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精驱鬼换书生

2018-10-08 08:58:44作者:海燕

这是古时候的一则民间故事。有一位书生叫秦生,家里贫穷,但心底善良,用心苦读,希冀来日博取一个功名。谁知当地突然刮起一阵为官爷修建坟墓的风气,当然,这是官爷劳役百姓的一项手段。

有钱的出钱,无钱的出力,一大批出不起钱的贫苦百姓都被赶上了工地。这里山高皇帝远,官爷就是这里的土皇帝,百姓被逼得苦不堪言。书生勉强能糊住口,哪里还有余钱上缴,无钱就被差役抓去当壮丁。

书生手无缚鸡之力,两天下来累得爬在地上起不来,差役举着鞭子猛抽,抽也起不来,起不来就往死里抽。突然间,正在抽打秦生的两个差役抽了风似的,你抽我一鞭,我抽你一鞭,脸上身上都是一道道鞭痕,向外浸着血就是不停手。正在做劳役的百姓都聚拢来看热闹。

秦生孤零零地爬在地上,命悬一线,突然感觉一只温柔的手拂在身上,抚摩到那里,那里的疼痛就消失,一会儿的工夫,秦生恢复了气力,身上的鞭痕和石头压磨的血痂都不见了。这才看清,一位貌若天仙的女孩蹲在眼前。女孩拉起秦生就走。

两位差役累得跌坐在地,血痕累累,痛得要死,双手连鞭都举不起了,还在抽筋似地跳动。另外几位差役见秦生想跑,举起鞭子又想去抽,女孩一个转身,面部突然变成一只狐狸,吓得差役连连后退。

秦生不愿意跟女孩走,女孩不是一般人,既然能救得了我,肯定也能救得了其他人,遂说:你既然有法术,就将我的同事们都救了吧,我不能一人独走,留下大家受苦。

女孩说,那好办,我将这此差役全部杀了,你的同事也就都自由了。秦生头摇得像拨浪鼓:差役也是人,都是爹生娘养的。你估计不是人类吧,不理解当人类的辛苦。

女孩娇笑着说:你这个人真婆婆妈妈,不过我喜欢。你骂我不是人?我的确不是人,我是一只千年狐狸,你叫我狐狸精也好,叫我狐仙也罢,我就是想和你这个人相好。差役欺负你,我非杀了他们不可!

这结差役一听都吓傻了,跪在地上一个劲儿地磕头求饶。秦生也很拧:我不能让他们因我而死,要杀他们先杀了我吧。女孩调皮一笑:我舍得杀你吗?喜欢一个人真麻烦,好吧,我不杀他们,让他们将你的同事都放了了事。

差役一听免死,又要放了干活的人,就傻了脸:放走人,回去还是一死,不被狐狸精所杀,就要被官爷所杀,真是左右为难。

差役一商量,跪在地上向秦生磕头,请他帮忙求求狐仙,救他们一救。秦生心软,理解差役在中间办事的苦处,就请女孩再想个办法。

女孩对秦生说:就算我上辈子欠你的,这辈子来还你。也不知道你哪一点好,为何我偏偏就喜欢上了你?好吧,我去抓一批鬼来代替你们干活儿,这总行吧,再不行我可要生气了哟。

早有人将消息报告给了官爷,官爷也来到了现场。只见女孩施了一阵法术,从远处过来一群人,是被长得奇丑无比的鬼怪押送过来的。人们没看到过鬼,都抻着脖子往前看,慢慢地,那群鬼走近了,说是鬼吧,也都是人样,年龄都很大。

女孩对官爷说:这些都是鬼,一鬼干活儿可以抵得上十人,这么算下来,我用十倍的劳力换你一倍的人力,你赚大发了,快放了人吧。

官爷哪里相信女孩的鬼话,这些干巴巴快死掉的老头子老妈子分明都是人,一阵风都能吹倒,干活儿一个抵十个,这不是糊弄小孩的吗?

官爷不答应,命差役将女孩一并拿下,这么漂亮的人儿押回去做小妾正好。话音刚落,突然听到鬼群中一位苍老的声音骂道:混账东西,你在人间作恶,得罪神仙,害得我们老两口也来跟着丢人现眼,还得干苦力!

这声音太熟悉了,官爷扭头一看,这不是已经亡故了的亲爹亲娘吗,再一细看,好多都认识,皆是已亡故的亲人,还有些不认识,敢情是没见过的祖辈。

官爷真的蒙了,跪下朝着鬼群不停地磕头。老头又骂道:给我们求情管屁用,还不向仙人求情。我们祖祖辈辈积德行善,才佑得你今日的福分,谁知你不争气,自毁前程,还让我们在地下不得安宁,丢人现眼。

官爷转向给女孩磕头,女孩笑着侧身躲开,笑着说:你知错改错,放了无辜百姓,以后好生对待他们,记着百姓也是你的父母,你不是自称父母官吗?

官爷连声答应。女孩又使了法术,这群老鬼又走向了远处,一转眼就不见了。官爷放了贫苦百姓,还每人发放了一份补偿银子。女孩拉着秦生飘然而去。官爷家的坟墓就此罢工,成了烂尾工程。

2001年,你和我之间下的第一场雪

开始:她是真的想要去忘却的。想去忘却那个人,想去忘却那一场雪,想去忘却那一年的岁月和那一些为了那样的岁月流泪的日子。 上篇 白雪。雪白的雪。 难得见到的白雪在此时的纷纷扬扬,本来就是一幅奇景。 瑞雪兆丰年。 雪,是否真是瑞雪?江小与不知道。只是看着雪,便想到了一个人,一个没有对过话,仅只是点头微笑过的人。路人。 一个人会因为一个路过而爱上一个路人吗?江小与爱上了。 那是一场怎样的恋爱? 那是...

最好的,总在不经意间到来

文/春日小熊 “我这二十二年来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 林翘盯着许松白好看的单眼皮,笃定地说。但其实天知道啊!她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其实内心已经紧张到快要窒息。 “嗯?”眼前的男人掩不住脸上的笑意,眉目舒展。他慢慢低下身,猝不及防地把连翘抱了起来,狠狠亲了一口。 连翘呆滞地捂着刚才被亲过的地方,面颊烧红,笑得花枝乱颤。她实在不好意思,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她伸手捏住许松白的脸,挤成了鸭子嘴...

油煎生活

唐小小不解公鸡为什么总是对她时好时坏,但她好像也感觉到点儿什么,一旦有了那种感觉,她就会脸红。

从不见你谈恋爱,不是同性恋就是性冷淡吧

以前有病,想谈恋爱,现在病好了,只喜欢钱。 01 朋友依依过生日,我们一起去KTV给她庆生。嘈杂的包间里大家玩起了游戏,俗套的真心话大冒险。依依被逮着了选择了大冒险,这时候一个男生借机嘲讽说 “陈依依,你大学都快毕业了也没谈恋爱,一定是没人追吧?” 场面顿时陷入了尴尬,我只好出来解围“什么啊!人家依依那是眼光太高了,依依那么优秀,追她的男生一大把,不谈恋爱也不代表没人追好吧!” 后来有人转移...

奇怪的计划

我的朋友葛白尼是一个报社的编辑,他相了多次亲,可是就是没找到一个中意的结婚对象。我们每次相聚的酒桌上,有一大半的话题都是他的相亲。这个十月一马上到了,我、’小把头’和葛白尼又聚了一次。 我们找了一个有北京特色的饭店北京东北老汤羊蝎子。这家店在一个小胡同里,中午十一点,人就多了起来,我们占了最后一桌,后面的人们就开始排队,可见生意不错。”羊蝎子终于上来喽,这可是京城里最有名的羊蝎子,你看这骨...

酒店顶楼的凶杀案

柏青来找我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她告诉我福三警官已经付了定金,让我明天准时去参加那帮倒霉前星的聚会。所谓前星,是一群渴望成为明星,不断找戏来接的人。当然,这群人里也有个别比较成功的人。对这行竞争过于激烈,人脉关系、潜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