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文《我的傲娇鬼夫》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2018-11-29 13:43:39作者:书屋
我的傲娇鬼夫  简介:我们两发出的凄惨尖叫声,整栋大楼都能听的到。外面如死般寂静,连风的声音都停止了。无论我们怎么敲,厕所门还是打不开,没有人来救我们,我们被堵死在里面...

第3章:失踪的舞蹈系美女
“啊——”
雯雯发出凄厉的叫声,我拉着雯雯撒腿外面跑去。
黑色发臭的血水从她身上滴下来,一滴滴落在便池里,我听见的滴水声是从她身上传出。
我怕极了。
从小未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雯雯脸色发白,双腿发软,我拖着她往门口跑去。“跑啊,雯雯……快跑!”
我们奔到厕所门口时,嘭……一声,阴风吹过,厕所大门被紧紧关上,我使劲推,怎么都推不开,用身子狠狠的撞,丝毫不动,就连撞厕所声音全无。
我扑在厕所门上双手拼命捶打门,边敲边使劲哭喊:“救命……救命啊!”
我们两发出的凄惨尖叫声,整栋大楼都能听的到。外面如死般寂静,连风的声音都停止了。
无论我们怎么敲,厕所门还是打不开,没有人来救我们,我们被堵死在里面。
慌乱中,雯雯的手电滚落在地上,滚了几个圈,雯雯扯着我的衣服战战兢兢哆嗦:“怎……怎么办?小幽,我们被堵死在这里了。我们是不是要死了。呜呜,我还不想死啊。”
我哭着安慰她:“别怕,别怕……在敲,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青兰她一定能听到。”
“对,我出门时,青兰迷迷糊糊的叮嘱我拿上手电。”
背后阴寒而至,传来凄凉入骨的女声,冷的没有一丝人气。“喋喋……你们出不去了。”
靠着门,我转过身来,地上的手电暗黄的光圈正好照在她脸上。
她的脸漆白,唇色如血凝固呈现黑色,眼睛滴着黑色血泪,凸出来鼓得很大,就像随时会掉落。
嘴角,鼻孔,眼睛,耳朵……全流着血,黑色的血。顺着她的脸颊一滴滴落在地上,白漆脖子上是一圈深深的勒痕。已把她的脖子勒断。
我不知道她是怎么从绳索上下来,可我跟她无冤无仇。
雯雯躲在我的背后,颤抖的说:“她,她叫陈晓美,舞蹈系有名的美女,失踪了半年时间。学校贴了很久的公告。”
陈晓美慢慢向我飘来,白色长裙角下面已烂成碎布,披散缭乱的长发有几缕盖住眼睛。
她伸出尖锐的手指,手指甲已发黑,掌心透着糜烂的腐臭味。
指甲迅速朝我心窝伸过来。
阴恻恻的声音透着诡异:“龙小幽,我想要你的心,给我。把你的心给我……”
幽冷的声音,冷入四肢百骸,她迅速向我冲来,诡异的指甲像刀尖一样。
躲无可躲,藏无可藏。这一刻,我觉得我们完了。
我和雯雯抱在一起,身子瑟瑟发抖,像等死一般。
突然,雯雯从脖子扯下的护身符,哆嗦的手把护身符拆开,护身符里装红色粉末。
她就快冲过来,我咬牙上前一步,把雯雯挡在身后,我知道陈晓美是冲着我来的,能挡一时算一时,是我连累了雯雯。
陈晓美在我身前停下,锐利黑色指甲停在我胸口处,她凄厉道:“我死的很冤很冤,只有你的心能救我,把心拿来,给我……”
手迅速覆盖心口,眼见她锐利的爪子就要戳到我心窝,我眼眸骤然瞪大。
雯雯把护身符里的红色粉末往她尖锐的黑色指甲上一洒。“去死把……”
——啊
陈晓美双手冒着火星沫子,火星子像硫酸一样,迅速烧了她的指甲,烧透她手背白漆的皮肤,手背迅速变透明,火星子蔓延很快,小点慢慢扩大,就像单薄纸张穿透一个孔,小孔瞬间烧没蔓延四周。
陈晓双手火星被吞噬,迅速烧没了。
浓烟散发恶臭味道,就像腐烂的熏肉,熏得人想闭气。
陈晓美倒在地上,想把火星子扑灭,火势却越来越大。她抱双手吱吱的乱叫,那声音我从来没有听过,像诡异怪兽凄厉惨叫。
我问雯雯:“她,为什么会是这样?”
雯雯怯怯看了她一眼,往我身后躲藏,小声的说:“我奶奶说我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护身符里装着朱砂,正好克她们。”
她把朱砂往我手心的塞了些,在我胸口处抹上一层。“胸口抹上,或许有用。”
本来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却没料被朱砂烧没了双手的陈晓美突然歪歪斜斜的站起,惨白的面孔变得狰狞,扭曲在一起。
她离我们很近,眼珠子滴着黑色血迹。突然,她张开血盆大嘴,露出尖锐的獠牙朝我脖子咬过来。
阴凉的气呼到我脸上,牙齿就要触碰到我的脖子。我扭头凄厉的尖叫:“啊……。”
雯雯手颤的很厉害,哆嗦的把手里朱砂朝她撒去。
她狡猾了,身子一瓢往旁边厕所一躲,雯雯手里的朱砂丢空。

第4章:无头女尸
她从厕所里飞出来,笑的阴森森:“没有磷酒朱砂,我看你们怎么对付我。死把,全部都去死把……”
她伸出烧没了发黑的手腕,她扑到我面前,张开阴森森的嘴,黑色血液滴出来。尖锐的牙带腐臭味,就朝我的脖子咬下去。
我歪着脖子,手里还有抹雯雯给我的朱砂,往她脸上,嘴里,眼睛上一洒。
“啊……”
这一次,她没能躲过,抱着脸倒在地上,凄惨的尖叫。叫声很尖锐,雯雯捂着耳朵躲到我身后,能明显感到雯雯的颤抖。
陈晓美倒在地上,凄厉阴狠的狂嚎:“我不甘心,不甘心,龙小幽我一定要你死!”
地上,她惨白的脸,朱砂所到之处燃起火星子,烧透了她的脸皮,从脸皮蔓延到鼻子,嘴唇。
很快烧没了鼻子,烧掉了眼睛,渗进脑颅、从脖子以上,全没了。
成了一具无头女尸。
即便这样,她没有死透,还在地上疯狂的串动。
挣扎着,歪歪扭扭的身子站起来,寻找我们的方向,想和我们同归于尽。
我们都没有了朱砂,对付不了她。她很快就寻到我们。
躲在我背后雯雯双手使劲拍着门,凄凄疯疯的大喊:“救命啊,兰姐,救我们。”
我急了,使劲的拍着门,朝着门外疯狂大喊:“救命,来人啊,救命啊!”
不管我们怎么喊,外面走廊安静的出奇。
凌晨两三点,根本不可能有人起来跑到这里上厕所。我们就像被隔绝着,被走廊外的世界和整栋教学楼隔绝着。
陈晓美烧没的脑袋,脖子上冒黑气,阴冷的空气能闻到烧焦腐肉的气味,她已没有了脸,只剩下黑漆漆脖子不断的涌出黑色血液。
她发不出声音,没有了手,却还能判断我们的方向,一颠一抖的冲我们奔过来。
我迅速把外套脱了,抹着朱砂的地方对准陈晓美。只要她敢过来,我就敢把外套往她脖子上扑去。
她迟疑了,似知道我手中还有朱砂,直觉对朱砂的恐惧,她定在那不敢靠近。
一秒,两秒,三秒。
我眼睛盯着她,额头的冷汗沿着脸颊流到脖子上,我不敢擦,甚至不敢闭眼睛,怕她扑过来。
拿外套的手颠抖的很厉害,
雯雯没出声,停止拍打厕所门,她颤抖的手挂在我手臂上,在我耳边轻声说:“屏住呼吸,只要不露出生人气息,她就不会察觉到我们的存在,来试试。1,2,3……”
我和雯雯同时闭气,陈晓美歪着身子,冒黑血的脖子倾斜,大致过了十秒时间,转身慢慢向最后一间厕所飘去。
女厕所的最后一间,是阴气最重的。
她本能的寻找阴气集聚的地方养阴。
她走的极慢,走到第二间厕所时,我快憋不住了,呼吸两口气。她瞬间停下来,转身。
我和雯雯心跳到嗓子眼,雯雯抓我手臂上的肉。扣紧,很疼。
我迅速闭气,内心祈祷。
走,快走,快走……
她停了两秒,转身,继续走到第三间厕所,我捏着自己的鼻子,就算憋死也不敢呼吸。
终于走到第四间,厕所门自动打开了。我看到里面尽是黑漆漆的血液。
就当她快飘进去时,我听到厕所门外面青兰自言自语:“这两个,上个厕所这么久,不会掉进去了把?”
我和雯雯顿时喜极而泣,终于有人救我们了,青兰终于来了。我们能出去了。
即将走进第四间厕所的陈晓美,突然转身,风驰电擎的向我飞过来。那速度太快,我根本反应不及。
她像鬼魅一样,想要跟我同归于尽。
我傻眼,雯雯手疾眼快,拿我手上的外套朝她脖子上扑去。我的外套胸口处抹了朱砂,外套里燃烧了火焰,陈晓美发出吱吱尖锐声,到处乱窜。
即便如此,她任旧往我的方向冲而来。
变故太快,我和雯雯只能出去一个。咔嚓,厕所门被青兰打开。我把雯雯往厕所门口狠狠推出去,自己留在厕所内。
外面,青兰扯着喉咙喊:“哎哟,你们两个见鬼了,看看,把我新睡衣都扯破了。”
嘭——
厕所门迅速被关上。
雯雯在外面使劲拍打厕所门,凄凄沥沥的哭喊:“小幽,你听的到吗?小幽你快出来啊。”
外套上的朱砂只抹了一点点,火很快熄灭,脖子被烧没的陈晓美朝我冲来,我背靠门,已没有了退路。
今夜,就要死在这里,我不甘心。
只剩下斑秃身躯的陈晓美,穿破败白色连衣裙冲我扑来。
三米,两米,一米……就要冲到我面前。
寒溪半映山

苏格决定要培养林寒溪,这个人不仅颜值爆表,演技更能飙,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发现,她觉得自己简直捡到了宝。

惊悚小说《苗蛊》全文在线阅读

《苗蛊》讲述了:巫蛊之祸,自西汉起延续几千年,屡禁不止,直至如今,国学凋零,民智渐开,在大中国,唯乡野之民谈及,许多“缘来身在此山中”的人都不知不晓不闻。 苗蛊第三章 五楼的回魂梯  有了天魂残留能量的滋养,朵朵

一遇秋冬误终身

每个人都有一首属于自己的歌,不是因为歌的旋律有多动听或歌词写得有多美,而是因为这首歌在说着你的故事! 长发落寞 如你看着我 思念诉说 眼神多像云朵 这一场恋爱 我期待的女孩 她身影清澈 多么晶莹的无奈 这一场恋爱 过去和现在 无论晴朗破碎 总会有一转身的等待 《一场恋爱》 最近在追等待了大半年的老胡的《猎场》,开片一二集很多网友对导演颇有微词,纷纷叫喊:要看的是职场争斗剧,不是爱情伦理剧。 ...

最好的,总在不经意间到来

文/春日小熊 “我这二十二年来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 林翘盯着许松白好看的单眼皮,笃定地说。但其实天知道啊!她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其实内心已经紧张到快要窒息。 “嗯?”眼前的男人掩不住脸上的笑意,眉目舒展。他慢慢低下身,猝不及防地把连翘抱了起来,狠狠亲了一口。 连翘呆滞地捂着刚才被亲过的地方,面颊烧红,笑得花枝乱颤。她实在不好意思,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她伸手捏住许松白的脸,挤成了鸭子嘴...

你为什么会剩下?

文/陇兮 01 昨天晚上,突然收到闺蜜的一条微信,她说,我的心又飞了,我该怎么办? 对于她的困惑,我竟无言以对。她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一家公司做培训,全国各地出差跑来跑去,那两年,经常可以在朋友圈看到她晒的异地美食和途中趣事。那时候的我,还在一家公司做行政,对于她的经历,心里满是羡慕。 后来由于离家远,父母不放心,千方百计劝说她回家发展。再加上与男友分手,她想离开这个伤心地,便辞职回家。 她抽空...

梦在远方,我在路上

一 雨声滴答,寒气从窗户涌入,让人舍不得离开被窝。预定为凌晨四点十分的闹钟已响,再过十几分钟老五的电话就要来了。冬雨季节的冷是不分白昼的,任你穿得严实,几股小风吹来立马让你老实的缩缩脖子紧紧身上的衣服。这个点出门去取货让我开开车练练手也就是老五胆大心细敢这么干,毕竟我还没拿到驾照。 街道上路灯明亮却驱散不了凉意。老五坐在面包车驾驶室里低着头在清点着什么。老五是一个守时的人,无论工作还...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