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电台》小说全集,恐怖电台在线阅读

2018-11-30 15:56:10作者:编辑部
独家灵异美文《恐怖电台》全文小说内容精彩,作者文笔老练,是本值得阅读的精品好书。林麒,是一家灵异电台的主持人,他的节目叫做今夜鬼敲门。 自从他偶然的一次实地拍摄,偶然搜出家中箱子里的捉鬼录,他进入到普通人接触不到的世界....

恐怖电台   第1章 老城西孤儿院

深夜,林麒、李大牛扛着台里派发的老式摄像机,有些忐忑的驻足在一处荒废许久的院子前。

“咱们今晚真的要进去这里吗,林哥?”李大牛咽了口吐沫,有些紧张的看向身旁的林麒。

林麒没有回答,内心也是一阵煎熬。

……

林麒主持一档叫做“今夜鬼敲门”的节目,原本是一档无比火爆的王牌节目,这种节目按理说怎么都不会轮到林麒这种毫无背景的新人手里,但在上一次拍摄过程中,全组十几人先后诡异暴毙,那种毫无征兆的死法令全台里的人心底打怵,说什么都不肯接这档节目。

但这么一台王牌节目总不能这么停掉吧?最后没了办法的总编大手一挥,找来了林麒。

林麒,台里的一个临时工,今年大学刚毕业,在总编几经升值加薪的诱惑下,最终同意了接手这档节目。李大牛,是台里给他找的助手,也是他的同乡。

没敢去上一组同事拍摄出事的百年老宅,经过周密排查后,林麒二人选择了这家老城西孤儿院。

……

老城西孤儿院,虽然比不上之前那家百年老屋出名,但作为C城排的上号的鬼屋,白天都阴森可怖使得过往行人纷纷绕路,到了晚上更是门可罗雀。

此刻站在院子前的林麒甚至依稀可以听到里面的阵阵阴笑,虽说由于家庭原因,林麒对神神鬼鬼的东西忍耐力较常人好上一些,真的要进去的话,还是令他心里有些瘆得慌。

想起今天的任务,林麒苦笑一声,“走吧,大牛!”

说完他推开了孤儿院的大门,先行一步走了进去。

“刺啦。”一阵刺耳的声音响起,李大牛紧随其后。

……

老城西孤儿院,建院很久,历经辉煌,偶然一次意外之后,到现在已经荒废了有二十年之久。

做足功课的林麒查到一些罕为人知的消息,这间孤儿院之所以落败,跟一个疯女人有关。

疯女人的身份现在已经不可考究,发疯的原因也没查到,但闯进孤儿院后做的事情,现在看来依旧骇人听闻。

据说这个疯女人残忍的杀死了孤儿院的领导,之后更是放火烧掉了整间孤儿院,孤儿院全部的人全都死在了这里。

这种历史传闻,真实性放到一边,林麒此刻也无暇过问真假。踏入孤儿院后的林麒,呼吸都缓慢了下来。

看着四处荒凉衰败的场景跟渺无声息的院落,林麒心中一紧,他可以肯定,这间孤儿院闹鬼传闻,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要是真的碰到那东西该怎么办?

林麒心事如潮,旁边的李大牛却跟旅游光观团似的,扛着摄像机大摇大摆走了进去,一脸憨厚地笑着:“这有鬼也不住这地方吧,林哥你看,这里多寒碜啊。”十足的东北腔。

林麒被他吓了一跳,忙低声喝道:“别乱说,你不知道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说鬼的吗?”

这次是来拍摄鬼宅的,可不是来送命的。

李大牛被吼的有些委屈,但还是闭上了嘴巴。不仅仅是因为林麒是他的领导,手握他工作的生杀大权,更因为同乡的李大牛知道林麒祖上是有名的风水先生,林麒的爷爷也是当地赫赫有名的大先生。

耳濡目染之下,林麒的话对他自然有些权威。

“开机了吗?”林麒拿着手电筒围着院子转了一圈,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看向李大牛点了点头。

李大牛按了开机,回应了一个ok的手势。

……

“欢迎观看今夜鬼敲门节目,现在是我们的一次实地拍摄,我是主持人林麒。这世界上并没有鬼,鬼只来自你们的心中。”林麒特意放慢了语速,营造神秘的感觉。他今晚特意穿了一身西装,看上去颇为上镜。

两人很快拍完了院子四周,荒凉的环境清晰的拍摄进老旧的摄像机,清冷中待着些许的压抑。但总归没出什么问题,林麒心里也多了一丝镇定。

他偷偷地给李大牛比了个手势,继续朝着前面走。李大牛扛着摄像机紧随其后,两人边走边说,很快就到了孤儿院中央的位置。

透过手电筒的光亮,林麒他们在中央老屋外的墙壁上面发现了一排杂乱摆放着的老旧相片。

窗户丝丝凉风吹入,照片摇摆不定。

这样的场景在落针可闻的安静环境里平添几分恐怖,林麒镇定的心也不由得有些发紧。不过出于对工作负责的态度,林麒咽了咽口水,还是缓缓走了上前。

“踏踏踏。”脚步声响起,林麒的神经也跟着紧绷。

林麒深呼一口大气,将电筒照着照片上,照片有些泛黄,里面记录着孤儿院第一批小孩的照片,但最让人奇怪的是,所有小孩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笑脸,冰冷的目光,似乎在直视林麒,让人莫名产生一股寒意。

“我还以为是啥。”他松了一口气,只是心中更加的不安起来。

不过,这对他来说只是心理安慰罢了。

正当他回头之际,李大牛忽然指着照片大声惊叫道:“林哥,林哥,那个中间的小孩笑了!”

什么!

林麒浑身的汗毛都竖起了,后脊梁的凉意直冲到他的后脑勺,浑身僵硬的如同木头一般。

他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机械般地扭过头,手中的电筒如同有千斤重一般。

如果可以选择,谁愿意来鬼宅探鬼。

林麒紧咬牙关,缓慢地抬起手电筒,整颗心在剧烈的跳动。周围寂静的声音,更如同添加剂一般,让现在的气氛显得无比诡异。

林麒呆住了…

真的…真的在笑!

照片中,为首的小男孩,正露出苍白而且诡异的笑容。

不对,在刚刚他绝对没有笑!

“快跑!”林麒大吼一声,将手中的电筒直接丢掉,仅仅剩下照明的工具也没有了。

李大牛还愣在原地,林麒连忙扯着他跑到了门口。

“操,这门开不起来。”他用力拉着门把,可这门怎么就是开不起来。

恐怖电台   第2章 高人驱鬼

真的遇鬼了!

心里虽说早有准备,真正见鬼的这一刻,对未知的恐惧依然冲击着他们内心最后一道防线。

手电筒在地上晃啊晃,灯光在照片上不停晃动,男孩诡异的笑容不断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林麒盯着前方的位置,感觉呼吸都要停止了,现场除了自己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似乎…似乎还有别的声音。

“嘤嘤嘤。”

“嘤嘤嘤。”

一道凄凉而诡异的笑声响起,这稚嫩的声音…似乎从照片上传来。

“我…”林麒差点没吓出心脏病来,眼中满满都是恐惧。

他想都不想,连忙撒开丫子就往二楼跑!

林麒躲在了二楼第一间屋子,这里是一间类似集体宿舍的地方,摆放着一张张孩子睡的床。

这是出了狼窝进虎口?

他感到一丝不妙,迅速回头看去,李大牛去哪了!

“这傻大个就不懂跟着来吗。”林麒苦笑一声,现在是真的完蛋了。

他们两个人不会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吧。

等等……

这细微的声音是什么。

只见在不到五米,穿着红色睡衣的女孩站在镜子前,她的头发披散开来,头发将她的半边脸颊都遮盖住了,她呆呆地看着镜子中的镜子。而镜子旁的蜡烛亮了起来,闪动着诡异的幽光。

随即嘤嘤冷笑,伸出了稚嫩的小手。

“石头剪刀布…石头剪刀布…”她的声音空洞,给人一种回音的感觉,不断跟镜子中的自己玩着游戏。

林麒瞳孔猛地扩大,双腿都有些微微发抖,这真摊上大事了。

这是厉鬼啊!

没等他多想,蜡烛熄灭了,房间里陷入了令人窒息的黑暗,林麒的眼前陷入了漆黑。

这种无法适合黑暗的片刻时间,让他感觉自己要窒息了,心脏似乎都被无形的双手握住,只需片刻一下,他绝对会吓死在这里。

在黑暗之中,林麒依稀可以看到,女孩在镜子前伸出了石头,头180°扭曲,朝着林麒露出了半边脸!

她的另一半没有脸!

“你输了…”女孩直接卸下了自己的半边头皮,啪嗒一声掉在地上,沾着血丝,冲击着林麒的眼球。

在场的温度骤然变低,让人仿佛身处冰窟一般。

林麒差点吓晕过去了,凭借着仅有的理智,他飞快想到一个办法,舌尖血!

但红衣女鬼已经来了。

近了,近了。

林麒心中万分焦急,大口喘气,使自己镇定下来,准备咬下舌尖!

……

“你愣着做什么,难不成真以为舌尖血对这女鬼有用?”忽然,一道男人的声音出现,打破了这个僵局!

林麒瞬间呆住了,这个人怎么出现的,他可是一点都没有察觉。

只见眼前这个男人,跟他的年纪相仿,只是他瘦弱的身子加上苍白的脸色,给人一种营养不良的感觉。看着林麒的眼神,带着一种嘲讽的感觉。

“你不知道人吓人能吓死人吗?”林麒捂着直跳不停的心脏,松了一口气,出现一个人,总比出现一个鬼好。

“呵呵。”男人淡淡笑道,转头看着女鬼:“不去你该呆的地方,在这里做什么?”

整个气氛给人阴森森的感觉,但这个男人的出现,让在场的气氛缓和了不少,给林麒一种心安的感觉。

“你别来送…”他死字还未说出口,女鬼朝着他们扑了过来,发出诡异地笑声,似乎这个男人的出现,激怒了他。

林麒看到这一幕双腿都软了,想跑都跑不了,否则他绝对不会呆在这里送死啊!

完了完了!

而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面前的男人动了,他单手掐了一个手决,口中快速念诵经文,不到几秒之间便完成。

“去!”他低声喝道,伸手朝着女鬼一拍,一道金色的诡异符号,猛然冲他的手心闪现,金光瞬间笼罩了整间屋子!

红衣女孩万万没料到这男人居然这么厉害,想要躲避却也来不及了!

“啊!”她发出凄惨的叫声,瞬间化为一丝魂魄!

男人眼睛一亮,大步朝前跨去,大手直接握住了准备窜的魂魄,轻声笑道:“让你跑了吗?”

林麒懵逼了,他差点命都丢在这里了,这厮居然几下子解决了?

“愣着干什么,难道你准备死在这里吗。”男人朝林麒淡淡道,对这一些事情似乎不在意,如同吃饭睡觉般简单。

林麒这才明白,他这是碰到了行家啊,遇到今天这么多事情,他绝壁说不出世界没鬼的屁话了。

“高人,你叫什么!”他起了拉拢之心,全然忘记了刚刚的全部,连忙凑了上去。

“徐天。”徐天眉头紧锁:“别靠我太近。”

林麒有一丝尴尬,你丫的以为我愿意呢。

要不是节目进入了收视率惨淡期,他才不会热脸贴冷屁股。

徐天说完之后,掐了一个手决,将魂魄禁锢原地。点燃三根香放在魂魄的面前。林麒梗着脖子,好奇地凑了过来。虽然家学渊源,但至今这种场景也只是听说,他还没真正见识过呢,如同一个菜鸟。

徐天没有在意,只是嘲讽一笑,口中默念着经文。林麒对此很熟悉,对徐天有了另一个改观,因为他念诵的是大悲咒,超度魂魄用的。

魂魄开始剧烈碰撞着符罩,似乎心有不甘。

“如果你不想灰飞烟灭的话,老实一点。”徐天冷冷道,随后魂魄安分了不少。

很快,魂魄在肉眼可见的速度只见,逐渐淡化了形体,化为白光冲向地面,消失不见。

恐怖电台   第3章 西北殡仪馆

搞定完这一切,徐天转身就走。

林麒本想叫住他,可是碍于面子,还是没有出口。

“哎,我素材怎么办!”

林麒回想起了节目的事情,苦恼的挠了挠头。李大牛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这事黄了啊。

在鬼门关走一趟了,活下来算是侥幸,但活着还是要面临吃喝拉撒的问题。

林麒一边担心李大牛安危,一边担心等会该怎么交差。

“对了,你的朋友在楼下。”徐天走到拐角处,头也不回淡淡道。

林麒眼睛一亮,心中的大石头放了下来,他还以为这趟会害了李大牛,所幸化险为夷了。

林麒赶紧朝着二楼的位置跑去,他绝对不想再呆在这个鬼地方了。哪怕红衣女孩消失了,这地方也让他瘆的慌。

“我去,大牛你可以啊。”等林麒到了二楼,看到李大牛,顿时就给跪了!

只见,李大牛坐在门口的位置,打着震天响的呼噜声。

要知道林麒可是历经九死一生啊,这憨货居然在这里睡了,这心得多大。

……

“大牛走了!”林麒一脚踹在李大牛的屁股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更是有些心里不平衡。这女鬼为啥就追着他不放,这有个睡着的不更好捉?

“啊…啊,走了啊,好。”李大牛迷糊的睁开布满血丝双眼,瞥了眼四周四周,跟人没事人一样起身就走。

林麒额头落下三根黑线,这厮绝对在挑战他的底线。

此时,东方天际浮起一片鱼肚白,已经到了早晨的时刻。

林麒回想刚刚的一幕,心中都有些后怕,更是加快脚步,恨不得飞奔离开这个孤儿院。

孤儿院属于郊外的位置,周围更是毫无一个人,他死在这里也绝对不会有人知道。

嗯?

“西北殡仪馆?”林麒突然看到远处的三轮子,隐约有几个大字,下意识念了出来。

“林哥你说啥。”李大牛伸了一个懒腰,回头看向林麒。

“没事。”林麒眉头微皱,摇了摇头。

看来那个徐天是来自西北殡仪馆的,难怪有一种福尔马林的味道

如今距离上班的时间只有一个钟,他赶紧叫了一辆滴滴,朝着公司的位置而去。吹着窗外的凉风,看着李大牛惬意的模样,林麒真是蛋疼不已。

上班,绝对是比遇到鬼还要令人恐惧的事情。

他看过这次拍摄了,压根没拍到啥,漆黑黑一片,除了环境算是有些灵异氛围,但后面不管是女鬼索命还是小孩微笑的照片都没拍到,想要糊弄交差也糊弄不过去。

到了公司,林麒咽了咽口水,心中忐忑不已,迈着沉重的步子,朝着周扒皮的办公室而去。周围的主持正在准备资料,桌上更是摆着大把大把的读者信封,而他的桌上,除了一台电脑,啥都没有。连个剪辑视频的活也没有。

大家看到林麒,更是投去了可怜的神情。

林麒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这绝壁是打脸了!

他前一天还在发誓,晚上绝对会搞定一个好素材,结果,这咋交差!

打开办公室门,只见周扒皮正在整理文件,他长相平庸,却给人一种慈祥的感觉。但这绝对是他狼皮之下的伪装,他堪比学校的数学老师啊!

为何如此,就因为他嘴炮的威力,令全部人折服。

林麒挤出一丝殷勤的笑脸:“周…周总,能不能再给我两天时间,两天之后我绝对能搞出一个大视频来!”

周扒皮听林麒的话,脸顿时黑了一下,放下文件叹了口气。

“小林不是我说你,你说你主持今夜鬼敲门也有三四天了吧,连个像样的素材都拿不出来,过几天公司裁员,你可别怪我。”周扒皮苦口婆心道。

在林麒耳中,如同唐僧念经一般。

“是是是。”他连忙答应了下来,跟小鸡啄米似的不断点头。

他还能有反驳的份吗,当然是没有。

听到公司裁员心都凉了一截,好不容易在这大城市混个三千的工资,没了这份工作,他可是完犊子了。

周扒皮又讲了约莫半个钟,这才喝了口水,停了下来。林麒心中苦笑,我耳朵都要起茧子了。表面还是不断点头嗯嗯回答。

“小林,别说我对你不好,我再给你两天时间,你要是还弄不出素材来,也别上班了。”周扒皮无奈道。他对林麒是好了,给他这么一个主持人的位置,只是有点坑爹。

这活搁谁,谁都不要。

林麒点了点头,心中十分复杂。周扒皮虽然跟个唐僧一样,但对人的确是挺好的。

随即周扒皮让他离开,他转身便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桌上还摆着一本老旧的书,被他拿来垫电脑的。

看到这里,林麒眼睛一亮,赶紧抽了出来。

这可是他在家中木箱子翻出来的,叫做抓鬼录,也是他爷爷留给他的唯一遗产。

之前林麒一直不重视,有了这次九死一生的经历后,林麒那还不知道这玩意的重要性。

尤其是接下来,为了能保住工作,他还得再去孤儿院这种九死一生的险地!

林麒把书揣进怀里,无奈地推了推又已经熟睡的李大牛,半羡慕半生气的说,“憨货,别睡了,咱们该走了!”

“啊,去哪啊林哥,等等,你别走啊。”李大牛一脸茫然,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连忙赶上林麒的步伐。

“去西北殡仪馆!”林麒沉声道。
爱对一个人是种什么体验?

爱对一个人是种什么体验?这个问题我问过很多人,得到的答案也是各有不同。 有人说:爱对一个人就像买了一双合脚的鞋一样舒服。有人说:爱对一个人就像吃方便面有了调味料。也有人说:爱对一个人就是对方所散发的荷尔蒙是你的基因所需要的,恰好对方也是如此。 饶雪漫说:我们都渴望牵了手就能结婚的爱情!却活在了上了床也没有结果的年代。 然而这个时代是一个感情泛滥的时代,爱情早已变成了快餐,而汹涌而至的爱,来得...

借魂在线阅读,借魂全文完结篇

借魂 小说简介:那身影一边挖还一边骂,声音阴冷怨毒,但我依旧听出来了,那是我大哥的声音... 借魂 第1章  大哥死了 我们村地处偏远,谈不上贫困,不过也都不富裕,家家户户也就差不多凑合着过。 我有个大哥,娶了媳妇在村里盖

阿花的香草抹茶

-1- 阿花的本名不是阿花。 阿花到底是谁,来自哪里,苏子阳其实统统都不知道。 苏子阳只知道这个女人在百花盛开的春天款款踱步而来,穿的风情万种。 身上的香比红梅香要浓,却没有丝毫的风尘气。 从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他会爱上她,已经不是年少寂静的喜欢,也不会是干净的欣赏,是爱,是自私的拥有。 -2- 2016年一月的一天,26岁的苏子阳终于凭着一己之力在市中心盘了一间五十多平米的店面。 装修落成的...

你会介意你的女朋友有乙肝吗

不爱的时候 心最自由 闺蜜发来一张图片,上面黑色大字写满了整个纸片:"年纪大了,经不起凶,只想被宠着,任何一种让我感觉心累的关系 我都不会主动再去维持" 我只想表达自己的感同身受,越来越觉得如此,年纪越来越大,除了自己,不想再委屈自己而取悦任何谁。 闺蜜今天心情很不好,带着悲伤的情绪说着气话:"不找了,自己一个人过吧。宁愿时间倒回一周前,什么都没发生,一个人多么无忧无虑。" 闺蜜是个长得十分...

陪你醉重庆的四季

如果喜欢一个人,就同她(他)在喜欢的城市走过春夏秋冬。即使后来剩下四季和孤独的你。 重庆的夜色撩人,大楼璀璨的灯划破帷幕,与娇羞的星星耳语。行色匆匆的汽车来来往往,低沉的轰鸣打扰行人脚步,掩过欢声笑语。桥下轻轨与长江问好,然后仓促离开。寂静的路灯强撑住昏黄的光,打了个哈欠,同影子互望。 你来到重庆,如一阵轻风,悄无声息,带来金色阳光,洒满落寞的空气...... 予你一杯淡薄的酒,清香窜入鼻息...

你活得憋屈,无非是总在取悦别人而已

为了拉近与他人的关系,适度的牺牲自己,从而让关系变得更亲密,这本是一件无可厚非的事情,但如果做过了头,就会让自己觉得憋屈。 1. 我最看不得女孩子梨花带雨,因为女孩子一哭,往往会让人心生怜惜。 所以花安会在我面前掉珍珠的时候,我心也跟着乱乱地。 此女子是我一闺蜜,嫁人两年了,平日里很少听她说婆家人如何如何,反倒是她总说自己做得不够好,在这个家里有点不适应似 。 结婚之初,花安是不会做饭,她说...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