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心村村民杀吃了一条受冤的龙,结果遭遇天灾全村覆没

2018-10-08 09:09:15作者:海燕

故事发生在善心村,有意思的是,善心村的人几乎没有善心,偷奸耍滑,尔虞我诈,村外的人都不敢来此,往往是穿着衣服来,光着屁股走,被盘剥地一条遮羞内裤都不剩。

这天,善心村后山,一处高高的平台上,突然从天空跌落一条龙,奄奄一息,遍体鳞伤,消息传到村子里,人们蜂拥而上,提着刀拿着剑,要分食了这条龙。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是善心村唯一善良的人,听说此事,颤巍巍地爬上山坡,看到龙张着嘴巴直喘气,而村民已拿起刀在龙身上割起了肉,鲜血直喷。

老人跪行着,哀求村民不要伤了龙的性命,不要吃龙的肉。村民没一个听他的话,老人不依不饶地哀求,村民像疯子一样,只怕自己抢肉抢得少,两个壮汉嫌聒噪,一脚将老人踢倒在地,骂道:老不死的,没有我们,你早饿死了!

村民将龙肉分割完毕,下了山。老人看着只剩下白骨的龙架,流下了伤心的浊泪,对着龙磕了三个响头,趔趄着下了山。

夜里,老人梦到了龙王,龙王向老人鞠了一躬,说:那条死去的龙,是我的儿子。他被栽赃陷害,受了不白之冤,被打下了界受罚,没想到被善心村的人给吃了,可能这就是命。但是,善心村的村民实在可恶。我来,就是告诉你一声,你每天去我儿子死亡的地方看看,如果哪一天,石台上有一条死鱼,那你就赶快离开村子,那时村子将有灭顶之灾。此事,你不能告诉任何人。

梦醒,老人看到家中堆满了吃的,都是海里来的,想必晚上的梦也是真的。

老人是个善心人,将吃的都分给了村民,并告知了龙王托的梦,结果,善心村的人都不屑一听。老人则信以为真,每天上石台观望一次,三个月了,老人还在坚持。同时,老人每天苦口婆心地劝人向善,多做好事,村民反而将老人看作是神经病,疯子。

一天,两个年轻人闲得蛋疼,想调戏调戏老人,故意从集市上买来一条死鱼,趁人不注意,丢在了石台上,想看看老人见到死鱼后被戏弄的样子。

大清早,老人费了老大的劲儿爬上石台,看到死鱼后大惊失色,要赶紧下山,招呼村民避难,说时迟,那时快,老人突然感觉地动山摇,要发生地震了,村子建在半山坡,眼睁睁地看着山体滑了坡。老人急着跑去救人,却哪里跑得动,被一股神力抬起,飞到了半空,也就是眨眼的工夫,整个村子被埋没了,村民死光了,唯独了脱了这位善良的老人。老人是被龙王救的。龙王替儿子伸了冤,那条死鱼就是罪魁祸首,被上天责罚而死。

善心村消失了,老人被安置了一处神仙居住的地方,据说那里的人都很善良。

飞机载走的年华

文/零雨飘摇 深邃的夜空泛不起一点波澜,白茫茫的露水在空中晃荡不止,地球外的那些仿佛在“铃铃铃”响着的小星星都被蒙住了双眼,活像是被不知哪里窜出来的黑色狗熊偷吃了,血盆大口一开,“a mu”地一声就吞了下去,再不见踪影。 “喂,再过两个月我就要出国去了。”杰全身倚在天台的围栏上对我说。 “哦?” “美国。” “哦。”我把生命力已然消耗殆尽的香烟朝围栏外扔出去,只见那一抹奄奄一息的亮光“咻”地...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前生还是今世?

前生,前生,我是你的今世。 今世,今世,不要再恋前生。 …… 她穿着素衣流裙,戴着面具打桥上过,江南夜雨声烦,她且动人心弦,赏那花灯,摘那花谜,对上了几句飞花令,而后入了我的眼,最后偷了我的心。 接着她又消失在了我梦里,抓不住。 大梦醒来,是凌晨四点整。 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梦了,醒来,却从不记得那姑娘长什么样,翻遍了电视剧,也不见得有谁攀的上她那姿色。 -01-前生 他在梦里唤我千回,白...

我亲手误杀了我的弟弟

我用菜刀亲手误杀了我的亲弟弟! 我叫大柱,我弟叫小柱,我比他大三岁。 有时候,我真怀疑我们两个是不是一个娘生的。我除了个子比他高点,其他一无是处,样样都没他好。 比如说,学习吧!当他上一年级的时候,我在四年级;当他上二年级的时候,我还在四年级。一直持续到他上四年级,我还在四年级。 班里的老师都开玩笑的说,“大柱啊!你在等你弟弟啊!你两个关系真铁。可是,学习这事你不能老等他啊。你年龄也不小了,...

放弃一个人,到底该怎么做

文 | 白日蝴蝶梦 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阴 1 此时此刻,凌晨时分,本应是在酣睡当中的我,却突然地被微凉的秋风,传来的撕裂哭泣声而不禁赫然惊醒。 四周还是漆黑,集中精神侧耳倾听,好像是隔壁的小夫妻在吵架,隐隐约约传来笨重而又急促的脚步声还有重物与地板撞击的清脆声在耳边回响,一点都不悦耳。 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 记忆模糊的6岁的某个晚饭时间,只记得我坐在楼梯阶上玩耍,也不知道饭桌...

愿逐月华流照君(完)

01 白无常 我是阴界的白无常,负责接引阳间死去之人的阴差,换个好听的名字叫地狱使者。 我也记不清我来到阴界有多久了,每天都是和黑无常大哥忙着接引络绎不绝的到来之人,日子早就沉沦在了忙碌的差事之中。 只记得我来到阴间认识的第一个人是孟婆。我记得当时我刚饮下孟婆汤,手拿着空碗一脸迷茫的看着站在眼前的孟婆。那时的孟婆是一位老妪的模样,慈祥的眼睛弯起来盯着我,抬起手结果我递过去的碗。不知为何我看着...

【过年】衣锦还乡

-01- 郝大爷没有想到当年全村最爱惹是生非、好吃懒做的二狗,今年春节竟然打扮得人模人样地带着媳妇回农村老家过年。只见他五短身材套着笔直立体的灰色西装,脖子上还挂着一条犹如链条粗的金项链,左手手腕上戴着明晃晃的金手表,据他介绍是与明星同款的“欧米茄”,价值连城。右手的无名指上戴着镶玉的金戒指,手腕还绑着油得发亮的香檀珠串。他带回来的媳妇长得比电视里上演的《封神榜》里面的妲己还狐媚十分,脸上厚...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