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老公的小三

2018-03-24 08:26:03作者:三蛋公子

《我成了老公的小三》by 三蛋公子

这个题目很矛盾,既然是老公,又怎么会是小三。准确地说应该是我前夫,但我现在还没买有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法律上他依然是我丈夫。

泰国、普济岛、深夜。

我静静地躺在床上,耳边依俙可以听见阵阵海浪声。李飞宇就睡在我的身边。经过刚才一场激烈大战,他已经心满意足地睡去。这个我最深爱的男人,他的脸庞还是那么英俊,他的身才还是那么挺拔,他的精力还是那么充沛……

李飞宇是我的老公,不过我们现在正为离婚的事情焦头烂额。本来离婚是我先提出来的,可最后我却迟迟不愿签字。国庆长假,他约我去普济岛玩。当初他就是在这里向我求婚。我们骑在大象上,在热带雨林穿梭,我很害怕,他紧紧地搂着我,我们一起潜在海底,看着各色鱼儿在我们身边游来游去,还有美丽的珊瑚和不知名的水草。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每一个地方都有我们爱的足迹。

那时候我们是多么得恩爱,他工作忙,经常加班。而无论多晚,我都会提前做好饭菜,等他回来。而他无论多忙,也会尽量赶回来陪我一起吃饭。有时应酬多了,赶不会来,他会对我说对不起,然后第二天我就可以收到他的鲜花。但后来随着女儿的出生和李飞宇的升职,生活一下子乱了套。女儿出生后,李飞宇让我辞了工作,在家一心一意带孩子。

每天帮她换尿布,喂奶,哄她睡觉。然后上街买菜,做饭,洗衣服,收拾房间。繁琐的家务活,让我心烦意乱。

我没心思打理自己,每天蓬头垢面,不断抱怨。那时李飞宇刚升公司总监,每天忙得不可开交,回家后根本不理会我的埋怨,反而嫌我啰嗦,说我不理解他的辛苦,我们的关系越来越淡。

偶尔他也会对我好,就是作爱的时候。可心情郁闷的我,根本没有兴致,只是机械地应付,他说我像个木头人一样。

慢慢地,李飞宇回家吃饭的次数越来越少,我问他,他说只是陪客户喝酒,生意应酬。而我再也没有收到他的花。在后来,李飞宇说公司要开发外地市场,他要出差。那以后,他就经常不回家。

开始,我还相信了他的鬼话。直到有天,一位好友问我是不是又买了套房子,我很纳闷,问她为什么这样说。女友告诉我,她经常看到李飞宇的车停在某小区。

我脑袋发瞢,向女友打听到具体位置,赶了过去,正看见李飞宇和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在一起。我气的发抖,冲过去狠狠打了他一个耳光。

晚上回家,李飞宇一个劲地跟我解释,乞求我的原谅。他说那个女人叫小红,是公司新招的女大学生,他见她一个女孩子在外地蛮可怜,工作上便尽可能给她多一些关照。

有他的关照和帮助,小红的业绩自然增长很快,不到一个月,就提前转正了。为了表示感谢,小红非要请他吃饭。那断时间,正是我们关系最紧张的时候,他心情郁闷,晚上喝了很多酒,和小红不停地说,自己多么痛苦。小红柔声安慰他。在酒精的作用下,两个人在一起了……

这种事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她的温柔,年轻让他舍不得离开。李飞宇说,他从没想过离开我和女儿,他只是贪恋她的肉体,他需要发泄,他说以后再不会了。

可是我该如何相信他。一杯清水滴入一滴墨,永远都不会干净。我很珍惜自己的婚姻,正因为如此,我更不能容忍他的背叛,不能容忍我的婚姻有任何的污点。

“我们分手吧。”我语气坚定地说。李飞宇愣了,没想到我会这么绝决,也许在他看来这只是一场游戏。他向我苦苦哀求,并保证会和小红一刀两断,但我什么都听不进去。

后来,李飞宇实在没办法和我说,我们先试离婚,三个月后,大家都无法回心转意,那就签字离婚。看了看女儿,我点头同意了,如果有可能,我也不希望她这么小年记就生活在一个不完整的家庭,虽然我认为这种可能并不存在。

李飞宁伤感地和我说:“我没想到会走到这步,老实说,我从没想过会离开你。我知道伤害了你。我不对,没有好好照顾你。可是你知道吗?我的压力也很大,我要拼命工作赚钱养家,每天在外,累死累活,回到家希望你可以理解我,可以安慰我,可你不是和我发牢骚,就是一幅冷冰冰的样子,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精神和身体都需要宣泄,要不然会疯掉的。也许是我们沟通不够,如果能够重来,我想肯定不会这样,但现在一切都晚了,你不肯原谅我。”

听到李飞宇的话,想起我们刚结婚时的快乐时光,我的心一阵刺痛,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试离婚后,我们分居了。李飞宇一个人在外面住。没有一个男人在身边,我才发现日子很艰难。我要工作,没办法带孩子,只好让妈妈带。女儿离开我一直哭,一边哭一边喊“爸爸,爸爸去哪了”。我哄她,爸爸去很远的地方上班,给宝宝买花裙子,只要你乖,爸爸就会回来看你了。

好友知道我的情况,说介绍别的男人给我认识,都被我给拒绝了,我知道我心里还是爱着秦飞宇的。只不过我好面子,不能容忍他的背判。我想秦飞宇也是舍不得我的,要不然不会试离婚。这一刻我突然对三个月后有了一丝期待,也许我们可以重新开始,我想。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过了三个月,李飞宇也没有搬回来住,更没有求我不要离婚。相反,他来找我,和我说:“莹莹,我想清楚了,是我不对,你要离婚那就离吧。”

我没想到他突然变的那么爽快,让我猝不及防。“姓李的,你不想离就不离,想离就离啊,告诉你没门。”我吼道。

“噫,不是你要求离婚的吗?”李飞宇一脸诧异。

“是,但我现在不想离了,怎么着。”我一幅吃定了他的样子。

“是,我也不想离,我从来没想过除了你还会爱上别的别人。但现在小红有了孩子,我不能对不起别人啊。”李飞宇道。

“你只知道她有小孩,难道忘了你还有个女儿吗?”我哭道。

“哎,”李飞宇叹了口气,没有再吭声,我知道他心理也很矛盾。

寂寞的夜晚,脑海里经常会想起李飞宇那天说的话。细细回味,我是不是也做错了呢?难道真的不能给他一个机会吗?

三蛋公子
三蛋公子  作家 我很丑,但依然有一颗爱美的心。新浪微博@三蛋668微信号13576484043 三蛋668公众号smbxfdbz668 三蛋668

其实不想分手

我只是他的生育机器

李二狗按摩记

她杀死了老公

他睡了别人老婆,老婆被别人睡

短篇小说【我最喜欢的黑色】

天还没完全黑,大地蒙上了一层哑灰色。赤脚悠悠地走到四平米开大,铺着褐色罗纹瓷砖的阳台,远处昏黄的灯泡下,隐隐约约散发着一股夹杂着野草清新的茉莉花香。 深吸一口气,零星打着伞的几个年轻人大声嚷嚷,从我的黑色蕾丝睡裙下穿过,他们没注意到有个人正在离地二十七层高楼上。谁也没看见谁。 拍了拍希腊式木制的雕花栏杆。真他妈情不知所起瑟瑟发抖的冷,我说。 随即用力的拉上了纯白色纱帘,把无聊的喧嚣和无尽的黑...

终于我们还是没有在一起

01 习惯性的打开微信刷朋友圈,闯入眼帘一张赖赖刚发的图片,是他在替某银行拍宣传片。好久没联络了,上次见面好像还是在某个同学结婚的婚宴上。我坐在椅子上呆呆的望着电脑,思绪万千。 初次见面,我们还是还是小学五年级的学生。那天,阳光没有那么明媚,课间的时候班主任突然喊大家回教室,跳皮筋儿跳得正嗨的我们别提多不乐意了。等大家安静下来,老师让一个男生站到讲台中央,说是转学生,自我介绍一下。男生个子大...

支教故事一 青青子衿

朋友已经听厌了,同学已经听腻了,其实我不是故意再提。时间已许久了,记忆更像放了无数次的光盘模糊、参差、偏离,而那些伙伴也变得少有联系。只是还想提起笔,形于文字,哪怕臆想已渗入了真实,哪怕自己读自己的故事,半真半假的记录。 凯哥是个广州人,初次相见时普通话的味道总是回味不已。原谅看TVB长大的孩子对说粤语的生物总是带着好奇,对广州人吃福建人的传说乐此不疲。只是一顿调侃后,凯哥悠悠地看着我们,温...

16岁那年的七夕,父亲送了我一束玫瑰

阿九,从未想过,第一次收到的玫瑰花,竟来自父亲。 文|晶格 清晨七点多,新生的阳光穿过窗帘的缝隙,溜进卧室,照在小碎花被罩面上,照在睡得香喷喷的阿九脸上。 “爱你不是两三天,每天却想你很多遍,还不习惯孤独街道,拥挤人潮······爱你不是······”唱得正欢的手机铃声,吵醒了睡梦中的阿九,“喂,谁啊······”迷糊糊的阿九,闭着眼睛询问道。 “阿九,我是林欢欢啊,今天周末又恰逢七夕,你打...

后来,我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戴墨镜,走在冬天清冷的风中,一个人,就是一阵黑色的风。 这么多年,只有冬天的围巾,厚厚的墨镜,口袋里的钱,背包里的书,还有充得满满的充电宝,才能赐予安全感。 所以收到稿费,并且包里放着一本莎士比亚的时候,我的心,着着实实升起温暖,比昨夜梦见的天边划过的流星真切,实实在在地,像一个人,下雨的日子,头顶上有一把伞。 有人选择抬头看月亮,有人选择低头捡起六便士,我比较贪心不足,或许是痴心妄想,我两...

无名——葫芦世界

作者:谢桃之 首发于葫芦世界 早餐铺子出摊了,铁皮车上是刚出笼的包子馒头,热气腾腾,氤氲在干燥的空气里。人群围在铁皮车前的玻璃窗口,蜷着身子排队等待投硬币,投了硬币后铁皮车伸出一支不锈钢支架,支架上端有吸盘,吸盘吸住包子放在在传送带上,装袋,封口,直到玻璃窗口前,投硬币的人拿上纸带匆匆离开了铁皮车。 楼墙蔓延到城市中心的两座一百二十八层的高楼,清早天还未完全亮透,城市边缘的人群静默无言,蜷缩...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