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我的傲娇鬼夫》——全文免费阅读

2018-11-29 14:00:05作者:书屋
我的傲娇鬼夫  简介:自从我进入这所大学,总是霉运不断。走在宿舍楼下,被楼上不知谁泼下一桶水。走在操场上,会被莫名物体砸中脑袋。走在路上,莫名其妙的会掉进下水道...


第5章:我是你的夫君
霎间,她像被人定住,动弹不得。两只没手的手臂,伸的老长。肩膀和颈连接的地方冒着黑烟。两只黑臂把我困在中间。
我张开嘴愣住。
一缕阴风吹来,厕所内阴寒更甚。
我抬头向黑色阴风望去。穿黑色龙袍的男子悬浮在半空,他打开双臂,墨色龙袍在半空中无风自舞,邪魅俊美、王者之气却又翩翩卓然。
他朝我肆邪的魅笑:“娘子,想为夫帮你吗?”
昨夜那个男人,怎么会在这?
他昨天强要了我,想着昨夜的受辱,我心里堵得慌,眼里泛出泪,被我生生逼回去。
我双手捏起拳头,恶狠狠的朝着他骂:“滚,不要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昨夜,我就当是被狗啃了。”
他魅邪的唇僵了,面容冷凝,深邃眼眸含冰摄魄。一字一句重复我的话:“当是被狗啃了?”
他金线暗绣流云的广袖,朝陈小美一挥。
嘭……
一声巨响,陈晓美残缺的尸体爆炸,成一团黑色雾气,朝四面八方飘散。消逝在厕所走道里,烟消云散。
他双脚落地,一步步的走过来,如天将魔主,地狱修罗。眸子里带着毁天灭地的色彩。
我往后退去,背靠厕所门,心跳骤然加快,内心惊悚害怕。
门外,雯雯任旧不死心,不停拍门,撕心裂肺的呐喊。
我已无路可退,拼命让自己镇定下来。
可,抖动的双腿,早已出卖我故作镇定的内心。
他冰冷节骨分明的玉指落在我额头,冷冷划过眉心,到鼻翼,最后落在我唇瓣上,来回轻抚。
我忍受不了这冰冷的温度,想抬手把他手拍开。
他勾起薄唇,把我手往背后一收,搂着我的腰身挨近他。很近很近,就快贴到他,我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冰冷寒气。
他深邃的眼眸,像一滩千年寒潭。声音冷清,透着蛊惑:“总有一日,你会心甘情愿的喊本尊为夫君。”
说完,不顾我的意愿,带着魅邪的笑容,俯身亲吻我的唇瓣,冰冷的糯软塞进我口中,肆意掠夺我口中芬芳。
我狠狠推开他,却如何也推不开,他像块冰雕立在我面前,纹丝不动。
我攥紧拳头,牙齿狠狠朝他舌尖咬下。
他及时退出来,轻佻我的下巴得意的笑着:“阿幽,记住,你的夫君叫君无邪。”
他张开双臂往后一退,凌空而立,悬浮于般空中。猎猎黑袍,飘逸的自舞。
半空中,他如血殷红的嘴瓣,弑邪的笑着。
瞬间消失在我面前,彷如没来过一般。
我瘫坐在地上,目光呆滞,全身衣服湿透,冒着冷汗……
门,终于被打开,雯雯冲进来见我做在地上发愣,抱着我撕心裂肺大哭。
青兰把宿舍长喊来,左右宿舍都惊动了,往女厕所里一看,发现什么都没有。
地上,只有一团黑色灰烬,其他宿舍的女生朝我和雯雯骂,说我们是神经病。不让她们好好睡觉。
宿舍长对青兰警告:“以后在这样,引起学校女生宿舍的恐慌,你们就搬出去住。”
青兰把我和雯雯拉起来,好生劝着我们回去睡觉。
一晚上的闹腾,我第二天上课的头脑发胀,精神很差,几次差点打瞌睡,被老师凌厉眼神吓醒。
我选的是美术系,其实我压根就不会画画。这个科目是凤子煜帮我选的,他说我以前画的山水墨画,很美。
我只想说,他想多了。事实是我连毛笔都不会拿,还画水墨画。这不是扯蛋么?
好不容易挨到中午下课,往食堂走去。
在教学楼下,不知谁丢下几片烂菜叶到我头上,我抬头往楼上瞪去,一个鸡蛋砸到我脑袋上。蛋白粘到头发上。
四周起哄声,整个教学楼上面冒出一排排人头。朝我讥讽。
“她就是跟凤子煜在后山打野战那个转学生?真不要脸。”
“人家为了凤子煜,够拼,够大胆,敢用身体去诱惑。你们敢么?”
“凤子煜怎么选了这么个货色。一身的地摊便宜货,啧啧啧,差劲。”
我把头上的东西清理干净,咬着牙,很生气。想大骂她们,更想把她们拖下来暴揍一顿。
我却只得忍辱负重的转身,默默的往食堂走去。
我怂,是因为我没有背景。这里每一个同学不是家里有钱,就是有背景。我一介草根得罪不起她们。
雯雯和青兰帮我打好饭菜,我刚坐下,青兰朝我身后指了指。
我转头,看见凤子煜走过来,他空灵剔透的眼眸在看着我,像闪亮的星辰,很耀眼。
安静的美少年,无论出现在那,都是目光的焦点。食堂安静如尘,所有人停止用餐,看着凤子煜。
他端着饭盘,默默的在我身边空位坐下,把盘里的菜放到我饭盒中。“我不喜欢吃死物,阿幽你帮我吃。”
不过是些鱼虾,对于大少爷的挑食,我只能默默的往嘴里送。
谁叫我爸给他爸开车,我妈的工作,我的学校都是凤子煜爸爸安排的。
一向话多的雯雯和青兰,此时不知怎的,居然不说话了。
吃了几口后,她们找借口离开,留下我和凤子煜。

第6章:半夜鬼敲门
凤子煜是大学里的校草,爱慕他的女生很多,他一坐下来,我能感受到四面八方射来的刀子眼,冷飕飕的,盯的我脊背发凉。
本以为和凤子煜会沉默的,相安无事完餐后,会各自离开。
他几乎什么都没有动,安静的看着我把盘里的饭菜吃饭,我抬头看他一眼,他空灵俊秀的眸子正对着我,映着我的倒影。
我脸微微一红,尴尬撇过头去。
他先打破沉默,声音很好听:“小幽,从今天开始我接你回家,你回家住把。”
我抬头看他一眼,默默的摇了摇头。
凤子煜和我关系很尴尬,我们并不是朋友,总共才见几次面。
我爸在机关给领导开了二十年的车,领导高升了,我爸就被调到省城给副市长开车,就是凤子煜的爸爸。
爸爸工作调动,我妈妈也被调到省城当护士。
为了方便接送副市长,我家就在凤子煜家的隔壁,他家的房子大的像皇宫,我家就住在后花园边上,住的楼还是他们家的。
我大三都准备去实习,我爸妈非得让我进这名牌大学混个毕业证,因凤伯伯的关系,我走后门进了这个贵族学校。
第一天上学,他开拉风的兰博基尼载我去学校。我不知道他在学校的影响力会这么大,这么多女生爱慕他。不然,我打死也不和他共坐。
第一天他送我来上学,帮我办好手续,找好宿舍。我在学校里经常被女生欺负,来到这所大学,每天都过的很憋屈。
面对纯洁如雪的凤子煜,我能告诉他实话,叫他离我远点吗?
心里很想说,但没那个底气。
我嘲弄扯了扯嘴皮:“不了,我在新宿舍的同学都挺和气。”
凤子煜见我拒绝,没在说什么。
…………
经历了厕所里惊魂一夜,晚上我和雯雯两张床拼在一起。
刚刚入睡,朦朦胧胧中我听到外面有人敲门,轻轻的,断断续续,很有节奏。
那声音一直在耳边荡着,吵的我无法入睡。我干脆坐来起,把床头的台灯打开。
数了数宿舍里的人,正好五个,一个都没少。
外面敲门的是恶作剧,还是想找我麻烦?半夜三更的,我挺害怕,不想理会。
我刚刚躺下闭上眼睛,外面又传来敲门声,一阵一阵的。咚,咚,咚,声音很轻,撩着我心里发毛。
宿舍里安静的可怕,四个舍友都睡的很死,连清浅的呼吸声都听不到。离我最近的雯雯,我都听不到她的呼吸声。
宿舍内气温顿时变低,阴沉沉的。我朝门口喊了一声:“你找谁啊?”
门外敲门声安静下来,大致几分钟后,我以为会停止时,又传来了。我顿时心里紧张起来。
我在老家时,听老人说过,过了午夜十二点,有人敲门别去开,半夜只有鬼才会敲门。
我推了推身边的雯雯:“雯雯醒醒,谁在我们宿舍外面敲门?”
雯雯睡的太沉,没理会我,翻了一个身继续睡。
咚,咚,咚……
敲门声越来越大,我手臂惊起鸡皮疙瘩。那声音好像冲我来的,要把我搅得不得安宁。
我不敢去开门,强迫自己躺下。外面声音不止,我没法睡觉,干脆用被子蒙头,耳朵里塞上棉花,套上耳罩。
熬了一晚上, 闹到快天亮,那声音终于消停了。我看了时间,凌晨五点。还能睡上两小个时。
一晚上睡眠不足,上课时终于忍不住打瞌睡,被老师发现,点名批评,全班鄙夷的看着我。那一刻,我脸上火辣辣的。觉得自己很丢人。
好不容易熬过上午,下午没课,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躺下补充睡眠。
雯雯回来,见我脸色不好,坐在我床头,手覆盖上我额头,关心的问道:“小幽,你脸色怎么这么差,这是怎么了?生病了吗?”
我把雯雯的手放下来,无力的摇摇头:“连续几天睡眠不足,我快顶不住了。你让我先睡一会。”
雯雯皱眉道:“昨天晚上你没睡好吗?”
“晚上,不知谁在敲宿舍门,宿舍里的人都睡的很沉,我一个人又不敢去开门,我就憋在被子里。一直熬到天亮。没睡几个小时。”
雯雯拉我的手安慰道:“今天晚上我也不睡,陪着你。这几天老是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小幽,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小人,有人专门整你。”
我坐起来,有气无力的说道:“我没得罪谁,从一进学校,天天被人欺负,我想不出有谁想出这么损的招数对付我。”
雯雯给我递过来一杯水,我接下喝了一口,她细心的收回去。
把被子拢了拢,说道:“你别担心,我先打电话问问奶奶。看有什么法子解除。”
雯雯奶奶在乡里是个阴阳师。我以前和她同班时就知道,帮人看风水,看阴宅,算命,治一些疑难杂症。
在我老家那边,阴阳师是个很神秘,很受人尊崇的职业。一般科学解释不了的事情,老人们都会去找他们看看。
以前,我嗤之以鼻,说他们封建迷信。
自打我在山洞里遇到真正的鬼后,相信这世界真的是有鬼怪的存在。
奇女舍身蟒穴为夫报仇

在石头村,有上千户人家。村里人主要以农耕、打猎、采桑麻为生。这里群山环绕,山清水秀,民风淳朴,百姓相亲相和。这家有难那家帮,那家有难这家来,其乐融融。 在这个村子里有一个青壮年,叫孙玉,生的一身好力气,百斤石头举起来,一

我错过了全世界最好的你

01 七年了,我原以为,此番不过是来杭州出一趟差,没想到会再次与江晓玥重逢,竟然会这么巧。而且就在浪漫的西湖边,我们曾经来过无数次的地方。 那个染过粉红色头发、神经大条的女生,那个喜欢cosplay、对二次元世界充满狂热的女生,那个被认为举止轻浮、但内心纯真无比的女生,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 我懂得她,懂得她的善良和单纯,懂得她的执着和坚持,懂得她的无私和无畏,无论别人怎样丑化她的形象,都不...

糖葫芦情事

初秋,风和日丽的早上。 洛晨单手骑着男款捷安特,另一只手攥着手机,因为速度太快,呼呼的风从耳边刮过,电话那头的人让她喊大点声。 “你急啥啊!这才六点半!搭棚子啥的也用不着我……哎呀好好好我错了这不是睡过了嘛。”她屈服于电话那头的凶神恶煞,低头认怂。 今天是社团纳新的日子,学校里管它叫“百团大战”。作为这一届书画社的副社长,洛晨要和社长庞羽芳俩人在教学楼前的大广场上蹲一天,招贤纳士,让社团注入...

你还会像18岁那样去喜欢一个人吗?

我喜欢一个人,只要想到他就会笑,只要看到他和别的女孩在一起就不开心,我想第一时间和他分享所有我觉得好笑或者美好的事情。 01 2018年还是来了,从0点开始,朋友圈、微博、各种群里都刷起了新年快乐,我一条条回复那些新年快乐的消息,其实并不觉得比平时会更快乐一点,有点儿慌,又过了一年啊。好像越来越不能把自己当小孩子了。 这几天朋友圈都在晒18岁的照片,有人说像是葬爱家族在开年会,这个我不否认,...

原来,他只是约了个炮

一 “人家不想走啦~,你背我好不好?”星光下的衣衣眼神迷离着,两只细白的胳膊懒懒地环在洛洛的脖子上。 “又不想走了?刚你还要狂奔来着,我说大姐,你到底用不用我背啊?”洛洛一手箍着那即将坠落的腰,一边四处寻找着还亮着灯的旅馆。 夏夜的星盈满天穹,遥远而澄澈的银辉交织,给宽阔无人的街道披上了一层轻柔的纱。洛洛搂着醉酒的衣衣,如同搂着个不安分的小猫...

影子杀手(六)

《午夜邂逅》已经结尾,我向媒体承诺,会在今天公布真正的影子杀手,隐藏着宿城背后的所有真相。 小刘打来电话,说《午夜邂逅》的新书发布会开得很成功,各大媒体记者,粉丝集聚一堂,正在等候安小姐去签售。李牧打来电话,要我无论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