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美酒恰言欢

2018-03-23 23:38:04作者:渚清沙

《你若美酒恰言欢》by 渚清沙

文/渚清沙

每晚大概有上亿个人,在地球上落力的亲吻,你那习惯散播给众人,在地球上惠泽遍及世人。

多年后再次想起苏意来,杜康正独自走在卡普里岛海岸上,二零一七年末杜康的最后一支个人单曲MV将在两天后在这座白色小岛录制,潮湿的海风悄悄掠过杜康泛有胡渣的脸,远处墨蓝色的海浪此起彼伏,将一切往事尽数吞没。

这一年杜康三十一岁,是红遍欧亚各国的民谣歌手。这一天卡普里岛的夕阳美的不像话,晚霞醉人光彩炫耀,似藏匿着恋人间的浓情蜜意,杜康想起二十岁出头的苏意来。

苏意的模样第一次倒映在杜康的眼眸里,是二零一零年的九月,地点在距离苏意所就读大学二十公里不到的一个小镇上。

彼时这姑娘正站在高高的梯子上,穿了白色上衣和靛蓝色毛呢背带裤,在整片的葡萄绿藤下格外显眼,她一本正经地摘着硕大的葡萄,每一帧眼神都写满了热爱与专注。

秋意浓,卢瓦尔河谷的傍晚已有些清冷,一阵风刮过,苏意亚麻色的头发被风迷住了眼,站在葡萄架外许久的杜康忍不住笑了笑,看着她鼓起腮帮吃力地用嘴巴试图吹开碎发,半天未果,于是想用提篮子并且把着扶手的那只手去挠开。

底下的人忽然开口:“喂,小心!”

在木梯上本镇定自若的姑娘被刹时传来的声音惊了一下,整个人失去重心向后倒去。世上才没有那么多机缘巧合英雄救美,等待着苏意的是杂乱的草堆与泥土、撒了一地的葡萄、屁股传来一阵阵的刺痛,以及不远处靠在木架上的男生不怀好意的笑。

“女士,我提醒你当心了。”杜康啧了啧舌,用纯正的法语说到。这位出现的不合时宜的中法混血男孩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洁癖,他看着五米之遥的狼狈的苏意,眼里流露出毫不掩饰的嫌弃。

苏意捡起落在地上的箩筐,拍了拍裤脚上的土渍,抬头捋头发的时候顺便白了一眼对面的人,这场面映在杜康的瞳孔里着实有些邋遢,或者……有些心疼。

他还想说点什么,却被苏意的一通自言自语和转身离开的背影给挡了回去。

翌日早,阳光透过葡萄架的间隙洒向整个庄园,落在地面上光影斑驳。苏意采摘葡萄的时候,不远处响起吉他乐的调子,她没多想,觉着曲目也熟稔,就跟着哼了起来。提着篮子回屋的小路上,她远远地看着昨天捉弄她的男生坐在屋檐下的门槛上,抱着吉他弹奏着她嘴里哼的歌曲。

“《Time travel》,好听吗?”杜康问。

头顶的阳光有些刺眼,弹吉他的人躲在好看的日光轮廓里,苏意看不清他的五官和表情,更不知他是出于何种态度来询问,但是甫传入耳中好听的声音和弹奏,都不允许她讲出半点不好来。

后来苏意无数次想,若那个正午天气不明朗,他们该不会坐下来相谈甚欢吧。

可能是杜康有一半香港血统,又弹得一首好曲子,苏意便把他前一日的使坏全都抛诸脑后,无端端生出一些好感来。

因为她自己也是中国赴法的留学生,在市区校园的时候开联谊会,偶尔还能遇见国人朋友,可自从这学期来到庄园实验基地,除了管家和园丁,苏意便没有朋友可以交流,突然遇见个人,带了些祖国的亲切,就像是蒙受了老天莫大的恩惠。

苏意是个容易满足的人,说好杜康献曲,她请喝酒的,最后曲子没弹完,她便拽着杜康去了地窖。

苏意主修酿酒专业,辅修法国古典文学,夏天的时候她就在庄园进行定点实验了,地窖是苏意跟管家软磨硬泡租来的,里面上上下下摆列了很多酒坛,杜康跟在身后举着照明灯,不停地唏嘘感叹这伟大的“杰作”,地窖酒味浓郁,但不刺鼻,倒有一种别样的芬芳。

出来的时候苏意捧着一个大酒坛子,脸上鼻子上都蒙了灰,杜康下意识伸出手,她不好意思地向后退了退,站在恰好的阳光里、男生宠溺的眼神里,颔首傻笑着,像懵懂的孩童得了家长的奖励。

小镇的夜晚并不静谧,满是昆虫鸟叫声,庄园更甚。十几天后赶上管家夫人的生辰,苏意摆出了珍藏许久的佳酿,管家大叔更是拿出毕生手艺,做了一大桌子菜肴,庄园不光是葡萄种植基地,也做民宿生意,常驻的客人和杜康都被邀请来庆生,围着长桌畅饮开怀。

杜康坐在苏意正对面,端着酒盅小口抿着苏意亲自斟的葡萄酒,目光始终不偏不倚,随着暖黄的烛光一并落在对面脸蛋通红的女孩身上。

管家夫人是位发福的中年女性,留微卷的短发,眉目间写着慈祥,待苏意极好,苏意也当她是亲人。因为专业的原因,苏意算得上是酒量绝佳的女生,但晚上实在太开心,说不清是因为管家夫人的生辰,还是因为别的,喝的有些足,旋即微微有了醉意。

晚些时候,管家大叔悄悄换了身礼服,一把掀开帷幕后面的影布,随着投影的光束,年轻的少男少女跃然眼前,一路走过的快乐的、艰涩的时光一应俱全。原来为人夫,便有了责任感与守护欲,他将自己和爱人的恋爱以及婚姻生活都纪录了下来,放映到中途,管家夫人已经落泪几番,在场的人都偷偷红了眼眶。

渚清沙
渚清沙  作家 囿于昼夜厨房,向往归彼大荒你好啊,我是那个爱写字,也爱拍照的渚清沙愿睹天地大美,写尽人间冷暖公众号:归止(Goodnight_guizhi)微博@渚清沙ss

你若美酒恰言欢

未见青山老,荏苒冬春去

等待一场爱情

文/明筱 真爱需要决心和勇气尤其责任感。懂得真爱的人,要对别人负责更要对自己负责。那些一味的单恋,一味的自我扮演,到最后心动不受控制,受伤的可能永远只是自己。 爱情是彼此双方用真心去相处去磨合才能修成的正果,而不是一个人的独角戏。 1. 博爱医院的门口,一辆警车呼啸着停了下来。不久一个来不及脱掉白大褂的医生,被铐上手铐带走了。留下一帮看热闹的人在议论纷纷,大多是患者家属。 “你们听说了没有,...

桃子和她暗恋过的那个少年

很久之前,桃子喜欢过一个少年,少年有最特别的姓氏,干干瘦瘦的,数理化很好,很是聪明。她爱看他嘴角斜斜的坏笑,时常和他争得面红耳赤,那个年纪,爱总是悄悄萌动,总不自知。 那是高三模考后的一个下午,阳光金灿灿从窗户直直射入,打照在桌子上是温暖暖的光明,桃子和少年并肩坐着,阳光就从桃子身上洒过来,最后也落在少年身上。少年棱骨分明的脸上,一双大眼睛,睫毛修长,转过头来的少年嘴角又是微微一扬,不用多看...

站住,别跑!

一 周六的下午,我和室友去外面买日常用品。回来的路上经过一个网吧,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从里面走出来,我兴奋达到了顶点:“李颖!”声音里都透着喜气。 李颖转身看见我愣怔了一秒撒腿就跑。莫名其妙,看见我不是应该欢呼雀跃吗?跑什么?没认出我来?我……忽想起她欠我的倆千多元钱,急忙把东西塞给室友什么顾不上说追过去。我随着她绕过大街,钻进小巷边追边喊:“站住!我有话对...

不 朽

我们是永恒的失恋者,我们有着永恒失恋者的灵魂,我们所拥有的一切终将失去。 ——《悲观主义的花朵》 如果我们一生足够幸运,遇到一个擅长绘画或谱曲的艺术家,我们总希望他们为我们做点什么,像歌尔德蒙为丽迪亚雕刻圣母像那般,以为这样就可以不朽。何晨是个以写作为生的人,而恰巧她是我的朋友,实事上我也会写作,但如果我的才华能及她三分之一,都不会如此刻这般失落。 我和每个普通人一样,期待着她为我而创造,C...

复仇(原创小说)

王夫人于夏纳凉,抱铁柱,心有所感,遂怀孕,产一铁;王命铁匠铸剑,三年乃成。剑有雄雌,天下名器也。乃以雌剑献君,藏其雄者。既至王前,因以雌剑刺王,王立死,左右亦杀匠。世人苦王久矣。王既死,天下云集响应,斩木为兵,揭竿为旗,并起而亡王族矣。 ——《志异录》① 1 借着月光,他跨进院来。扁担上的两桶水随他的肩头上下颠簸。他放慢了脚步,心里恨死了咯吱叫的扁担。他怕惊醒了白天干活劳累,晚上一躺下就睡着...

每一个前任,都是芳华韶年里的美丽流年

我叫王三,30岁。很庆幸,在30岁的时候,我要结婚了。很意外,第一个给我恭喜的竟然是曾经和我谈过一段恋爱的李梅。她是我大学毕业以后谈的第一个朋友,以结婚为目的的那种,后来因为性格不合分开了。李梅的恭喜让我想起我为数不多的几段恋爱,我突然在想,时光流逝,她们都过得好吗?这样的念头让我有一种冲动,我想去看看她们。 1、 我约了李梅出来坐坐,她二话没说应了,还是一如从前的爽快。 李梅是同事大头介绍...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