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天)《灭天魔皇》小说无广告阅读

2019-01-04 14:45:21作者:七七
《灭天魔皇》来源七七文学,主角:叶天。简介:大千世界,古域林立,终其一生探索不得万分之一。 青元小城,少年叶天,意外获得《魔神灭天诀》,手刃仇敌,败尽天下强者,怀着尘封的身份,守护亲人的渴望,踏上大千之巅!

灭天魔皇第七章 二十五连胜

  叶天的想法就是,如今他是第一次上场,自然得给观众留下一个印象,令他们难忘的印象,这样的话,自然可以吸引不少的人来。

  “大人,那个青元武馆的少年,现在总共有人给他打赏了十五两纹银,夺得首次胜利,而且现在还有人赏他呢。”

  远处的台子上面,一个美丽女子笑道,她的身旁,正是之前那个中年男子。

  “他的头脑不错,够聪明,接下来就得看他能不能挨得过十场了!”那中年男子轻抿一口茶水,淡淡地道。

  接下来,叶天又赢了四场,然后进入修整状态,毕竟,连续战斗可以也让他比较疲惫了。

  “你第一场有人打赏了你共三十两纹银,后来你赢了四场,一场提升一成的银两,所以是四十二两,加上你期间后四场有人给你的打赏,共一百七十八两,现在你可以继续打擂下,也可以离开。”

  这时候,那个中年男子来到叶天的面前,淡然道。

  一旁一个侍女,托着一个盘子,里面是许多白花花的银子,这么多钱,是叶天第一次看见的。

  听见中年男子的话,他摇了摇头,旋即道:“我选择继续!”

  “那你准备准备吧。”中年男子说着,旋即离开了这里。

  “一百多两,呵呵,还远远不够……”

  ……

  “你看,铁面人又上台了。”

  “没错,就是他,这人一下子就把对手干掉了,而且五连胜了。”

  “我也来看看,看看他有没有你们说的这么神!”

  所以所有人看见带着面具的叶天上台,顿时一阵哗然,对着叶天指指点点,窃窃私语起来。

  铁面人,是他们给叶天取的外号,每次出手果断凌厉,而且完全是一副拼命三郎的样子,就让他们完全臣服了。

  而叶天的对手已经上台了,是一个独眼龙,身体魁梧,显得很是强壮,站在他的面前,都会觉得很有压力。

  “铁面人?我倒要看看你是铁面人还是豆腐人,能败在我铁手李坤的手下,是你的荣幸!”

  独眼龙狰狞一笑,没有多少墨迹,气势如虹,很是凌厉,一掌向下,对着叶天劈去。

  砰!

  一道沉闷的碰撞声响起,只见叶天双手交错身前,竟是硬生生挡下了独眼龙李坤的这一掌。

  “你们看,铁面人挡下了李坤的铁掌,当真不可思议啊!”

  “李坤以铁掌出名,他的一掌,少说有四百斤的力量,能够挡下他这一掌,这铁面人也不简单啊!”

  “按照武者划分,李坤现在可是淬元境四重的高手啊!”

  上面的观众看见叶天挡下了李坤的一掌,不由窃窃私语起来,惊讶地看着下方。

  “李坤是淬元境四重的武者,专门修行掌法,不能和他硬碰硬。”

  叶天感到双手有些生痛,心头暗道,看着面前正在加大力量的李坤。

  突兀,叶天猛地踏出一步,右脚一个鞭腿扫在李坤的右脚之上,竟然一下子就把李坤撂倒了。

  “猛虎掏心!”

  叶天心头呐喊一声,一只手立刻对着李坤的胸膛掏去,化爪为拳,一拳狠狠地砸下去。

  啊!

  李坤惨叫一声,感觉体内气血翻腾,剧烈的疼痛直接让他晕了过去。

  “铁面人威武。”

  “铁面人,好样的!”

  李坤落败,上面的人兴奋起来,然后那铜钱,银两,如同天女散花一般的散落下来,落到叶天的擂台之上。

  接下来,叶天疯狂地战斗,打擂或者是守擂,那些武者,在他的手里竟然撑不过五招,赢得了很多人的心。

  其实很大程度是叶天修行了一品武学《伏虎拳》,让他的战斗力大大增加,毕竟《伏虎拳》在一品武学里面是属于很顶尖的武学,根本不是那些寻常武者家传的武学可以比拟的。

  而且和叶天战斗的武者最多不过淬元境四重,以及叶天那一副拼命三郎的样子。

  短短一天,就让叶天获得了不少的人气,在淬元境四重之内的这个区域擂台至少已经是名声大噪了。

  “这小子不错,冷静的很,完全不像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屁孩啊!”中年男子眼中流露出一丝赞赏,盯着叶天的身影。

  “他已经连续赢了二十四场了,金额总共达到了一千九百八十九两。”一旁那美女道,美眸当中神采奕奕,盯着叶天。

  而只见中年男子摇了摇头,道:“不,是二十五场,的确是一个拼命的小子。”

  “二十五连胜,算是斗武场的一个创新最高记录了。”

  只见那下方的擂台,叶天浑身布满伤痕,眼中却是充满了执拗的坚定,最后大喝一声,全力一拳对着对方的头部砸去。

  后者也是第一次碰到这么不要命的人,一脸惊惧,连忙跳出擂台,要不然那一拳,他会怎么样,完全不敢想。

  紧接着,上方一阵哗然,来关注叶天的人,也是越来越多。

  叶天默默地走下擂台,刚刚走进房间,便是十分疲惫地靠着墙壁,有些粗重的喘息着,一点都不想动,可想而知他是有多么的疲惫。

  过了一会儿,他拿出了一颗淬元丹,吞服进去,旋即感觉舒爽了不少,最后恢复之前的淡漠之色,不过眼中依旧掠过疲惫。

  他来到另外一个房间里,对那中年男子道:“我现在的奖金是多少。”

  “你很不错,仅仅来了一天,竟然赚了这么多,在你这个实力里面,你是第一个,这是你的赏金,足足二百二十两黄金”中年男子赞赏地望着叶天,拿出一个布袋,里面是一颗颗金闪闪的黄金。

  叶天看了一眼,里面足足有二百二十两黄金,等同于两千两百两银子,按照比例,这足足是一千个普通人家一年的口粮。

  “你就不怕我在半路打劫你,然后拿回这些银两?”当叶天接过这一袋子钱财的时候,中年男子玩味笑道。

  只见叶天一顿,旋即偏过头,淡然地道:“如果青元斗武场如此不讲信用,也没办法在青元城里面混了,而且,这些钱财,在你们的眼中,不过九牛一毛而已。”

  叶天说着,毫不犹豫地走了出去。

  在这中年男子看来,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个早熟的少年竟然一天赚了这么多钱,而且十分冷静,这纵然是一个成年人都不一定这么淡定面对。

  在叶天创下二十五连胜的记录之后,铁面人之名席卷青元城,成为了很多少年武者茶余饭后的谈资,一时之间,铁面人的名声在青元城传得热火朝天。

 

灭天魔皇第八章 一掷千金

  “王少,事情怎么样了。”

  在青元武馆之内,吴刚急匆匆地问道:“今天在青元武馆里面都没看见叶天来上课呢!”

  只见那王山听见吴刚的话,脸上浮现出一抹阴谋得逞的味道,阴笑道:“他今天的确没来武馆,嘿嘿,肯定是焦急起来了,想办法赚钱呢!”

  “哼,肯定的,想和我们这些家族弟子斗,还是嫩了不少,凶狠又如何,这个世界可不是靠蛮力的!”吴刚流露出阴翳之色,阴寒笑道。

  “走,我们去斗武场玩玩吧,好久没去了,听说斗武场来了一个新人,很厉害。”王山道。

  ……

  “你来了!”

  青元斗武场之内,中年男子一脸笑容,看着走进来的叶天,淡笑道。

  而叶天一脸平淡,淡然地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你昨天连续战斗二十五场,今天缓的过来么,今天可是要为你上一个凶狠的角色。”

  中年男子眼中一闪,看着叶天,惊疑地道。

  闻言,叶天淡然道:“我的事情,我自己知道。”

  说完,叶天便朝着擂台之上走去。

  “有意思,昨天看起来,昨天已经很疲惫了,今天居然如此神采奕奕,而且体内的经脉,骨骼,都有淬炼的迹象,怕是过不了几天就可以凝聚元力,突破到淬元境五重了啊!”

  中年男子盯着叶天的背影,神色闪烁,喃喃自语地道。

  “你看,铁面人上台了。”

  “是啊,终于上台了!”

  “铁面人……”

  叶天一上台,就有人开始挥洒钱财下来,为他呐喊着,声势排山倒海,比昨天更多。

  “这个人就是铁面人?淬元境四重的巅峰期,过不了几天就突破到第五重了吧!”

  在这观众台之上,一个面容俊逸的青年坐着,身旁簇拥着几个少年和一个美女。

  “少爷,他昨天的战绩是二十五连胜,以他淬元境四重的实力可不多见啊,就连当初的那个人也不过二十连胜,然后筋疲力尽而已。”他身旁一个少年笑道。

  “淬元境四重之内,都是以体内产生的劲气战斗,力量始终有限,而到了淬元境五重,产生了元力,那结果就不言而喻,出现很多变化了!”

  这俊逸青年身旁的那看起来恬静的美女笑道,美眸盯着叶天的身影。

  “那我们就接着看下去吧!”青年淡笑道。

  而在下方,叶天傲然挺立,面具之下,双眼平淡,双手握紧成拳。

  而他对面,是一个脸上带有刀疤的青年,显得很是凌厉,肃穆地盯着叶天,铁面人之名,他可是知道的。

  “我听说过你的名头,刚刚来到斗武场就如此锋芒毕露,恐怕有不少人盯上你了,不过也无济于事,你注定要死在我手里,记住,我叫做楚天云。”

  这凌厉青年狞笑道,周身一震,仿佛一股劲风呼啸而出,卷起地面灰尘。

  “淬元境五重!在淬元境四重区怎么可能出现淬元境五重。”

  “这人是楚天云,俗称淬元境四重以内的侩子手,和他打斗的人,没有一个不是惨死的。”

  所有人一脸惊骇欲绝的神色,盯着那楚天云,也是明白楚天云的身份和手段的可怕。

  “只是刚刚凝炼了几丝元力而已,算不得真正的五重。”那俊逸青年淡笑道:“这铁面人想要战胜他,还是有点机会的!”

  “淬元境五重了么?”叶天眉头紧皱,一脸凝重,死死地盯着这楚天云,精神紧绷,如临大敌,在前者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压力。

  “不对,淬元境四重和五重是分水岭,前者惯用力量,后者惯用元力,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可是他身上,只有压力,并没有显现元力的影子,那么他……不过是一个即将踏入第五重而已。”

  随后,叶天神色一动,很快就分析出了对方的情况。

  “受死吧!”

  这时候,楚天云气势汹汹,对叶天碾压过来,一拳带着破风声击打而出,十分凌厉。

  砰!

  一道沉闷的声音,叶天竟然和他对了一拳过后被连连震退,一次交手可以看出,他处于了下风。

  “果然如此,虽然没有突破淬元五重,但是他的肉身力量已经远远超过了淬元四重级别。”叶天感觉拳头生痛,不过对于这种力量是在他预料之中。

  旋即,他眼中泛起火热的战意,紧紧握着双拳,突然一步冲出,一跃而起,向下对着楚天云冲击过去。

  砰砰砰!

  楚天云被全力一击,一个踉跄,竟然在地上滚了两圈,随后连忙爬起来,一脸阴翳地盯着叶天,闪过杀意,阴狠地道:“小子,你敢偷袭我,今天不把你杀了,我就不姓楚。”

  “一品武学-碎碑掌。”

  紧接着,楚天云一掌轰然呼啸而出,带着破风声,极其凌厉,对着叶天打去,誓要让叶天丧命于此。

  “不能和他硬碰硬!”叶天一脸凝重,连连闪躲楚天云的攻击,虽然楚天云攻势猛烈,不过叶天每次都是有惊无险。

  “处乱不惊,心境不错,你把这个人的资料取出来给我。”台上的俊逸青年淡笑道,赞赏地盯着叶天。

  “是!”他身旁一个少年连忙道。

  每次攻击都被叶天躲开,楚天云感觉越来越郁闷,开始心浮气躁起来,一脸狰狞,盯着叶天,对于叶天的杀意越来越强烈。

  片刻之后,似乎叶天体力不支了,突兀,楚天云一把抓住了叶天的胳膊,一掌直接击打在叶天的胸膛上。

  噗嗤!

  叶天脸色惨白,喷出一口血迹,气息变得萎靡。

  “小子,受死吧!”楚天云狂笑道。

  “受死的,是你。”叶天此刻竟然露出一丝笑容,虚弱地道。

  楚天云脸色突然凝固,最后惊恐地露出绝望之色,下意识地低头,不知何时,自己的心口处,出现了一个血洞,里面一股股热流喷洒而出。

  而叶天一只手抓住了楚天云打击自己胸膛的手,而另外一只手,则是沾染了血迹。

  “狮子搏兔,亦尽全力。”

  叶天暗道,然后一推,楚天云倒在地上,已经没有了气息。

  “呵呵,有意思。”台上的俊逸青年袖袍一挥,许多金闪闪的东西如同芝麻一样地落到擂台上面,望过去,赫然是一颗颗金子。

  一掷千金,叶天看见这地上的金子,然后看向观众台,只看一个人带着几个少年离去。

  ……
 

灭天魔皇第九章 赶尽杀绝

  看着那满地的黄金,不止是叶天,台上的观众和其它擂台的人都是一脸充满贪婪地盯着。

  毕竟,在这么一个低阶武者的擂台,能出现黄金很少见,出现这么多黄金,绝对是绝无仅有的。

  而叶天一皱,感受到那些贪婪的眼睛,旋即平淡地擦拭嘴角的血迹,直径走下擂台,没有半分虚弱之色。

  看见叶天这样子,那些人的眼神便是收敛了一些,对于叶天的手段,他们也是很忌惮。

  “第一次杀人呢,这个世界,果然是很残酷,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来到自己的休息区,叶天望着沾满血迹的手,自己竟然没有半分的不适应和反感,显得很平淡,回想刚才台上那些人的眼神,彻底明白了强者生存这个道理,对于渴望强大力量的念头也愈发强烈起来。

  弱者,收到的永远只有怜悯和同情,人们只会膜拜强者,拥簇强者。

  “怎么样,还好么?”这时候,那中年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叶天的身后,眼神带着深意地道。

  “没事!”叶天淡然道,摘下面具,一脸平淡。

  而中年男子坐在叶天的身旁,右手触碰他的背后,叶天顿时感受到一股暖流游荡在自己的周身,很是舒服。

  “通元境高手?”叶天一惊,这股暖流是一股元力,能够使得元力外放,只有淬元境之上的通元境高手才可以做到。

  “我叫做仲平,是这斗武场的管事之一,你的表现很不错,竟然连即将突破淬元五重的楚天云都给干掉了,不过有件事需要提醒你,那就是楚天云有一个哥哥,叫做楚天风,是青元城一个镖局的护卫,至少淬元六重的修为,你注意一点。”

  这个叫做仲平的中年男子淡笑道:“虽然你是青元武馆的学员,不过总有一天会出来的,如果可以,你可以来斗武场当一个守擂者。”

  斗武场拥有自己专门打擂或者守擂的人,每个月的资源都很丰厚。

  听见仲平的话,叶天摇了摇头,然后道:“算了,我不喜欢打斗,这次不过是想要来过过瘾而已。”

  事情的真相叶天自然不会说,而仲平一笑,旋即摇头道:“你注意一点吧,现在盯上你的人可比较多啊,应该说是你手里的钱财。”

  “你这两天,打擂和守擂,拥有了三千七十九两纹银,刚才那个人赏了你一千黄金,所以换算抽成和提成,你现在拥有一万四千多两纹银。”仲平深深地道:“你先休息一下,晚上或者下午再出去吧,虽然别人看不见你的面貌,但是一些细节总会被有心人发现的。”

  “多谢!”

  “不用谢……”仲平看着叶天,欲言又止,最后嘴巴动了动,离开了这里。

  “现在虽然不知道叶天去了哪里,不过我也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王少,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青元斗武场之内,一个颇为精致的包间里面,吴刚满脸阴翳,阴森地道。

  闻言,他对面的王山眼睛一转,旋即问道:“如果吴少当真这么痛恨叶天的话,我也有一个方法,完全可以把叶天废了。”

  “说来听听!”

  闻言,吴刚连忙问道,因为叶天在武馆里面让他颜面扫地,对于家族弟子的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生的污点,恨不得把叶天杀了。

  “借刀杀人!”王山流露出一丝阴谋的表情,阴笑道。

  “借刀杀人?家族里面根本不肯派人来帮助我们的!”吴刚无奈地道。

  “当然不是,或许吴少你最近忙着想要对付叶天,所以还不知道吧,在青元斗武场里面,来了一个新人,区区淬元境四重就可以将淬元五重的楚天云给杀了,而且还有一掷千金,战斗力极其强悍,叶天碰到他,绝对是死定了。”

  王山阴笑道:“而且第一天更是创下了二十五连胜的记录,通元境以下的绝对没有,二十连胜就已经是屈指可数了,这家伙现在算是在青元城名声大噪了。”

  “可是,这样的人怎么肯听我们的话呢?”吴刚眉头一皱,问道。

  “有钱能使鬼推磨,而且这家伙有了万两纹银,我们把消息放出去,肯定有不少人打他的主意,然后再故意去救他,让他对我们感恩,从而成为我们的人。”王山道。

  “以我们的身份,绝对不会有人敢动我们的,顺便暴露我们的身份,对付这家伙还不手到擒来。”吴刚接话道。

  “生我着父母,知我者吴少啊,这样一来,还可以继续让这家伙在斗武场里面为咱们赚钱,以后也可以为我们的一大助力啊!”王山一合折扇,阴笑道。

  “这件事情我自己亲自来吧,多谢王少为我出此主意。”吴刚激动地道。

  “没关系,谁让咱俩是兄弟呢,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王山豪迈地道。

  青元斗武场!

  天色阴沉,街上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叶天身穿宽大的麻衣遮挡身躯,脸上带着面具,刚刚走出斗武场,双眼环绕四周一圈,旋即平淡地走出来,眉头微皱,心头暗道:“为什么,我会有一种被人盯着的感觉,还是小心为妙。”

  叶天感觉自己自从修行了《神武战天决》之后,知觉变得十分敏锐,对于一些细微的东西都察觉的道,而且根本没有失误过。

  而叶天走了一段时间,叶天这种感觉愈发强烈,旋即暗自握紧拳头,身形一顿,声音冷漠地传出,道:“是谁,出来吧。”

  咻咻咻!

  紧接着,叶天的周围,有三道身影从墙上或者巷子阴暗出跳出来,把叶天包围。

  “小子,把你身上的包给放了,我放你走,要不然,哼,你可知道我们的厉害?”在叶天前面,一个流氓痞子样子的人走出来,狰狞一笑,贪婪地盯着叶天背着的包裹。

  “就凭你们三个,还拦不住我!”叶天淡漠地道。

  “你以为就我们三个?盯上你的可不止我们。”那人狞笑道:“想吃肉的就出来吧。”

  哗啦啦……

  声音刚落,四面八方,竟然有二三十个人走出来,贪婪地看着叶天身上的包,很显然,他们都是因为叶天今天得到的黄金而来。

火狐报恩

赵老汉是个老猎手。每年农忙季节一过,就备好干粮带上火铳弓箭大刀,入山一个月,每次回来都满载而归。一九一三年的冬天,赵老汉收拾好狩猎行囊,安顿好家中妻儿,告别老母,踏着积雪朝着无影山深处走去。这座山从山脚密林到深处狭

来喜爸

2017年12月20日 星期三 晴 片段【5】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出现的地方,我好像在那呆了很久,又好像我从未去过。那里花香四溢,溪水潺潺,鸟儿的鸣叫清脆悠扬,我坐在一个秋千上,荡来荡去…… 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出现的地方,我好像在那呆了很久,又好像我从未去过。那里花香四溢,溪水潺潺,鸟儿的鸣叫清脆悠扬,我坐在一个秋千上,荡来荡去。 风在我耳旁呼呼作响,我的长发飘了起来,心在荡漾,...

我单身,但请别再介绍聊骚男给我了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你担心自己会永远单身吗? 最高赞的回答写到“羡慕别人,回家有人最好饭菜,拿了好成绩有人分享,疲惫的时候有拥抱,夜深人静时不会孤独。但是我相信我不会永远单身,因为我正在努力变好,这样的姑娘怎么会单身呢?” 而且,大多数时候,姑娘们宁愿偶尔忍受孤独和寂寞,也不愿接受一个只会深夜聊骚的男人。 1 昨天,舍友阿珍给我介绍了一个男生。 “人长得帅,是个厨师,比你大两三岁,挺老实的。”...

夜宿山寺

远远已经可以见到山门了,那女子说道:“这位公子,我要从后门进去,就不陪您走这最后一段路了。您保重。”

你好好陪她,我四海为家

【1】 北京香山上的红叶快落完的时候,我回来了。 从云南曲靖到北京西站,我用了30多个小时,当看着窗外的风景慢慢变了颜色,从绿到黄,吴优,我知道我离你越来越近了。 每一个人记忆中大概都会有一个怎么也抹不去的身影,与时间无关,与距离无关,与是否还有联系无关,那是一个人的心事,不为外人知。 我离开北京整整12月零4天,当我在小镇完完全全渡过一个四季后,当某天我抬头看着那有点陌生的天空时,重要的是...

这个被穿成筛子的世界

(一) 晋王府内,琴音袅袅,伊人柳影倩倩,玉手抚琴。一个青衫男子含笑立于佳人身侧,眉宇见尽是风流。 突然就在这满室旖旎中传来一道细不可闻的呻吟声。男子皱眉,微微向那西南角侧目看去,眸中赫然却是满眼的杀气。 琴音骤停,有女子轻笑声传来,声音娇媚异常,是那抚琴的佳人,“王爷,这人还没死吗?” 那王爷冷哼一声,向屋内西南角走去,冷眼俯视着躺在地上气息奄奄的女子。 只见地上的女子头发散乱,发丝混着血...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