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的魔幻现实主义

2017-11-10 08:04:02作者:曹静郑州

《星期六的魔幻现实主义》by 曹静郑州

1.

星期五晚上我不应该嗑完靖南带过来的那两包瓜子。嗑完瓜子之后,我也不应该猛灌自己三茶缸菠萝啤。天带亮被尿憋醒去厕所回来睡意全无的时候,我应该回到床上继续眯着,而不应到街上瞎溜达。即使溜达,我也不应跑到东风路上。那个星期六,就是在我一脚踏进东风路的那一瞬间展开了它的荒诞、离奇。

现在回想起来,我不由自主地走到东风路上是被一股香气吸引过去的,点了香油的胡辣汤的香气。路东有家牛肉胡辣汤店,尽管胡辣汤里从没有放过牛肉,生意照样火爆。每天早上三大桶胡辣汤,那么大的保温桶,见底的时候旁边觅情旅店的玻璃窗都没被太阳照亮。

我不是去喝胡辣汤的,出门没带钱。我也不是去觅情旅馆的,像我这种有洁癖的纯洁的人怎会去那种不三不四不干不净的地方!

可是,经过胡辣汤店门口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驻足观望两分钟;经过旅店的时候,我又不由自主地驻足观望两分钟。正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从旅店里跑出来一具光着身子、披散着红色头发的女体,随后,又跑出来一个具光着身子带着一顶黑色礼帽的男体。一个赤身裸体的中年男人追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年轻女孩跑进了南侧的那条窄胡同!

我被吓了一跳,我真的像一只受惊的猫一样跳了起来。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清晰地听见女孩尖着嗓子喊救命啊救命啊,男人说:“站住,你给我站住!”

“那个女孩在喊救命!”我冲着将下巴抵在油腻腻的桌子上喝胡辣汤的人们大声说,“有个男的在追她!”可他们像没听到似的,连头也不抬继续噙着碗沿吸溜。

“那个男人在迫害那个女孩!”我又喊了一句。还是没人理我。

来不及犹豫了。我要去救她!

我跑进了那个昏暗的胡同。胡同是死的,尽头是一面低矮的墙。我在胡同的尽头看见了那对男女。他们在充满激情地拥吻。

2.

早上遇见的这件事让我感到困惑。不行,我必须给靖南打个电话让他帮我理明白。靖南什么都清楚。我答应作他的女朋友,除了他那英俊的脸蛋就是因为他的聪明了。

“他们或许在玩什么游戏。”靖南在电话里说。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这让我有种被人轻视的感觉。仿佛全世界都很了解这件事情,都认为它很寻常,只有我在大惊小怪。

“什么游戏?丢手绢?老鹰捉小鸡?”我问,“我明明听见她在喊救命,玩游戏为什么喊救命?”

“她只是那么喊,并不是真的在求救。如果真的遇见危险她会跑向人群,而不是跑进胡同里。”

正当我试着进一步强调裸体和黑色礼帽有多怪异时,忽然哗啦一声,床头的玻璃窗碎裂在地上。

“地震了。”我说。

我关掉门跑下楼。宿舍前面的那片空地已经站满了人。女孩们恐慌地聚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刚才自己遭受的惊吓。宿舍管理人员说刚才地震了。她建议先在这里呆着,不要回宿舍。一个穿白底蓝色条纹睡衣的胖女孩却肯定地说:“不是地震,像是什么东西撞击在一起了。”

三个小时后,收音机里播出的新闻证明女孩的猜测是正确的:

2017年05月27日10点36分许,在丰预高速南半幅发生一起车辆追尾事故,引发燃烧后爆炸,周边10公里范围内有震感。经初查:目前,现场发现6名伤者,已经送至当地医院救治,暂无生命危险,一名司机疑似失踪正在搜索。事故路段临时双向封闭,详细情况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3.

晚上靖南来宿舍帮我修理那扇被震碎的玻璃窗。我们一起把被子上、枕头上、地板上的碎玻璃清理干净,又在窗框里装上了厚玻璃。新装的玻璃泛点蓝,透过去看外面的天空,有种在西藏的感觉。

“我要回学校了。”靖南将一把锤子装进工具箱里说,“明天下午就要交论文了,我想再修改一遍。”

“你不是已经修改过十多遍了?晚一会儿再走吧!”我边说边将自己的T恤往下拉了拉。T恤的领口已经很低了,可我还是想让自己的胸口裸露得更多一点。我想让靖南看到一些内容,我希望这些内容能吸引到他。

没用的。靖南还是要走。他就是这样一个人,自有一套严格恪守的准则。两个月前,他带我去他家,我们在他家的紫色沙发上吻了又吻。我以为他会拉开我紧身裙后面的拉链,就向他的身子倒去。没有。他将我推开了。

“我在这篇论文里推荐了我们导师的一项发明,他对我的这篇论文很重视,我还是想再修改一遍。”靖南将工具箱斜挎在肩膀上准备离开。

我从床上跳下来,赤着脚先他一步跑到门口。

“不要走。”我请求道。我的嗓音听上去一定愚蠢甜腻而不知羞耻,就像一只发情的呜呜叫的母兽。

当时,我不太理解自己那天晚上为什么如此渴望他能留下来。我想也许是因为早上遇见的那对男女在胡同里干的事情诱发了我对靖南身体的渴望。后来,我又认为更可靠的解释应该是白天的经历给我的一种虚妄的不真实的感觉,就像在做梦,就像飘在云朵上面。我需要抓住些什么,依靠些什么,让我感到踏实和安全。于是,我抓住了靖南。

于是,接下来发生了那个星期六的最不可思议的荒诞的事情。

“我以为你跟别的女孩不一样。”靖南垂着头说,“我以为你是纯洁的。”

“我本来就很纯洁啊!”我说。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些。

“纯洁?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和我干什么吗?你整天嘻嘻哈哈,表面上看起来没心没肺,可灵魂充满腥气!”靖南将我从门口推开,走了出去。

靖南走了之后,我感觉自己很累,累得都快无法站稳了。我躺到自己的床上,对自己说不对劲,今天一天都不对劲,太可怕了。然后我命令自己赶快闭上眼睛,什么都不要想,快点睡着,快点睡着。我哪儿也不要去,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做,我就老老实实地呆在床上睡觉,杜绝任何事情发生的可能性。

我希望睡眠能让星期六早点结束。我希望睡眠能让所有混乱、荒诞、滑稽、奇形怪状的事情结束。它们折磨得我恐惧、不安、疲惫不堪。

等到明天,我一觉醒来的时候,我的世界,世界上的人和事一定会变回简单的,正常的,平凡的,美好的,符合我的逻辑的样子。

曹静郑州
曹静郑州  作家 活着为了讲述。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曹静郑州

你笑起来很美

星期六的魔幻现实主义

因为我爱你,所以我不能毁了你

有一种酒叫醉生梦死 (一) “你叫什么名字?”我朝一个白衣胜雪,长发飘飘的女士问道。 “小弟弟,我叫苏姬。” 我依稀记得当时是九月,高二班主任以提高同学友谊,增加学习效率为由,硬要小组举行聚餐。活泼胆大的L提议,“我们都要成年了,不如去酒吧乐呵乐呵。”小组的其他几个人迅速接受,只有我这个老师嘴中的学习榜样提出了反对,结果可想而知,反对无效...

今生第一次到来,请多指教

一个人的到来其实是很惊人的事他会带着他的过去、现在还有他的未来一同而来是一个人一生的到来很容易粉碎的所以也可能曾经粉碎的他的心走向了我。那样伤痛的心可能只有风才能将它抚平要是我的心能像那样的风一样终究会热情款待他的——郑玄宗 如果看过最近口碑超好的热播韩剧《今生是第一次》(以下称《今次》),应该在突然发糖的第11集听过了这首由韩国当代诗人郑玄宗写的《访客》。 韩剧一直在改变以往狗血甜腻爱情剧...

牵手,再回某

回到了开始的地方,环境很好,只是很陌生。 这是五年来第一次回来,如果有可能,我宁愿一生都不会踏进这个地方。 不想回来,不是因为书里说的那样痛苦的历程,而是记忆深处的美好不想被现实所破坏。 -1- 2010年,我从一个还不错的城市来到一个县城上高中,那年我17岁。 父亲托人给我找了一个出租房,把行李放在门口就开着车急急忙忙的走了,从记事起,父亲每天都在忙着各种事情。 那是一个小城的四合院,院子...

风姿花传•夭折的赤霄天命,刘备的夷陵之战

朝廷之上,百官瞻仰,刘备从太监手里接过一把密封匣中的宝剑,用努力压制但却依然激动响亮的声音说道: “上承汉祖,代行天罚!讨取敌雠,报义兄之仇” 刘备说完,将这把剑拔出剑鞘,竟正是汉高祖到光武帝一直流传下来的赤霄宝剑,锋利的剑刃上凝结着热忱人心的火焰光芒,而在眼前这个男人手里,更带有复仇的烈焰。 “东征有希望了!”“这时候宝剑现世,真是天意所在啊!” 此起彼伏的惊叹声中,直言反对东征...

别告诉她,我还想她

文|云晞 2018/01/23 周三 晴 ① 挂掉木子的电话,已是深夜一点。 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时间尚早。今天是周末,不需要去公司。我索性掀开被子下床,走出卧室。 摸黑走到厨房,打开冰箱一看才发现里面早已空荡荡,除了昨晚吃剩下的一碗饭,什么都没有了。转身回房间,打算拿上钱包下楼去买几瓶啤酒,却忽然意识到这个时间点,楼下超市已经关门了。 没有啤酒,那就抽根烟吧。拿上床头柜上的烟盒,推开落地窗...

就算孤独终老,也别和文人谈恋爱

文 || 冉依雪2017年11月27日 星期一 阴无戒365天极限挑战日更营 第26天 和文人谈恋爱,永远快乐开始,伤心结束。 此生,就算没人爱,就算孤独终老,也别和文人谈恋爱。 【1】 尘妹,原谅我,远在千里之外的我,不能第一时间陪伴在你身边。尘妹,你可知道当我在夜晚看见你最后的书信,那时候我的心情吗?你无法知道,那一刻我有多么恨我自己,我恨我自己没有第一时间阻止你爱上他,我没有第一时间...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