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木匣子

2018-10-11 14:30:21作者:海燕

 

来,后生,你先坐。听老伯给你讲个故事你就明白我为啥不把这楠木匣子卖给你了。

你知道均川不?估计你也不知道,就一个小村子,这几年被那些开发商开来开去说要搞什么狗屁工程,最后连名字都给改了,但是以前我还住在那的时候还叫均川。你不知道,当时就因为这个楠木匣子给我们村子惹了多大的事儿。

出事儿的那天我记得可清楚了,我正在地里干活呢,远远的就看见刘大海从地的那头跑过来,边跑嘴里边喊着啥,离得那么远我也没听清。我那时候还纳闷呢,这大晌午的,日头都能烤死人,他家的地前天就见他都收拾干净了,风风火火跑过来也不知道啥事。哪知道果真出了大事,他们家广川好像是掉鱼塘里了,怪不得他这么着急。他们家广川是他家的独子,才十三,全家宠得不像样儿,简直就是眼珠子命根子,这命根子出了事你说他能不急吗?

我那时候也懵了,也没来得及多问,赶紧放下锄头跟着他来到鱼塘,等到了才知道咋回事。

原来是这天太热了,广川和隔壁院子的两个娃娃一起来鱼塘戏水,路上这广川也不知道在哪儿捡了这个楠木匣子,跟个宝贝似的拿了一路。结果到了鱼塘几个娃娃闹着闹着也不知咋弄的就把这匣子滑到水里去了,广川舍不得非要下去给摸回来,结果这下好了,听一起玩的那两个娃娃说广川下去连个泡儿都没冒。刚开始还以为这小子跟他们闹呢,也就没理,两个人还在岸上打趣儿来着,等过了约摸有个五六分钟了他俩才觉得不对劲儿。

按理说这广川水性不错,去鱼塘玩水的次数也不少了,咋能说溺水就溺水了呢你说是不。

关键是这人掉进去了你甭管是死是活你总得能捞上来不是,这水性好的汉子下去了能有十来个,就是没见着广川的影儿,你说邪门不邪门!

小伙子我和你说,我年轻的时候也和你似的,血气方刚,啥都不怕,可是那次啊,可是真真把我给吓惨了,真的,大爷不怕你笑话,我现在和你说起这事儿浑身都直冒冷汗。

其实我爷以前算是这村子里的半仙儿,驱驱邪算算命看看风水啥的,我从小跟在我爷身边,我爷活着的时候非要教我点手艺,我那时候傲啊。不就是神棍嘛,不干不干!后来我爷逼着我学了点皮毛,等到我爷走的时候也就是会看个风水,你说说这除了人命的事你找我我也不会弄啊!但是那时候年轻啊,脸皮儿薄,也不好意思说不会啊,人命关天的事,人家还把你给找来了,怎么的也得装个架势四处看看不是?结果这一看啊,你猜怎么着,邪门的事儿来了。

我想着说先下水再看看,万一瞎猫碰死耗子真能看见广川呢。结果我才进塘里一只脚就觉得有东西硌我脚了,我伸手一摸,嘿,方方正正一个木疙瘩,掏出来一看和广川一起玩的小孩子立马就开了腔,这个就是广川捡的那个楠木匣子。

这匣子找到了按理说广川也应该不远,何况我们那小地方,全村就那么一个鱼塘,鱼塘也就那么大,找也好找,于是就又派了几个水性好的壮汉,结果又是竹篮打水。

没事儿没事儿,大爷不渴,你喝吧。

你听大爷接着给你讲哈,我那时候也不知道这匣子这么邪性,就是好奇这匣子里到底是装的啥,手一欠,就把这匣子给打开了。

后生,你猜猜那里面是啥东西。你肯定猜不着,那匣子里全都是女人的头发,乱糟糟一团,水淋淋的,差点给我看反胃。我这刚一打开匣子就听周围一群娘们在那大呼小叫地在那喊,喊得我这个心烦!不就是几根头发嘛,至不至于。可是就当我抬起头的那一瞬间我他妈都愣了!

等会儿啊,大爷抽个烟。岁数大了,好这一口。

我抬头一看,妈了个巴子的!广川的尸体自己浮上来了!

真他妈邪门,按理说这人溺死在水里浮上来怎么着也不能这么巧,早不浮晚不浮,非得打开箱子的同一时间你浮起来。

不怕你笑话,大爷没咋念书但是这基本常识也懂点,这才短短两个小时尸体就浮起来了?见了个鬼!再说了,这之前十几个人下水找了好几遍,连个人影都没见这会儿自己浮起来了你说渗人不渗人?

这人也找到了,不管怎么说也就这样了吧,广川自己下的水,你也怪不得别人,所以啊,这事儿就这么了了。

至于这楠木匣子啊我那时候知道这东西不吉利,就找了个埋死人的坟地给埋了。当时埋的时候我还想呢,活人气儿足的地儿怕你乱闹,找个死人待的地儿你总安生了吧?哪想到啊哪想到,这败类东西好死不死的还是出来惹了事。

 

小伙子,你知道有一种风俗不?就是这横死的小孩子不能进祖坟。

嗯?横死啊,就是得病啊,意外啊,反正不是正常死亡的都叫横死。

诶?我刚说哪儿来着。哦,对!这横死的小孩子啊进了祖坟说是不利于这家的运势,而且这孩子的尸体要用铺盖卷好了扔到乱葬岗。再找个无儿无女的老人用砖头把尸体的脸砸烂,这样就不知道这孩子是谁家的了,怕遭报应。一切做好之后一把火烧了就算完了,平时都是好好的,可就是这次出了事。

广川的尸体处理掉了之后那砸烂尸体脸的老头儿可就倒了霉了。

这老头儿叫富根,老光棍一个,一个人住,本来啊平时老头一个,没事儿就自己种种院子喂喂鸡,没有农活的时候和几个老头打打扑克下下象棋,生活过得多滋润,可是谁成想,自从广川那件事之后便糟了灾了。

这事儿是从张嫂那传遍整个村子的。张家和富根家是邻居,听说那天张嫂家修屋顶,不巧抹泥板找不到了,就去富根家借。哪成想刚一进门就把张嫂吓了一跳,富根但是在家,但是早就不是活人了。

张嫂看见富根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姿势很奇怪,身子直直的立着,头呢则插进了水缸里。

造孽呀,真是造孽。你说说就是这么个匣子,惹出了多大的事儿。

孩子,你现在懂了吧,这东西就是个邪物,不然你说说,这古董店的东西大爷为啥就这个说啥都不卖给你。

不过话说回来,这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邪啊,也不是无端作祟的。

 

孩子,你听过寄魂于物不?就是说人死了,还有心愿未了,所以把魂魄寄在物件上。

自从这些事儿一出啊,整个村子都人心惶惶的,后来我大爷,就是我爸大哥,来我们村和我爸商量第二年出租土地的事儿,闲聊天说起了这件事,我大爷不免一惊。

我爸和我大爷差了八岁,我大爷十三岁那年村里也是闹了挺大的一件事,这事情啊,就和着木匣子有关。

你知道拐卖妇女不?犯法又造孽啊,可是那时候我们村子实在是太穷了,哪有姑娘愿意嫁过来啊,所以啊,这种事情,多的是。

我大爷说他记得他们村那时候有一个瘸了腿的老光棍,四十多岁没媳妇,没办法,东挪西凑借了点钱花了五千买了个媳妇回来,寻思着能给自己生个孩子给自己做口热乎饭吃。

这媳妇啊你别说,长得漂亮。听我大爷说那时候全村的人都说这五千块钱花得值当。不过这么漂亮的女人肯定是不甘心在这山窝窝的,总想着跑,结果呢哪次都没成功,跑一次打一次,再跑再打,后来这女人怀了孕,给他生了个娃,也就没有跑的心思了。

你说说,这日子不过得好好的吗?谁能料到还是出了差头。

这女人长得好看也是负担啊,有多少男人都惦记着这块肥肉呢。那天瘸子不在家,村长借着由子来瘸子家占女人的便宜,女人不肯便要用强的。拉拉扯扯间被赶回来的瘸子看了个正着,瘸子知道那是村长又惹不起,只能自己憋着拿女人撒气。

有天晚上一家三口去鱼塘钓鱼,瘸子之前喝了点酒,越看孩子越觉得不像自己的便和女人吵了起来一边不要紧,酒劲儿上来了,他似乎认定了这孩子不是自己的,耍起酒疯来摁住了孩子的头,把孩子活活溺死在了水里。

没了孩子这女人也过得没奔头了,挑了个晚上抱着娘家陪送的嫁妆——楠木匣子跳了江。

 

哎,都是可怜人啊。

这广川捡到了匣子跳了水,这可怜的女人还以为是她自己的娃娃,就给带走了。再说说富根,砸烂了自己孩子脸的仇人怎么能容忍......

造孽啊,最后还是我大爷拿来了我爷留下的符贴在了这匣子的背面才算压住了她。

对对对,就是那背面,看到了吧?

年轻人,这东西到底是邪物,你现在清楚了大爷为啥不卖给你了吧?

这人啊自有人的命,鬼呢自有鬼的命,人鬼殊途,弄不好可是会出大乱子的啊。

爱是伟大不是犯贱,你的爱情,必须要点尊严

"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01 第一次听到这句话,应该还是未知情事的年纪,只觉得张爱玲写的太美,太美了,直到后来稍大一些,渐渐走入社会,体味感情,才发觉低到尘埃里的爱情,是何等的心酸与痛苦。 无可否认,张爱玲的才华,是倾城绝艳的,但愈走进,越发现,在爱情中,自己谦卑的喜欢一个人,没有错,但是把自己放到尘埃里,就是大大的问题了。姑娘,你的爱情那...

跟“直男”告白之后,我那几乎归零的青春

我忘了是几岁开始,面对爱情,我突然变得理智。再也不会疯狂的追求什么人,再也不会为了谁的离开头撞南墙。可能是当我发现,活着,还有太多事比爱情来得更重要;可能是我明白,爱情,还可以埋在内心,永葆初见的模样。 今天,来讲一个朋友的故事。那是去年刚入冬的一个晚上,他打电话来说,要不要喝一杯。我望着外面的天寒地冻,看了一眼手里捧着的热巧克力,说,你最好有值得我出门的事。他说,如果我喝醉了,说不定会告诉...

你才是问题的根源

一次朋友聚会,大家说起带娃的辛苦、婚姻的不易,就有人感慨说: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难将就了,稍有不合就接受不了,换做那时的我们,是不是也会如此呢? 这是一个小妇人的心声,听得出话里有满心的羡慕。尽管我知道她转身,还是会继续为孩子撑起一片没有风浪的天空,仍能理解那未被满足的少女心。 其实,当你一个人忙里忙外的带孩子、当你一个人面对生活中的琐碎、当你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的操持一切,就会明白为什么...

仰望星空,仰望您

奶奶看着天空对我和弟弟说:“你看天上闪闪的星星都是死去的人,你爷爷还有妈妈都在天上看着你们了。” 萤火虫绕着我们翩翩飞舞,虫子的叫声此起彼伏,我和弟弟坐在板凳上,仰头看着一直对我们眨着眼的星星 奶奶拿着蒲扇不断为我们驱赶着蚊子,看着天空半天又说:“奶奶以后也会去天上,也会变成星星,那时你们想奶奶就仰着头,望望星星就可以了。” 我拉着奶奶的手说:“奶奶你不会死的,你会长命百岁的,我不想你走。”...

南城不负安

“秦安生,我再也不欠你了。”顾南有些悲伤地看着秦安生渐远的身影。这是最后一次,她在他身后了。

《日本哥哥》

我本神探系列之《日本哥哥》 叮!叮!叮......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突然打断了值班民警正在观看的足球比赛,把他们从给中国队加油的兴奋中,拉回到严肃紧张的警营生活中来了。 “喂.什么?有人闹事?还打了人?好,我们马上过去!”。小李报告:“有人报警:说集贤路七彩茶楼有人闹事,还把一名女服务员打了”。“什么?大胆!朗朗乾坤,岂容毛贼横行霸道?”!群众利益高于一切!特别对于一身正气...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