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美酒恰言欢

2018-03-23 23:38:04作者:渚清沙

《你若美酒恰言欢》by 渚清沙

文/渚清沙

每晚大概有上亿个人,在地球上落力的亲吻,你那习惯散播给众人,在地球上惠泽遍及世人。

多年后再次想起苏意来,杜康正独自走在卡普里岛海岸上,二零一七年末杜康的最后一支个人单曲MV将在两天后在这座白色小岛录制,潮湿的海风悄悄掠过杜康泛有胡渣的脸,远处墨蓝色的海浪此起彼伏,将一切往事尽数吞没。

这一年杜康三十一岁,是红遍欧亚各国的民谣歌手。这一天卡普里岛的夕阳美的不像话,晚霞醉人光彩炫耀,似藏匿着恋人间的浓情蜜意,杜康想起二十岁出头的苏意来。

苏意的模样第一次倒映在杜康的眼眸里,是二零一零年的九月,地点在距离苏意所就读大学二十公里不到的一个小镇上。

彼时这姑娘正站在高高的梯子上,穿了白色上衣和靛蓝色毛呢背带裤,在整片的葡萄绿藤下格外显眼,她一本正经地摘着硕大的葡萄,每一帧眼神都写满了热爱与专注。

秋意浓,卢瓦尔河谷的傍晚已有些清冷,一阵风刮过,苏意亚麻色的头发被风迷住了眼,站在葡萄架外许久的杜康忍不住笑了笑,看着她鼓起腮帮吃力地用嘴巴试图吹开碎发,半天未果,于是想用提篮子并且把着扶手的那只手去挠开。

底下的人忽然开口:“喂,小心!”

在木梯上本镇定自若的姑娘被刹时传来的声音惊了一下,整个人失去重心向后倒去。世上才没有那么多机缘巧合英雄救美,等待着苏意的是杂乱的草堆与泥土、撒了一地的葡萄、屁股传来一阵阵的刺痛,以及不远处靠在木架上的男生不怀好意的笑。

“女士,我提醒你当心了。”杜康啧了啧舌,用纯正的法语说到。这位出现的不合时宜的中法混血男孩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洁癖,他看着五米之遥的狼狈的苏意,眼里流露出毫不掩饰的嫌弃。

苏意捡起落在地上的箩筐,拍了拍裤脚上的土渍,抬头捋头发的时候顺便白了一眼对面的人,这场面映在杜康的瞳孔里着实有些邋遢,或者……有些心疼。

他还想说点什么,却被苏意的一通自言自语和转身离开的背影给挡了回去。

翌日早,阳光透过葡萄架的间隙洒向整个庄园,落在地面上光影斑驳。苏意采摘葡萄的时候,不远处响起吉他乐的调子,她没多想,觉着曲目也熟稔,就跟着哼了起来。提着篮子回屋的小路上,她远远地看着昨天捉弄她的男生坐在屋檐下的门槛上,抱着吉他弹奏着她嘴里哼的歌曲。

“《Time travel》,好听吗?”杜康问。

头顶的阳光有些刺眼,弹吉他的人躲在好看的日光轮廓里,苏意看不清他的五官和表情,更不知他是出于何种态度来询问,但是甫传入耳中好听的声音和弹奏,都不允许她讲出半点不好来。

后来苏意无数次想,若那个正午天气不明朗,他们该不会坐下来相谈甚欢吧。

可能是杜康有一半香港血统,又弹得一首好曲子,苏意便把他前一日的使坏全都抛诸脑后,无端端生出一些好感来。

因为她自己也是中国赴法的留学生,在市区校园的时候开联谊会,偶尔还能遇见国人朋友,可自从这学期来到庄园实验基地,除了管家和园丁,苏意便没有朋友可以交流,突然遇见个人,带了些祖国的亲切,就像是蒙受了老天莫大的恩惠。

苏意是个容易满足的人,说好杜康献曲,她请喝酒的,最后曲子没弹完,她便拽着杜康去了地窖。

苏意主修酿酒专业,辅修法国古典文学,夏天的时候她就在庄园进行定点实验了,地窖是苏意跟管家软磨硬泡租来的,里面上上下下摆列了很多酒坛,杜康跟在身后举着照明灯,不停地唏嘘感叹这伟大的“杰作”,地窖酒味浓郁,但不刺鼻,倒有一种别样的芬芳。

出来的时候苏意捧着一个大酒坛子,脸上鼻子上都蒙了灰,杜康下意识伸出手,她不好意思地向后退了退,站在恰好的阳光里、男生宠溺的眼神里,颔首傻笑着,像懵懂的孩童得了家长的奖励。

小镇的夜晚并不静谧,满是昆虫鸟叫声,庄园更甚。十几天后赶上管家夫人的生辰,苏意摆出了珍藏许久的佳酿,管家大叔更是拿出毕生手艺,做了一大桌子菜肴,庄园不光是葡萄种植基地,也做民宿生意,常驻的客人和杜康都被邀请来庆生,围着长桌畅饮开怀。

杜康坐在苏意正对面,端着酒盅小口抿着苏意亲自斟的葡萄酒,目光始终不偏不倚,随着暖黄的烛光一并落在对面脸蛋通红的女孩身上。

管家夫人是位发福的中年女性,留微卷的短发,眉目间写着慈祥,待苏意极好,苏意也当她是亲人。因为专业的原因,苏意算得上是酒量绝佳的女生,但晚上实在太开心,说不清是因为管家夫人的生辰,还是因为别的,喝的有些足,旋即微微有了醉意。

晚些时候,管家大叔悄悄换了身礼服,一把掀开帷幕后面的影布,随着投影的光束,年轻的少男少女跃然眼前,一路走过的快乐的、艰涩的时光一应俱全。原来为人夫,便有了责任感与守护欲,他将自己和爱人的恋爱以及婚姻生活都纪录了下来,放映到中途,管家夫人已经落泪几番,在场的人都偷偷红了眼眶。

渚清沙
渚清沙  作家 囿于昼夜厨房,向往归彼大荒你好啊,我是那个爱写字,也爱拍照的渚清沙愿睹天地大美,写尽人间冷暖公众号:归止(Goodnight_guizhi)微博@渚清沙ss

你若美酒恰言欢

未见青山老,荏苒冬春去

短篇小说社群之郎朗书声

2018新的启程开始,读有用的书,培养有用的爱好。 书是用来读的,是谓读书。闲暇的时间可以去看,去写。但是朗读是另一种对文字作品喜爱的表达。 2016年11月22日,短篇小说专题发布了第一篇有声小说,截止目前已有59期。 一篇好的作品,从无声到有声,是另一种生命形式。 这里既感谢短篇小说作者们热情供稿支持,也非常感谢短篇小说专题主播们的付出的心血。 新年伊始,短篇小说编委商议决定,将原有10...

2001年,你和我之间下的第一场雪

开始:她是真的想要去忘却的。想去忘却那个人,想去忘却那一场雪,想去忘却那一年的岁月和那一些为了那样的岁月流泪的日子。 上篇 白雪。雪白的雪。 难得见到的白雪在此时的纷纷扬扬,本来就是一幅奇景。 瑞雪兆丰年。 雪,是否真是瑞雪?江小与不知道。只是看着雪,便想到了一个人,一个没有对过话,仅只是点头微笑过的人。路人。 一个人会因为一个路过而爱上一个路人吗?江小与爱上了。 那是一场怎样的恋爱? 那是...

最美的表白:山有木兮木有枝

01 高一的第一天,微风不燥,阳光正好,窗外的白桦树“哗啦啦”地响,疏影横斜在课本上,照得字迹斑驳。我盯着桌面上碎片式的阳光发呆,而我的身旁空空如也,这是怎样的一个同桌呢? “叮咛咛~”,清脆的上课铃响起,桌上的阳光赶紧缩回窗外。铃声快结束的时候,走廊里一个背着书包狂奔的人猛然急转弯,风风火火从前门冲进教室。由于跑得太急,一时刹不住车直接奔上了讲台,与迎面夹着课本慢悠悠走来的老师撞个满怀。 ...

白头吟

正德十五年,八月,江西。 宁王府,大门紧闭,两队甲士肃然伫立在大门两旁,面色紧张。两只庞大凶恶的石狮子瞪着铜铃大的眼睛,威严地直视前方。 府门前的大道上,一队队甲士奔过。 大厦将倾,独木难支。 屋子里,一个身着龙袍的中年人负手而立,看着墙上“国之栋梁”的牌匾,沉默不语。 这中年人就是宁王朱宸濠,宸濠之乱的制造者,不过现在被王阳明大兵压境,已经危如累卵。 四十天,从天下震动到四面楚歌,何其速也...

曾经有多喜欢,现在就有多讨厌

有时候,喜欢一个人真的不需要理由,而不喜欢时种种都是理由! 【一】初相识 别人若是问起我,你们是怎么勾搭在一起的?我就会先给Ta一个狠狠的眼神,会不会说人话呀,什么叫勾搭?! 2015年9月,这是一个令人神往的季节,又是一段人生的新启程。这一年了,我开始了我的大学旅途。入学的第一晚,来到课室后,尽是一片陌生的面孔,再也没有高中相处了三年的小伙伴,在这里,有的只是新面孔。那就重新开始吧。 我注...

和前任说再见

文|南有南风 -1- 昨晚和朋友走在湘江上的桥上,她跟我说:“中午朋友给我发了一张照片,里面有我男朋友。看到他的那一刻,有点揪心,忍不住又多看了几眼。原来啊原来,我还是没有放下他。” 她说,看到照片的时候才发现,这么久了并没有完全忘记他。 “那是前任好吗,不是男朋友。”我大声地纠正她的话。 “是是是,是前任。”她叹了口气。 “他现在过得怎么样啊。”我问她。 朋友说她并不知道,也并不想去了解,...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