑无痕一个机会,否则按照宗门长老以往的作风,不管什么原因,只要敢在宗门杀人的,直接带入执法堂!

 

  “陈长老,您实力强大,贵为长老,行事向来公允,受到广大土门弟子尊敬,想必您一定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徇私。”魏行硬着头皮说出了这句话。

 

  这句话看似是在恭维陈离,但实际上重点全在后面那句话上面。这说得好听一点是提醒,说得难听一点,那就是赤果果的威胁啊。

 

  对面站的可是土门长老陈离,魂者级高手。而魏行不过是土门弟子,客者一阶,两者不论是身份还是实力都差了一大截。

 

  众人都看得出来,魏行今日就算冒着得罪陈离的风险,也要弄死剑无痕。

 

  陈离闻言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剑无痕,心中却不满魏行的作风。

 

  “我剑无痕既无罪,又何须解释!”

 

  剑无痕话语中满是坚定,哪怕旁边站着土门长老,也从未低头。

 

  而此刻,陈离长叹口气,魂者级气息内敛,脸上满是复杂之色。

 

  剑无痕微微一愣,随后感激的看了陈离一眼,立刻加速离开,这里乃是火门,方才又闹出了不小的动静,肯定会吸引附近的火门弟子前来,还是早走为妙!

 

  望着剑无痕离开的背影,陈离知道,以此人的性子,日后在宗门内少不了麻烦。

 

  就在这个时候,魏行当先一步站了出来,准备怒视陈离,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那个勇气,于是低声道:“陈长老,剑无痕可是杀人魔头,就这样将他放回土门,后果不堪设想啊!”

 

  “滚开!老夫做事还不需要你一个小辈指手画脚!”陈离大袖一挥,劲风吹拂,毫不留情的将魏行吹倒在地,接着转身离开。

 

  客者一阶在魂者级长老面前,脆弱的犹如一只蚂蚁,挥手即可抹杀!

 

  “好一个剑无痕,好一个陈离!我恨你们啊!”今天这件事情,魏行本来算计好了要弄死剑无痕,却没想到到头来剑无痕没弄死,自己却颜面尽失。

 

  魏行双拳紧攥,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怨毒,呢喃道:“我弄不死陈离,就不信弄不死剑无痕!”

 

  随后挥挥手,将吓傻的孙空叫到身边,轻声道:“你去找王宏的表姐白灵儿,就说土门弟子剑无痕在七日林杀人夺宝,事后还嚣张说要当众调戏她。”

 

  “这……”孙空闻言犹豫了一会儿,在火门弟子前面撒谎,他可没有那个勇气。

 

  “不想死就赶紧去!”

 

  ……

 

  另外一边,剑无痕背着张晴回到了精英弟子的住处,看着她身上的抓痕,剑无痕便恨从中来,今天要不是陈离突然出现,我一并连魏行也杀了!

 

  “当务之急,必须先增强实力。”

 

  剑无痕眼中爆射出精光,只要实力够强,就算宗门规矩又如何!

 

  谁的拳头大!谁说的话就是规矩!

 

  于是将张晴安顿好后,立刻朝着藏经阁走去。

 

  藏经阁位于五门之间,五门弟子都可以从不同的地方进入藏经阁,里面各种技法,数不胜数。

 

  但是按照实力高低,土门弟子只能进入第一层!

 

  剑无痕抬头进入藏经阁,里面的人并不多,清一色都是土门弟子,里面还有个老妪拿着扫帚正在清扫。

 

  “剑技。”

 

  剑无痕环顾四周,立刻找到了剑技区,张家向来善于用剑,而且有一柄利剑正藏于剑无痕手心。

 

  等修习了剑技,一定要找个机会弄一把趁手的好剑!

 

  顺着剑无痕的目光看过去,一排排木架伫立,每一排木架之上存放着十本剑技,错落有致。

 

  “游龙剑谱。”

 

  “无量剑谱。”

 

  “残阳剑谱。”

 

  “……”

 

  剑无痕的目光从木架上一一掠过,这些都是最基础的剑技,更好的剑技则在藏经阁上层。

 

  剑无痕如今已是灵者,虽说还没有正式进入火门,但已经拥有了进入火门的实力,倒不如去二层试试,或许能够挑选到不错的剑技!

 

  打定主意之后,立刻朝着二层走过去,恰巧这个时候老妪在楼梯口打扫。

 

  剑无痕瞥了老妪一眼,随后绕开老妪,正准备走上去的时候,一把扫帚无声无息的落在了自己脚前,挡住了去路。

 

  “让开。”

 

  剑无痕本来心情就不是很好,于是冷冷道。

 

  但老妪仿佛没有听见一样,自顾自的清扫着楼梯。见状,剑无痕以为老妪只是无心,于是向左走了两步,刚踏上二楼的第一个台阶的时候。可就在这时,那把普通的扫帚又落在了他的脚上,似有百斤之力,压住了剑无痕的左脚,无法移动分毫。

 

  嘶!

 

  剑无痕震惊之余,深吸口气。

 

  此人的实力远在我之上啊,可是为什么会来藏经阁做一个扫地的呢?

 

  剑无痕心中很是不解。

 

  在他的目视之下,竟然看不透老妪的修为,显然绝不是高了一两个境界那么简单,实力绝对在陈离之上!

 

  “土门弟子,不得进入二层!”

 

  老妪尖锐的声音响起,充满了不可置疑。

 

  “我已是灵者,在不久即可成为火门弟子。”剑无痕试着辩解道。

 

  老妪却是不听,回答道:“土门弟子,不得进入二层!”

 

  “看来没有办法进入二层选取适合的剑技了。”有老妪挡在这里,如论如何都上不了二层了。

 

  而弑神剑术里面虽然有技能树,可以自动学习技能,威力强大,却带着浓烈的杀气,不到万不已的时候,绝对不能使出来。

 

  万一被人识破,那就麻烦了。

 

  所以只能选取几个平常的剑技傍身!

 

  剑无痕离开楼梯口,重新回到剑技区,挑选了一遍之后,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最下方。

 

  这是一本看起来比较古朴的剑谱,上面的自己已经有些不清晰了,剑无痕好奇的伸手将那本剑谱拿了起来。

 

  “升龙剑谱!”

 

  剑无痕小声的念了出来,此剑谱与之前的剑谱也没有什么区别,于是就将剑谱放回原处。

 

  可就在这个时候,剑无痕发现了异样!

 

  原本摆放着升龙剑谱的地方,竟然有一小块凸起。

 

  “机关?”

 

  剑无痕见状大惊,四下看了看,确定没有人之后,立刻蹲下身,触动机关。

 

  顿时那块凸起沉了下去,接着正面延伸出来一个盒子,里面躺着一本满是灰尘的小册子。

 

  “傲世一剑!”

 

  剑无痕看着小册子上的四个字念了出来,顿时心神嗡鸣!

 

  来不及细想,立刻将傲世一剑收入怀中,然后将其恢复原样,不放心的又看了看,确定没人有注意到之后,行色匆匆的出了藏经阁,直奔住处。

 

  清月宗张家奉剑为上,不想张家没落,渐渐地,清月宗用剑之人越来越少,藏经阁剑技区自然也少有人至。

 

  光是看傲世一剑上面的灰尘,就可以推断出,剑谱已经在暗格里面静躺了许多年月。

 

  幸亏清月宗用剑之人较少,几乎没有,否则那么明显的暗格,傲世一剑肯定会被他们寻得。

 

  剑无痕心中激动,虽说没有去成藏经阁二层,却机缘巧合得到了傲世一剑。

 

  不得不说,实在是太巧了,要不是那个老妪拦着,今天我就拿不到剑谱了!

 

  “妹妹,哥要带你进入火门了!”剑无痕打算将傲世一剑学会之后,立刻展现出灵者级实力,然后进入火门,这样也就可以避免魏行等人趁着自己不在的时候,对张晴下毒手!

 

  最关键的是,学会了傲世一剑,在火门也多了一个保命手段,否则光靠弑神剑术的基本招式,遇上了强敌,就会显得无力了。

 

  回到住处,张晴仍然还在昏迷当中,于是剑无痕立刻走到房外,打开傲世一剑剑谱。

 

  可就到这个时候,剑无痕却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剑道至尊第九章 白灵儿

  剑谱!竟然在消散!

 

  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着,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就凭空消失了。

 

  “这……”剑无痕本来欣喜若狂,现在却面如死灰,怔怔的看着手掌中厚厚的灰尘。

 

  傲世一剑剑谱就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蓝光闪烁,径直的射入剑无痕的眉心,接着清晰的剑谱涌现了在了眼前。

 

  傲世一剑!破灭万敌!

 

  剑谱正如上面的名字所言,傲世一剑不是普通剑法技,仅仅只有一击!

 

  汇聚全部精气神以及魂力的一击!威力强大!

 

  剑无痕立刻吞了口口水,体内运转弑神剑术,随后闭上眼睛,静静的按照着傲世一剑的剑谱修炼。

 

  在体内运转了两个周天以后,脑海中幻化着剑招。

 

  慢慢地,剑招越来越清晰,一剑的威力也越来越强,暗藏在手心的那把古剑似乎受到了傲世一剑剑谱的影响,竟然隐隐震颤起来。

 

  “二者起了共鸣。”剑无痕刹那睁眼,眼中爆发发出阵阵精光,在弑神剑术的基础下,傲世一剑已经掌握。

 

  但是任何剑技都需要千锤百炼,才能够发挥出它真正了威力,仅仅是掌握还远远不够!

 

  “得找个人试试傲世一剑的威力了。”剑无痕站起身,目光闪烁,魏行的身影立刻出现在了脑海中。

 

  走出房间,站在门外,掌握着强大的底牌,顿时整个人都自信了不少!

 

  距离斩杀徐刚已经过去了很久,既然执法堂的人还没有追来,那就说明陈离已经将这件事情压下去了。

 

  “这样也好,省去了我诸多麻烦。”剑无痕深吸口气,目光坚定,立刻冲了出去。

 

  “谁是剑无痕!滚出来!”一声娇喝远远响起,声音中带着强烈的愤怒,接着一群人冲了过来,为首的有两人!

 

  其中一人正是魏行,一脸得意,旁边还有一个身穿红色长裙,拿着九节鞭的女子,中上之姿,却十分桀骜,看人从来都不用正眼。

 

  闻言,剑无痕立刻停下脚步,扭头定睛看过去,目视之下,那名女子的修为立刻显现了出来,灵者九阶,竟然也是一名灵者级弟子!

 

  “火门弟子。”剑无痕目光凝重道,她身上的红色长裙正是最好的证明!

 

  “魏行仍然不死心,又找来了帮手吗?”

 

  剑无痕凌厉的目光瞥了魏行一眼,吓得他立刻转移视线,不敢与剑无痕对视,随后看着慢慢走过来的女子,淡淡道:“我就是剑无痕!”

 

  “啪!”红衣女子闻言脸上怒气更盛,手一扬九节鞭瞬间落下,狠狠砸向剑无痕的天灵盖,一出手就是杀招!

 

  哐当!

 

  剑无痕迅速后退两步,躲过了九节鞭的攻击,脸上也露出怒容,道:“来者何人,为何不分青红皂白就对我下死手!”

 

  “此人乃是火门师姐,白灵儿,王宏的表姐。”魏行这个时候站了出来,仿佛他也是火门弟子一样,满是优越感,接着道:“火门师姐在此,还不行礼?”

 

  “嘁。”剑无痕不屑的撇撇嘴,直接无视魏行,看着白灵儿。

 

  自己杀了王宏,又有魏行等人在旁边煽风点火,颠倒黑白,白灵儿怕是恨死自己了。

 

  “我不分青红皂白?”白灵儿上前一步,气势陡增,灵者级的气息激荡开来,逼得魏行等人连连倒退。

 

  接着道:“你在七日林,心生贪恋,杀人夺宝,难道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吗?”

 

  “徐刚虽然试图侮辱你的妹妹,可不是也没有成功吗?你竟然狠心下了杀手,简直残忍!”

 

  “这就算了,我和你无冤无仇,你却扬言要跟我……”

 

  白灵儿越说越生气,握着九节鞭的手更紧了,不等剑无痕辩解,娇喝一声:“火蛇!”

 

  语罢,九节鞭周围出现六只红色小蛇,每只都有手臂粗细,闪烁着红光,杀向剑无痕。

 

  看见这一幕,魏行等人纷纷后退一步,生怕不小心遭了秧。

 

  火门弟子一出手,土门弟子毫无抵抗之力,要是被那火蛇咬上一口,后果不堪设想。

 

  这个时候,剑无痕眼睁睁的看着火蛇张开大嘴,杀向自己,居然不闪不躲,愣是站在了原地。

 

  手里没有趁手的兵器,不能硬抗火蛇,但是弑神剑术第一层的基础剑招里面有灵活的走位。

 

  唰唰!

 

  身子变得轻盈起来,有惊无险的躲过了火蛇攻击,随后面带微笑的看着白灵儿,解释道:“你只听说我杀人夺宝,却不知道我是如何杀人夺宝!”

 

  “不管什么原因,杀人就得偿命!”白灵儿目光一横,连走两步冲了过来,右手一抬,顿时体内的魂力拼命的在右手汇聚,接着手心出现一点红芒。

 

  “王宏与孙空在七日林遇见了我,便想要取我人头讨好徐刚,实属该死!”

 

  “至于徐刚,不算以前对我的侮辱,单单是侮辱我妹妹,就必须得死!”

 

  “你所说的最后一件事!我根本就没有说过!你听信小人谗言,堂堂火门弟子,竟被土门弟子当枪使,当真可怜!”

 

  “你闭嘴!”白灵儿闻言大怒,气的浑身颤抖,手指轻弹,低喝一声:“火舞!”

 

  刹那间,狂风肆掠,一道火龙卷在白灵儿的指尖成型,接着落地化作一道巨大的龙卷,足足有两层楼那么高。

 

  犹如远古巨兽,吞向剑无痕!

 

  “不好了!”剑无痕见状眉头一皱,蹭蹭蹭不停的倒退,手心处光芒一闪,取出古剑,顺势下劈!

 

  哗啦!

 

  在弑神剑术的驱动下,古剑爆发出强横的威势,一道血红色剑芒带着杀戮之意瞬间劈开了火龙卷。

 

  与此同时,剑无痕收起古剑,慢步朝着白灵儿走过去,淡淡道:“你可别忘了,火门弟子冲入土门,试图杀死土门精英弟子,这是多么大的罪!”

 

  “白师姐,王宏就死在此人的手下,可别被他的巧语欺骗。”魏行焦急的声音响了起来。

 

  剑无痕的强大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陈离明显偏袒剑无痕,要是不能够借助白灵儿的手除掉剑无痕,魏行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所以!剑无痕必须死!

 

  “哼!我自有判断!”白灵儿瞪了一眼魏行,目光凝重的盯着剑无痕,她已经收起了心中的轻视,完全将剑无痕当做了平等的对手。

 

  “躲过了两招,那么接下来这一招,你又如何接呢?”白灵儿眼中掠过一丝寒芒,杀心大起。

 

  堂堂火门弟子,连续施展了两个技法,却无法伤其分毫,甚至到了最后,还可能败下阵来!

 

  这是白灵儿无法忍受的!就算不是为了王宏,今天也必须将剑无痕打趴下!

 

  火门弟子的高傲,岂是土门弟子所能打破的!

 

  “还想再试试吗?”剑无痕见状,一只手伸进袖口,好像要拿什么东西出来。

 

  “你以为躲过了方才那两招,就有能力与我一战了吗?太天真了!”白灵儿仰头咆哮着,身上宽松的长裙无风自飘,体内的魂力疯狂的向外面涌动着。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飘动着的长裙幻化出了一只只火乌鸦,仔细看过去,足足有上百只之多,并且还在不断的幻化!

 

  只要白灵儿的魂力足够,火乌鸦就会不断的幻化,无穷无尽!

 

  魏行脸上露出一抹阴狠的笑容,右手从腰间摸出一颗毒丹,“等到白师姐释放技法的时候,将毒丹混入火乌鸦,哼哼……到时候……”

 

  “升龙剑技!”剑无痕怒喝一声,右手从袖子中抽了出来。

 

  这个时候,白灵儿面色一惊,以为剑无痕要发动技法,于是先发制人,不敢在幻化出更多的火乌鸦,匆匆发动技法。

 

  上百只火乌鸦怪叫着飞了出去,炙热的火焰将土地烤的龟裂,周边的绿色植物瞬间枯萎,一股燥热感扑面而来。

 

  这一招很强,至少是藏经阁二层的技法。

 

  “白灵儿的底牌已经使出来了!”剑无痕目光凝重,右手立刻探出,里面空无一物,却吓得白灵儿哆嗦了一下。

 

  “竟敢唬我!”白灵儿发现被骗了之后,加大魂力的输出,体内的魂力所剩无几,却又有上百只乌鸦形成,杀向剑无痕。

 

  弑神剑术急速运转,剑无痕的步伐快到了极限,但是对面的火乌鸦太多了,根本躲不过去。

 

  既然如此!那就用试试傲世一剑的威力!

 

  “傲世一剑!”

 

  剑无痕面色一沉,目光凝重,双手合在胸前,手中无剑,却心中有剑!

 

  唰!

 

  一指击出,宛如锋利的宝剑,剑芒化成一道直线,杀入火乌鸦群中,顿时势如破竹。

 

  火乌鸦纷纷溃散,变成点点火光熄灭。

 

  砰砰砰!

 

  只见两百多只火乌鸦爆炸开来,形成的火焰气浪直接将魏行等众多土门弟子震飞了出去。

 

  白灵儿也不好受,火乌鸦书被强行破开,自己受到了反噬,倒退两步,闷哼一声,脸色有些苍白。

 

  “噗!”剑无痕喉咙一甜,喷出鲜血,随后感觉手掌处传来钻心的疼痛。

 

  “有毒!”剑无痕眉头紧走,双眼眯成一条缝,大意之下,居然没有发现火乌鸦群中藏着一枚毒丹!

 

  “白师姐!那家伙中毒了,赶紧杀了他!”魏行疯狂大笑着从地上爬起来,眼中杀意盎然。

小说 爱是维他命

失恋阵地联盟:工作是食粮,而爱情,不过是维他命C。 01 爱情,是什么? “阿雯,你什么时候回来?我饿了。” “姑奶奶,我在工作,老板来了,晚点才能下班。” “人为什么要工作呢?” “工作是粮食,是碳水化合物,没有了会饿死。” “那你说爱情是什么呢?” “维他命C吧。” “那,丢了爱情会死吗?” “不会的,最多是没那么滋润罢了。” “而且,这年头,三条腿的蛤蟆是见不着,男人可是多了去了,一块...

愿你已放下,长驻光阴里

1. 楚大侠是我初中的女同学。之所以名曰“大侠”,乃因其为人仗义,当年正热播连续剧《楚留香》,她的名字有个“楚”字,便被封了雅号。 在我们学校,有一个连当九年班长的传奇人物,那就是我。与楚大侠不同班,又未接触过,却在高中收到她的来封信。 那封信,是班长从年级公共信箱中,若干信息不全的信封堆翻找出来。见信封上字迹娟秀,并且是一个女生的名字,递给我时,他的眼中有光。 此后,我们保持不间断的书信往...

我忘了,你只是个过客

文|云晞 最后谁牵我的手,谁又拥入你怀中。 2018/01/13 周六 晴 ① 八点刚过,林西便开始收拾东西。 文件夹,便利贴,草稿纸,铅笔,桌面上散乱的东西一一整理好放进纸箱。资料已经交给同事了,辞呈前两天也上交给老板了,再过十分钟,就要和这里说再见了。 “小林啊,你有什么困难可以和我说啊。公司现在正是缺人的时候,你不能离开啊。”老板收到辞职信后的表情,林西现在都还记得。他坐在办公椅上,嘴...

27如果有一天我必须离家出走,请你们一定放开我

学科|家庭教育:亚伯兰离开本地,本族,父家 文|柴火妞 这几年我一直在国外读书,每年过年都没办法回家,说实话心里挺不是滋味儿的。留过学的人都知道,那不是什么逍遥快乐的体验。一个人在外面,孤苦伶仃,也才明白古代那些被流放的诗人,为什么吟诗作赋。我今天能走上写作的不归路,大概也是这样的心情。 毛姆说,阅读是一座随身携带的避难所。我说,写作是一个可以随时遨游的童话世界。 还记得出国第一年的春节,那...

《赘婿》韩东电子书章节在线阅读

《赘婿》来源七七文学,主角:韩东。简介:韩东本身是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回到都市后,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第十九章 泰山压顶跟黄莉分开,刘明远忙凑了过去:“东哥,你跟黄秘书很熟啊?&rd

【余泯】都市小神医章节目录列表大全

《都市小神医》来源七七文学,主角:余泯。简介:余泯结束十年的军旅生涯,回到家中,竟发现家人遭遇了不公正的对待,他拳打恶人!银针救人!依靠一身本领,坐拥众美,风生水起…… 都市小神医第9章 我是华夏人余泯连把脉都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