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主选墓地,挖出一群鬼兵

2018-10-08 09:17:45作者:海燕

故事发生在张梁屯,古时候,屯里有一位张财主,在屯西看中了一处墓地,趁着没死,要先建墓穴。选择了一个黄道吉日,请了一班匠人,刚开工,就挖出了祸端。

匠人挖着挖着,挖到了白骨,横七竖八地堆着,一层又一层,面积还很大,匠人们赶紧停工,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这些白骨突然间都站立起来,聚拢到一块儿,随着一声惊天巨吼,变成了无数鬼兵,七手八脚,将匠人们捆了个结结实实,只走了一个,连爬带滚地回去报信。

张财主那里肯信,带着一百多号庄丁,拿着刀枪棍棒,来到墓地,真切切地看到了鬼兵列队整军,正在操练呢,匠人们可怜巴巴地被扔在一堆,有十来个鬼兵看守。

庄丁一看真有鬼兵,吓得魂都没了,掉头就跑。鬼兵也发现有敌人,长官一声令下,像一阵风似地袭了过来,几十个大胆的庄丁,舞者着刀狠命地砍,却像砍在棉花上,根本伤不着鬼兵,反被一个个地生擒活捉。

张财主早吓得跑回了家中,紧闭屋门。当天夜里,整个屯里的百姓都听到了鬼哭狼嚎,金戈铁马的声音,吓得大气不敢出,只听得街上川流不息的行军声,呐喊声,还有惨叫声,折腾了一夜,谁也没睡着觉。太阳出山时,鬼兵才撤退。

有几个胆大的人先出门看,院子里一片狼藉,真是鬼子进了村,鸡羊猪牛等牲畜被洗劫一空。

张财主挑了两个胆大力壮的人,赶紧去山上的道观里请刘道长,刘道长会捉鬼。

刘道长到来,远远地观看了群鬼操练阵法,倒抽了一口冷气,平时,他抓一个两个孤魂野鬼,一点都不在话下,今天这阵势,可不是闹着玩的。刘道长思考了一下,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庄人遭殃,行不行,也得使出浑身解数,斗他一斗。

刘道长是有法术的,掀开张财主的粮缸,念了咒语,抓起一把豆,朝着空中一撒,遂成了一个个士兵。刘道长变了一千名豆兵,编好队,向鬼兵发起了进攻。双方斗得异常激烈,杀声震天,黄尘滚滚,遮天蔽日,从上午一直打到下午,不分胜负。

其实,胜负已分,刘道长一直在做法,此时,快要支持不住了,满头大汗,双手都打起了颤,忽然大叫一声,跌倒在地。再看战场,豆兵全然不见,鬼兵已然得胜,鸣金收兵。

众人扶起刘道长,见他没有大碍,都舒了一口气。刘道长说:好厉害的鬼,容我再想个办法。有酒没有?张财主听说道长要喝酒,命人搬来一坛好酒。刘道长并不喝酒,而是用酒来作法,又重新摆好道场,刚打开酒坛,意外就发生了,只见一阵黑烟飘过来,卷走了整坛酒。

半空中,十几个鬼兵在争斗抢酒,你喝一口,他喝一口,喝着喝着,坛子掉在地上,碎了,鬼兵也变成了几根白骨,落下了地。

刘道长脑子突然想起什么,大叫道:赶快,将所有的酒全部搬出来,送给鬼兵。鬼兵见有酒送来,都喜笑颜开的样子,抱起酒狂喝,一个个似乎都喝醉了,变回了原形,一根根凌乱的白骨。

刘道长让人将白骨收拢在一起,堆回到原来的坑中,用土埋实,在上面压了一块石头,石头下压着一张神符。鬼兵被镇压,再也没有出来作过乱,财主也不敢要这片地安葬自己了。

原来,鬼兵作乱处,是一个万人坑,书上记载,当年有几千人被活埋,想是阴魂不散,怨气太旺。鬼兵很难对付,只有用酒可以暂时消除他们的怨恨。

故事到此结束,请各位朋友们分析分析,都几百年了,那死去的冤魂为什么还没被阎王爷收走?老道这样压着他们也不是个长久之计。

他终究是少年

1. 秦羽至今不太记得她到底为什么要去学画画。 那是她浑浑噩噩的一年,整个人像马上要从树上掉落的叶子,随着风向东飘一下,西飘一下,那种在掉落之前不知道会自己飘往哪里的无助感让她忧伤,比临近毕业前一个月不小心撞到男朋友给别的女生买哈根达斯还忧伤。 不知道是不是分手也会影响运势,不管是去人才市场还是网上投简历都渺无音信。 她租住的单间是一套两居室隔开的,户主隔了四个小房间,每个房间都是独立的个体...

对不起,我已经决定不再爱你了

从我决定不再爱你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我。从此在脑海里删除和你有关的一切画面,从此对从前的那些自动遗忘与屏蔽。 1: 张檬在微信上告诉我,那个追了他八年的男孩听说快要结婚了。 我说:那好呀,他终于放弃了一个不爱他的人。 “可是,为什么我的心里有些失落与难过? 我打过去:因为这么多年,你已经习惯了他的这份爱,也把这份爱理所当然地据为己有。可是你忘了,爱不爱都是他的权利,他也没有义务...

纯白钢琴与骑士

他说,提琴是钢琴的骑士, 琴身为盾,琴弓为剑。 左肩的绶带是一席最华美的盔甲, 名为忠诚。 1 他每次背着小提琴盒来这家琴行学琴,目光总会在大厅那架白色的三角钢琴上贪恋地多停留几秒。 每周六午后,他都会经过她上楼学小提琴,一小时后再经过她离开琴行。她总是在那安详地躺着,像披着一身白袍缠着白纱的公主,习惯了万人的宠爱和仰望,无论是阳光透过落地窗洒满她全身,还是沉浸于雨天的沉郁,她都安然自得,独...

“如果郡主想让我输,价格的话……”

文/西门吹靴 (1)侯爷难道属冲天炮的? 元昭国的小侯爷许长苏最近有些烦,府里那面天竺国使臣献给他的魔镜忽然变得不讨他欢喜了。 以往每天早上,许长苏第一件事情就是将自己打扮得无比妖娆,风情万种地走到魔镜前,问:“魔镜魔镜,请你告诉我,谁是元昭国最美丽的人?” 魔镜一般都会沉吟片刻之后说出千篇一律的答案:“侯爷侯爷,您是元昭国最美丽的人。”然后许长苏信心爆棚地去花天酒地,勾三搭四,虽然他现在有...

妖异录·醉梦仙霖(上)

宋轻绾好歹是个酒仙,若是搞不定一间酒楼,她也没脸再顶着这个称号了。左右一想,她决定亲自去酒坊,研习酿酒的技艺。

直男身上,总有找不完的“也许”

也许,他喜欢我 周三,永远是春天。 天气已经入冬,钱晓帆却在大衣里塞了一件灰白条纹的春装夹克,他今天想变得更有气质一点。每周三,是轮到东城分公司财务,来总公司报账的日子。自从两个月前,徐麟第一次来财务处报账,钱晓帆就爱上了周三。好感,就是这么奇特的东西,能瞬间把你变成一个狂热的艺术品爱好者,明知道只能看不能碰,却还是要对各个展会都趋之若鹜。 徐麟成了钱晓帆最爱的那件艺术品,他当然知道直男和自...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