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精抢娶一姑娘为妻

2018-10-08 09:10:24作者:海燕

这时古时候的故事。河东屯有一位老农,每天带着午饭去地中劳作,这几天出了怪事,每每休息吃饭时,就发现坛子里的饭不翼而飞,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吃光了。

这一天,老农长了个心眼儿,将盛满饭食的坛子放在地头儿,偷偷藏进小林子,约莫有一个时辰,看到一只狐狸跑来,灵巧地将饭坛抱起,两条后腿直立着走路,藏到一块儿大石头后面,掀开盖子,将头伸进坛子美美地吃了起来。

老农三步并作两步跨上前,举起锄头对准狐狸屁股击了下去,狐狸惨叫一声,就地打起了滚儿,想跑,头却被饭坛生生卡住。狐狸一会儿直立,一会儿倒地,两只前爪用力推饭坛,怎么也推不掉,急得双腿往上一跳,有三尺来高,头朝下撞击地面,饭坛被撞得四分五裂。

老农也没有伤狐狸命的意思,只是想教训教训它,举起锄头去赶狐狸,厉声道:畜生,哪里!狐狸屁股痛得要命,又见锄头打来,就地打了滚,逃出一丈多远,回头一看,老农举着锄头追了来,忍着痛,飞也似地逃命去了。

这事就此搁起。一晃过了十年,城里有一位张员外,张员外有一位待嫁闺中的女儿张云儿,云儿出落得一朵花似的,求亲的都踏破了门槛,硬是没一人入她的眼。云儿的名声渐渐大了,招引来一个狐狸精,化成人形倒也英俊潇洒,张员外和云儿很满意。

不曾想,狐狸精第一次在张员外家饮酒,就喝醉露了原形,被赶出了家门。狐狸精酒醒后又来找云儿,被拒之门外。狐狸精很生气,强行住在了云儿家。张员外派家丁打,几十个家丁都打不过狐狸精一个,还惹怒了这个怪物,说:如再相逼,就一个接一个地吃了你们。

张员外见家中多了这个怪物,着急得要命,暗地里请道士施法,抓住狐狸精。没想到接连请了三个道士,道行都太浅,被怪物打得满地找牙,其中一位被狐狸精咬掉了鼻子,害得张员外赔了很多钱,差点儿吃官司。

斗不过狐狸精,只得将委屈憋进肚里,受怪物欺负了。云儿姑娘假意迎合,套狐狸精的话,说:夫君真厉害,那些个老道都不是你的对手,有你保护,我们全家都不怕坏人欺负了。夫君真的没有怕处吗?

狐狸精说:没什么让我惧怕的,只有一件,就是十年前,我在田间偷吃饭食,被一个戴着大斗笠的人,用一个叫不出名儿的弯头兵器打伤了身子,至今还心有余悸,想起来就后怕。

云儿将此话告知了父亲,张员外叹息到,去哪里找这个人呢。碰巧,一位家仆出外办事,说到张员外家的事,还提到了狐狸精的最怕,被当年那位农夫听到了,农夫说,十年前,他曾用锄头打过一只偷嘴吃的狐狸,难不成,还成精了?

老员外听后,将农夫请了过来。农夫说:你家的狐狸精天不怕,地不怕,难道会怕我这个糟老头子,不过,员外既然开了口,我就拼着老命帮你一把,管用不管用,试试再说。

农夫抓着一把锄头,趁狐狸精在屋子刚起床的当儿,一锄头将窗户捣了个窟窿,锄头伸到了屋子里面。

狐狸精对这把锄头记忆犹新,被吓得全身发抖,变回了狐狸原形。农夫厉声骂道:畜生,十年不见,又来此地作恶!还不快滚,再让我碰上你,定斩不饶。狐狸听到这刻在骨子里的声音,吓得魂儿都没了,从门缝儿里钻出来,飞也似的逃跑。此至,狐狸精再也没有在当地出现过。

村长的绿帽子

① 太阳高高照,白云悠悠飘,村长心情好,酒后乐陶陶。 “马村长,喝好了?”胖嫂笑嬉嬉地囔道。马村长回头见是胖嫂,回道,“嗯,胖嫂啊,啥事?”胖嫂神神秘秘,“村长啊,念你一向照顾,有件事,我憋在心里。不说呢,对不起你,说呢,怕伤着你。” 马村长皱着眉头,说吧,能憋得住,不是你胖嫂啦。 胖嫂笑笑,还是村长懂我,心直口快。你知道吗?梁子过年回来了。 村长道“我咋不知道?” 胖嫂瘪瘪嘴,“啊哈,那是...

借魂在线阅读,借魂全文完结篇

借魂 小说简介:那身影一边挖还一边骂,声音阴冷怨毒,但我依旧听出来了,那是我大哥的声音... 借魂 第1章  大哥死了 我们村地处偏远,谈不上贫困,不过也都不富裕,家家户户也就差不多凑合着过。 我有个大哥,娶了媳妇在村里盖

风吹入深海底

“我不要钱,”那少年察觉到栗梓的惊慌,自觉地退后了一步,“只要你对我笑一下,可以吗?”

别怕,我来带你走出黑暗

乐丛又做梦了。梦中的她在一片黑暗中奔跑着,在她的身后有一双巨大的手想要将她抓住。

那些离婚后不给孩子抚养费的父母,你知道孩子是怎么看待你们的吗

01 来看一个网友的故事,且以第一人称叙述吧。 今年,我28岁,我的孩子都已经5岁了,我那么爱自己的孩子,所以,我不明白,从我10个月开始到现在的近27年的漫长时光中,我的母亲为什么从来不来看我,我的父亲也从没拿过一分抚养费。 他们在我10个月时便离婚了,我被遗弃在爷爷奶奶家,相依为命。幸好,当上帝关掉了我所有的门之后,并没有忘记给我留了一扇窗,爷爷奶奶给了我全部的爱,像其他爸爸妈妈待他们自...

阿花的香草抹茶

-1- 阿花的本名不是阿花。 阿花到底是谁,来自哪里,苏子阳其实统统都不知道。 苏子阳只知道这个女人在百花盛开的春天款款踱步而来,穿的风情万种。 身上的香比红梅香要浓,却没有丝毫的风尘气。 从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他会爱上她,已经不是年少寂静的喜欢,也不会是干净的欣赏,是爱,是自私的拥有。 -2- 2016年一月的一天,26岁的苏子阳终于凭着一己之力在市中心盘了一间五十多平米的店面。 装修落成的...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