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灵异《恐怖电台》小说全文章节阅读~

2018-12-01 13:37:22作者:编辑部
恐怖悬疑美文《恐怖电台》小说正在连载上线中,恐怖电台小说简介:“听众朋友们,欢迎收听我的今夜鬼敲门。听到这里,你不妨往床底看一眼。你看到了吗,是不是有一张人脸正在微笑地看着你。”
第3章 西北殡仪馆
搞定完这一切,徐天转身就走。

林麒本想叫住他,可是碍于面子,还是没有出口。

“哎,我素材怎么办!”

林麒回想起了节目的事情,苦恼的挠了挠头。李大牛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这事黄了啊。

在鬼门关走一趟了,活下来算是侥幸,但活着还是要面临吃喝拉撒的问题。

林麒一边担心李大牛安危,一边担心等会该怎么交差。

“对了,你的朋友在楼下。”徐天走到拐角处,头也不回淡淡道。

林麒眼睛一亮,心中的大石头放了下来,他还以为这趟会害了李大牛,所幸化险为夷了。

林麒赶紧朝着二楼的位置跑去,他绝对不想再呆在这个鬼地方了。哪怕红衣女孩消失了,这地方也让他瘆的慌。

“我去,大牛你可以啊。”等林麒到了二楼,看到李大牛,顿时就给跪了!

只见,李大牛坐在门口的位置,打着震天响的呼噜声。

要知道林麒可是历经九死一生啊,这憨货居然在这里睡了,这心得多大。

……

“大牛走了!”林麒一脚踹在李大牛的屁股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更是有些心里不平衡。这女鬼为啥就追着他不放,这有个睡着的不更好捉?

“啊…啊,走了啊,好。”李大牛迷糊的睁开布满血丝双眼,瞥了眼四周四周,跟人没事人一样起身就走。

林麒额头落下三根黑线,这厮绝对在挑战他的底线。

此时,东方天际浮起一片鱼肚白,已经到了早晨的时刻。

林麒回想刚刚的一幕,心中都有些后怕,更是加快脚步,恨不得飞奔离开这个孤儿院。

孤儿院属于郊外的位置,周围更是毫无一个人,他死在这里也绝对不会有人知道。

嗯?

“西北殡仪馆?”林麒突然看到远处的三轮子,隐约有几个大字,下意识念了出来。

“林哥你说啥。”李大牛伸了一个懒腰,回头看向林麒。

“没事。”林麒眉头微皱,摇了摇头。

看来那个徐天是来自西北殡仪馆的,难怪有一种福尔马林的味道

如今距离上班的时间只有一个钟,他赶紧叫了一辆滴滴,朝着公司的位置而去。吹着窗外的凉风,看着李大牛惬意的模样,林麒真是蛋疼不已。

上班,绝对是比遇到鬼还要令人恐惧的事情。

他看过这次拍摄了,压根没拍到啥,漆黑黑一片,除了环境算是有些灵异氛围,但后面不管是女鬼索命还是小孩微笑的照片都没拍到,想要糊弄交差也糊弄不过去。

到了公司,林麒咽了咽口水,心中忐忑不已,迈着沉重的步子,朝着周扒皮的办公室而去。周围的主持正在准备资料,桌上更是摆着大把大把的读者信封,而他的桌上,除了一台电脑,啥都没有。连个剪辑视频的活也没有。

大家看到林麒,更是投去了可怜的神情。

林麒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这绝壁是打脸了!

他前一天还在发誓,晚上绝对会搞定一个好素材,结果,这咋交差!

打开办公室门,只见周扒皮正在整理文件,他长相平庸,却给人一种慈祥的感觉。但这绝对是他狼皮之下的伪装,他堪比学校的数学老师啊!

为何如此,就因为他嘴炮的威力,令全部人折服。

林麒挤出一丝殷勤的笑脸:“周…周总,能不能再给我两天时间,两天之后我绝对能搞出一个大视频来!”

周扒皮听林麒的话,脸顿时黑了一下,放下文件叹了口气。

“小林不是我说你,你说你主持今夜鬼敲门也有三四天了吧,连个像样的素材都拿不出来,过几天公司裁员,你可别怪我。”周扒皮苦口婆心道。

在林麒耳中,如同唐僧念经一般。

“是是是。”他连忙答应了下来,跟小鸡啄米似的不断点头。

他还能有反驳的份吗,当然是没有。

听到公司裁员心都凉了一截,好不容易在这大城市混个三千的工资,没了这份工作,他可是完犊子了。

周扒皮又讲了约莫半个钟,这才喝了口水,停了下来。林麒心中苦笑,我耳朵都要起茧子了。表面还是不断点头嗯嗯回答。

“小林,别说我对你不好,我再给你两天时间,你要是还弄不出素材来,也别上班了。”周扒皮无奈道。他对林麒是好了,给他这么一个主持人的位置,只是有点坑爹。

这活搁谁,谁都不要。

林麒点了点头,心中十分复杂。周扒皮虽然跟个唐僧一样,但对人的确是挺好的。

随即周扒皮让他离开,他转身便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桌上还摆着一本老旧的书,被他拿来垫电脑的。

看到这里,林麒眼睛一亮,赶紧抽了出来。

这可是他在家中木箱子翻出来的,叫做抓鬼录,也是他爷爷留给他的唯一遗产。

之前林麒一直不重视,有了这次九死一生的经历后,林麒那还不知道这玩意的重要性。

尤其是接下来,为了能保住工作,他还得再去孤儿院这种九死一生的险地!

林麒把书揣进怀里,无奈地推了推又已经熟睡的李大牛,半羡慕半生气的说,“憨货,别睡了,咱们该走了!”

“啊,去哪啊林哥,等等,你别走啊。”李大牛一脸茫然,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连忙赶上林麒的步伐。

“去西北殡仪馆!”林麒沉声道。
第4章 捉鬼录
两人打了一辆出租车,到地方后,林麒身上仅有的两百块大洋再次缩水五十。

不过如果能达成目的成功请到徐天出山的话,林麒觉得物超所值。

下了车,林麒给了车费,在就近的商店里买了一百多块钱的小礼物后让大牛掂着往殡仪馆走去。

殡仪馆有些清冷大院子里停着几辆三轮车,徐天早上骑得那辆也在里面,空气中飘着一种火化完的味道。

看到那辆车子,林麒心中暗道:看来就是这了!

“大哥,你知道徐天在哪不。”他走到保安室,朝着里面中年保安问道。

“徐天啊,在停尸房呢。”中年保安推了推老旧的眼眶,回应道。

跟门卫大哥又寒暄了几句,林麒丢下一包烟表示感谢,按着门卫大哥的指示,最后在院子后面一处矮小的房子里找到了徐天。

不过当他推门进去的一瞬间,林麒的瞳孔都不由得放大了,差点没吓的跪下来…

我TM!

只见屋内,徐天正躺在凉席上看书,但在他旁边,赫然停着一具僵硬到发紫的尸体,尸体上盖着一块白布,散发着丝丝臭气。

但尸体的脸还很清楚,给人一种错觉,似乎下一秒就要坐起来一般,

林麒下意识咽了咽口水,哆哆嗦嗦指着尸体:“这…有个死人啊。”身旁的李大牛也有些慌,但天生缺根线,看上去还算得上镇定。

至于始作俑者的徐天更是满脸的不在乎。

“嗯,停尸房放不下了,被我搬在这里了。”徐天轻描淡写的说道。

林麒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这都是什么人啊,简直颠覆了他的世界观,跟死人睡在一起难道不怕吗?

林麒在内心疯狂吐槽徐天,但这次找人家有事相求,只能讪笑着把礼物递过去,找机会搭茬。

不过不等他开口,徐天眉毛一挑,露出一丝玩味,忽然说道:“林麒,你找我有事对吧?”

这超乎正常人的神操作又打了林麒一个措手不及,将林麒一肚子讨好的话腹死胎中,对于这种将尸体放在自己床上的奇葩,林麒也不打算绕弯子,干脆将自己想请他出山帮忙护驾的事情说了出来,令林麒懵逼的是,徐天直接一口答应了,待遇都没谈。

就这么简单?

林麒还以为要开出什么条件,堂堂一个高人,就这么轻易答应了?

但他没有看到,徐天的眼中闪过一丝玩味,似乎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要说他没有利图,那也是不可能的。在师父死去的那一天,他就收山了,帮助林麒只是意外的事情。更是因为这一次意外,让徐天决定再次出山。

“你为什么会答应下来…”林麒眉头微皱,疑惑道。

他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而且他并没有开出什么条件,不过这件事情对他百利而无一害就对了。

“以后告诉你。”徐天呵呵笑道。

“林哥,咱们是又有一个新成员吗!”李大牛啃起着香炉面前的包子,含糊不清道。

“闭嘴。”林麒给了个白眼,就你丫的话多!

既然徐天答应了下来,他顶多只有两天的时间,在不做出素材,就要以天为被,以地为床了。

徐天见状淡淡一笑,只是嘴角总挂着一丝嘲讽,给人一种看不透的感觉。

林麒机械般朝着尸体的位置看去,经历孤儿院一事,他心中对尸体之类不免得有些后怕。扯了一张凳子,离着尸体老远的地方,赶紧拿出手机,随即看向徐天:“我们今晚就开始行动吧,我先说好了啊,现在是没有工资的,等节目火了,我能给你点。”他可是穷的响叮当,先把丑话说完前头。

徐天呵呵一笑,没有说话,他并不在意钱。钱只是身外物,活着留不住,死了带不走。

林麒见状,心中一喜,就喜欢你像个唐僧一样,视金钱如粪土!

“既然大家都做好准备了,那咱们今晚就去市中心的44号鬼宅。”

林麒语气有些惶恐,44号鬼宅,在恐怖灵异排行榜中还要超过之前的孤儿院,号称遇鬼指数五颗星,更让人恐怖的是,每个月其中一天下雨之际,44号鬼宅都会离奇的死人。一具具尸体凭空出现,根本让警察找不到一丝破解的出入,成为了奇案。而这个地方,被警察封了起来,但依旧不影响一下不怕死的人去探鬼。

例如今夜鬼敲门林麒之前的前辈们就是死在这里。

本来林麒是打死都不来这里的,但是考虑到时间紧任务重,又请到了徐天这么一个高人,林麒才有个这个打算。

徐天跟李大牛自然没什么意见。几个人商量好后,约定傍晚在殡仪馆集合,之后林麒就带着李大牛离开了,顺道厚着脸皮带走了号称给徐天带的礼物,林麒自己当然不承认自己不要逼脸,他只是怕徐天不吃浪费了。

嗯,浪费可耻。

……

在外面简单吃了一口,林麒、李大牛回到林麒租住的八九平米的小屋。

李大牛倒头就睡,林麒就睡不着了,看着呼噜震天响的李大牛,林麒捂着耳朵满头黑线的拿了个凳子坐到阳台,从腰间抽出那本祖传留下来的捉鬼录。

书握在手里,林麒心里似乎都感觉踏实了一些。

这可是他唯一的依仗了,虽说请到了徐天,但有句老话说得好啊,求人不如求己,关键时候还得靠自己啊。

林麒也不去想这本书的可靠性,毕竟总比没有的好。

翻开泛黄书页第一章,写着两字‘引子’,上面详细介绍了何为捉鬼录,上面记载了一件接着一件的民间故事,看似简单平凡的文字,每一个故事却让人由心底感到一丝寒意。

山村鬼狐…

尸棺冥婚…

林麒看到这里,不禁眉头微皱,这丫的是糊弄小孩的民间故事集吧。

他没见过猪跑,难不成还没吃过猪肉吗?这类型的鬼故事,他可是见不少。

只是,在每个故事结尾有一行小字,字体扭扭曲曲,更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依稀可以暗红色的印记。林麒的目光被深深吸引住了,更是接着看了下去。

“人的身上有三把火,头顶一把,左右肩膀各一把。尤其是男人的阳气更甚,借助着阳火,默念金光咒,在手中画出符印,就可消灭怨灵。”

林麒看的入迷的时候,捉鬼录中突然射出一道金光,融入到林麒的身体,林麒没有看到,他只是感觉自己的脑海中,似乎一瞬间多了许多东西,然后,就沉沉睡去了。

睡梦中隐约听到有人在教他一些从未接触过的本领,只是一时半会,怎么都学不会,正当他学得入迷的时候,李大牛的声音忽然出现。

“林哥,到点了,咱们去殡仪馆找徐天一起去鬼宅啊!”
第5章 44号鬼宅
徐天的三轮子停在了44号鬼宅的门口。

林麒、徐天、李大牛依次下车,漆黑的夜晚,寂静阴森,夜晚的凉风吹过,却给不了人一丝凉爽的感觉,更多的是寒意。

“沙沙沙。”

时不时可以听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为这44号鬼宅增添了一种恐怖的气氛。周围没有一个照明的路灯,在这偌大的城市,眼前破旧的欧式鬼宅,更给人一种身处异地的感觉。

四周空无一人,整个世界似乎成为了黑白色,没有声音的世界,才是最让人不安。

林麒感觉心中惶恐不安,这种从未有的感觉,令他感到恐惧。第六感告诉他,这里非常危险。

他讪讪地看了一眼徐天与李大牛,两人都是一脸从容。

“死就死了,咱们走!”林麒可不想在这两人面前丢脸,硬着头皮,迈着步子朝前走去。

“啊!”忽然,一道刺耳尖锐的女声响起。

林麒整个身子一颤,浑身汗毛竖起,这种突如其来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夜显格外刺耳。而且…令他双腿发软。

脸色苍白的扭过头,看到眉头紧锁的徐天,林麒有了打退堂鼓的冲动。

不等他反悔,徐天貌似察觉到了什么不对,猛然朝鬼宅冲了上去。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林麒呆住了,他很懵逼。

李大牛大喊了一声,他才恍然跟着扛着摄像机的李大牛一起往前冲,远远地就看到鬼宅门口的徐天,在他身边的大堂中,似乎有个女人。

此刻,徐天似乎在跟那个女人聊着什么。

这种场景不正好是电台需要的吗?

林麒大喜过望,一时间也忘了害怕,连忙看向李大牛叮嘱:“大牛,可千万给我拍好了,别掉链子!”

“好勒。”李大牛憨厚笑道,按了开机。

在大堂的位置,一个白衣女人坐在中央正默念着听不懂的经文。她的周围摆一个诡异的图案,摆放着一根根蜡烛,昏黄的蜡烛闪着丝丝幽光。一阵阵阴风吹来,烛光忽闪忽明。整个场面陷入令人窒息的压迫感,似乎被无形的大手扣住了喉管。

林麒感觉一股凉意直戳后脊梁,阴风吹动了白衣女人的秀发,隐约可以看到她嘴角诡异的微笑。

“徐…天,这是什么东西。”林麒感觉一片大脑空白,身体都有些发麻发晕,就算再傻,也看得出这是什么。

不就是西方撒旦中的五芒星吗!

他直接掐了一下大腿肉,让自己清醒过来。

徐天面色凝重,手指缝夹着一张符咒,不善道:“再不说出你的来路,我就出手了。”

“沙…沙…沙…”

“轰隆!”忽然,雷声大作!

林麒心中一惊,猛地朝窗外看去,居然下雨了!

等等…

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44号鬼宅每个月总有一天下雨的时候,必定死人…

这不正是应照了吗!

电闪雷鸣,在一道雷光出现,陷入了片刻的视线昏暗,周围猛然出现无数道泛着幽光的眼睛,气氛再次陷入低谷,让人透不过气来。

“嘶。”林麒倒吸一口凉气,头皮发麻,使劲抑制住内心涌出的恐怖。

这些眼睛特么是什么东西!

要不是有徐天在,他绝对撒开丫子就跑!

这简直太瘆人,由内而发的感到惊悚。

“不许跑!”白衣女人大喊一声,朝着里屋的位置冲了进去,只见随后,从暗处出现上千条细蛇,多的让人打心里发颤,跟着女人的身影而去。

徐天见状,暗道不好,不能让她跑了!

“跟我来。”他低声喝道,捏着符咒,紧追了上去!

“等等我啊!”林麒大喊一声,差点没哭出来,这还有蛇出动了,他是人怕鬼也怕蛇啊。

林家就他一个独子,抱着绝不能断子绝孙的念头,他就是一头猛劲往前冲!

“砰!”一道闷响。

“我去,怎么过不去了!”林麒再也忍不住了,脸上满是惊慌!

在他的面前,有一道无形的墙堵住了他的去路,林麒不断敲击,这压根就不过去!

“徐天!李大牛!我还在这呢,你们别走啊。”他全身冒着虚汗,十分焦急。可无奈他怎么喊,都喊不回两人。

又是蛇又是诡异的五芒星,这操蛋的设定,是TM童话故事吗!

徐天和李大牛,似乎忘记了他的存在,身影消失在了林麒的视线中。

恐怖感袭遍他的全身,浑身的汗毛直立而起!

可是,根本不容林麒多想,再一道声音响起!

“咯…咯…咯…”

什么声音!

林麒站在原地,脚软的根本动不了,这次没有李大牛,也没有徐天!他落单了,想起44号鬼宅可怕的死人规则,他是真的要完蛋了…

声音来自他的背后。

不紧不慢…

“咯…咯…咯…”背后凄凉阴冷的笑声响起,更传来‘咚咚咚’的声音,似乎是脚在地面摩擦的声音,不过…带着更带着刺耳的声响,诡异的笑声久久回荡在林麒的脑中。

他全身打颤,感觉呼吸都要停止了。

怎么办…怎么办…

他努力压抑心中的恐惧,急促地喘着大气,现在根本没有人可靠了!

跑!

林麒紧咬牙关,闭上双眼,一股劲朝着一楼右侧的房间跑去!

到了房间,他连忙朝四周看去!

桌子…书柜…床…

对,躲床底下!

林麒根本没来得及多想,连忙躲在了床底,床底满是灰尘,更带着一丝木头的腐蚀味道,雷声大作,依稀劈下几道闪电,给他暂时看清了眼前。

墙壁上挂着一张老旧的照片,照片中的男人穿着军装,还有一家老小。照片显得严肃,但在这种气氛之中,林麒有了前车之鉴,根本不敢对视。

“咯…咯…咯…”

熟悉且凄凉的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这次,似乎有嘲笑的味道。

声音越来越近,林麒甚至感觉到一种冰冷刺骨的寒意扑面而来,带着一种尸体腐臭的味道。

TMD,我的点怎么这么背!

林麒心底暗骂,屏住呼吸,甚至不敢看向前方!

清晰可听见手表滴答滴答的声音,他是多么后悔,为什么要装逼买个表带着。每一道细微的声音,无疑在刺激他的神经,他的大脑,甚至内心差点崩溃了。甚至他觉得呼吸都是多余的,大力地按住自己的心脏,试图不让它发出声响。

“咚…咚…咚…”

这次刺耳的声音再次响起,林麒根本无法分辨是什么声音…

“我…我找到你了。”下一秒,白衣女人猛地掀开了床,发出尖锐的笑声。
零点整开始

01 我发现这所大学实在奇奇怪怪,具体哪里奇怪真说不出来,毕竟自己也是半学期刚转学过来。也许优秀的地方本该如此吧,我是说,跟一般大学不一样。其中让我感触最深的,是这里的人记忆力都特别差。 第一天上的第一节课就挺让我印象深刻,比如课前讨论部分。按理说物理课的课前讨论,不应该是来个质点系动量理论什么的么?而物理老师的第一个问题却是,诶,我们今天该讲哪节课? 物理老师四十来岁,很瘦,脖子特别细,鼻...

愿你已放下,长驻光阴里

1. 楚大侠是我初中的女同学。之所以名曰“大侠”,乃因其为人仗义,当年正热播连续剧《楚留香》,她的名字有个“楚”字,便被封了雅号。 在我们学校,有一个连当九年班长的传奇人物,那就是我。与楚大侠不同班,又未接触过,却在高中收到她的来封信。 那封信,是班长从年级公共信箱中,若干信息不全的信封堆翻找出来。见信封上字迹娟秀,并且是一个女生的名字,递给我时,他的眼中有光。 此后,我们保持不间断的书信往...

从不见你谈恋爱,不是同性恋就是性冷淡吧

以前有病,想谈恋爱,现在病好了,只喜欢钱。 01 朋友依依过生日,我们一起去KTV给她庆生。嘈杂的包间里大家玩起了游戏,俗套的真心话大冒险。依依被逮着了选择了大冒险,这时候一个男生借机嘲讽说 “陈依依,你大学都快毕业了也没谈恋爱,一定是没人追吧?” 场面顿时陷入了尴尬,我只好出来解围“什么啊!人家依依那是眼光太高了,依依那么优秀,追她的男生一大把,不谈恋爱也不代表没人追好吧!” 后来有人转移...

离语 雨中别

文/繁話 “啊……”她见到他时,几乎惊呼出了声。 “这是幺弟,写书的。”修英为她介绍。 她马上咧开笑容,伸出手去。她本是明眸皓齿,笑起来分外好看,“我读过修治先生的书,久仰。” 他也伸出手,轻轻握了一下,然后说,你好。 他们礼貌地问过好后,修英便领她向一边走去为她介绍洋馆。修英是长子,随父从政,表情不自觉会严肃起来,他长得高大挺拔,衣服也是一丝不苟。 洋馆很大,甚至可以说是大到浪费,她是第一...

嘿!要不要带你去兜风

1 “展销会什么时候结束?我去接你。”袁媛开心的对电话那头的男朋友说道。 “七点。” “好的。” 袁媛精心打扮一番,出了门。展销会的地方离袁媛家很远,在出租车上袁媛睡了一觉才到。下了车,袁媛按照信息里的地址找到了举办展销会的酒店,坐在大厅里等着男朋友。 “走吧。” 迷迷糊糊的袁媛睁开眼睛看见男朋友站在她身前,嗯了一声拿起包起身跟在男朋友身后。 “如果你吊着一副死人脸就不要来接我,我也没让你来...

梦 蝶

生命是华丽错觉,时间是贼,偷走一切[1] (一) 阳光灿烂。 风吹过梧桐树的叶子,婆娑出一道道涟漪般的树影,沙沙的声音渐渐被朗朗传来的读书声淹没。远处的操场上,传来一阵阵篮球的拍打、奔跑的脚步以及观众的欢呼声,一切都是如此生机盎然。 周之海望着窗外的梧桐,心下只觉得一阵阵欢喜,多么美的景,多么好的时光。 “嗒——”一块橡皮落在了他的桌面上,是隔壁座的班花。 周之海恍然中回过神来,才发现课堂上...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