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终究是少年

2018-03-23 10:34:05作者:张2字

《他终究是少年》by 张2字

1.

秦羽至今不太记得她到底为什么要去学画画。

那是她浑浑噩噩的一年,整个人像马上要从树上掉落的叶子,随着风向东飘一下,西飘一下,那种在掉落之前不知道会自己飘往哪里的无助感让她忧伤,比临近毕业前一个月不小心撞到男朋友给别的女生买哈根达斯还忧伤。

不知道是不是分手也会影响运势,不管是去人才市场还是网上投简历都渺无音信。

她租住的单间是一套两居室隔开的,户主隔了四个小房间,每个房间都是独立的个体,这并不符合规定,但胜在租金便宜。秦羽给自己泡了一碗面,她用叉子用力戳进泡面的塑料盖子,热气从缝隙一丝丝窜出来的时候,她听到隔壁有搬家的声音,这隔断还是太差了,隔壁不断地开门关门,她这边像轻微地震似的,她继续盯着她的泡面,突然发现泡面和自己一样,都在孤零零地瑟瑟发抖,突然不忍心吃了。

秦羽决定出去觅食,往快餐店走的路上,路过每天都要经过的天桥,有两个和她一般年纪的年轻人支着画板在画画,他们专心致志地给对面坐着的路人画肖像。秦羽看了一会儿,想着会画画也不错,实在找不到工作就这样给别人画肖像,从对方的眼睛里窥探一些情绪,跃然纸上。

下了天桥,那间打着成人零基础学画画的招牌就被她发现了。

当然,秦羽走进那间画室的目的并不是真的打算在天桥为人们画肖像。无业游民的标签让她感觉自己像即将被投喂给豺狼虎豹的小动物,等待被这个社会一口吞食。正好眼前这间画室让她有了藏身之所,像是骑自行车时遇到了顺风,她走进画室,是那么自然而然的事。

画室并不难找,从桥下面过马路有一栋商住两用的大厦,上五楼就是了。秦羽敲门,为她开门的男孩只看了她一眼,又转过身去继续画画,你好两个字被男孩的背影堵了回去,秦羽顿时觉得口干舌燥。

她自己走进去,发现画室大部分还是美术特长生多,有几个成年人混在这些特长生中间,和他们画一样的静物和水彩,却没有他们那么专注。给她开门的男孩子正在画速写,十几个画手围成一个圈,圈中间的一个人摆出姿势供大家练习,这让秦羽想起西游记里孙悟空经常给唐僧画个圈,让他站进去以免被妖怪抓走,这么一想她就有点想笑,竟然真的笑出了声。男孩扭头看她,眼神上挑,秦羽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她小声问他,请问想学画画找谁?

男孩说,往里走。

秦羽说,谢谢。

走了两步又折回来,对男孩说,画的真好。

她以为他会说谢谢,但他只是笑笑,一边嘴角上扬,透着股自信,像是一滴冰水落在了秦羽的舌尖,让她周身发麻。

2.

成人班一周一次课,一次200,秦羽咬咬牙,报了十次课。报名那天正好有成人班的课,一位比她大不了两岁的老师在一组静物前讲明暗处理。秦羽两手空空,旁边的同学支起画板画线条,耳边响起笔尖落在纸上沙沙的声音,这声音浅浅柔柔钻进她的耳膜,她有些犯困,头一点一点的。

幸好她坐在最后一排,所以当男孩走进她时,并没有打扰到前面的同学学习。

秦羽已经知道了男孩的名字,沈清晰。

在他冲她笑的时候,她看到了素描本上,他用铅笔写上了自己的名字。真是画如其名,他的明暗处理清晰,线条清晰,整个人在秦羽面前的轮廓也分外清晰。

沈清晰过来的时候,还不忘搬了一把椅子,他坐下后,先是在画板上固定好画纸,又从笔袋里拿出两根铅笔和橡皮泥,一套动作形如流水。秦羽对他说,这是成人班。

沈清晰不看她,自顾自地在画板上打起草稿,顺便说了一句,我知道。

秦羽托腮看他,像欣赏一朵盛开的花。

她问他,那小弟弟,你多大?

沈清晰终于看向她,淡淡地说,19.

秦羽点点头, 那已经上大学了啊。怎么还在这学习?

沈清晰没回答她这个问题,只是把画板递过来说,既然交了钱就好好上课,别睡觉了。

说完,沈清晰把铅笔和橡皮泥也递给秦羽,秦羽有种被人看穿后的尴尬,勉强解释道,我并没有睡觉。还有,这些是要送给我吗?

张2字
张2字  作家 只想当一枚傻瓜晒太阳

他终究是少年

那一夜,亲生儿女,也难做到这样

亲生儿女,也难做到这样 山脚下一片绿油油的植物,好像是庄稼人种的油菜,大片大片的,别有一番意境,像是到了辽阔的花海,美轮美奂。那一望无际绿色,象征着生命,充满着希望。 嫁接生长的树木,排列的很整齐,像列队等待着操练的士兵,又像是在沙场阅兵,一派波澜壮阔生机勃勃景象。 在广西桂东北,有一个超越了血缘关系的家庭。缘分,还得从2013年7月说起,“某某中学”91届同学聚会,26班学生阿妹见到了...

《不能说的秘密丨青丘遗梦》

文/池风晓 (1) 我曾经认识一个女人。 她年纪比我小很多,按说是妹子,可我还是喜欢称她为“姐姐”。 记得有次,我喊她姐姐的时候,她却突然放下手中的工作跑过来一下将我扑倒,然后还故意鼓起腮帮子,把眼睛眯缝成一条线,像只猫咪似的嗅着尖尖的鼻子,贴近我的脸,伸出她细滑的舌头,在自己的嘴唇画上一个圈。 “你再说一次看看,谁是姐姐?” 她的身体很轻盈,靠近你的时候就像是几根羽毛偶然落在手掌。你甚至能...

如果重新来过,你会不会爱我

我这个人胆子特别小,就像从一开始我就没敢去问元烨,他明明是个会发光的人,为什么会选择跟我这样的人在一起。

看到老公出轨以后

徐百丽看到刘大志的时候,她正坐在一家快餐店里吃盖饭,嘴巴里含着一块麻辣鸡丁。她看到刘大志站在街边,伸手抚摸着他面前那妙龄女子的长发,深情又亲昵,就像十多年前在大学校园里他对她那样。徐百丽感觉自己的身体震颤了一下,心跳停止了,呼吸也被夺走了。 嘴巴里含着麻辣鸡丁,把目光偏了偏,就看到了XX快捷酒店的招牌,在他们身后不过数米。那个酒店,是以约炮而臭名昭著的XX快捷酒店。 徐百丽就那么直直地看...

那孩子是谁的?反正不是你的!

十二星堕·双子街 文/三门 “欢迎来到双子街!” 白发少年站在步行街的街口,张开双臂欢迎着来宾,他的脸上带着浓烈的笑容。 “哇哦!”太赞了!小美张大了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擦!网上可没说有这么个景点。”小五嘴都合不拢了。 小军则早已被眼前的景象惊的说不出话来。 这是一条随着山谷弯成180度的半弧形街,街道左右两旁的房屋完全是复刻般的一模一样。从第一栋房子开始,直到弯曲的看不到尽头的街...

阴阳杂烩店

跟你一起吃大杂烩的人并没有你所想的那么美好! 第一章 一所大学里,大二的学生刚下课,学生都成群结队的走向宿舍。 萱萱:“中午出去吃饭吧!我请客!” 丹妮:“好啊,饿死了!” 王薇:“诶?!这是谁放在我床上的? 王薇拿着一张传单,上面印着阴阳杂烩店的字样。 王薇:“这家大杂烩看着好像还不错呢!” 萱萱:“是吗?我看看,真的还不错呢!那我们就去吃这个吧。” 四人一起到了校门口,萱萱直接打了一辆出...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