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终究是少年

2018-03-23 10:34:05作者:张2字

《他终究是少年》by 张2字

1.

秦羽至今不太记得她到底为什么要去学画画。

那是她浑浑噩噩的一年,整个人像马上要从树上掉落的叶子,随着风向东飘一下,西飘一下,那种在掉落之前不知道会自己飘往哪里的无助感让她忧伤,比临近毕业前一个月不小心撞到男朋友给别的女生买哈根达斯还忧伤。

不知道是不是分手也会影响运势,不管是去人才市场还是网上投简历都渺无音信。

她租住的单间是一套两居室隔开的,户主隔了四个小房间,每个房间都是独立的个体,这并不符合规定,但胜在租金便宜。秦羽给自己泡了一碗面,她用叉子用力戳进泡面的塑料盖子,热气从缝隙一丝丝窜出来的时候,她听到隔壁有搬家的声音,这隔断还是太差了,隔壁不断地开门关门,她这边像轻微地震似的,她继续盯着她的泡面,突然发现泡面和自己一样,都在孤零零地瑟瑟发抖,突然不忍心吃了。

秦羽决定出去觅食,往快餐店走的路上,路过每天都要经过的天桥,有两个和她一般年纪的年轻人支着画板在画画,他们专心致志地给对面坐着的路人画肖像。秦羽看了一会儿,想着会画画也不错,实在找不到工作就这样给别人画肖像,从对方的眼睛里窥探一些情绪,跃然纸上。

下了天桥,那间打着成人零基础学画画的招牌就被她发现了。

当然,秦羽走进那间画室的目的并不是真的打算在天桥为人们画肖像。无业游民的标签让她感觉自己像即将被投喂给豺狼虎豹的小动物,等待被这个社会一口吞食。正好眼前这间画室让她有了藏身之所,像是骑自行车时遇到了顺风,她走进画室,是那么自然而然的事。

画室并不难找,从桥下面过马路有一栋商住两用的大厦,上五楼就是了。秦羽敲门,为她开门的男孩只看了她一眼,又转过身去继续画画,你好两个字被男孩的背影堵了回去,秦羽顿时觉得口干舌燥。

她自己走进去,发现画室大部分还是美术特长生多,有几个成年人混在这些特长生中间,和他们画一样的静物和水彩,却没有他们那么专注。给她开门的男孩子正在画速写,十几个画手围成一个圈,圈中间的一个人摆出姿势供大家练习,这让秦羽想起西游记里孙悟空经常给唐僧画个圈,让他站进去以免被妖怪抓走,这么一想她就有点想笑,竟然真的笑出了声。男孩扭头看她,眼神上挑,秦羽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她小声问他,请问想学画画找谁?

男孩说,往里走。

秦羽说,谢谢。

走了两步又折回来,对男孩说,画的真好。

她以为他会说谢谢,但他只是笑笑,一边嘴角上扬,透着股自信,像是一滴冰水落在了秦羽的舌尖,让她周身发麻。

2.

成人班一周一次课,一次200,秦羽咬咬牙,报了十次课。报名那天正好有成人班的课,一位比她大不了两岁的老师在一组静物前讲明暗处理。秦羽两手空空,旁边的同学支起画板画线条,耳边响起笔尖落在纸上沙沙的声音,这声音浅浅柔柔钻进她的耳膜,她有些犯困,头一点一点的。

幸好她坐在最后一排,所以当男孩走进她时,并没有打扰到前面的同学学习。

秦羽已经知道了男孩的名字,沈清晰。

在他冲她笑的时候,她看到了素描本上,他用铅笔写上了自己的名字。真是画如其名,他的明暗处理清晰,线条清晰,整个人在秦羽面前的轮廓也分外清晰。

沈清晰过来的时候,还不忘搬了一把椅子,他坐下后,先是在画板上固定好画纸,又从笔袋里拿出两根铅笔和橡皮泥,一套动作形如流水。秦羽对他说,这是成人班。

沈清晰不看她,自顾自地在画板上打起草稿,顺便说了一句,我知道。

秦羽托腮看他,像欣赏一朵盛开的花。

她问他,那小弟弟,你多大?

沈清晰终于看向她,淡淡地说,19.

秦羽点点头, 那已经上大学了啊。怎么还在这学习?

沈清晰没回答她这个问题,只是把画板递过来说,既然交了钱就好好上课,别睡觉了。

说完,沈清晰把铅笔和橡皮泥也递给秦羽,秦羽有种被人看穿后的尴尬,勉强解释道,我并没有睡觉。还有,这些是要送给我吗?

张2字
张2字  作家 只想当一枚傻瓜晒太阳

他终究是少年

我那个写下遗愿清单的女朋友

谁死前还没几个愿望了? 文丨一醉猫 -1- 我成为人生有限公司的职员已经五年了,我喜欢这份职业。因为这是能帮助人的事情,让我非常有成就感。 十年之前,“N72星云”的流行划过地球。本以为不过是一场简单的流星,却不想从此改变了世界。 流星划过之后,一夜之间地球上的部分人类发现自己头上开始出现一个进度条,有的是刚刚开始读条,有的是已经即将读取完毕。很快,第一个进度条到100%的人出现了,伴随出现...

前任三:因为爱情,我先认输

01. 最近很火的一部电影刷遍了朋友圈,《前任3:再见前任》。 跟着大众的脚步,现任和我说,我们晚上一起看看《前任3》吧!听说挺好看的。 我笑着回答,可以啊! 然而,其实我是不太想和我的现任一起去看。当然,也不想和我的前任去看。 在现任提起要一起看这部剧的时候,其实我已经看过了一次。一个老掉牙的故事,本来应该是平平淡淡,没什么出彩的。 但是它平淡到日常发生在你身边的一件小事,也发生在你身上。...

我们没能走到最后,但谢谢你,也爱过我

今天这一篇文字,来自于一个网友的故事。 今天的男主人公,我就暂且称他为“昊”吧,因为从他的故事里,能感觉到,他是一个很温暖的男孩儿。大概有一双深邃的眉眼,帅气的脸庞。脸上的阳光,暖暖的能融化人内心的彷徨。 昊是一个比较执着的大男孩儿,执着的爱一个人,爱了十年,然后看着心爱的人,和别人走入婚烟的殿堂。 听过他的故事,突然间觉得有种深沉的爱,让人不知如何书写。 他和雯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算的...

十八岁以后任何的第一次都没有意义

1 十八岁那年我遇见了小潘,他给我了一把雨伞说要带我去打架。 我说打架就打架拿雨伞干嘛?小潘提起一把砍刀拍了拍我的肩,“我是带你去混饭吃。” 其实大多数的架是一点儿也打不起来的,“你再叫信不信我弄死你!”这是双方开场的第一轮。接着有个和事佬出来分烟,每人都有一支好烟,“没事,都是熟人。”这是中场时间。然后找个台阶蹲着坐着,看着手机吹谁刚得手的小妞,最后和事佬会喊一句,散。 耶,可以吃饭了。 ...

背负

曹高凯偷卖了他的收割机,又卖了结婚时给媳妇买的首饰,然后是屋里的家电,就差卖媳妇卖娃了。

扑通扑通少女心?你丫的还是洗洗睡吧。

少女心泛滥的季节,谁能阻挡我啊啊啊! 文|蓁华 1:貌美如花不是你 朋友小小薇是个温柔的女汉纸。 哦,不!! 其实她是一个典型的男人性格中捎带温婉的女性。 小眼睛,小嘴巴,小鼻子,就连耳朵都小的出奇,她说,咱们该整整容了。 我很不乐意的说:那你去吧。为嘛要拉上我一块。我和你不是一起的。虽然我们曾经是个闺蜜,但还不如朵塑料假花来的真实。 需要她帮忙的时候偏偏说失恋 没空,不需要她的时候偏偏说没...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