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幽灵尊》(伏潇)全文完整版阅读

2019-01-04 14:42:22作者:七七
《九幽灵尊》来源七七文学,主角:伏潇。简介:一张九幽通冥盘龙榻,一位俊朗如玉少年郎。 在外威风凛凛冷酷无情,在内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少年心中苦甜,谁堪解?

九幽灵尊第七章 区区后魔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无论在空灵域还是魔天废土,“见不得别人好”的群体一直是占据着不小的比例,区别是空灵域的这类人多半只会用些造谣、诽谤、冷嘲热讽的软手段,而魔天废土的魔可不会跟你客气,打一架都算轻的,找个犄角旮旯把你弄死才是主流…

 

  伏潇身为后魔,在魔天废土的地位很低,也就比未开灵智的冥兽和低灵智的魔高点罢了,母亲尚在时还能护佑他,从母亲病逝的那一日起,他就几乎天天都遭到邻里通冥者的欺辱,毕竟总会有那么些自己一事无成却还眼高于顶的家伙存在,除了能从地位不如自己的后魔那儿得到点满足感外,似乎他们的人生就没有别的意义。

 

  天赋不凡的伏潇没有沉寂太久,根据母亲留下的一些只言片语,他开始逐步熟悉自己与生俱来就开启的本门和中门,随着他体内冥力积攒得越来越多、身体强度越来越高,敢欺负他的通冥者也越来越少,但这些曾经的“上位者”怎么可能放任一个低贱的后魔站在他们之上?

 

  “…大哥!那小子好像突破了啊,我们还要不要…”

 

  伏潇的房门一侧,一个身高不足五尺的瘦小汉子面露惊惧,凹凸不平的丑陋皮肤上布满汗水,他有些后悔今天来找茬。

 

  “今儿要是怂了,咱以后不是得绕着他走?!”

 

  另一侧之人约莫有八尺高,样貌看起来要端正许多,不过额头上那微微外凸的一对角还是暴露了他身为魔的本质。

 

  “大哥”嘴上如此说着,心底却是直打鼓,刚刚屋内传出的冥力波动实在太强烈,直到现在他还心惊肉跳…

 

  莫非是那伏小子一次突破了两门?

 

  他不是不想跟小弟趁现在一块儿溜,可此次是带着赌约来此寻衅,很多人都在不远处观望,若他夹着尾巴跑了,以后还怎么在这一亩三分地混?

 

  反正这是在城内,伏小子再嚣张也该顾及城主单晖的颜面,不敢下死手!

 

  想通这一点,大哥强撑起一股勇气低喝道:“伏小子出来!爷爷有事找你!”

 

  轰!

 

  他话音未落,房门便突然四分五裂!

 

  ……

 

  “一百三十块给你!东西拿来!”

 

  琅业城市场,博朗将一个沉甸甸的布袋丢在老罗的摊子上,急切地催促着。

 

  老罗却不搭话,慢条斯理地拿起布袋来打开观瞧,里面满满的都是指甲盖大小的深绿色玉片,仔细数了数,确实是一百三十块无疑。

 

  “你们族长居然给你出了这笔钱,看来你是要翻身成栋梁了啊~”

 

  博朗没有理会老罗的调侃,一把夺过其手中的暗蓝色盒子,揭盖一看发现九蛇古榻安然无恙地置于其内,顿时放下心来…

 

  能不能提升在族中的地位,就全靠这件四阶冥宝了!

 

  “我走了!以后再有什么好东西,记得知会我一声!”

 

  博朗收起盒子急匆匆地离开,临走还不忘叮嘱几句。

 

  “真是个棒槌,我倒是希望再多给你卖点东西,可惜没有这个机会了~”

 

  方才还佯装镇定的老罗见博朗跑远,赶忙开始收拾自己的摊子。

 

  什么“九蛇古榻”纯粹是他胡起的名字,说给旁人听的来历自然也是瞎编的,起初老罗在别处看到这件冥宝的时候也觉得不凡,花十块冥玉买了下来,而后捣鼓了许久都没弄明白,发觉自己应是上了当,这才回到琅业城想尽快将其出手以免亏本。

 

  至于此物与城主单晖有关的说法完全是想让买家拿到此物后远远离开琅业城,好给他脱身的时间,待对方意识到被骗赶回来的时候,老罗早已远遁他乡了,以做买卖为生的通冥者,在哪儿不是一样过日子?

 

  “一百三十块,啧啧…”

 

  老罗脸上快要乐出花儿来,这样的傻子简直太对他胃口了。

 

  刚把软席以及席上的东西都收拾妥当,忽然两个人影出现在他面前…

 

  “今儿个我收摊了,你们要买玩意就等下次吧。”

 

  老罗头也不抬地把软席包成的大包裹背起来准备走,却听那二人淡淡道:“城主有请,还需要等下次么?”

 

  眼角余光瞥见二人身穿的是标志性的月白色丝绸长衫,老罗不动声色地抬手摸向腰间的铜锤…

 

  ……

 

  就在博朗兴奋地带着九蛇古榻返回族群、商贩老罗被城主派来的白衫走狗带走时,伏潇这边也迎来了自己突破后的第一次露面。

 

  烟尘散去,当伏潇缓步走出屋外,那一高一矮两个找茬者已经退开十多步的距离,警惕地望着他。

 

  “有话说话,说完了…所有人各留下一件冥宝然后滚蛋!”

 

  伏潇的言语不止是冲这二人说的,也是对那些远远观望着此处的偷窥者所说。

 

  左掌门的开启并不仅仅是为他增加了一个能够积存冥力的区域,更是赋予了他更多的战斗手段!

 

  被墨黑色魔纹布满的左手上冥魔之气若隐若现,低沉的啸音阵阵传出,仿佛其内正隐藏着一只欲择人而噬的猛兽…

 

  目光扫过面前二人,伏潇的眼神愈发冰冷。

 

  高个子的名为石武,矮个子的名为索同,这二人算是从最早就开始找他麻烦的那一群,包括远处的那几个偷窥者皆为两门的水准。

 

  若放在从前,同时面对这么多对手伏潇顶多只能自保,但眼下滞碍已久的左掌门终于打开,那蠢蠢欲动的力量让他充满自信!

 

  “…嘿,几天没见,你口气倒是大了不少!”

 

  本还有几分发怵的石武见伏潇居然主动放出张狂之言、把那些观望的人也涵盖在内,顿时添了不少底气,加之这伏小子貌似并非两门齐开、而是只开了左掌门,他脸上的神情逐渐放松下来。

 

  区区一个后魔罢了,即便突破三门修为又能如何?难道还能同时对抗九个两门的正经通冥者么?

 

  给身旁的索同使了个眼色,后者尽管害怕,可也唯有硬着头皮向伏潇冲去!

 

  “看我把你拿下!再听我大哥训话!”

 

  索同身上冥力鼓荡,右臂与左腿的魔纹随之显现…

 

  ……
 

九幽灵尊第八章 穿透

  相比空灵域喜好钻研五花八门的招式和术法,魔天废土中多数通冥者的战斗方式都显得简单粗暴,或者说…粗陋。

 

  由于【印门】的开辟不是大部分通冥者的修行方向,这也导致他们对冥力的控制远没有通灵者对灵力那般自如,同样套路的招式换他们来施展,不仅威力会大打折扣,对冥力的消耗也会大大增加,如此做法得不偿失,所以很多通冥者除了使用冥宝外便是纯粹以自己的身体去战斗,这样反而成效更好…

 

  索同突破的两门分别为【右臂门】与【左膝门】,浅绿色的魔纹在他的右胳膊和左腿上迅速蔓延。

 

  见伏潇还呆立在原地,他冲势更快几分!

 

  绿色,代表的是木属魔纹,但索同的魔纹乃是异化的木属魔纹,按照空灵域那些老家伙们的讲法“乙木为阴、在地成风”,他的魔纹在严格意义上来界定应叫“风属魔纹”。

 

  风最大的特点什么?快!

 

  不到一个呼吸的工夫,索同已然掠过十多步的距离来到伏潇面前,他的左腿顺势曲起、膝盖借着这一冲之力狠狠地顶向对方的肚子!

 

  腹部乃是人体的中间点,普通人在猝不及防之下被重击腹部,很有可能会瞬间失去行动能力,像伏潇这般突破了【中门】的通冥者身体强度会提升很多,乍一看中门所在的腹部是一个强点,可若是此处遭到了超过承受能力的打击,对伏潇而言就没有那么好扛了…

 

  “给我趴下!!”

 

  对方的反应越慢,索同的信心便越强。

 

  在风一样的速度面前还如此迟钝,突破三门后反而变弱了么?

 

  蓄满冥力的膝击气势强硬,索同甚至已经能感觉到对方腹部的温度…

 

  嗯?

 

  一股仿佛凭空出现的锋锐之感传来,索同脸上疑惑的表情尚未完全显露,他体外的冥力便悄无声息地破开一个小洞,几乎同一时间,钻心的疼痛从胸口蔓延,紧接着他像是身后被拉着线的木偶、视野急速后退,原本近在眼前的伏潇眨眼间就成了一个小黑点…

 

  嘭!

 

  索同整个人砸进一个堆放废物的墙角,他下意识地想要挣扎着出来,最终却还是像烂泥一样瘫软在里面,他的胸口心脏位置有一个拇指粗的孔洞正在汩汩冒血,随血流逝的还有他的性命…

 

  “这…这怎么回事?你做了什么?!”

 

  石武见身后远处废物堆中的索同完全没了动静,脸上露出明显的惊惧。

 

  这个小弟长相不行、胆量也一般,但唯独速度一项是他们这群狐朋狗友中最快的,所以石武才总让他来做试探对手深浅的角色,以往即便碰上一些修为精深的三门强者也能全身而退,怎的今天一个照面就被打了个生死不明?

 

  最让石武心中发毛的是,他压根没看清伏潇是如何出手的!

 

  还是刚刚的位置…还是刚刚的站姿…

 

  唯有一点的变化,却是那只抬起的左手和向前点出的食指…

 

  一指胜一人?

 

  石武面色惨白,两脚缓缓地向后挪动…

 

  “这冥力有意思。”

 

  伏潇没有理会石武的小动作,他的目光集中在自己的左手上。

 

  食指尖墨黑色的冥力忽明忽暗,只要他心念一动,这看似弱不禁风的一点冥力便会激射而出,像方才击退索同那样奋力洞穿前方的一切阻碍!

 

  别人看不真切,伏潇却是清清楚楚的知道,那索同这会儿已经死透了,这一击的威力之大连他自己都有些吃惊…

 

  要知道完成这一“壮举”所需的冥力并没有太多,对伏潇来说消耗不到二十分之一!

 

  纯粹的灵力和冥力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性质,“灵魔十二门”的修行便是要赋予它性质,或者说激活其隐藏在内的性质。

 

  墨黑色的冥力,所具有的性质是“穿透”么?

 

  伏潇暂时还不能断定,他需要更多的试验,而刚好,眼前就正有好几个可供试验的对象…

 

  “…你想做什么?!如果你敢再对我们动手,城主绝不会放过你!”

 

  见伏潇的目光扫向这边,石武顿时色厉内茬地叫嚷起来,另外七个在不远处观望的通冥者也知自己难以再置身事外,只得强作镇定地走出来,一个个身上冥力涌动,打算以人多势众来逼迫对方让步。

 

  “我刚刚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伏潇一边迈开步子走向石武,一边平淡道:“把你们要说的话赶紧说完,说完了,所有人各留下一件冥宝然后滚蛋,听明白了么?”

 

  他的左手五指尖接连亮起墨黑的冥力,时而低沉时而尖锐的啸音此起彼伏,震人心魄!

 

  伏潇没有跟这些人索要冥玉,而是一直强调要冥宝,是由于他很明白自己最需要的是什么。

 

  冥玉这种充当货币的东西是近些年无相宫崛起之后才带头推行起来的,其本身只是一种经过特殊加工的玉石,除了用于交易之外并没有什么别的用途。

 

  而冥宝就不同了,天然形成的冥宝几乎没有哪两件是完全一样的,从中筛选出一些适合自己的,生存能力或多或少都能由此提升一点。

 

  在魔天废土,生存才是第一要务,否则连命都没了,要那么多冥玉还有何用?

 

  即便得到的冥宝没有使用价值,大不了也可以去市场跟别人换取所需,以物换物才是魔天废土最惯用的交易方式…

 

  “我…”

 

  石武张口欲言,脸上露出挣扎之色。

 

  他随身携带的那件冥宝算是他所有家当里最值钱的货色,若就这么轻易地交出去着实不甘,可他又不想步索同的后尘…

 

  “小子不要欺人太甚!”

 

  正当石武纠结之时,后面传来一声怒喝,却见一个身穿皮制短衣、四肢生有长毛的中年通冥者越众冲出,他手中抓着一柄两尺余长的骨刀,其上冥力流转,显然是一件人为打磨为刀型的冥宝!

 

  然而伏潇关注的并不是这个,他的视线落在此人的左脚上,不由得心中一动。

 

  那【左足门】位置勾勒出来的魔纹,竟也是黑色!

 

  ……

 

九幽灵尊第九章 废纹

  “黑色魔纹…”

 

  伏潇记得眼前这人名叫丁珂,前段时间他还仅开了【右掌门】这一处,其为人也是十分低调,几乎没有太多的存在感,眼下看来是突破【左足门】后信心爆棚,竟敢主动站出来挑事…

 

  当然,实力强的出头鸟才能称之为“先驱”,而实力弱的…只能算炮灰罢了。

 

  丁珂腾身一跃、两腿微曲,双手高举骨刀,其右掌之上赤红的魔纹迅速蔓延至刀身之上,屡屡灼热的火焰连成一片劈砍而下,颇具几分威势!

 

  这貌似一往无前的一刀在伏潇观之却是漏洞百出,性命攸关的战斗居然还分出精力去摆这种中看不中用的造型,简直无异于自寻死路。

 

  左手屈指一弹,一道墨黑色的幽光一闪而逝…

 

  嘭!

 

  丁珂的右腿如遭重击、猛地向后一扬,他的上身则是随之前倾,手中的骨刀都险些被震飞出去!

 

  然而他脸上短暂的痛苦之后却隐现喜色…

 

  能把索同打飞的招数,只有这点力道?莫非我的实力已经远超索同?

 

  亲身体会过伏潇羸弱的手段后,丁珂方才还有些许忐忑的心彻底放了下来,神色也不由得轻松了许多…

 

  察觉到其表情变化的伏潇心底冷笑,缓慢的步子骤然加快、几乎是一刹那便来到丁珂面前!

 

  后者在身体失去平衡之时又放松了心神,面对突发状况哪来得及反应?未待丁珂做出任何动作,伏潇的右手已经死死地掐住了他的脖子,其后扬的下半身这才回落下来,右腿上刚刚被击中之处传来的疼痛提醒着他这并不是幻觉…

 

  “你…唔…”

 

  喉咙上挤压的力量越来越重,丁珂吱吱呜呜死活说不出一句话来,空有一身冥力却无法施展,更可怕的是他的意识已经开始渐渐模糊,对方还没有半点要收力的意思…

 

  咚…

 

  丁珂的骨刀落在地上,被伏潇行为所慑的石武等人这才如梦初醒。

 

  “…敢在城里犯杀戒,你真的不把城主放在眼里了么?!”

 

  石武故意提高音量大喊起来,他多么希望那些平日里看着极不顺眼的“白衫走狗”们能出现在附近,只要城主的人出面,这伏小子终归该有所收敛才对吧?

 

  他早已浑然忘记到底是谁先找的茬儿…

 

  “把冥宝留下,然后滚蛋,否则你就是叫破喉咙都没用。”

 

  伏潇甩手把开始翻白眼的丁珂丢到人群中,近距离观察了一下才确认,此人【左足门】的魔纹并非与他一样的墨黑色,而是灰黑色。

 

  金属的灵魔纹是银色,木属是绿色,水属是蓝色,火属是红色,土属是黄色,而没有什么性质和特点的灵魔纹是灰色,即“废纹”。

 

  废纹往往出现在资质极差的通灵者或通冥者身上,此纹不单不会赋予他们什么额外的能力,对修行者突破时的直接实力提升也要远远少于正常灵魔纹…

 

  丁珂居然还如此高调地跑出来现眼,看来废纹这种东西已经罕见到被大众遗忘的地步了…

 

  伏潇摇了摇头,自己左掌门的魔纹显然不是废纹,若废纹都能令冥力的穿透性变得这么可怕,那他宁愿所修的灵魔十二门皆生“废纹”…

 

  “…这是我的冥宝!我走了!”

 

  一个身材肥胖的通冥者首先顶不住压力,用劲抛来一个拳头大小的球状物什,随后看也不看转身就跑。

 

  啪!

 

  看似沉重的球状物在被伏潇接住时却发出一声脆响,转而他已判断出这是一件水属冥宝,叫做【雾珠】,尽管只是一阶,但其催动时散发的浓雾在很多时候都是能派上用场的,尤其在野外遭遇大群冥兽时,此物堪称低阶修行者的命神器!所以雾珠的市场价格一直都不算廉价,需五、六块冥玉才能买一颗。

 

  就在伏潇打量雾珠之时,两个尖嘴猴腮的通冥者不动声色地对视一眼,而后竟是二话不说分头飞奔!

 

  “愚蠢。”

 

  伏潇抬起脸来,左手食指遥遥朝着两人先后虚点,只见两道墨黑流光带着尖锐的呼啸飞射而去!

 

  噗!噗!

 

  两声轻响,那刚跑出不到十步的二人便闷哼倒地,他们的左胸上都出现一个拇指头大小的孔洞,流血不止…

 

  嘶…

 

  距离近的几人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尤其方才心中升起同样逃走念头的更是面色惨白,一阵后怕…

 

  都被击穿了心脏!

 

  魔物在化为人型之后体内的脏器、经络也尽可能地去贴合人体的构造,虽说许多魔的脏器形状、大小都差别迥异,但大致的位置都会像人一样,毕竟灵魔十二门的修行方法是以人体为基础,偏差太大的话很容易出问题。

 

  心脏,同样是多数魔物的要害!

 

  见被击中的二人渐渐没了声息,众人不禁把目光投向索同所在的那处废物堆…

 

  到这会儿都没有动静,怕是也凶多吉少。

 

  “…伏兄弟,我这儿有两件冥宝奉上,还请您大人大量、放我一马…”

 

  一个头脑机灵的瘦高男人率先做出选择,他没有像之前的胖子那样把冥宝丢给伏潇就逃命,而是一溜小跑来到伏潇面前,麻利地解下自己的背囊、双手捧着递过来。

 

  他的个子足有九尺余,却把腰弯到极低的位置,那躬身的姿势像极了可笑的鸵鸟,然而这个时候没有谁会笑他,却是一个个露出悔恨的表情,连忙也拿出自己的冥宝凑到伏潇身边,臣服之态尽显…

 

  喀喀喀喀喀…

 

  不知是出于愤怒还是恐惧,石武的口中不断传出上下牙齿碰撞的声音,他没有如旁人那般去献媚,因为他知道伏潇好不容易完成突破,绝对不会随便放过自己这个带头挑衅者!

 

  他也没有趁着这个看似绝佳的机会逃走,因为石武还有自己的族群,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不可能脱离族群远远逃遁,与其那个时候带着屈辱被伏潇抓住,还不如…

 

  想到此处,石武顿时恶向胆边生,他的双手悄然摸向挂在后腰带上的布包。

 

  低贱的后魔,马上就让你魂归冥魔海!

小说 爱是维他命

失恋阵地联盟:工作是食粮,而爱情,不过是维他命C。 01 爱情,是什么? “阿雯,你什么时候回来?我饿了。” “姑奶奶,我在工作,老板来了,晚点才能下班。” “人为什么要工作呢?” “工作是粮食,是碳水化合物,没有了会饿死。” “那你说爱情是什么呢?” “维他命C吧。” “那,丢了爱情会死吗?” “不会的,最多是没那么滋润罢了。” “而且,这年头,三条腿的蛤蟆是见不着,男人可是多了去了,一块...

她为有妇之夫生子多年,至今未嫁。。。。。

‖1‖ 她是困难家庭出生的孩子,大学假期兼职时和他相遇,她23岁,他43岁。他们彼此保持着萍水相逢的距离。 刚毕业那年,她到他工作的城市工作。无力租房,和闺蜜挤在一间不足4㎡的小屋艰难度日。他告诉她:“我空出一间房闲着也是闲着,你和你的姐妹来一起住吧。你们睡大卧室,我睡小卧室。” 她们之前受邀去他房子和他熟悉的朋友们一起聚过餐。那是一间70多㎡的两室一厅的大房子,很干净,除了缺少女人味,别的...

现在的我你高攀不起!(女性励志)

(本故事纯属虚构,姐姐妹妹们站起来!) 2018年2月5日 阴 星期一 1、 “你果然这样绝情?!” 不等电话那头的人回应,玲子已经一扬手将手机摔在了地上,手机接触地面的那一瞬间已碎裂,然后又随着惯性滑到墙角边,被狠狠地反弹,再受一次重创。 一如玲子的心。 她转身扑倒在床上大哭起来。这是个二米三的大床,软软和和地足够夫妻俩在上面翻来覆去地干任何事。可是很久以来,这个床上只睡着玲子...

约翰多恩的诗歌:“乐于拥有我的身体,一如拥有我的心灵”

约翰多恩,英国17世纪诗人。他为现当代人所熟知是因为美国作家海明威的小说《丧钟为谁而鸣》的扉页引用了约翰多恩的同名布道词,为现代人所熟知是因为流传很广的一句话“没有人是与世隔绝的孤岛”。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两处为人所熟知的并不是约翰多恩的诗歌,而是他当时感染瘟疫时为自己也为所有同病相怜的人们所写的“布道文”中的摘录,原文是这样的: “教会的仪式中存在着这样一种联系,其中混合了虔诚与高贵、信仰...

那些离婚后不给孩子抚养费的父母,你知道孩子是怎么看待你们的吗

01 来看一个网友的故事,且以第一人称叙述吧。 今年,我28岁,我的孩子都已经5岁了,我那么爱自己的孩子,所以,我不明白,从我10个月开始到现在的近27年的漫长时光中,我的母亲为什么从来不来看我,我的父亲也从没拿过一分抚养费。 他们在我10个月时便离婚了,我被遗弃在爷爷奶奶家,相依为命。幸好,当上帝关掉了我所有的门之后,并没有忘记给我留了一扇窗,爷爷奶奶给了我全部的爱,像其他爸爸妈妈待他们自...

恐怖电台主角(林麒),林麒小说完本在线、

《恐怖电台》小说精选章节阅读:林麒,台里的一个临时工,今年大学刚毕业,在总编几经升值加薪的诱惑下,最终同意了接手这档节目。李大牛,是台里给他找的助手,也是他的同乡.... 第5章 44号鬼宅 徐天的三轮子停在了44号鬼宅的门口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