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电台主角(林麒),林麒小说完本在线、

2018-12-01 13:40:11作者:编辑部
恐怖电台》小说精选章节阅读:林麒,台里的一个临时工,今年大学刚毕业,在总编几经升值加薪的诱惑下,最终同意了接手这档节目。李大牛,是台里给他找的助手,也是他的同乡....
第5章 44号鬼宅
徐天的三轮子停在了44号鬼宅的门口。

林麒、徐天、李大牛依次下车,漆黑的夜晚,寂静阴森,夜晚的凉风吹过,却给不了人一丝凉爽的感觉,更多的是寒意。

“沙沙沙。”

时不时可以听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为这44号鬼宅增添了一种恐怖的气氛。周围没有一个照明的路灯,在这偌大的城市,眼前破旧的欧式鬼宅,更给人一种身处异地的感觉。

四周空无一人,整个世界似乎成为了黑白色,没有声音的世界,才是最让人不安。

林麒感觉心中惶恐不安,这种从未有的感觉,令他感到恐惧。第六感告诉他,这里非常危险。

他讪讪地看了一眼徐天与李大牛,两人都是一脸从容。

“死就死了,咱们走!”林麒可不想在这两人面前丢脸,硬着头皮,迈着步子朝前走去。

“啊!”忽然,一道刺耳尖锐的女声响起。

林麒整个身子一颤,浑身汗毛竖起,这种突如其来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夜显格外刺耳。而且…令他双腿发软。

脸色苍白的扭过头,看到眉头紧锁的徐天,林麒有了打退堂鼓的冲动。

不等他反悔,徐天貌似察觉到了什么不对,猛然朝鬼宅冲了上去。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林麒呆住了,他很懵逼。

李大牛大喊了一声,他才恍然跟着扛着摄像机的李大牛一起往前冲,远远地就看到鬼宅门口的徐天,在他身边的大堂中,似乎有个女人。

此刻,徐天似乎在跟那个女人聊着什么。

这种场景不正好是电台需要的吗?

林麒大喜过望,一时间也忘了害怕,连忙看向李大牛叮嘱:“大牛,可千万给我拍好了,别掉链子!”

“好勒。”李大牛憨厚笑道,按了开机。

在大堂的位置,一个白衣女人坐在中央正默念着听不懂的经文。她的周围摆一个诡异的图案,摆放着一根根蜡烛,昏黄的蜡烛闪着丝丝幽光。一阵阵阴风吹来,烛光忽闪忽明。整个场面陷入令人窒息的压迫感,似乎被无形的大手扣住了喉管。

林麒感觉一股凉意直戳后脊梁,阴风吹动了白衣女人的秀发,隐约可以看到她嘴角诡异的微笑。

“徐…天,这是什么东西。”林麒感觉一片大脑空白,身体都有些发麻发晕,就算再傻,也看得出这是什么。

不就是西方撒旦中的五芒星吗!

他直接掐了一下大腿肉,让自己清醒过来。

徐天面色凝重,手指缝夹着一张符咒,不善道:“再不说出你的来路,我就出手了。”

“沙…沙…沙…”

“轰隆!”忽然,雷声大作!

林麒心中一惊,猛地朝窗外看去,居然下雨了!

等等…

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44号鬼宅每个月总有一天下雨的时候,必定死人…

这不正是应照了吗!

电闪雷鸣,在一道雷光出现,陷入了片刻的视线昏暗,周围猛然出现无数道泛着幽光的眼睛,气氛再次陷入低谷,让人透不过气来。

“嘶。”林麒倒吸一口凉气,头皮发麻,使劲抑制住内心涌出的恐怖。

这些眼睛特么是什么东西!

要不是有徐天在,他绝对撒开丫子就跑!

这简直太瘆人,由内而发的感到惊悚。

“不许跑!”白衣女人大喊一声,朝着里屋的位置冲了进去,只见随后,从暗处出现上千条细蛇,多的让人打心里发颤,跟着女人的身影而去。

徐天见状,暗道不好,不能让她跑了!

“跟我来。”他低声喝道,捏着符咒,紧追了上去!

“等等我啊!”林麒大喊一声,差点没哭出来,这还有蛇出动了,他是人怕鬼也怕蛇啊。

林家就他一个独子,抱着绝不能断子绝孙的念头,他就是一头猛劲往前冲!

“砰!”一道闷响。

“我去,怎么过不去了!”林麒再也忍不住了,脸上满是惊慌!

在他的面前,有一道无形的墙堵住了他的去路,林麒不断敲击,这压根就不过去!

“徐天!李大牛!我还在这呢,你们别走啊。”他全身冒着虚汗,十分焦急。可无奈他怎么喊,都喊不回两人。

又是蛇又是诡异的五芒星,这操蛋的设定,是TM童话故事吗!

徐天和李大牛,似乎忘记了他的存在,身影消失在了林麒的视线中。

恐怖感袭遍他的全身,浑身的汗毛直立而起!

可是,根本不容林麒多想,再一道声音响起!

“咯…咯…咯…”

什么声音!

林麒站在原地,脚软的根本动不了,这次没有李大牛,也没有徐天!他落单了,想起44号鬼宅可怕的死人规则,他是真的要完蛋了…

声音来自他的背后。

不紧不慢…

“咯…咯…咯…”背后凄凉阴冷的笑声响起,更传来‘咚咚咚’的声音,似乎是脚在地面摩擦的声音,不过…带着更带着刺耳的声响,诡异的笑声久久回荡在林麒的脑中。

他全身打颤,感觉呼吸都要停止了。

怎么办…怎么办…

他努力压抑心中的恐惧,急促地喘着大气,现在根本没有人可靠了!

跑!

林麒紧咬牙关,闭上双眼,一股劲朝着一楼右侧的房间跑去!

到了房间,他连忙朝四周看去!

桌子…书柜…床…

对,躲床底下!

林麒根本没来得及多想,连忙躲在了床底,床底满是灰尘,更带着一丝木头的腐蚀味道,雷声大作,依稀劈下几道闪电,给他暂时看清了眼前。

墙壁上挂着一张老旧的照片,照片中的男人穿着军装,还有一家老小。照片显得严肃,但在这种气氛之中,林麒有了前车之鉴,根本不敢对视。

“咯…咯…咯…”

熟悉且凄凉的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这次,似乎有嘲笑的味道。

声音越来越近,林麒甚至感觉到一种冰冷刺骨的寒意扑面而来,带着一种尸体腐臭的味道。

TMD,我的点怎么这么背!

林麒心底暗骂,屏住呼吸,甚至不敢看向前方!

清晰可听见手表滴答滴答的声音,他是多么后悔,为什么要装逼买个表带着。每一道细微的声音,无疑在刺激他的神经,他的大脑,甚至内心差点崩溃了。甚至他觉得呼吸都是多余的,大力地按住自己的心脏,试图不让它发出声响。

“咚…咚…咚…”

这次刺耳的声音再次响起,林麒根本无法分辨是什么声音…

“我…我找到你了。”下一秒,白衣女人猛地掀开了床,发出尖锐的笑声。
第6章 恐怖女尸
林麒吓得嘴都张不开了。

“轰隆!”

雷声再次响起!

他终于看清了眼前女人的真面目,原来咚咚咚的声音,并不是脚步声,也不是东西敲击的声音!而是这个女人用头撞击地面的声音!

女鬼乌黑的长发,更是遮盖住了她的脸,眼珠子连着一丝血肉,挂着摇晃。

她居然是头朝下而来,林麒瞬间觉得鲜血回涌,为了生存,他更是升起了一丝勇气!

“你丫的,弄死你!”他直接一脚踹开女鬼!

脑中猛然出现三个大字--金光咒!

怎么念来着,怎么念来着!

林麒浑身大汗淋漓!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万劫,证吾神通……”他赶紧默念了出来,随即咬破自己手指的鲜血,在手中猛然画下金色的符号。猛地冲了上去,直接拍在了女鬼的脑门上!金光大作,闪发着威严的气息!

“嘶…嘶…嘶。”女鬼被拍中,冒出了一道道青烟,更夹杂着腐臭的味道。

林麒连忙后退,眼中带着一丝恐惧,更多的是激动。

丫的,我居然鬼使神差的用出了金光咒!

没等他多想,女鬼怨恨地看了他一眼,发出尖锐刺耳的叫声,不断挣扎试图甩掉符咒,但一切都是徒劳!

下一秒,她化为青烟消失不见!

林麒见状,顿时腿一软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他第一次发现,活着是真他娘的好!

“你这个女人怎么在这里!”林麒忽然看到一个身影,定睛一看,不就是那个白衣女人吗!

他简直是怕到骨子里去了,出了一个狼窝,又他妈进了一个虎口!

“别这个女人的叫我,我也是有名字的,我叫许薇薇。”许薇薇冷哼一声,更是带着一丝不屑,一个男的这么没本事,居然来这种地方,不是找死吗?

随后,林麒最熟悉,而且最亲切的身影出现了,就是徐天!

“她是在这个鬼宅驱鬼的人,看来这里并不简单,你怎么在这里?”徐天警惕地看了看四周,手中掐着一个手决,脚踏七星步,随时准备好迎敌。

林麒大脑一脸空白,他瞳孔猛地扩大,根本没有一丝松懈的感觉。

这个女人不是鬼的话,那刚刚的女鬼是怎么回事?

他越发觉得不妙,忽然似乎想起了什么,爆喝道:“快走,我们中计了!”他疯狂地拉着徐天,头也不回的就跑!

两人跟在他的身后,然而,当他出了这个门之后,却发现自己进入到另外一个房间里。

这个房间的布局跟刚才的那个一模一样。

一张小床,不停飘荡的破布窗帘儿,布满灰尘的桌子上面有一张照片,那张照片是黑白的,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家三口。

唯一不同的就是这房间里面还有李大牛,他扛着摄影机,一脸惊恐的看着所有人。但是他的目光始终定格在天花板,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

林麒顺着他的目光,朝上面看了过去,天花板上趴着一个女人,那女人穿着破烂的衫袍,倒挂着,看着所有人,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没有眼皮。

那眼睛的周围出现了许多青色的血管,并且暴露了出来,殷虹的鲜血,从她的双眼,缓缓的流淌出来,并且掉落到了地上。

天花板的那个女人,距离林麒并不是很远,鲜血就贴着林麒的头皮掉落了下来,砸落在地上,散发着腥臭的味道。

林麒后退一步,差点栽倒在地上,若不是身后的徐天,在关键时刻,扶了他一把的话,恐怕,现在的他早就摔在了地面。

那女人以一个非常扭曲的姿势悬挂在半空中,四肢扭曲的就像是一个麻花似的,她突然冲着林麒灿烂的一笑。

“噫——”

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叫声,林麒感觉到自己的手,格外的疼,他看了一眼,只见手背上出现了三道爪痕,并且在缓缓的渗透着血液。

徐天看了一眼,很无奈的说道:“你能不能小心一点,我们怎么就没事?”

林麒还以为他是嫌弃自己,立马说道,“没事的,只不过是小伤。”

“呵呵!”徐天直接开启了嘲讽模式,在和徐天相处的这段日子里,林麒已经摸清了对方的脾气,这家伙就是一个毒舌男,相当没有耐心,同他说两三句话,就会直接开启嘲讽模式。

林麒正要说话,却见徐天从自己怀中拿出来一个灰布袋子,在那灰布袋子里面抓了一把,那布袋子里面似乎都是糯米和茶叶,带着一股清香。

林麒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徐天就已经将糯米直接摁在了他的爪子上。

“疼疼疼……”林麒疼的直抽凉气,眼泪汪汪:“你就不能温柔点吗?”

“你是我老婆?”徐天淡然的道。

“额,不是。”被一个男人惦记上,林麒顿时觉得毛骨悚然,立马回答,生怕慢了一步会给对方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呵呵,那我为什么要对你温柔?”徐天死死地摁住林麒的爪子,一开始非常的疼,可不知道为什么,林麒似乎能够看到从自己的手上出现了不少的黑烟,那些黑烟升腾开来。

一个黑影从他的余光闪过。

林麒忍不住惊叫一声。

徐天脸上都是不耐烦,正要说话,突然看到了角落里的那个黑影,手上拿着桃木剑,就冲了过去。

然而对方身手矫捷,一瞬间躲避了徐天的攻击,林麒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小孩便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那小孩青白色的皮肤,梳着一个蘑菇头,牙齿尖尖的眼睛是猩红色的,半边脸都没有皮肉,可以看见猩红色的骨头,就这么大喇喇的挂在脸上。

小孩看了林麒一眼,像是一个小牛犊子一般,朝着林麒方向冲了过去,林麒连忙后退,一头栽倒在地上。

小孩子掐住林麒脖子,丝毫没有放手的意味。

林麒想要反抗,但是却只能够,徒劳的伸着双手在小孩的胳膊上抓来抓去。

小孩的嘴角带着一抹微笑:“快来陪我玩儿吧。”
第7章 大哥哥,你什么时候陪我玩?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在千钧一发之际,徐天挺身而出,一边诵念着咒语,一边用手凝结出各种各样的手势,最后咬破了自己的中指,点在了眉心,大吼一句:“急急如律令,敕!”

徐天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血色符文,这些符文林麒从来都没有见过。

而且那些符文一个个朝着小孩的方向飘了过去,每一个符文进入到小孩的身体,就像是一团雪花一般爆裂开来,空气中弥漫着焦糊的味道,那小孩的身上也出现了不少黑色的气息。

每次有符文进入,便有大团的黑色气息,从小孩的身上扩散开来。

林麒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他感觉到孩子掐他的劲儿已经越来越小,终于缓了过来。

那孩子在第四个血色符文进入她体内的时候,突然哀嚎一声,声音刺耳,仿佛要将人的耳膜都给磨破了。

紧接着,那孩子便消失在众人的眼前,变成一团黑色的烟雾,融到了黑暗当中。

李大牛的手都在颤。抖,他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现象,大如灯泡,一般的手电筒,在房间里扫来扫去,却什么都没发现。

血色符文失去了目标,在半空中炸裂。

“啊——”

头顶传来女鬼的尖叫,林麒只觉得头皮发麻,紧接着,一个巨大的黑影从天而降,朝着徐天抓去。

徐天手中的桃木剑,反手一个剑花,那女鬼似乎触碰到了,尖叫一声立马退散,房间又安静了下来。

“什么情况?刚才那小孩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许薇薇忍不住说道。

“刚才我看了桌子上的照片,照片上面有一家三口,所以在这个宅子里面的鬼应该不止一个。”林麒总算缓过了劲来,摸着自己的脖子唏嘘不已。

“你怎么不早说?”许薇薇忍不住朝着林麒的方向看了一眼,似乎非常的不满。

林麒看了个白眼,这女娃娃好生不讲道理:“我怎么没早说?我这不就说了,之前一直都没发现罢了。”

“好了,别吵了,”徐天揉着自己的眉心,“我们继续待在这里,对我们都没有好处,还是想办法赶紧离开吧。”

“不抓鬼了?”林麒很好奇的说道。

要知道,徐天上次的表现实在太惊艳了,以至于林麒,下意识的把他当做一个大神,突然之间听到大神这么说,林麒感觉到自己某种幻想已经幻灭,心里面自然是不舒服的。

“抓个屁,”毒舌属性再度出来,徐天斜睨了林麒一眼:“就你这招鬼的体质,这里还有这么多的鬼,带着你这么一个拖油瓶,我可受不了。”

徐天一直以来都很高冷,突然说了这么多话,林麒本来应该欣慰,但这满满的嫌弃感到底是怎么回事?

几人在房间里面找了一阵,都没有找到出口,无论他们是从窗户出去还是从门出去,最终都会回到这个房间里,很明显他们遇到了传说中的鬼打墙。

人在封闭的环境里面,最容易变得狂躁。

林麒从最初的好奇变成了郁闷,无奈,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封闭的空间,纵使他们有手电筒,还有两个高人,也不一定能够从这个鬼地方出去。

一旦有了这个认知,林麒那个就变得格外颓废,而且他发现空气里面不知道何时变得十分的粘稠,感觉就像是所有人被泡在了一个巨大的沥青罐子里,就连呼吸也变得格外小心。

一片静谧的房间中,突然听到了有人唱歌的声音。

那歌声悠扬,动听婉转,是一个女人所唱出来的。

“到底是哪里来的邪祟?”徐天突然大吼一声,把林麒都吓了一跳。

他脚踏七星,口中喃喃有词,似乎在念咒,手里的桃木剑也蓄势待发。

“嘻嘻嘻……”

一个孩童的声音突然在周围出现,一道黑影闪过,林麒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里,只觉得什么冰凉的东西从自己的身上爬了过去,他的胳膊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伤口,疼得龇牙咧嘴。

徐天这一次倒是没有放弃关心林麒,迅速的从自己怀中拿出了一个布袋子,那个布袋子里面都是糯米和茶叶,直接丢到了林麒的跟前。

就在那一瞬,静谧的房间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林麒突然发现漆黑的房间当中,慢慢的变得很鲜活,那房间里突然多了很多人,有老人有孩童,这些人都穿着古代的服装,或是长袍及地,又或黄发垂绦。

他们似乎在庆祝什么,温暖的感觉溢满了林麒的胸膛,甚至他觉得要永远呆在这样温暖的环境当中,这才是人所呆的地方,这才是传说中的极乐世界。

一个小孩子出现在他的面前,那孩子梳着总角,穿着粗布麻衣,可脸上却洋溢着欢快的笑容。孩子的手上抓着一只皮球,他笑嘻嘻的走来,把那只皮球用双手托着放到了林麒的面前:“大哥哥,什么时候陪我玩?”

孩子的面容有几分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林麒仔细想了想,刚才掐得他半死不活的那个小鬼,不就正长得这个模样吗?

林麒连忙后退,生怕沾染到了半分,然而那小鬼却死死地抓住他的手,不肯松开。

小鬼的手上抓着一只皮球,塞进了林麒的怀里,此时的林麒才发现自己手上一片冰凉,并且带着粘腻的感觉。那哪里是一只皮球?分明是一个头颅。
她声嘶力竭,骂他笨蛋。

罗浮年少的时候,读过许多英雄传记,里面有杀伐决断的帝王,有舍生忘死的将军,还有胆识冲天的剑客,却独独没有像叶清岚一样胆小如鼠的笨蛋。 一、后山生长着一种奇异莲花,叫作长生莲 罗浮十岁那年的秋天,她在后山发现了一片枫树林。红色的树叶漫山遍野,映得半面天空都是火红色的。她捧着一本书,坐在最高的树枝上,半倚树干,一读就是一天。 可她并不是天生就喜欢读书,只是没有朋友,觉得寂寞罢了。 罗浮不合群的原...

没爱到又能怎么样

1、 高三那会是智商的巅峰时期,我经常和老宋下盲棋。老宋每次考试都比我高几个名次,我唯有在棋艺上胜他一筹。 其实都是因为我赖皮,每次死局的时候我都悔棋。他嚷嚷着,不行不行落子无悔。 我趾高气昂,丝毫不脸红,“落子凭什么无悔,亢龙都他妈能悔。” 我和老宋没多深的友谊,我和他在一起玩纯粹是因为小花。 我喜欢小花,而小花喜欢老宋,就是这么狗血的关系。小花喜欢老宋这事只有我知道,小花是语文课代表,文...

我与春天有个约会|生活海洋不止乘风快帆

2018年3月15日 星期四 小雨 衡的大女儿花儿要跨城市拜师学艺、以期通过艺术专业类高等学府录取考试,不仅要提供不菲学习费用,还强烈要求衡迎来送往。 面对现实,衡犹豫不决。我一咬牙,宽慰衡放心前往,家里有我。衡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离开。我深感身上负担不轻。 可不,阿姐上学接送、课外辅导、家庭作业完成等等,之前都是衡一手包办,如今由亲妈我来接手,总有些手忙脚乱。老实说,我没念过几...

失恋症候群

这是我第一次看清楚他的样子,眉眼清朗,五官的每一处棱角都透出温和沉静。尽管好看,可是这一番打量还是没能坚持多久。

现实生活下的“速食婚姻”,你不高兴又怎么样呢?!

“早点去请假吧,你要当伴娘了,我要订婚了。”这是我在半夜十一点多收到的重磅炸弹消息,来自我闺蜜。虽然我有所心里准备,但快的还是让我有点措手不及,毕竟,她和她的相亲对象认识不到一个月。 我问她,你想清楚了吗?你觉得他怎么样?你有把自己的想法跟爸妈说清楚了吗? “我不知道,我觉得他还行吧,人也还高的,条件也还好,我爸妈都说他还不错。” 可是你不觉得你们太快了麽,才相处了不到一个月啊? “我也觉得...

(刘芒)《都市雇佣兵王》小说无弹窗阅读

《都市雇佣兵王》由七七文学免费提供,主角是刘芒,主要内容:他是雇佣兵团的王者,受人所托回到A市。 却意外的成了冰冷女总裁的男邻居,进而接近芳泽。 第7章非常的嚣张跋扈话一出,大飞的手下立马放下手中的武器。 大飞虽然在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