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推荐~《恐怖电台​​​​​​​》小说无删减(大结局)

2018-12-01 13:53:17作者:编辑部
都市悬疑恐怖小说《恐怖电台》简介:这样的场景在落针可闻的安静环境里平添几分恐怖,林麒镇定的心也不由得有些发紧。不过出于对工作负责的态度,林麒咽了咽口水,还是缓缓走了上前。

第15章 化成焦土
李大牛哎呦一声,捧着肚子就栽倒在了地上,疼得龇牙咧嘴,在地上不停的打滚,“林哥,你为什么要害我?”

这个时候的林麒,根本就听不清楚周围在说什么,他只觉得自己的脑子乱糟糟的,不知何时,他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大狗熊,这头大狗熊还冲着自己不停的叫。

本来,林麒应该吓得腿软,看到这样的大狗熊,他就应该吓得连忙跑掉。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来的勇气,居然冲着那头大狗熊就是一脚。

狗熊摔倒在地上,那狗熊的脑袋居然变成了李大牛。

李大牛哎呦哎呦的叫,让林麒脑袋瞬间清醒了许多。

林麒一边捂着自己的头,一边冲着李大牛说道:“你没事吧?”

看见林麒靠近,李大牛浑身一个哆嗦,手忙脚乱的爬到了一旁,看着林麒的目光就像是看到了瘟神:“我没事,我好着呢,你别过来。”

林麒脸上带着淡淡的忧伤,看着眼前的李大牛,连忙说道:“你别这样对我,我刚才也不是故意的,就是,就是突然感觉脑子乱乱的。”

李大牛狐疑的看了林麒一眼,看着他的那个模样,不像是在作假,顿时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得亏刚才他已经把摄像机固定了,要不然这一脚下去,恐怕机器直接报废。

“我吓坏我了,”李大牛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我还以为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呢。”

“你跟我出生入死,我怎么可能对你不满?”林麒在说话的时候,也不停的在晃动着自己的脑袋,他总觉得浑浑噩噩的。

眼前的那个人,一会是李大牛,一会又变成了狗熊。

嘻嘻嘻。

耳畔突然传来孩子的笑声。

周围的红绳上面,铜铃不停的闪动着。

紧接着一个女人的身体出现在六芒星的外面。

许薇薇其实在看到林麒像是疯了似的,把李大牛殴打在地的时候就想冲过去,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按捺不动,没过多久,便听到了这样的笑声。

顿时,便打起了精神,当那个女人的身影出现在六芒星附近之时,许薇薇手上有一道紫色的光芒闪过,朝着女人的方向扑了过去。

定睛一看,那是一条蛇。

不过那条蛇却扑了个空,女鬼出现在六芒星附近的时候,还只是一个虚影,看到那条蛇扑过来,便直接消失了。

林麒连忙说道:“这是不管用的,鬼魂都是虚幻的,你的小蛇怎么可能对它们造成伤害?”

那条蛇盘踞在地上,听到林麒的话似乎很不爽,昂首挺胸的朝着林麒的方向,吐出了自己的红信子,似乎在威胁。

林麒也是觉得自己疯了,居然会觉得这条蛇在威胁自己。

然而就在此时,那条蛇突然,绷直了自己的身体,就像是一个小棍一样的插在地面上,嘴张得大大的,不停的发出噗呲噗呲的声音。

林麒目瞪口呆,谁来告诉他,一条蛇居然能够发出这样的声音,这是成精了吗?

随着蛇发出那样的声音,大厅里面也传来了悉悉簌簌的声音,听上去让人起了鸡皮疙瘩。

四下看了看,却什么都没有发现,他还以为是鬼魂呢,但事实上什么都没有。

“哎呀,那边的紫色地毯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李大牛突然瞪大了眼睛,指着门口的方向,一脸惊恐的说道。

李大牛是有一点近视的,因为,在林麒的眼中,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紫色地毯,而是密密麻麻如同面条粗细的小蛇,每一条小蛇,不过成年人拇指大小,远远的看上去,倒像是一群紫色的蚯蚓。

老远看上去,倒像是一片紫色的地毯,看到林麒头皮发毛,实在太变。态了。

许薇薇笑了笑:“我的孩子们,好好的探索吧。”

“你到底是什么人?”林奇连忙说道,“居然能够召唤这么多的小蛇?”

“白苗的凤凰山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吗?”徐天的声音淡淡的出现在林麒的身后。

“从未听说过,凤凰古城,我倒是去过。”林麒连忙说道。

徐天翻了个白眼,“凤凰古城就在凤凰山的附近,整个湘西,都是以凤凰山为首,而凤凰山的女人,什么都不会,最擅长炼蛊。”

林麒头皮发麻,“你说的炼蛊,是不是就是我所理解的那个意思?”

“你觉得还有其他的什么意思吗?”徐天凉凉的说道,看着那片紫色潮水迅速的散开,蔓延了整个房间的每个角落,他无所谓的耸耸肩,看着许薇薇说道:“你赢了。”

林麒还以为这场大战当中,两人会拼杀个你死我活,但是却没有想到,徐天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认输了。

你好歹有点节操啊,这样会让人误以为你对人家姑娘有意思的。

许薇薇笑了笑,“没想到你这么有自知之明,我还想多费一番唇舌呢。”

徐天不置可否,“跟你这种可以随随便便召唤一大堆蛊虫的湘西蛊女,比寻找鬼魂,我这不是脑抽了吗?”

徐天明明是在调侃自己,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冷冰冰的,他看了我一眼,眼神里面却有莫名的兴奋,这一眼让我有一些不舒服,觉得浑身冰凉,好像他在打什么坏主意。

徐天的脸上露出微笑:“林麒,有个事儿我得让你帮忙。”

听见徐天这么说,林麒心中纳罕:“你这么厉害?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

徐天迅速的走了过来,朝着林麒身上贴了一张符咒,林麒怎么都没有想到对方的时候居然会这么快,他第一时间就想将这符咒给撕扯下来。

虽说,有的时候,徐天也会在他的身上贴上一些符咒,可是那些符咒都没有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唯独这张,刚刚贴上去,林奇就感觉到自己浑身一冷。

紧接着,一只白藕的手臂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小指微微的翘起,顺着那手臂看去,林麒就看见了一个非常漂亮的绝色美人,那美人身上穿的衣服极少,贴着他不停的舞动着。

身上的环佩叮当,并且在这样静谧的空间当中,散发出了诱。人的香味。

林麒看着都傻了,痴痴的笑,朝着美女的方向走去,然而刚走两步,就感觉到自己的后背火。辣辣的疼,眼前的美女也迅速的化作一副骷髅。

林麒吓了一跳,直接念了金光咒,金色的光芒在他的身上炸开,以他为中心,朝着四面扩散了出去。

眼前的美女自然而然也被金色的光芒打中,在他的面前化成了一副焦土,变成了黑色的灰掉到了地上。

林麒一抬头,便看见了徐天微微抽动的嘴角,一脸震惊。
第16章 凶物鬼殍
林麒注意到徐天的手上拿着一张符咒,看上去好像要使用的模样,但当他的目光注视过来的时候,徐天迅速将手中的那个符咒给收了起来。

徐天咳嗽了一声,忍不住冲着林麒说道:“你这小娃娃何时变得如此暴力?”

“我也不知道!”林麒连忙说道,“这个什么金光咒也是突然出现在我脑子当中的,我就照着念出来了,没想到还挺管用的,之前我就用过啊,难道你忘了?”

“我还以为你是查了什么道家的书籍,毕竟这是我们道家的八大神咒之一,按理来说,寻常的小人物是没有办法使用出来的,却没有想到你居然能够一次使用成功。”徐天嘴角抽搐的看着眼前的林麒。

那目光就跟看着怪物似的。

没天理啊。

徐天气的微微颤。抖,金光咒这种东西,连他自己都没有办法使用出来,可眼前这样一个门外汉,却如此的得心应手,而且,只迎送金光咒其中一部分,就可以发挥作用。

亏得之前徐天还想把林麒当做诱饵来着。

“你刚才给我贴的那张符咒,该不会是吸引各种各样的鬼魂过来的吧?”林麒神色古怪的问道。

现如今那张符咒已经被林麒给撕扯了下来,丢到了一旁,那种不舒服的感觉终于消失了,也让林麒松了一口气。

徐天神色古怪的说道:“我这叫物尽其用,谁知还没出手,就让你给灭了,不过之前没有看见这女人啊,也不是在一家三口当中的,这种鬼魂应该是幻化出来的。”

徐天硬生生的转移话题,林麒实在拿他没有办法,但是听到对方这么说,便一脸好奇的问:“什么叫做被幻化出来的?”

徐天指着地上的蛇,“看见那只大蛇没有?地面上那些小蛇都是大蛇呼唤过来的,都是他的帮手,也是障眼法,其实小蛇根本就没有这么多,最多来个十几条,了不起了,许薇薇虽说是凤凰山的蛊女,可她这个年纪应该还没有如此高的造诣。”

两人说话之时,许薇薇一直都没有放松警惕,紧张的看着四周,听见徐天这么说,许薇薇脸上露出了笑容:“观察力倒是还不错。”

徐天冲着许薇薇点头:“刚才那个鬼魂也是如此,那个鬼魂一看都是寻常的孤魂野鬼,只不过听到了凶宅厉鬼的召唤,所以才会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但是并不是什么厉害的东西。”

林麒心里面的那种兴奋立马就消失得干干净净,感情费了那么大的劲,灭掉的一个鬼魂,居然只是一个小角色?

如果按照打副本来说,他就是杀了一个小怪。

“这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已经很了不起了,说实话,在此之前我都没有想到,你居然会有这样的本事。”徐天突然发现林麒情绪不高,立马冲着对方说道。

不远处,紫色的小蛇们突然发出了警惕的声音。

丝丝丝!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那个方向看去。

紧接着,他们居然就看见,那些蛇,似乎包围了什么东西,中间留出了一个圆圆的空缺,但是那个空缺上面却什么都没有。

“雕虫小技,”徐天长笑一声,手上拿出了一个符咒,朝着那个空缺的地方丢了过去。

那符咒开始看上去飘飘扬扬的,隔着那个地方还很远,林麒还以为符咒根本就不会丢到那里,但是却没有想到,那张符咒飘散在半空中,突然像是疯了似的,朝着空缺的地方飞了过去,就像是一柄利剑,直直的插。入地面。

一声尖叫。

让所有人都不得不捂上了自己的耳朵。

地面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黑黑瘦瘦的身影。

那是一个孩子,这个孩子跟之前所看到的怨童有些相似,都是同样苍白的脸,脸上只有半边有血肉,另外半边都是腐烂的蛆虫,并且那些蛆虫还在不停的爬进爬出,散发着难闻的味道

身上穿着破烂的衣衫,歪着身子站在那里,只不过,这小孩唯一不同的就是他身上的衣服没有之前的那个如此的整齐。

这小孩的衣服只有一半是穿在身上的,另外一半鲜血淋漓,他的肚子被人剖开,肠子挂在腰间,心脏什么的一览无余,只不过都散发着紫黑的颜色。

那孩子蜷着一条腿,看上去大概五六岁的模样,一出现就冲这几人惊叫。

林麒不得不捂上了自己的耳朵。这声音实在是太让人吃惊了,即便捂上了耳朵,也能够听得到,因为那声音似乎贴着人的头皮响起。

徐天手上拿着桃木剑,朝着小孩子的方向劈砍了过去。

徐天只觉得自己好像看上了一个金属一样的东西,震得虎口发麻,咔嚓一声,被他打磨了好久的桃木剑,竟然就变成了一堆废渣,掉落到了地上。

徐天心疼不已。

又拿出了符咒,朝着孩子的脑门上贴了过去。

然而就在此时,那孩子又长叫了一声。

徐天手上一抖,符咒就这么掉落到了地上。

那孩子微微颤颤的朝着徐天一指,徐天感觉到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甚至他的脚开始离了地面,徐天不停的颤。抖着,挣扎着,但是无济于事。

好像有什么东西掐住他的脖子,让徐天一个字都说不出来,那孩子手微抬,徐天就被什么东西抓到了半空中,那孩子朝着墙壁,狠狠一丢。

徐天就像是倒栽葱,一头栽倒在墙壁上,然后又掉落了下来。

空气弥漫着血腥味。

林麒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不知道哪来跑来的一个小鬼,居然就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只是轻轻一指,就让徐天丧失了所有的行动力。

还被什么东西丢到了墙上,实在是丢人。

林麒连忙朝着徐天的方向跑去,刚走了两步,就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捆缚住,说话都说不出来,也没有办法挣扎。

他成了第二个徐天,被那鬼魂用手臂微微的抬起,只到了半空中,徐天只是被那小鬼直接丢到了墙面上,但是,林麒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脚离地面最起码也有四米。

这小鬼到底想干嘛?难不成想直接摔死他?

林麒得大脑此时在不停的运转着,他似乎在什么地方看见过这种东西?这玩意儿好像叫做什么鬼殍?

在林麒祖传的捉鬼录当中的确记载过这玩意儿,说这种东西形成于饥荒年代,就是被活活饿死的小孩子,那种饥荒年代,一般情况下,都到了易子而食的地步。

饿死的小孩子被其他的人发现,那就是一顿美餐。只要把内脏都处理了,放到锅内,再撒上香料……这种鬼魂非常的凶悍,不知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第17章 误打误撞
林麒看着眼前的小孩子,心里面更是在发抖,怎么就会莫名其妙的遇上这么个玩意儿?

捉鬼录上还说,对付这样的东西,最好的方法是给予食物。

可是,之前林麒来到这里的时候,的确准备了许多东西,但唯独没有准备食物,他想着在这里呆上一晚上,就可以把这里的鬼魂一网打尽。

这么惊恐的地方,谁还想着会吃?

他又不是李大牛那个神经大条的。

林麒感觉到自己口中的空气越来越少,甚至头晕目眩。

眼前也愈发的变得黑暗,好像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林麒灵机一动,突然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了一个灰布袋子。

这个灰布袋子是徐天之前帮他准备的,这里面都是糯米和茶叶。

徐天说了,如果不小心染上了尸毒,就可以用这黑布袋子里面的东西,糯米和茶叶是祛除尸毒的,而且效果非常的好。

林麒飞快的把那灰布袋子拖了出来,二话不说,将糯米洒到了地上。

本来,许薇薇操纵着紫色的蛇,慢慢的朝着那鬼殍涌入了过去,正想趁着那东西不注意的时候把林麒救下来,但没想到此时的林麒,居然突然将怀中的灰布袋子丢了出来,还洒下了一堆的糯米。

紫色的蛇虽说也是蛊虫,还是许薇薇炼制的,但是对糯米可没有什么好印象,看到糯米倾泻而下,立马就跑到了一旁。

而那个鬼孩子,却像是疯了似的,丢了林麒,就朝着地上的糯米扑了过去,把那些糯米塞进了自己的嘴。巴,非常的兴奋。

然而那孩子不停吃糯米的时候,他的口里也出现了很多的黑气。

这些黑气刚从他的身上跑出来,那孩子就不停的哀嚎着,可是他又想吃东西,双手死死地,抓住糯米,不停的往自己的嘴里塞。

每塞入口中,就有不少的黑气跑出来,然后他又不停的哀嚎,就在这样的恶循环下,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中,那孩子的身形居然渐渐的变小。

最后,身体居然在慢慢的变淡,带着一声凄厉的哭嚎,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徐天本来都做好给林麒准备棺材的地步了,结果就看见,那鬼魂居然找死一般的抓着糯米不停的吃。

看到徐天目瞪口呆。

但凡是一个脑袋清楚的鬼魂,都不可能抓着糯米吃,这不属于找死吗?

可惜遇到这么一个脑袋,不清楚的就这么死了?

徐天和许薇薇对视一眼,两人的目光中都是震惊,他们两个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之前在进入别墅的时候,两人打的那个赌。

他们两个比赛谁杀鬼杀的最多。

可惜呀,进入别墅之后,他们两个连鬼毛都没碰上,反而,让林麒这个什么都不懂的二愣子,连续消灭了两只鬼?

这简直就是打脸。

而他们两个,则丢了全修士的脸,这事情要是让同行的人知道了,不得笑掉大牙?

林麒看见那小鬼最终消失,虽说小鬼最后一声惨叫,让他心里面很不舒服,可是转过头来,他看着边上的徐天,便笑眯眯的问:“我刚才是不是很厉害?我刚才收拾的那个东西应该不是什么召唤过来的小鬼吧,好歹也算是一个精英级别的。”

徐天的脸上非常不自然,很纠结的看了林麒一眼说道:“你那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碰到一个贪吃的,怎么能算是被你灭的了?”

“谁刚才被摔的跟狗似的?”虽然,林麒一直都觉得徐天是个大师,是个高手,但架不住大师的嘴臭啊,隔三差五的对他一顿嘲讽,没事儿就开启了嘲讽模式,林麒也不是一直说话都客客气气的,这不,这回就直接揭人短了。

徐天被呛得一阵咳嗽。

林麒连忙说道:“就在我家的那本捉鬼录里面,那东西名字叫做鬼殍,有个成语叫做饿殍遍地,说的就是这种东西,这玩意儿主要是出生在饥荒年代。”

“因为饥荒,所以有些事情,经常会发生,比如易子而食,那个年代,但凡有这样的小孩死了,对于大人们来说,那都是一顿加餐的美味。”

“你们俩的表情别这么奇怪,这都是真的,人吃人这种历史,早就发生过,而且还不止一次。”

“你们想想看,这样形成的鬼魂是不是特别的凶猛?”林麒看着两人已经勃然变色,恶趣味的在旁边说道,“对付这样的鬼魂,我家的捉鬼录说的,只要满足小鬼的愿望,让小鬼吃个饱,它就会自行离开,换句话说,人家就是来要吃的。”

“可是我刚才找了半天,我的身上可没有什么吃的东西,倒是有半袋糯米,可我也忘记了,糯米对于鬼魂来说是致命的,其实刚才那个小孩挺可怜的,身前发生了那样的惨案,才变成了这个模样,然后又被人利用……”

林麒侃侃而谈,但是眼前的徐天,却露出了若有所思的模样。

林麒还以为徐天是觉得自己十分厉害,所以才这样,一时间傲首挺胸,将内心的想法都给说了出来:“这下不是什么小怪了吧?”

徐天很古怪的看了林麒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还真当打游戏了?不过这个东西的确很少见,但有个疑问,这只是一个凶宅,纵使这个凶宅曾经发生过惨案,凶宅里面许多的人,都变成了厉鬼,可是,刚才那种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段话非常的厉害,一下子就指出了最关键的地方。

林麒瞪大了眼睛,忍不住说道:“说不定只是巧合呢?”

徐天微笑的看着林麒:“巧合会将一个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鬼魂挪到这个地方,你觉得不奇怪吗?如果我记得没错,这栋房子在上个世纪二十三十年代还没有建立起来。”

“而且这里还是一片荒郊野外,在这种地方出现这么一个强悍的鬼魂,这种东西必须得在被别人吃了之后,才会产生吧,你觉得这荒无人烟的地方,有这个可能吗?”徐天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

倒是让林麒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总觉得自己好像被人牵了鼻子,他脸色灰白的说道:“到底想说什么?”

“我觉得这个凶宅里面的鬼魂,像是有人刻意想要把他们聚拢在一起似的。”

徐天的一席话,让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

然而就在此时,客厅的灯毫无预兆的亮了。
都市小说《女娲事务所》全文完整版阅读

《女娲事务所》来源ucucmu,主角:绯樱。简介:现代高楼中,一间奇异的侦探社,绝美的女子与一只会说人话的鹦鹉,种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植物,每当有客人上门的时候,就会有一株植物开出奇异的花朵……真相与阴谋,爱情与背

夫人好,我是魏生,你的先生

文/小西玖玖 “于我而言,此生最大之幸运,莫过于唤你作夫人。” 1 收到魏生请帖的时候,一股酸涩由心中升起,遍布大脑中的一连串记忆,最后带出那份甜,再流会血液里。 请帖上,白色婚纱配黑色西装,玖儿的笑容如向日葵般闪着光,魏生的脸上是遮不住的喜悦。照片下面,是玖儿清秀的字迹。 曾经的大学时光里,魏生趴在寝室的书桌上写了无数遍的——“玖儿,寄你红豆相思,共你一世年寿”,如今终于派的上用场,印在请...

职场做戏·狼来了的抱团取暖

公司到年底最后一个月,严抓市场部业绩。业绩返点提高伴随着也是业绩目标的大幅度上涨,并且将在年底采取残酷的优胜劣汰的机制,同时若是被发现有飞单,私相授受将扣除所有提成和工资。也就是说年底有可能面对没有钱过年,还要失业。 市场部总监开完会,市场部一片哀嚎。这惨绝人寰的政策出来,很多人回到工位差点拍桌子摔东西,只是表面上看起来谁都不动声色。据说这么大力度的严抓,是因为有人泄了密。说公司内部飞单严重...

多娜是条狗

文|白梨安 图|侵权删 “那个人,真像一条狗啊。”在偷偷拭泪的须臾,多娜看见倒影在列车玻璃上的狼狈的自己,顿时想起《大话西游》里的那句台词。 -1- 多娜不是条狗,但她现在,干着和狗一样的事儿。 她的主人此刻正深陷在套房内的沙发上,一边抽烟,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她。 主人是位四十开外的中年男人。身材保持得还不错,没有啤酒肚。张嘴微笑的刹那,也不会露出被烟熏黄的牙齿。看得出来,他身处权贵阶层。一...

我这辈子,跟定你了

01 后桌是一个181的帅气小哥哥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没有人高一三班的褚晨曦比更有发言权,是恨不得眼睛长后脑勺吗?对不起,不是这样。 晨曦对这个小哥的第一印象差极了,他都这么高了,死气白咧去找班主任让他坐第四排,说什么两眼屈光参差,坐后面看ppt和板书会重影,完全不考虑背后同学,真是自私。 不仅如此,这个人坐在课桌后面还不安分:知道的认为他在整笔记,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横刀立马准备在这儿打一仗,...

春夏秋冬,一个人的诗与哀愁

【一】 春天的时候,你听见王之涣在你耳边幽幽地感叹:春风不度,它不度玉门关。 于是你猝不及防地醒过来,见薄薄的雾,弥漫了三月的湖,还有百步外的青山。 像是东瀛的歌女,唱到一句逼仄的和歌,却因为绵密的粉,所以不得不闭塞了自己的郁郁寡欢。 所以结局是,山不是山,水不是水。 其实结局是,山还是山,水还是水。 你的身上还留着冬的一抹清寒,便舍不得早早地脱下旧衣裳,换上轻盈的春衫。 你是一个长情的人,...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