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义工,真约炮

2017-11-08 18:01:48作者:人鱼海棠

《假义工,真约炮》by 人鱼海棠

文/人鱼海棠

下面我说的故事,你信也好,不信也罢,万一是真的呢?

1

近几年,玉林狗肉节颇受争议。媒体的关注和报道,社会人士和明星的声讨,反而使这个小城市更加有名气,客似云来。

立夏那天,我和小凡、老陆、楚江、小莫,一行五人,为声讨狗肉节从广东来到了广西玉林。

我们来自不同的行业,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那就是爱护动物协会的义工。

我叫查里,是一名自由职业者,三十岁的已婚人士,长相斯文,也算一表人才,经营着一个有几十万粉丝的公众号。对了,是渣字去掉三点水那个查字。

小凡和小莫是同学,都是待业的大学生,小凡长得小巧玲珑,样子有点像周迅。小莫稍胖,但前凸后翘身材很火辣。

老陆是南方人,小个子,长得有点像山顶洞人,是一个拿着乔迁款坐吃山空的混混,三十好几还单身,吃喝嫖赌样样在行。他是我们几个人中,最早加入义工行列的。

楚江相反,长得高大魁梧,他是一个健身教练,有颜有貌,还有些钱,是个钻石王老五,这次来玉林开的奥迪车就是他的。

南方的天气很湿热,太阳白花花的,我们冒着酷暑天气,拉着横幅去大街上抗议、拍照,忙得不亦乐乎。

中午的时候,我们已经累得够呛。楚江的衬衣湿掉了,干脆把衬衣扣子全解开,露出发达的胸肌,胸口那撮毛特别显眼。

两个小姑娘可能是害羞,也可能是晒的,脸上红扑扑的,像涂了胭脂。

小莫穿着低领的紧身T恤,露出一条深深的乳沟,脖子到乳沟都冒出细密的汗珠,在阳光底下泛着亮晶晶的光泽。

楚江一路上离小莫最近,一双三角眼睛总是滴溜溜往小莫身上瞄,喉结上下滚动。小莫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喜欢把衣服下摆往下扯,走路的时候,两只小兔子若隐若现地在胸前跳动着。

在街上走了半天,觉得满街上飘着带臊味的狗肉气味,胃堵得难受。到了午饭时间,大家都没有多少食欲。我们随意找了家餐厅,点了几个家常菜,计划吃完就回住处休息,下午再做打算。

至于解救狗?这么多狗,成千上万的,我们也救不完啊。再说了,那些狗都病秧秧的,救回去怎么处理还是个问题。

也有些爱狗人士知道我们的行动后,主动给我们捐钱,但这些钱我们已经花得差不多了,拍个照片应付一下就可以了。

有一次,我们得到线报,说有一辆运了百余条狗的货车,会经过某高速路段。于是,我们把货车追下了高速,堵在休息。

刚开始我们只有几人,后来打了几通电话,来了几十个人,大家群情激奋,但货车司机坚持不同意把狗卸下来。

“你们行行好吧,我们只负责送货,你们把狗带走,我要赔好几万块钱啊,我们做点小本生意也不容易,求求你们了!”

她的妻子,居然激动地用匕首自残,最后还进了医院。此事弄得沸沸扬扬,成了新闻头条。从那以后我们的行为文明多了。

2

我们很快回到了酒店。这是一家7天连锁酒店,我和楚江住一个房间,小凡和小莫住一起,老陆自己住。

我和楚江已经认识两年多,他的心意我再明白不过,还有小莫看楚江的眼神,我也明白了几分。

坐电梯来到所在楼层后,我对小凡说:“小凡,你一会儿过来帮我选照片吧。”

“里哥,我热得很…先回去洗个澡再过去。”

小凡的头发是短发,耳旁有几缕汗湿的头发,湿嗒嗒地沾在微红的小脸上,我朝她应了一声:“嗯。”

“我去抽支烟。”楚江往走廊靠窗的吸烟区走去。

我回房洗了个澡,顿时觉得神清气爽,觉得疲劳一扫而光。

当小凡来敲门时,我打开门,无意中看到楚江进了小莫的房间。知道我在看他,他朝我的方向做了个OK的动作,我朝他眨了眨眼睛。

我亲手误杀了我的弟弟

我用菜刀亲手误杀了我的亲弟弟! 我叫大柱,我弟叫小柱,我比他大三岁。 有时候,我真怀疑我们两个是不是一个娘生的。我除了个子比他高点,其他一无是处,样样都没他好。 比如说,学习吧!当他上一年级的时候,我在四年级;当他上二年级的时候,我还在四年级。一直持续到他上四年级,我还在四年级。 班里的老师都开玩笑的说,“大柱啊!你在等你弟弟啊!你两个关系真铁。可是,学习这事你不能老等他啊。你年龄也不小了,...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曾经以为,我们会是陈小希

-1- 最近最火的青春校园网剧,《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一追不可收拾,昨晚一口气连看了十二集才罢休。 之前并不明白,为什么在校园爱情剧烂大街的时代,它还能那么火、那么戳心,能使铁汉变得柔情,女汉变得柔弱,熬夜也要看完,即使被它虐得泪眼汪汪。 我想,大概是离高中越来越远,离回忆也越来越远,看这部剧时,过去的一切仿佛穿越了时间的无情,岁月的流逝,全都回到了我们的面前。 那时,我们才刚上高中,对各...

折在心底的爱

文/巨螃蟹 一 再一次,来到山顶,林枫深深地吸一口气,时光飞逝,现已是物是人非,擦了擦鬓角的汗水,盘腿坐在地上,望着山下尽收眼底的美景,仿佛这样心里才能够好受些...... 四年前,林枫拿着行李箱第一次站在大学的门口,脱离了父母的怀抱,独自面临自己的生活。“这就是我要生活四年的地方啊,貌似跟想的不大一样”林枫有点小兴奋的说到,“梓静,你也到你的大学门口了吧。我们的新生活就要开始了呢,加油!”...

星体融合计划

星体融合计划实施后的第三个星期。 和昨天毫无差别的一天,天空灰暗的像是随时都能因为一声雷鸣而哗啦啦的落起大雨来。 我躺在废墟之中,左眼血肉模糊的被洞穿成一个深陷的窟窿,右眼勉强的看着这个世界,我不知道还能活多久,下半身被巨大石块挤压到没有了直觉,我曾努力将自己拉扯出来,却发现再怎么拼命都不能动弹分毫。 在试图挣扎了许久之后,理性的放弃了逃离这个困境的所有方法。 我知道我可能会死,而且很快。 ...

带着美好的愿望嫁他乡

(一) “二表姐,你说外面的世界是不是像狗子他爹说的那样好呢?”十五岁的巧儿把头从被子里伸出来,侧着身子,右手撑脑袋问脚头卧下的表姐莲花。 “我也不知道,只听我爹说外面的钱好挣,外面的男人多女人少,外面很稀罕女人。”莲花平躺着,眼睛望着黑漆漆的屋顶,一根根笔直的原木托着一根根笔直的木条,一根根笔直的木条又托着一块块土灰的瓦。没有点灯,屋里只有一丝月亮透过屋脊的亮瓦折射出来的亮光,昏暗朦胧,像...

C哥

《零》 若干年后,每逢同学聚会,除了和当年一起读过书的人一起回忆往事,吃吃喝喝之外,我总会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特意留意我当年的亲密室友。 我的室友C哥每逢这个时候,通常会坐在我座位的不远处,和其他人一起畅谈当下,大家你来我往,聊得十分开心。 而我就坐在一边,看着他们聊天,并不加入他们的话题。 我们私底下基本不怎么见面了,加上他那个地位的人,整天工作繁忙,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和我一起坐下来好好聊...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