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葫芦世界

2017-11-08 15:25:49作者:葫芦世界官博

《无名——葫芦世界》by 葫芦世界官博

图源于网络

作者:谢桃之

首发于葫芦世界

早餐铺子出摊了,铁皮车上是刚出笼的包子馒头,热气腾腾,氤氲在干燥的空气里。人群围在铁皮车前的玻璃窗口,蜷着身子排队等待投硬币,投了硬币后铁皮车伸出一支不锈钢支架,支架上端有吸盘,吸盘吸住包子放在在传送带上,装袋,封口,直到玻璃窗口前,投硬币的人拿上纸带匆匆离开了铁皮车。

楼墙蔓延到城市中心的两座一百二十八层的高楼,清早天还未完全亮透,城市边缘的人群静默无言,蜷缩在衣服与破旧的单人自助设备里向城市中心移动。东方城,是这座衰败城市的名字,藏匿在海下。

像是有个人依靠着铁皮车熟睡,有人见着那人穿着破烂的灰色连帽夹克,他戴着帽子看不真切容貌,围着一根麻布围巾,破旧牛仔裤的裤腿边缘被磨破,棕色棉鞋里的棉花已经露出来了,凭体型辨认,应该是个男人。

流浪汉吧,没人理他,城市寂静,他一动不动,在最暗处。

海底模拟的初秋阳光移动到铁皮车处。

一缕阳光照到流浪汉的额头上,他的手抖动了一下,缓慢抬起头,眼睛迎上了阳光。

有人看到他阳光里的右眼空洞,光秃的红色眼球隐藏不住眼球后闪着蓝光晶体管,铁皮车前人群惊叫起来,有人用刚出炉的包子砸在他的身上,包子滚落,雪白柔软的面皮上裹上了一层灰。

他撑地站起身,拉了拉套在头上的帽子,铁皮车旁的人群都退后,他的周围出现了一圈空地。

“去死吧,机器人。”

他看了看太阳,转身向后走去,逆着人流的方向。

过了九点后,城市边缘的外城就一片空寂,道路狭窄,两边是一层不变的灰色楼房,天上没有云,模拟阳光直直照在街道上,灰尘静谧地堆着,起风,扬起一片。

角落里有一块废弃的广告投影版。

“viv智能助手,给你全方面的管家体验。”一个穿着暴露的金发女人在学上世纪的性感女星,画面间断撕扯,女人的搔首弄姿显得僵硬,重复在这空荡的街道上。

他站定看了一会儿,再次在数据库里寻找一个叫薇薇安的词语,依旧毫无收获。

这应该是暴乱前的产品。

十年前东方城还是受六维的控制,智能产品代替了人工,人类的大部分职业被取代,科技发展带来的却不是美丽新世界,智能产品造成的失业在这座人口繁重的城市上爆发了危机。

暴乱出现,游行,破坏,反抗,这场运动蔓延到城市各处,暴乱之后,政府为求人类利益最大化,新政策出台,智能产品被淘汰,大热的机器人产业与工厂停工,大批机器人被销毁,人类重新走上了工作岗位,继续日复一日辛勤而幸福的工作,城市下沉,藏在太平洋的深处。这座城如时光停滞,为了节约资源,这座城市有两座工作大楼,楼层从低到高,阶级也从低到高。顶端是每座城市唯一的智能产品,城市电脑,用来维护城市。

他只是某一天在垃圾场醒来,发现自己还能开机。

他忘了自己是为了什么而设计,薇薇安是他醒来第一个想到的词语,意义为何,他一无所知,且叫他无名吧。

机器人没有情感,为了人类某个任务而创造,程序与职责,就是机器人的全部。

当然机器人并没有被设计成人形,而像无名一样的人形机器人只可能是一个类型,六维公司的智能家庭助手,但他已经忘了。

机器人三定律被赋予他们,除却保护人类,他们还有责任活下去。人类的机器人肃清运动中,无名学会伪装,这是他的学习与本能。

生存,他走过街道,看到游荡的人类流浪汉,没有工作的人是可耻的,早餐供应车中的包子馒头已经凉了,两个流浪汉试图砸开它,哐哐的声音回荡在街道上。

无名没有理,他的程序没有反应,他不是为了维护治安而设计出来的。

他走到一块空地,扯下帽子,额头上有一块光能接收板,他需要能量,模拟光也能给他能量。

最近每当感受到光的温度,他身体会流过一丝莫名的电流,无法描述那一阵电流。

充好电,他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蜷缩坐在地上,实际上他已经游荡三个月了,这座城人类好像已经不在意机器人,那天他看见城中的巨大显示屏上播放了机器人监狱的影像,机器人监狱在这座城市建造,那些被认为有威胁的机器人被关在监狱,他们堆在灰墙里,像一堆废铜烂铁。机器人监狱的新闻只播放了几分钟,又切换到了一片光亮的城市,画面上的人类充满笑脸,画面上出现一句话“欢迎来到人类最后的乐园----东方城”

染上梅毒后,我决定离开他

在屋后的竹林里,看着那堆被他烧成灰烬的衣服,以及那部被他摔成碎片的手机,我心疼的同时,更多的是感到无尽的失望,甚至是绝望。为了留住我,继续让我受折磨,他居然狠心可笑到如此地步。 然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当一个人被另一个人欺辱折磨到极限的时候,总会有为了保护自己而站起来反抗的一天。 回到家,看着他嘴里叼着烟,得意地坐在堂屋门口,用残忍的眼光扫视着我全身,满脸都充满了不屑。那一刻,我一点也不...

老孙,我有点儿想你了

1. 老孙,我有点儿想你了。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便与老孙相识了。他那时高出我很多,玩到兴起时会与我浪漫的拥抱,彼时他的臂膀要比我粗壮,宛如一条不喑世事的巨蟒将我温柔的禁锢,我有些透不过气却不敢声张,生怕一丝一点的声响会令老孙沸腾,比巨蟒还要莽的家伙,我不敢想象。 第一次与老孙探讨生命的起源,是在门前的河堤上。他与我并排而立,望着夹杂着泥沙的河水自西向东滚滚而去,温吞的生命长河第一次起了波澜,...

当有个男孩儿在为你长大

文/小西玖玖 你爱的那个男孩儿正为你慢慢变好。 01 15岁时,宋文博情窦初开,喜欢上了秋天。 他牵着他家的小黄狗,堵在学校的大门口,看见秋天就冲上去,故作姿态地清清嗓子说,秋天,我喜欢你,你答应不答应,不答应我就让我家的小黄咬你了。 秋天觉得莫名其妙,心想,真是一个没长大的小毛孩儿。她低头看了看“温驯娇小”的小黄,不以为然,继续向前走。 后面是宋文博的有些惊慌地咆哮,他喊着,秋天,快跑,小...

三年相恋,换来我一生漂泊

七七打来电话,说她要来苏州学习,大约一周时间,她说这次我们说什么也要见上一面,再也不能错过了。我说一定。 大学毕业近三十年了,七七和我各自忙自己的事情,三十年间见面的次数有限,前年七七来沪出差,匆匆忙忙的,我们再一次错过。这次,我打电话过去,问清了七七学习的日程,约好了她学习结束,就来沪看我。 我特意在虹口足球场附近订了宾馆,以便我们彻夜长谈。 那是沪上十一月下旬,初冬时节,微寒的天气,阳光...

一抬头遇见了春天

1、 一见顾白误终身。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顾白的呢?沈小念歪着头思考。笔尖无意识的画啊画,华丽丽的戳到了刚做好的笔记上,啊啊啊,又得重写! 果然男色误人,古人诚不我欺! 沈小念暗暗的咬碎一口银牙,却在抬头时看见了顾白皱眉沉思的表情,心跳又没出息的漏了一拍。 为了还能再享受两个寒暑假,沈小念从大三一开始就义无反顾的加入了考研的大军。早早的在图书馆占好位置后,每天早上七点,风雨无阻。 沈小念狠狠心...

你爱大明星还是传单派发员

1 “差不多了,这点去商场里面发,辛苦辛苦。”商场主管拍了拍小嘉厚重的卡通道具服,在手上的考核单上打了一个勾,那个勾,代表了小嘉今天150块的收入。他需要这150块的收入,这不光是他缴纳房租、水、电、通讯费、吃喝穿用等等的来源,也是让他暂时忘掉陈瑜,变成一个活人的途径。 他感谢这个卡通服,没有人能够认出他来。没有人会认出他就是在那个电视剧里饰演男三号的小鲜肉,没有人会认出他曾是艺术学院的风云...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