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了,你不许看我哭

2018-03-23 13:38:09作者:人兮妖兮

《我走了,你不许看我哭》by 人兮妖兮

网络图片

我和张子枫的故事,始于爱情,终于爱情,也算有始有终了吧。

—01—

那年我17岁,喜欢张子枫,完全凭着感觉。

我设想过很多跟他表白的场景,比如,在某一个具有纪念意义的日子,买一盒好看的巧克力,夹着淡淡香味的信纸写的情书,梳好看的头发化精致的妆穿漂亮的裙子站在放学的路上等他。

双手奉上准备好的礼物:同学,我喜欢你很久了。

再比如,收到他在酒吧玩的消息,开始浓妆红唇,高跟鞋黑色吊带地准备,算着他差不多劲酒够了,然后出现。

喝一小杯酒,然后贴到他身上:我送你回去。

我的内心戏一天天演的都不一样,有时候我甚至都觉得我已经做过了,所以现实是,到我21岁表白这个事情都还没有发生。

我的室友出去玩了一晚上,在未经我同意的情况下,帮我和她一起接了一个酒吧的墙绘,给钱给的有点多,我一开心直接决定了我的工作效率。

我在室友补觉的时候根据她的描述和她带回来的照片出效果图,下午的时候从床上下去洗了头发化了妆,然后把室友叫起来。

“我去,没见你平时出去干活要这么盛装打扮啊。”室友摘了眼罩,立马从床上弹起来。

补充一下,这些年明明青春年少,我却由于我内心戏演太久了,而被楼下的学妹抢了先,所以我只能好好学习,考上帅哥美女最多的学校,成为其中一个,嗯,美女。

然而,我上大学第四年了,就想问问,怎么学长没有像传说中那样对学妹虎视眈眈,怎么学弟接受学姐撩还是和学长在一起了。

不过我觉悟了,遇不到爱情,那就撩遍天下小帅哥。我决定在大学的最后一年里,抓住它的尾巴,把我的青春补上。

—02—

有人说,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好吧,好好说话就是,我遇到张子枫了。

“我来画画的,”我掂了一下手上的拎着的工具,幸好有证据证明我不是来遇他的。

“认识的人开的,过来玩一下。”

调着颜料的时候我竟然笑出来了,好像我跟张子枫认识到现在,都是这样说不上来的尬的对话。

很早之前去朋友家玩,敬酒敬到从来没见过的张子枫,确认同校同年级后,补充了一句我是美术班的,张子枫说他是三班的,就没有然后了。

和家里人出去玩遇到,互相说了一句你也来这里玩啊。

就连毕业告别的时候,也只是说了自己会去哪个学校,然后明明知道都在一个大学城,也都没有说一句保持联系,去到约之类的话。

“两位美女怎么是晚上来画,灯光会不会有点暗。”

说话的是一个皮肤白皙,腿又直又细的小男生,室友介绍说是酒吧的股东之一,理工的男生,也就是跟张子枫一个学校。

室友跟他稍微解释了一下,酒吧的正常灯光就这样,我们需要在这样的灯光下呈现最和谐的画面,所以不能在其他光线的时候画。

小男生一边夸我们专业,一边倾诉他第一次创业各种迷茫各种紧张,实际上还夹杂着自己年纪轻轻就砸了这么多钱弄酒吧的炫耀。

室友一面迎合一面安慰。

“招聘海报怎么不摆出去啊?不是朋友圈都发了吗?”我面对着墙听到张子枫的声音。

人兮妖兮
人兮妖兮  作家 给河岸先生的慢递

我走了,你不许看我哭

这一次,换我守护你

不是走在路上走了半路发现包包拉链没拉,钱包什么时候不翼而飞;要不就是手机塞在哪个裤兜里,什么时候不见的也不知道;其他的小东西,比如说新买的眼线笔,指甲刀,小发夹通常是一两个星期就找不着了。 据不完全统计,江娜自从上大学一年一来,丢了四次钱包,三次手机,饭卡五次,其它小东西若干。 这天是周末,江娜想去逛街买夏天的衣服,本来是越好死党兼闺蜜筱爱一起的,筱爱做家教的小朋友家长说临时要加课,没有办法...

我们的遗憾来自相爱时间的错过

我坐在观众席的后排看满场的人声鼎沸,忽然觉得孤寂无比。 这是学校一年一度的运动会,篮球赛是重头戏。比赛本身很激烈不说,单是运动员的身高与面庞已足够艳惊全场。这里面最出色的自然数林清译,每一次起跳和投篮都引得尖叫连连,这是历来帅哥的优待。 室友琳琳忽然凑近我,声音不大不小地说,他还是备受关注。我勉强笑笑,想起下午还有实验报告要交,和她招呼一声便从后门出去了。 外面阳光静好,九月的天甚是蓝。我记...

你才是问题的根源

一次朋友聚会,大家说起带娃的辛苦、婚姻的不易,就有人感慨说: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难将就了,稍有不合就接受不了,换做那时的我们,是不是也会如此呢? 这是一个小妇人的心声,听得出话里有满心的羡慕。尽管我知道她转身,还是会继续为孩子撑起一片没有风浪的天空,仍能理解那未被满足的少女心。 其实,当你一个人忙里忙外的带孩子、当你一个人面对生活中的琐碎、当你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的操持一切,就会明白为什么...

恐孩症

夏今控制不住似的还在流泪,她断断续续说:怎么办,周则,我怀孕了,我……我害怕……

老男人的世界我很懂

【1】 九岁那年,夏末的一天,太阳很好,热,但不燥。 奶奶翻箱倒柜整理屋子,连压箱底十年的寿衣都拿出来了,去霉气和灰尘。她说,接下来的天没有好天气了。 她在每年的春末也干这些活计,但说的是,接下来都是好天气呢。 从杨兴涓记事起,奶奶就这两句话没变。而且在固定的时间,固定的地点,干这固定的活计。 奶奶仔细的拍打着寿衣,拍打的中间儿是抚摸,抚平的动作,可那寿衣上根本就没折儿。杨兴涓觉得奶奶的眼神...

能说爱了不起

她拖着绝望的身体,一步一步似是走向死亡的深渊。蓬乱的头发悬在她的身后,眼睛没有火,没有水,没有生命,嘴角和额头是早已凝结的血渍,衣衫破损的不堪,手臂上有醒目的红迹无数。那双洁白的布鞋被染上了丑陋的猩红,刺眼,那红一直往上蔓延,直到把她的整个灵魂淹没。 丑陋,全是丑陋,她的四肢都被铺天盖地的寒冷冻僵了。即使是在这么温暖,这么美好的春天。一路上的嘲笑,那片肮脏的树林的嘲笑,那些冷漠的...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