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离奇死亡,要连夜被埋

2018-10-08 10:42:34作者:海燕

刘员外的儿子,性格耿直,棱角分明,有话就说,有怒就发,常挨父亲批评,做人不圆滑,防火防盗防小人,要得罪了他们,可就暗箭难防了。

这不,少爷无病无灾,无任何兆头,突然倒地身亡。员外慌了,请来镇上的女巫,化解家中戾气。女巫有通鬼神之能,家里设有道场,找其看病看事的人很多。

女巫在员外家,四处转了转,设好桌案,摆上供品,烧上香火,默念口诀,就地跌倒挺起了尸,一会儿工夫,又直挺挺地站起,粗着嗓门,自称是阴司判官附身。

女巫厉声说:你儿子性子太直,经常说些得罪鬼神的话,可曾有?刘员外点头称是。儿子刚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读书读至不平处,总会平地一声雷,义愤填膺。儿子这性格,在乡邻中出了名。

女巫说,这就对了,某年某月某日,你儿子说话冲撞了阎王爷,特拿他回阴司受罚去了。

故事继续。李员外急坏了,哀求女巫道:仙姑,你想想办法,解救解救,多少钱都行。

女巫怒喝道:我是阴司的判官,暂借尸附体而已,哪里是仙姑?办法倒是有,用黄白黑各色纸一百张,多加些纸钱,到村东头水井旁烧送。再送给仙姑三十两银子作酬劳。

李员外说,一定照办,一定照办。女巫又说:我现在就回去,今天晚上审案,银钱不到位,我就无法通融,你要抓紧置办。还有,你儿子暴亡,尸体不宜在家中久置,今天晚上,速速掩埋。

话音刚落,只见平空飞来一堆沙士,迎面撒在了女巫脸上,让其吃了一嘴沙土。女巫有些惊慌,说,看看,这事我本不该管,阎王爷都动怒了,他老人家嫌银子少,要加倍。

员外还没来得及答应,只见院中装满水的桶,自动飞起,哗地一声,满桶冰水浇在了女巫头顶,冻得她直打颤。

女巫发自内心的害怕,对员外说,阎王爷生了气,赶紧将少爷尸骨埋了吧,不然,过了今晚,你们全家都要遭殃。

接着说故事。刘员外慌了神,命人快去挖坑,两仆人刚操起铁锹,身体就失去了控制,迈不开脚步,举起工具,朝着女巫,噼里啪啦一阵乱凑。刘员外大怒,命仆人住手。仆人一边打,一边喊:老爷,我身不由己,控制不住双手啊。

女巫被打得驴打滚儿,反向刘员外求告道,老爷,你帮忙求求情,别再让他们打了,我其实没被判官附体,我是在装神弄鬼,求求您,放了我吧。

刘员外也被吓坏,对半空施礼祈祷,两位仆人,这时才住手。女巫连滚带爬地走。

事发突然,刘员外很蒙圈,想着是儿子平日口无遮拦,得罪了鬼神,还是赶紧埋葬了事,免得再连累他人。

结果,十余名仆人,都抬不起少爷的肉体,像定在了床上一样。刘员外更慌了,连夜举家搬到另一处院子居住。

三天后,刘员外正在喝茶,儿子突然进来,跪地请安,说:这几天父亲受惊了,请父亲原谅。

员外的儿子并非真死,阴司判官请了假,阎王爷命其去代判官审理几天案子。魂魄已去,肉身有小鬼保护,女巫装神弄鬼,还想毁了他的肉身,小鬼就教训了女巫一番。儿子还说,他在阴司秉公断案,不徇私枉法,不收受财物,阎王爷大加嘉奖。

故事结束。女巫是假李鬼碰上了真李-逵,露了馅儿,每听到少爷的名字,就吓得双腿发抖,再也不敢装神弄鬼,骗人钱财,万一,哪一天被抓到阴司,就是有再多的钱,怕也抵消不了下地狱的惩罚。

这个西施不靠谱

自从他醒了,勾颜家就门庭若市,整个村都知道丑女东施捡了一个比他们村草还要好看的美男子。

「校园」嗨,唐颖|第二部(9)

我和橙子在火车站分别,回到了各自的学校,铜锣留下照顾陈飞翔。之后他们俩之间具体的情况,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我们走的时候,陈飞翔还是仰脸躺在床上,目光空洞的望着天花板发呆。铜锣坐在他床边,他也茫然无知似的。 后来,铜锣每次给我打电话都说陈飞翔恢复的很好,还说他已经开始做康复训练了。我总是很替他们高兴。却不曾想过铜锣为此付出了多少的泪水和艰辛。 就在铜锣执着、坚忍的陪伴着陷入绝望中的陈飞翔做康复...

卷走小河妖

月老跟我说:“小河童啊,你还是随便找个男人嫁了吧,女人的青春比较短,你看你老得毛都快掉没了,老朽的头发都比你多啊。”

16岁那年的七夕,父亲送了我一束玫瑰

阿九,从未想过,第一次收到的玫瑰花,竟来自父亲。 文|晶格 清晨七点多,新生的阳光穿过窗帘的缝隙,溜进卧室,照在小碎花被罩面上,照在睡得香喷喷的阿九脸上。 “爱你不是两三天,每天却想你很多遍,还不习惯孤独街道,拥挤人潮······爱你不是······”唱得正欢的手机铃声,吵醒了睡梦中的阿九,“喂,谁啊······”迷糊糊的阿九,闭着眼睛询问道。 “阿九,我是林欢欢啊,今天周末又恰逢七夕,你打...

「校园」嗨,唐颖|第二部(6)

今天是周末,我和娃娃一块去逛街,买了一些东西。回来的时候,娃娃突然指着前面,笑嘻嘻的说:“你看谁来了?” 我还没来得及回头,娃娃又接着说:“你的白马王子。” 我看到橙子站在校门口对我们笑。身穿一件蓝色的T恤,一条黑色长裤,白色运动鞋。手里抱着一个大大的纸箱,他的头发又长长了一些,清爽的发丝飘逸在额间,像那些偶像剧里的男主角一样阳光、帅气。 几个小女生从他身旁经过,甚至忍不住小声说了一句:“好...

如果我说,我想你了

文|云晞 遇见的人越多,就越发想念和贪恋你给过的温柔。 2018/03/09 周五 晴 ① 在搜索栏里输入你的微信号,按下添加键,又一次成为了你的好友。 不敢问你有没有想我,也不敢说我想你了,只是淡漠地问上一句:什么时候回来? 不出意外的,你没有回复。没有犹豫的,再次删掉你。相比起第一次按下删除键时的踌躇,这一次,心里竟没有过多的不舍。 没有得到回复的热情,都应适可而止。时至今日,愈发能体会...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