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了,你不许看我哭

2018-03-23 13:38:09作者:人兮妖兮

《我走了,你不许看我哭》by 人兮妖兮

网络图片

我和张子枫的故事,始于爱情,终于爱情,也算有始有终了吧。

—01—

那年我17岁,喜欢张子枫,完全凭着感觉。

我设想过很多跟他表白的场景,比如,在某一个具有纪念意义的日子,买一盒好看的巧克力,夹着淡淡香味的信纸写的情书,梳好看的头发化精致的妆穿漂亮的裙子站在放学的路上等他。

双手奉上准备好的礼物:同学,我喜欢你很久了。

再比如,收到他在酒吧玩的消息,开始浓妆红唇,高跟鞋黑色吊带地准备,算着他差不多劲酒够了,然后出现。

喝一小杯酒,然后贴到他身上:我送你回去。

我的内心戏一天天演的都不一样,有时候我甚至都觉得我已经做过了,所以现实是,到我21岁表白这个事情都还没有发生。

我的室友出去玩了一晚上,在未经我同意的情况下,帮我和她一起接了一个酒吧的墙绘,给钱给的有点多,我一开心直接决定了我的工作效率。

我在室友补觉的时候根据她的描述和她带回来的照片出效果图,下午的时候从床上下去洗了头发化了妆,然后把室友叫起来。

“我去,没见你平时出去干活要这么盛装打扮啊。”室友摘了眼罩,立马从床上弹起来。

补充一下,这些年明明青春年少,我却由于我内心戏演太久了,而被楼下的学妹抢了先,所以我只能好好学习,考上帅哥美女最多的学校,成为其中一个,嗯,美女。

然而,我上大学第四年了,就想问问,怎么学长没有像传说中那样对学妹虎视眈眈,怎么学弟接受学姐撩还是和学长在一起了。

不过我觉悟了,遇不到爱情,那就撩遍天下小帅哥。我决定在大学的最后一年里,抓住它的尾巴,把我的青春补上。

—02—

有人说,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好吧,好好说话就是,我遇到张子枫了。

“我来画画的,”我掂了一下手上的拎着的工具,幸好有证据证明我不是来遇他的。

“认识的人开的,过来玩一下。”

调着颜料的时候我竟然笑出来了,好像我跟张子枫认识到现在,都是这样说不上来的尬的对话。

很早之前去朋友家玩,敬酒敬到从来没见过的张子枫,确认同校同年级后,补充了一句我是美术班的,张子枫说他是三班的,就没有然后了。

和家里人出去玩遇到,互相说了一句你也来这里玩啊。

就连毕业告别的时候,也只是说了自己会去哪个学校,然后明明知道都在一个大学城,也都没有说一句保持联系,去到约之类的话。

“两位美女怎么是晚上来画,灯光会不会有点暗。”

说话的是一个皮肤白皙,腿又直又细的小男生,室友介绍说是酒吧的股东之一,理工的男生,也就是跟张子枫一个学校。

室友跟他稍微解释了一下,酒吧的正常灯光就这样,我们需要在这样的灯光下呈现最和谐的画面,所以不能在其他光线的时候画。

小男生一边夸我们专业,一边倾诉他第一次创业各种迷茫各种紧张,实际上还夹杂着自己年纪轻轻就砸了这么多钱弄酒吧的炫耀。

室友一面迎合一面安慰。

“招聘海报怎么不摆出去啊?不是朋友圈都发了吗?”我面对着墙听到张子枫的声音。

人兮妖兮
人兮妖兮  作家 给河岸先生的慢递

我走了,你不许看我哭

爱,是填空题、判断题、选择题还是论述题呢

1. 工作后,我便从家里搬了出来,和女同事在一高档小区合租了一间房,不过是阁楼,租金低且离公司近。后来她有了男友搬出去后,就剩下我一个人。 但我并不孤单,因为我有家明。 他被公司派到外地工作,我们认识好几年了。他曾向我承诺过,他一回来,我们就结婚。 那年秋天因为种种原因我辞了工作。好友就向我介绍了峰,峰是一家公司的副总。他很年轻,三十出头的样子,严谨而极有工作能力的那种人。他说马上要出差,回...

幸存之城

雷爷斥责道:“你还知道这是四万平遥人的城啊……狗不嫌家贫,你怎么看见城墙老了,房子破了就要拆,就因为挡着你们发财道啦?”

C哥

《零》 若干年后,每逢同学聚会,除了和当年一起读过书的人一起回忆往事,吃吃喝喝之外,我总会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特意留意我当年的亲密室友。 我的室友C哥每逢这个时候,通常会坐在我座位的不远处,和其他人一起畅谈当下,大家你来我往,聊得十分开心。 而我就坐在一边,看着他们聊天,并不加入他们的话题。 我们私底下基本不怎么见面了,加上他那个地位的人,整天工作繁忙,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和我一起坐下来好好聊...

如果我说,我想你了

文|云晞 遇见的人越多,就越发想念和贪恋你给过的温柔。 2018/03/09 周五 晴 ① 在搜索栏里输入你的微信号,按下添加键,又一次成为了你的好友。 不敢问你有没有想我,也不敢说我想你了,只是淡漠地问上一句:什么时候回来? 不出意外的,你没有回复。没有犹豫的,再次删掉你。相比起第一次按下删除键时的踌躇,这一次,心里竟没有过多的不舍。 没有得到回复的热情,都应适可而止。时至今日,愈发能体会...

一将功成

终有一日,她至薛府歌舞,赵敬尧来寻她。“那胡儿究竟是何来历,要做甚事,娘子该比赵某明白。娘子以为,可放任不顾么?”

一纸婚约

因为姜胖子的死,村里人包围了阿夏的家纷纷要阿夏出来杀人偿命。阿夏抱着父母哭了一会儿,就带着子默过上了逃亡的生活。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