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子背一位快死的道士回家

2018-10-08 09:06:00作者:海燕

故事发生在古代,小镇上有一位青年叫李三娃,人品不错。一天,他上山打柴,碰上一位快要死去的老道士,就将其背回了家。老道士静养了一下,积蓄起了精神,支撑起身子勉强坐着,对李三娃说:感谢你救了我,要不然,今天晚上我必死无疑。我如果能挺过今夜,就能过此劫,你能再帮我一把吗?

三娃是一位热心肠的小伙子,说:我愿意。老道士说:今天晚上,你紧闭门户,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开门,不管经历什么诱惑,都不能开口说话,你能做到吗?三娃笑着说,这有何难,我保准不开门不说话。

天色将晚,李三娃紧闭门窗,老道士闭目打坐。刚到子时,门外吵吵起来,有人敲门,三娃刚想去应答,想起道士的话,就闭口不言。敲门声越来越大,大到用拳头擂门,还夹杂着狼吼虎啸声,透过窗户纸,隐约看到一群妖怪,张牙舞爪地拍打窗户,惨叫着,哀嚎着,简直像进入了十八层地狱。

三娃先是起鸡皮疙瘩,后是浑身冒汗,干脆闭着眼睛,可耳朵总闭不赶来,外面的声音更大了,似有千军万马奔来,似要将屋子掀个底朝天,吓得他又赶紧睁开眼睛。三娃再看老道士在静静地打坐,脸色比白天红润了,任凭山崩地裂,他自岿然不动,面色愈加慈祥。三娃定了定心神,也学着老道士的样子打起了坐,还别说,人一静下来,外界的声音就小了。

屋门突然被推开一道缝,一只发着蓝光的眼睛趴在门上往里看,轻声细语地说:喂,小伙子,那老道士是妖怪,你打开门,我们帮你将他打死,不然你会被吃掉的。三娃不语。那声音又说:小伙子,我们给你金子,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让你住豪宅娶美妻当大官。说着,就从门缝里塞进来一些碎金子。三娃看着眼馋,刚想去捡,又想起老道的话,就忍住了。那声音突然暴怒,威胁道:你再不开门,我就踏平你家,将你碎尸万断,将你压成齑粉。三娃横下了一条心,就是不开口,也不去开门。

那怪物声嘶力竭了,在门外暴跳如雷,像要发疯了。这时第一遍鸡叫声传来,这些怪物像消退的洪水,退去了,外面又静得要命,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太阳升起,老道士睁开眼睛,说:小伙子,你救了我一命,我可以再活五百年。三姓惊得合不拢嘴:五百年,你是人是鬼?老道笑呵呵地说:我是得了道的人,再修炼五百年就可成仙,本来这最后一道关是过不去的,命中注定让你救了我。我云游四海,治病救人,降妖伏魔,善事做了无数,得罪鬼怪无数,在昨天身体最为虚弱之时,妖魔鬼怪都来报复,要不是你救了我,鬼怪就将我撕吃了。

三娃听得似懂非懂,只要老道士平安无事,他就高兴。

老道说:你这孩子有定力,愿意做我徒弟吗?三娃想起夜里的事情,还心有余悸,没敢回答,再说,你老道有什么能耐,我也没见识,拜什么师呢。老道说:我在小镇上住三天,你给我打杂,三天后你再答复我。先将金子收拾一下吧。三娃见门里门外散落着一堆儿一堆儿的黄金,疑惑了起来。老道说:有一种怪物拉的大便都是金子,就是昨天极力诱惑你的那位。三娃将金子收拾在一起,足有五六斤重。

老道在闹市摆了个摊子,看病算卦求雨看风水,老百姓需要的,他都做,分文不收。大病小病经其一治疗瞬间康复,只有神仙有这种本事。当时正值大旱,百姓遂请他求雨,老道一阵法术施展下来,一场暴雨将田地下了个透。官府知道了,赏给老道士五根金条。

三天过去了,三娃真真实实见识了老道的本事,真心想当老道的徒弟。老道士却说:我也想收你当徒弟,你有情我有意还不行,还要看天意,你先跟着我,明天就可以知道我们有没有师徒缘分。

天明时分,老道士叫上三娃一起上路,刚走了两里地,老道随手将官府赏给他的金条扔得远远的,说:身外之物,带在身上压身。三娃见了,不但没跟着扔掉随身携带的金子,还跑去捡了金条,说:师傅,徒弟不怕累,让我帮你背着行李,金子得留着,吃喝拉撒都需要用钱呢。

老道士叹了口气:孩子,咱们缘分尽了。你有诚心却没慧根,舍不得身外之物终要为其所累。这些金子你收着,好好回家过日子吧。

三娃送走了道士,用金子置办了田产,经营起了生意,成了当地大财主,也是一位心地善良,帮贫济困的大善人。

我曾经努力追过的男孩,那个薄荷味的初吻

我拿一个大喇叭,站在方旭阳的宿舍楼下大声喊道:“方旭阳,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南方的冬天很是冰冷,我哆嗦着脚在男生宿舍的楼下,我知道我行为在很多女生看来是太夸张,与女生的矜持格格不入,但是老妈从小就教育我,自己想要的东西要通过努力去争取,等待是没有意义的行为。 “嘿………”男生寝室的灯亮了,这种难得一见的告白在这僧多肉少的理工科学校还真是稀有品种。男生们开始起哄,不知道是谁开始吼了一句,...

分手那天,我们说了全世界最恶毒的话

文/叶小叶姑娘 -01- “你给我滚,死都不想再看见你!”我用食指指着小南,像狮子一样地咆哮。 “我也一样。”小南不温也不火,走进里屋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好,王小南,说好了,谁先找对方,谁就是孬种。”此刻的我,如果有人能给我面镜子,我一定可以在镜子里看到一个衣衫不整,披头散发,脸涨得通红,双手插腰,不停地在沙发上蹦来蹦去,且浑身发抖的母老虎。 小南提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往门口走去。我抓起...

两个人适不适合,一起去旅行就知道了

01 研一结束,终于有时间可以和他一起外出,这也是我们的第一次旅行。 每次出去游玩,他都会带着打印的地图,对于这件事情我有嘲笑过他。 “不是有GPS吗?为什么还带着纸质的地图呢?” 对此,他总是振振有词,“我是学地质专业的嘛,通过纸质地图可以巩固我所学的专业知识。”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我也只能作罢,谁让他是学工科的呢! 按照计划,早上从学校出发到汽车站坐车,大约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到达目的地...

寒冬里,我看见她一尺三寸的尸体

文/妖精婆婆 01 我去的时候,她已经死了。 我从后院进的门,需穿过堂屋,才能进入前院,她的尸体放在堂屋的地上,紧靠着墙。身子底下铺着几束稻草,一袭黑衣,脚上是双黑色布靴,雪白的鞋底。 我稍微停留了一小会儿,想看看她,她的脸上扣着一个萝筛,有点奇怪。她的身子看起来好短好小,“只有一尺三寸吧”,我在心里感概了一下,轻飘飘的小小的身体,我感觉我可以轻易地抱起她。 堂屋里很静,院子里有六七个人,路...

你的男友,可能是个撩妹师

我是个撩妹师,这件事儿只有我师父知道。师父告诉我,世界上还有很多撩妹师,咱们这一派主要的功法是,才华。

C哥

《零》 若干年后,每逢同学聚会,除了和当年一起读过书的人一起回忆往事,吃吃喝喝之外,我总会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特意留意我当年的亲密室友。 我的室友C哥每逢这个时候,通常会坐在我座位的不远处,和其他人一起畅谈当下,大家你来我往,聊得十分开心。 而我就坐在一边,看着他们聊天,并不加入他们的话题。 我们私底下基本不怎么见面了,加上他那个地位的人,整天工作繁忙,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和我一起坐下来好好聊...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