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来信|当智能时代来临,是悲还是喜?

2018-03-23 15:58:03作者:临溪为砚

《一封来信|当智能时代来临,是悲还是喜?》by 临溪为砚

智能时代

亲爱的临溪:

嗨,你好吗?我想你应该不太好吧,你正处在承上启下的年纪,对上要照顾四个老人,对下要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二宝,房贷车贷也压得你够呛吧!

你在为父母的生命扫尾,也在为孩子的生命开头,你总在抱怨一点儿自由都没有,就连写个文都是在上班时间,偷偷摸摸地敲着。

回到家之后,又一头扎进了奶粉尿片堆里,连一个离的借口都找不到。

深夜里,四下无人的时候,你常常失眠,想到最好的年纪,过得像个陀螺,你就恨不得第二天长睡不起,向生命罢工几天,以示抗议。

别灰心,真的别灰心。十年后,这一切都会结束的,千万别以为我是喝了两瓶二锅头在说胡话,我们这个时代已经完全实现智能了。

我告诉你,现在不论是发信息,发微信,还是写信,靠意念就可以完成。已经没人在使用电脑和手机了,我们身处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随时切换成屏幕,还有夜间模式哦。

我现在就坐在47层的房顶上,沐浴着月色,安逸地闭着眼睛,给你写信。

从我的位置,可以俯瞰整个城市,现在的都市里已经没有了工厂和学校,就连医院也没有了。

他们都搬去了月球,你别害怕,现在人类已经征服了月球,它可利用的空间比地球上大得多。还有大把的能量可供开采,人类一直担心能源枯竭的问题,也得到了实现了完美的接力。

你是不是要担心去月球读书的距离太远,不用担心,我们每一户人家都配备了一台诺亚方舟,速度十分给力,往返一次只要十分钟而已,科学家还在研究最近的提速方案,预计下一个十年,可能只需要5分钟就够了。

我昨天饭后,还带着孩子一起去了一趟水星上购物呢,那里的人,都是吃火山岩拌饭,石油沙拉这类,网红美食呢。我也尝了一下,发现味道有点怪。

话说工厂搬走之后,这里环境真的好多了,天空蓝得像夏威夷的海水,白云干净得像缅甸白玉,很多以前没有见过的鸟,常常在我家门口骗吃骗喝。

最好笑的是有一只会说话的猴子,老是从森林里跑来敲我的门,给我送热带水果,我就干脆叫他:“外卖小猴。”

你可不要担心这些小动物的安危哦,现在的人,对走私保护动物可没什么兴趣,他们只想去外太空找一颗属于自己的行星,现在的太空管制很混乱,先到先得。

现在已经没有人炒房子,很多人都搬去了外太空住,地球上的房子多得数不过来。上个月政府给我分了一套别墅,还配备了几个智能机器人,照顾我们一家人。

这可不是,对于科研工作者的优待哦,每一个在地球上的人,都能享受这样的待遇。

玛丽,是专门负责我们一日三餐的机器人,他能准确的识别柴米油盐酱醋茶,并且记住每一位家庭成员的喜好与忌讳。最厉害的是,你可以点任何一个菜,玛丽都能联网查找食谱,意大利菜,泰国菜,粤菜,湘菜,通通一键搞定,我近来最喜欢吃硫酸泡饭。

玛丽,不需要搞卫生,整个家里,都装上了一套全智能清洁系统,会定时用中央换气原理将空气定时净化,果皮纸屑也会自动移动到门口的垃圾桶,然后顺着管道输送到垃圾回收站。

维尼,是一个专门照顾我们日常起居的机器人,偷偷告诉你哦,她是一个女的。她能将一家人的衣服分门别类的摆放在屋顶的隔层,不占任何地方,衣架可以自动延伸到天台,方便晾晒。她还能根据主人的喜好,以及当天的需求来专门搭配衣服,她的左手是一把剪刀,右手是一个熨斗,可以实现几分钟之内迅速帮你换装。

不过维尼,有一点我不喜欢,只要稍微胖一点点,她就会拉响体重警报,在小力做饭的时候不停地重复:“主人超重了,请停止工作,主人超重了,请停止工作,主人超重了,请停止工作。”

我可不敢得罪她,她可是家里唯一会开诺亚方舟的机器人,如果她罢工了,我就得每天接送孩子上下学。

其实二宝出生以后,我基本没有什么带过,一直都是玛丽和维尼帮我带,他们可是孩子最好的朋友呢?

最后一个机器人,是乔娜,她的主要工作是陪我聊天,解闷儿。

你知道我每天有多闷儿吗?孩子不要我管了,公公和婆婆,还有爸爸和妈妈都去了金星上的养老院,不需要照顾。老公呢,从去年开始就星际漫游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不需要工作,每天还有专人伺候,我连做家务打发时间的权利都被掠夺了。一个人守着偌大的房子,无所事事,脑子太久没用,给你写信都有点不灵光了。

要不是乔治陪我聊天,我简直会得抑郁症,乔治的大脑也是联网的,不管你问什么问题,她都能应答自如,唯一的缺点就是说话停顿时间太长,而且有一点“直男癌。”

有一次,我想老公想得抱着她哭了,乔治居然用他那卡带一样的语速说:“别哭了,本  来  就  长得  不  好  看  ,一  哭  就  更  丑  了。”

《荒荒草原》第六章

叙述总要有个重点,然而当我想详详细细地用这世界上最美的文字来描述我自杀的过程时,我总是词穷的。思前想后,这样的过程总归是描述不了的,就像《西西福斯的神话》这本书里解释的那样:“人们是没有自杀经验的。”所以当自杀这种经历完成后,经验也随着尸体一起奔赴到了天国。这也并非不可以去叙述,比如中国古代的小说《聊斋志异》里人鬼的对话是多么自然,比如有本美国小说叫《可爱的骨头》里小姑娘用自己死后的灵魂在叙...

最狠的相遇是,久别重逢

文/临溪为砚 爱情如果不落实到吃饭,穿衣,数钱,睡觉这些实实在在的生活中去,是不容易长久的。 ——题记 1. 临下班之前,严青收到大学老友老胡的一条短信:同学聚会定在今晚九点,在泰裕酒店。 开车回家的路上,严青故意将车窗摇了下来,冷风暖气碰撞之下,有一种令人清醒的作用力。一转眼,毕业十年了,真是韶光易逝,容颜易老啊! 老胡在短信上,特地交代了可以带家属,以往严青每天都是8点以后到家,今天为了...

如果可以误会你,但愿不曾爱过你

文∕白开水 -1- 谭盐盐陪康泽坤出逃,是个很睛朗的初夏。她穿着棉布的校服裙子,波浪花纹的白色袜腰儿堆在脚踝上。 她的背包里,有一本书和4双袜子。那时的谭盐盐,是个十足的袜子控,她一共有99双花色各异的袜子,卷成一朵一朵的“香菇”,开在衣橱下面的抽屉里。 有一天,康泽坤看见她那庞大的袜子军团,对她说:“知道吗?收集东西的人,心里都有个洞,需要偏好的东西才能填满它。” 谭盐盐翻他白眼说:“你心...

“你为什么追不到我,难道你心里没点数?”

如果真的没点数,那就孤独终老吧。 01 朋友阿缘是一个积极上进而又有女神气质的女生,从小到大追她的人不少,但至今依旧单身。 我一直以为像阿缘这样女神级的女生单身一定是因为要求太高,所以一般人她都看不上才单身的。但后来阿缘告诉我,那些追她的男生,追她的时间从来都不超过三个星期。 阿缘说如果一个男生喜欢她,只要他长得还看得过去,自身条件又不错,阿缘也不会一下子就说拒绝,毕竟没有人喜欢孤独。 可每...

补不上的窟窿

2016年,对于32岁的小郑来说,是充满机遇的一年,这一年,他加盟到了一家宅急送快递股份有限公司,成为某地的区域经理。 这天早晨,小郑一边与派送员整理快件一边叮嘱着他们:你们可一定要把东西及时送到客户手中,服务要周到细致,注意让客户验货后签好字,货款查清收好,千万别出差喽。 放心吧,老板。一天你都说好几遍了,耳朵都磨出茧子了。派送员大刘回应着。 小郑:我们这一行,靠的就是服务和信誉。 派送员...

失恋症候群

这是我第一次看清楚他的样子,眉眼清朗,五官的每一处棱角都透出温和沉静。尽管好看,可是这一番打量还是没能坚持多久。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