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天】万古诛天小说完结篇阅读

2019-01-04 14:48:16作者:七七
《万古诛天》来源七七文学,主角:孟天。简介:凡尘纷扰,万年铸一梦。 万年前一战,天地崩裂,仙灾神祸;万年后一战,皇道内乱,九龙夺嫡,人道是“龙生九子,十子必乱”。 幽幽混沌,万古皆成空; 铮铮铁骨,试与天比高。 即使骨消道陨,也不枉热血一生。 神剑在手,看我如何诛天!

万古诛天第七章 兽群

  “不要啊”孟莹莹惊呼道。

 

  孟天虽然在半空无处借力,但可以清晰的听到了众人的对话,内心不由一阵紧张,刘莽身影飘飘,拍出的那掌,带着催命的气息。

 

  此刻孟天双拳握紧,脑海中闪过无数种念头,眼看着对方的手掌越来越近,孟天双眼瞪得老大,伴随着孟莹莹的惊呼,在那么一瞬间,他仿佛听到一声来自记忆深处的悲戚喊叫,身体不由一颤,自他体内,涌出一股热流,瞬间行遍全身,孟天忙举拳轰向刘莽手掌。

 

  “轰”两道身影飞退,刘莽很快止住了身形,怔怔看着自己的掌心,一脸不可置信。

 

  孟天危急时打出一拳,虽然挡住了刘莽必杀的一掌,但无法完全化解对方的掌力,此刻在半空被劲气震飞,连连翻滚才落地,体内外都受了点伤。

 

  “怎么可能?”刘少杰等人更是一脸的震惊,他们刚才也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事,只感觉孟天手中打出一团劲气,没想到挡下了刘莽一击,而且是一名炼气境四重天一击。

 

  “有点小门道,看来是我看走眼了。”刘莽终于收起了轻蔑和傲气,刚才那一击,他曾经有机会在一头一阶三品的异兽身上试验过,异兽是当场被击毙,一掌断魂,没想到孟天竟然只是受伤,要知道,经配合刘家特殊步法施展的落魂掌,威力更上一层。

 

  “沙沙沙”在不远处树林中,传来一阵密集的声响,在场众人同时一惊。

 

  “你们刚才杀的是什么东西?”刘莽眉头紧皱问道,内心隐隐感觉有点不安。

 

  “大哥,是鬼爪猴”刘少杰惊叫起来,他已看到了不远处树林中露出的一只毛茸茸的猴头。

 

  “妈的,不早说”刘莽终于色变。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众人一直关注两人的大战,没想到陷入了鬼爪猴群的包围圈,刘莽等人现在后悔也没用了。

 

  “是你缠住我们不放,要不,我们早走了”孟莹莹道,跑了出去,准备查看一下孟天的伤势,被刘少杰跳出来拦住,孟羽也快步跟上,一掌将刘少杰推飞。

 

  “小子,我和他的比武还没结束呢,你们是不是想认输了?”刘莽冷喝道。

 

  “刘莽,你要继续打下去,我一定奉陪到底。”孟天强行压下了翻滚的血气,缓缓站起来道,此刻表现出来硬朗的气势,让人吃惊。

 

  “还嘴硬,看你还能接我几拳”刘莽被孟天这么一激,杀意更浓,他暗下决心,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孟天活着离开,因为孟天给他的感觉非常不好。

 

  一道影子闪射而出,刘莽不再保留,全力以赴,刚猛的拳劲带出阵阵狂风,孟天与刘莽交手了好几个回合,此刻也是信心大增,对身体力量的掌控也渐入佳境,双臂灌满力量,全力招架刘莽疯狂的攻击,在步法的配合之下,已没有刚才的狼狈,让人诧异不已。

 

  “这小子越打越邪门了”刘莽连攻不下,加上已感觉到越来越近的异兽,开始急躁了起来。

 

  “碰”分心的刘莽竟然被孟天找到空隙,施展步法闪到左边,再次用裂山指打了一击,将刘莽打得连连后退,如果说刚才大意还可以说得过去,但这一次,真的让刘莽颜面尽失。

 

  “你…”同一地方遭受二次打击,刘莽疼得直裂牙,被绑住的左手紧握拳头用力挣扎,想用蛮力冲开。

 

  “沙沙沙沙”附近树林传来的响声越来越密,他们仿佛可以听到鬼爪猴的喊叫声。

 

  “哥!”刘少杰三人急了,忙催促道“我们要走了,再晚估计就来不及了”

 

  “不!呼呼呼呼”刘莽喘着粗气,心有不甘,他一直认为,这是除掉孟天最好时机,但是现在的情形,估计继续下去,极有可能连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当然还有三位弟弟,人到关键的时候,还是会痛惜自己的生命的。

 

  “日后再找你们算账,下次别再让小爷再碰上。”

 

  刘莽还是选择保命,让刘少杰等人帮忙解开捆绑左手,盯着孟天狠狠的道,双眼差点冒火。

 

  “我等你”孟天当然不甘示弱。

 

  “哼!”

 

  “走”刘家少年首先冲出,选择方向应该是回村方向,孟羽等人发现回村之路已被堵上,唯有刘家少年跑出方向猴子相对较少,也跟着飞奔而出

 

  “哥,他们跟过来了。”刘少杰盯了一眼后方,眼中露出一丝寒光,引弓拉箭,对着孟天射出。

 

  “无耻”孟莹莹怒道,同时射出一箭,将前方箭支击落。

 

  “嗖”孟羽手中短弓,威力超乎前方四人想象,只见一道光芒闪动,刘少杰本能往旁边扑出,犀利的箭支自他肩膀上堪堪掠过,一股异常火辣的疼痛自肩膀上传来,让他不由痛嚎一声,孟羽这一箭,并没有直接命中对方,只是奔腾的箭气将他肩膀划出了一道血口子。

 

  “这多眼人这么厉害,大家小心点”刘莽查看了刘少杰的身体,对着其他两人道。

 

  也许想故意让孟羽等人陷入兽类的包围圈,刘莽等人重点攻击孟天,连续的快箭让孟天无法走出一步,孟羽与孟莹莹只能留在附近。

 

  “羽哥,这么下去,我们很快就会被鬼爪猴包围,我们还是选择另位一个方向突围吧”孟莹莹道。

 

  “好”孟羽也有如此想法“天弟,我们准备往左边突围,一会我们放箭掩护,你先离开”

 

  孟羽与莹莹同时抽出双箭,对着不远处四人放出。

 

  “嗯?”刘莽等人也想到对方有这么一手,也担心对方怒箭威力,只能同时回避,孟天抓住机会,快步跑出,喘息间已跑出两丈外。

 

  “臭小子!”刘莽等人见阻击失败,附近鬼爪猴也来了不少,没有追击,带着三人准备突回村里。

 

  没有了刘莽等人的干扰,孟家三名少年在树林中疾跑,箭支“嗖嗖”飞发,将附近围过来的鬼爪猴逼退。

 

  “碰”一只鬼爪猴瞄准时机,准备扑击奔走的孟天,被附近的孟羽用重拳击飞,但也停滞了一下身形,被两只鬼爪猴缠上,孟天与孟莹莹忙回身救援,三人击杀掉两只鬼爪猴后,发生前方的树木之上,已经站满了异兽,附近的草木摇动,看来这次是彻底陷入了包围圈。

 

  “羽哥,怎么办?”孟莹莹问道。

 

  “别急,一定可以出去的”孟羽忙安危两人道。

 

  “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们了,如果不是我吵着要出来,也不会…”

 

  “天弟,自家兄弟,没有连累不连累的事,把你的匕首给我,一会我在前面冲,你们顾好后面”孟羽道。

 

  “好。”三名孟家少年虽然陷入重围,但是并没有放弃。

 

  “大家准备好了,我们冲。”

 

  “冲”

 

  孟羽双手握匕首,首先冲出,树顶之下,三道影子下沉,孟天重脚踢出,双手怒刺,瞬间将他们逼退,后方两人受到鼓舞,快箭飞出,也射落了两道影子。

 

  “当当”前方的孟羽连连出手,手中的匕首连刺了数只猴子后,终于折断,孟羽双手一抖,仅剩的半截匕首飞出,再次打飞了两只猴子,双手已空空。

 

  “嗖嗖”后方两人依然快箭闪动,将猴群挡在两丈之外。

 

  “喝”孟羽刚已将所有箭支分配给了两人,此刻双手握着空弓,往前一圈,绕住了刚冲过来一只猴子的脖子,用力一甩,将猴子甩飞,撞上刚扑过来猴子,抱在一起翻滚于地上。

 

  三人一路狂奔,也不知道杀伤了多少猴子,除了孟羽的双臂受伤外,其他两人情况还好,而另一边的厮杀声已渐行渐远,情况不明,但从猴群分布来看,他们突围的方向应该是最轻松的。
 

万古诛天第八章 小兽王

  “羽哥,不好!”孟莹莹内心一惊,眼皮连跳了几下,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蛮横气息自不远处传来。

 

  “什么?”孟羽听完也是一惊,这猴群数量如此庞大,最担心就是里面混着小兽王,如指挥这么大阵仗的攻击,小兽王的实力绝对不差。

 

  “是二阶小兽王”孟莹莹放完手中一箭,将刚刚扑下的一道长影射开,发现在后面追赶的众猴之中,出现了一道异常高大的影子,移动速度极快,几个跳跃就追到附近。

 

  “快冲”普通鬼爪猴的攻击力虽然不强,短时间内也无法给三人造成很大的伤害,但是兽王就不一样了,可能瞬间就可以击杀他们。

 

  孟羽全力催动功法,双臂肌肉是鼓胀,两手拳指连连挥动,近身的鬼爪猴纷纷被打飞,带着两人一路往前狂奔,硬是冲出一条血路。

 

  当三人杀到了一小山坡附近时,前方的猴群明显少了很多,但是孟羽奋不顾身的搏杀,此刻全身伤痕累累,而在他右上臂,残留着五只断了的爪子,被他用牙齿给生生扯咬了出来,鲜血直飞,孟莹莹肩膀上也挂了点彩,是刚才掩护孟天所留下的。

 

  “跳下去”孟羽首先跃起,裂山指打出,将一只扑过来的猴子打飞,身体落地时已在山坡上迅速奔走,后方两人也紧紧跟上。

 

  “箭用完了”孟莹莹自箭袋中摸出最后一支箭道。

 

  “我也是”孟天情况也差不多,这样意味着,三人只能靠自身的力量来抵挡群兽的攻击了。

 

  “嗖嗖”光芒闪动,两箭齐发,自山坡之上,一道高大的影子闪现,出手将两道光芒给截了下来,深黑色的毛发,高大强壮的兽躯,在群兽中异常的显眼。

 

  “嗷...”小兽王眼看着山坡下不断奔走的三人,狂怒不已,双爪用力一捏,将铁箭捏成两团,对着三人抛落,带出一阵呼啸的风声。

 

  “闪开”孟羽猛喝,三人借着山坡滑落,山坡上可以使用的遮挡物甚少,眼看一团光芒袭向孟天,孟羽生生止住身形,身体迅速旋转,用弓代枪,撞向了那团光芒。

 

  “碰”毕竟是失去了地利,三人中修为最强的孟羽,也抵挡不住蕴含小兽王的强大力量的一击,箭团迸发出来的力量将孟羽撞飞,往山坡下滚落,半空中,洒下一片血雨。

 

  “嗷...”小兽王狂嚎一声,带着猴群,如潮水般自山坡上涌下,沙尘飞扬。

 

  “哥!”两人眼见孟羽要撞向石头,忙施展步法跟上,同时出手,拼尽全力将孟羽拉住,两人身体在山坡上直滑而下,自地表上生拖出两条长长的土坑,身上的衣物也在滑行中破了好几个洞,两膝盖全是血。

 

  “砰砰砰”两人用尽全力,还是未能拉住了孟羽,三人几乎是同时撞在大石头之上,幸好没有大碍。

 

  “小白”孟天三人刚站了起来,发现不远一处树林中,出现了一道白色的影子,孟天一眼就认出是前段时间在雨夜中他救治过的小白兽。

 

  “什么小白,这是腓腓兽。”孟莹莹道。

 

  “腓腓兽?”

 

  “对,只有腓腓兽才有这种特殊的鬃毛,还有它大尾巴。”孟莹莹继续道。

 

  “先不管它了,小兽王快追过来了,我们找个方向先突围。”孟羽稍微平息了一下气息,对着两人道。

 

  “羽哥,它好像叫我们从这边走。”孟天指着叫腓腓兽方向道,他曾跟它在雨夜中独自度过一夜,此刻小白兽出现,极有可能是为救他们而来。

 

  “你确定?”孟莹莹道。

 

  “确定,我曾给它治过伤,我觉得它真的是为救我们而来。”孟天首先冲出,往腓腓兽站立的方向跑去,后方两人虽然半信半疑,但对于孟天,他们是有着绝对的信任,所以,也没有再多迟疑,迅速起身尾随而去。

 

  腓腓兽在前方不断跳跃,带着三人自树林中迂回奔跑,后方的猴群依然是黑压压的一片压着追来而来,树林里一片混乱,三人在此次混战中,打伤了许多的鬼爪猴,小兽王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他们,而且这一片树林,此刻连一只人影也没有,小兽王是有点有恃无恐,杀意浓烈。

 

  “石洞!”三人终于明白了,腓腓兽确实为了救他们而来,在距离他们不远处,有一堆大石头,而在大石头中间,露出一个半人高的石洞,洞口有点窄,三人身体也是勉强能进入。

 

  三人此刻也没得选择,迅速钻了进去,石洞里面像一个小房间般大小,三人在里面也不显得窄,只是光线有点暗,而腓腓兽在洞口徘徊一小会,迅速往兽群冲了过去。

 

  “小白,快回来。”见到此景,孟天急得大叫起来,腓腓兽这样做,是为了引开兽群的注意,好让三人能安全躲在洞里,见到一道白影快速冲来,小兽王稍微愣了一下,张开双爪一扑而出,差点就腓腓兽给抓住,出兽王利爪的腓腓兽,一个转弯,往旁边纵跃,闪落于一片草丛之中。

 

  腓腓兽成功的引开了部分鬼爪猴注意,但还是低估了兽王杀孟天他们的决心,孟天等人刚进入洞中,数十只猴子自树上不断跳落,纷纷落在乱石之上,洞里面发出咚咚的声响,草木纷纷砸在洞口处,有些还飘了进来。

 

  “砰砰”小兽王带群来到了洞口附近,不断的用身体撞击洞口,将整座乱石堆撞得有点摇晃,洞口处,碎石纷飞,让在石洞里面的三人异常担心,不过孟天更担心是腓腓兽的安危,他没想到那一夜的无意之举,竟换来了如此巨大的回报,是以命相报了。

 

  “这兽王果然有点智慧”孟莹莹不由叹道,兽王撞了好几下洞口,发现一下子无法撞开,此刻停了下来,将三只躯体稍微瘦小的鬼爪猴给拉了过来。

 

  “啊嗷,啊嗷”一只鬼爪猴接到命令后迅速往洞里面钻,长长的兽爪在前方乱抓乱扫,呲牙裂齿的,后方是兽王用力将其往里面推。

 

  “喝”孟羽手中的短弓,套住了鬼爪猴的脖子,往旁边孟力拉,将其紧紧箍住,鬼爪猴身体还卡在洞口,疯狂挣扎,被孟羽这么一拉,差点断气。

 

  “碰”兽王在外面见鬼爪猴卡住,而且在剧烈反抗,预料在里面遭遇攻击,在外面用力将鬼爪猴推了进来,巨大的冲击力将孟羽都拉飞了过去,但是进来的鬼爪猴被短弓差点拉断了脖子,稍微挣扎了两下已经死掉。

 

  跟着是第二只,被孟莹莹用匕首给杀死,尸体还是被兽王给硬塞了进来,洞口在两兽的冲击之下,掉落不少碎石块,硬被挤宽了许多。

 

  “碰”这次进来的,是一只体型稍微大一点,而且毛色略深的鬼爪猴,实力也较之前强上不少,这只鬼爪猴在小兽王的帮助下,进入比较顺利,并没有在洞口卡太久,鬼爪猴一进来,就挥动锋利的爪子,在洞里疯狂的扑抓,于昏暗的石洞中,带出一阵阵狂风。

 

  “碰”“碰”近身搏击,由于洞里空间不大,三人的身法也受到一些限制,只能通过硬碰硬拼杀,孟莹莹用匕首挑开了锋利的鬼爪,孟羽裂山指一下打在它的腋下,将它打得一通大叫,孟天手中力量不够,只能将小石弓弯在背部,反抽而出,“嘣”打在它的腹部。

 

  “好!”

 

  第二回合合击,当孟莹莹匕首自它的脖子上划过,溅起一片血花时,山洞内已躺着三具猴子的尸体。

 

  “嗷!”小兽王再次怒嚎,高壮的躯体自洞口处硬挤进来,将整个洞口塞满,挡住了所有的光,石洞内所以光线被阻挡在外,里面一片黑暗。

 

  “吼”小兽王猛的一用力,碎石纷乱,躯体竟然又进入了洞口小许,沉重的呼息在三人听来,如同狂风怒嚎。

 

  “碰碰”三人想趁小兽王没有进入之前,发动攻击,被小兽王长臂扫飞,实力相差有点大了。

 

  “噗”黑暗中传来了一声难受的声响,是自人体喉咙发出来的。

 

  “谁?”孟羽与莹莹同时惊呼。

 

  “天弟?你怎么啦?”两人内心腾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我…我没事。”孟天的声音有点微弱,两人闻声扑了过去,孟羽抱起躺在地上的孟天,感觉他的背部一片湿润。

 

  “啊!”孟天嘴里忍不住哼了一声,刚被小兽王一扫,孟天被扫飞,刚好撞在石洞壁内突出的石头上,一直想忍住,但是内息混乱,忍不住喷出一口血来。

 

  “嚎!”小兽王闻到人类的血腥,突然变得异常亢奋,疯狂用力继续往里面冲,整个山洞被挤得有点摇晃。

 

  “天弟,你一定要坚持住,你不会有事的。”孟莹莹看到孟天这样,差点被吓哭了。

 

  “对,哥就算死,也要背着你回家,你一定不会有事的。”孟羽也有点急了。

 

  “碰”小兽王突破了石洞门,强壮的身体冲进了洞里,张开獠牙,往三人直扑了过来。

 

  “走开。”孟莹莹挡在孟天前面,双手握着一张兽皮之类的东西,对着扑过来的小兽王怒喊道,手中的兽皮红光迸发,闪耀夺目。

 

  “铿”一声刺耳的声响在小石洞内荡开,一把丈余长的红剑自孟莹莹手中化出,洞穿了小兽王庞大的兽躯,红剑光芒闪耀到了洞口外,将附近的猴群吓得不由后退数步,这是两位长老专门给外出早猎的孟莹莹准备的兽皮符,叮嘱她不到关键时刻不可用,因为这兽皮符只能用一次,用完后即化成飞灰,。

 

  碰”小兽王自三人跟前轰然倒下,它万没想到对方藏有杀伤力如此大的东西,而且在如此狭小洞内,就算发现它也躲不开,大意之下,被光剑刺穿了心脉,当场毙命。

 

  “吱吱”如此强大的能量波动让外面的猴群感到不安,加上刚刚进去的小兽王已被杀掉,此刻猴群也不敢贸然攻击,只是围在附近不断的跳动。

 

  “嗖”一根长箭破空而来,直接将一只鬼爪猴钉在一棵大树上,这一箭威力刚猛,刚刚被红剑震慑住的众猴再次受惊。

 

  “嗖嗖嗖”数支长箭飞动,石块之上,中箭的鬼爪猴纷纷滚落,不远处的林子内,数道身影晃动,为首一人手中握着一把黑弓,箭无虚发,一箭一猴命。

 

万古诛天第九章 突变

  孟峰家里,众人围在床边,紧张的关注着孟天的情况,两位长老更是神色凝重,孟渊长老取出一颗红色的丹药,轻轻的将孟天扶了起来,运功隔空将丹药送进了孟天嘴里,然后一手按住他的胸口,缓缓输入元气。

 

  过了一会,“哎”孟渊收回了手掌,轻轻叹了一口气。

 

  “长老,我孩儿怎么啦?”村子夫人自见到重伤的孟天后,眼泪都没停过,此刻眼眶红肿,忧心忡忡。

 

  “情况不太妙,孩子太小了,背伤伤及了筋骨内脉,可能对日后的修炼有影响。”孟渊刚叹气就是这个原因,孟天背部伤虽然已止住血,刚孟渊也帮他用丹药护住了心脉,奈何伤口太深,几乎可以见到了骨头,即使是大人,也要一段时间才能好起来,而且,伤到了筋骨内脉,就等于伤及了本元,孟天年纪这么小,修复能力如何,是否可以完全修复,还是一个未知数,即使可以修复了,估计也会留下一些后遗症。

 

  “长老,求求你快救救我的孩子吧,我…我给你跪下了,求求你,好吗?”村长夫人听完后,紧紧拉着孟渊的手臂,眼泪嗒嗒的掉,就要跪下来,被孟渊打出一道力量托住。

 

  “使不得,使不得,这也是我们的孩子,我那有不想救之理,只是这次恐怕不好救啊,这样吧,我与六弟合力布下一阵,看看是否可以对孩子有帮助,布阵所需的灵石...”

 

  “我负责去找,即使是抢龙巢,捣凤窝,我也要将灵石弄回来”孟峰道,他身上衣服还染着孟天的血迹,长老所说的灵石,乃天地元气之实体显化,就如早晨的露珠一般,灵石的形成与天地五行运转有关,五行相克相生,当阴阳相错,五行瞬间失衡,就会出现生克之像,生则可以生出元气实体,也就是灵石,因此,灵石往往带有五行力量,单纯不含五行力量的净灵石也有,只是非常难得,蕴含的灵气充足,可以随意使用,还有重要一点,在荒林形成的灵石,除了人类需要外,鸟兽也会收集,所以,寻找灵石这种事情,平日里都是随缘的,如果有目的去寻找,恐怕一天也很难找到一颗,除非,有人愿意冒险进入一些危险之地,在百万荒林里,危险之地,其实存在很多的,比如一些凶猛兽类的聚居地,还有一些闻名的凶地等等。

 

  “不用去冒险了,我这里就有。”老神突然出现在门外,走了进来,随手一拂,将几块蓝色的发光小石头东西放于孟天旁边,屋子内瞬间充满着一阵阵微弱的能量波动。

 

  “孩子怎么伤这么重?”老神用神识扫了一下孟天身体,不解的问道。

 

  “说来话长啊。”

 

  “那先不说了,布阵吧。”

 

  村中练功场,两位长老全神贯注的在比划着位置和方位,然后作下标记,放置灵石,很快就摆出一个类似人体形状的法阵,然后吩咐孟峰将孟天抱了进去,随着孟渊长老在孟天头顶附近一拍,“嗡”一阵微不可闻的声响发出,法阵之上蓝色的光华流动,很快覆盖孟天整个身躯,如同一蓝色水幕般将孟天给包裹起来。

 

  “这‘沐伤阵’乃先祖所创,依据人体结构而布的阵法,我刚才在背部位置埋了两颗灵石,希望这阵法能帮到孩子。”孟渊道。

 

  在众人为孟天疗伤期间,村子中央高大而庄严祖坟前,两位少年依然穿着血衣,恭敬的直跪着,约一个时辰过去了,依然一动也不动。

 

  “好了,都起来吧”在他们身后,两位长老一脸严肃。

 

  “小羽、莹莹,二长老的话,难道你们没听到吗?”孟旭见两人依然没反应,沉声喝道。

 

  “长老,我们没有照顾好弟弟,让弟弟受这么重的伤,我们甘愿受罚。”孟羽道,旁边孟莹莹点头附和。

 

  “事情经过究竟是怎样的?你们为何落入猴群的包围圈?难道你们长这么大,一点危险意识都没有吗?如果真是这样,我们的心血就白费了。”孟渊摇头道。

 

  “长老,事情是这样的……”孟莹莹将事情的经过娓娓道出。

 

  “又是刘家村,哼!难道我孟家还怕他们不成,好了,都起来吧。”孟渊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不由大怒。

 

  “这刘家少年实在太过分了。”孟旭跟着道。

 

  两人依然跪着不动,孟旭跨出几步,伸手将两人托了起来“好了,以后多加注意,遇事要冷静,不要逞强就是了。”

 

  “多谢长老,天弟他怎样了?”孟羽问道。

 

  “背部伤得很重,不知道是否能治好。”听长老说完,两人对望了一眼,同时低头,神色悲伤,内心无比的自责。

 

  练功场上,孟天身体依然被流动的光华包裹,过了约半个时辰,原本急促的呼吸已变得平稳,苍白的脸色也渐渐出现一丝血色,看来这“沐伤阵”效果不错。

 

  “嗯,没想到先祖留下的阵法,竟然有这么好的疗伤效果。”孟渊长老探查了孟天的身体变化后,有点欣慰道,旁边情绪一直异常紧张的孟峰夫妇也慢慢缓了下来。

 

  日落月起,很快夜深,天空中,繁星点缀着这深厚的蓝幕,如孩童调皮的眼睛,不断的眨烁着光芒。

 

  雄伟高大的宫殿,在夜色的映衬之下,显得更加的威严肃穆,突然,自宫殿一角,射出一道金色的光芒,快若闪电,瞬间没入夜空,化作出一道微光后消失无踪。

 

  孟家村内,紧张了一天的村民渐渐散去,村长夫人也被孟峰劝回休息,练功场上只留下两位长老及孟峰三人盘坐于附近,一边吐纳养气,一边密切关注着孟天身体的变化,照目前的情况看,事情已向好的方向发展。

 

  突然,原本安静的孟天突然颤抖了一下,气息在瞬间变得异常紊乱,将在场三人吓得跳了起来。

 

  “小天?”三道身影几乎同时闪至,发现孟天的胸口处一小道金色光芒闪耀,扭曲着如同旋涡,然后融入体内。

 

  “怎么回事?”连孟渊长老都无法探知发生何事。

 

  “啊...噗!”孟天猛然张开眼睛,紧握着拳头,大呼一声,狂喷出一大口鲜血来,将三人吓得不轻。

 

  “等等”孟峰心急,想伸手去查看,被孟渊拉住“我先撤去法阵”,双手在地上快速按了几下,然后将一块灵石拍碎,法阵光华渐渐消散。

 

  孟峰迅速将孟天抱起,焦急的问道“孩子,你怎么啦?”

 

  “我…我胸口好痛啊。”孟天意识不清,貌似在自言自语,一手捂住胸口,神色显得异常痛苦。

 

  “不对啊,这法阵即使对身体恢复无效,也不可能造成如此严重的力量反噬啊。”孟渊长老想了一下道,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何会发生这么奇怪的事。

 

  “快让我看看”孟渊自孟峰手中接过孩子,伸手在他身体上探了一会,发现孟天经脉再次受挫,体内气息混乱不堪,无法引导着凝聚,他内心紧紧抽了一下,额头上冷汗直冒。

 

  “怎么会这样啊?如此下去,孩子恐怕会有生命危险啊。”两位长老都急得直搓拳,孟峰听完更是如同五雷轰顶般难受,刚刚平复的心情再次跌入谷底,全身冰凉。

 

  “长老,救救我的天儿吧!”这次连孟峰也不淡定了。

 

  石洞内,老神自打坐中睁开双眼,射出两道精光,身体化出一阵虚影,已出现在练功场,神识扫过孟天的身体后,打出一道光芒进入孟天的前胸,一手将其抱住,冲天而起,迅速消失在夜空之中。

 

  “放心吧,我一定尽我所能,将他救活。”老神声音悠悠,此刻已不知到了何处,练功场上只余下还在担心的众人。

你是我梦里呓语还是放不下的人

“你昨天又说梦话了”“说什么了”“不知道,没听清” “只是最近你说梦话有些太频繁” -01 L小姐坐在床上,耷拉着脑袋,明明说好了不想念,为什么还是这样,说好了放下的 L小姐去看医生,医生是个白胡子老头,老中医,老中医摸着胡子说,你是天生说呓语吗?L小姐摇摇头 “那你可能心火盛,忧思太多,年轻人呐,多锻炼,注意休息,多吃蔬菜水果,早点休息,别想太多啦,不用...

谨以此文献给我青春里的那个姑娘

那年你说,终有一天,我们会像歌词里写的那样,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我说就算成了陌生人,我也要和你再熟悉,永远。 多年以后,当我再次看到这些矫情的字眼,却猛然间发现它形象地表达出了我难以言明的苦涩。 没想到那年那天,你已成熟地明了了一切,唯我如个孩子般的做着自欺欺人的美梦。 壹 高中开学那天,天气热得出奇。我擦了擦额角的汗,带着满心的好奇,期待,陌生,与兴奋,踏进了这个将让...

约翰多恩的诗歌:“乐于拥有我的身体,一如拥有我的心灵”

约翰多恩,英国17世纪诗人。他为现当代人所熟知是因为美国作家海明威的小说《丧钟为谁而鸣》的扉页引用了约翰多恩的同名布道词,为现代人所熟知是因为流传很广的一句话“没有人是与世隔绝的孤岛”。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两处为人所熟知的并不是约翰多恩的诗歌,而是他当时感染瘟疫时为自己也为所有同病相怜的人们所写的“布道文”中的摘录,原文是这样的: “教会的仪式中存在着这样一种联系,其中混合了虔诚与高贵、信仰...

这一次,换我守护你

不是走在路上走了半路发现包包拉链没拉,钱包什么时候不翼而飞;要不就是手机塞在哪个裤兜里,什么时候不见的也不知道;其他的小东西,比如说新买的眼线笔,指甲刀,小发夹通常是一两个星期就找不着了。 据不完全统计,江娜自从上大学一年一来,丢了四次钱包,三次手机,饭卡五次,其它小东西若干。 这天是周末,江娜想去逛街买夏天的衣服,本来是越好死党兼闺蜜筱爱一起的,筱爱做家教的小朋友家长说临时要加课,没有办法...

被杀死的寡妇

老钟是一个屠夫,在当地有一个习俗,每到过年的时候,在家家户户都会杀死一头猪,做成腊肉,成为来年的食物。  这里的人有些贫穷,他们一年到头很少能吃到肉。只有到过年的时候,才舍得杀死一头自己养了很长时间的猪。他们过年的

你们这些狼心狗肺的王八蛋!

“你看看你,干啥都不行,这个盆怎么能放在那儿呢。碰烂了吧,你看做事前都不能想想,我这件事这么干行不行,你看看你干的这什么事啊,你这辈子啥事都干不利索,你还总嫌我说你了,你想想,我说的都对不对·······”“哎呀,少放点油吧,我都是为你好,人家专家都说了,盐吃多了不好,就是不听,人家隔壁的老陈家,都不吃大油和大盐了,你就是不听,一顿没有肉就不行,哎呀,你别走啊,我还没有说完呢” 曼琴不仅没有...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