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葫芦世界

2017-11-08 15:25:49作者:葫芦世界官博

《无名——葫芦世界》by 葫芦世界官博

图源于网络

作者:谢桃之

首发于葫芦世界

早餐铺子出摊了,铁皮车上是刚出笼的包子馒头,热气腾腾,氤氲在干燥的空气里。人群围在铁皮车前的玻璃窗口,蜷着身子排队等待投硬币,投了硬币后铁皮车伸出一支不锈钢支架,支架上端有吸盘,吸盘吸住包子放在在传送带上,装袋,封口,直到玻璃窗口前,投硬币的人拿上纸带匆匆离开了铁皮车。

楼墙蔓延到城市中心的两座一百二十八层的高楼,清早天还未完全亮透,城市边缘的人群静默无言,蜷缩在衣服与破旧的单人自助设备里向城市中心移动。东方城,是这座衰败城市的名字,藏匿在海下。

像是有个人依靠着铁皮车熟睡,有人见着那人穿着破烂的灰色连帽夹克,他戴着帽子看不真切容貌,围着一根麻布围巾,破旧牛仔裤的裤腿边缘被磨破,棕色棉鞋里的棉花已经露出来了,凭体型辨认,应该是个男人。

流浪汉吧,没人理他,城市寂静,他一动不动,在最暗处。

海底模拟的初秋阳光移动到铁皮车处。

一缕阳光照到流浪汉的额头上,他的手抖动了一下,缓慢抬起头,眼睛迎上了阳光。

有人看到他阳光里的右眼空洞,光秃的红色眼球隐藏不住眼球后闪着蓝光晶体管,铁皮车前人群惊叫起来,有人用刚出炉的包子砸在他的身上,包子滚落,雪白柔软的面皮上裹上了一层灰。

他撑地站起身,拉了拉套在头上的帽子,铁皮车旁的人群都退后,他的周围出现了一圈空地。

“去死吧,机器人。”

他看了看太阳,转身向后走去,逆着人流的方向。

过了九点后,城市边缘的外城就一片空寂,道路狭窄,两边是一层不变的灰色楼房,天上没有云,模拟阳光直直照在街道上,灰尘静谧地堆着,起风,扬起一片。

角落里有一块废弃的广告投影版。

“viv智能助手,给你全方面的管家体验。”一个穿着暴露的金发女人在学上世纪的性感女星,画面间断撕扯,女人的搔首弄姿显得僵硬,重复在这空荡的街道上。

他站定看了一会儿,再次在数据库里寻找一个叫薇薇安的词语,依旧毫无收获。

这应该是暴乱前的产品。

十年前东方城还是受六维的控制,智能产品代替了人工,人类的大部分职业被取代,科技发展带来的却不是美丽新世界,智能产品造成的失业在这座人口繁重的城市上爆发了危机。

暴乱出现,游行,破坏,反抗,这场运动蔓延到城市各处,暴乱之后,政府为求人类利益最大化,新政策出台,智能产品被淘汰,大热的机器人产业与工厂停工,大批机器人被销毁,人类重新走上了工作岗位,继续日复一日辛勤而幸福的工作,城市下沉,藏在太平洋的深处。这座城如时光停滞,为了节约资源,这座城市有两座工作大楼,楼层从低到高,阶级也从低到高。顶端是每座城市唯一的智能产品,城市电脑,用来维护城市。

他只是某一天在垃圾场醒来,发现自己还能开机。

他忘了自己是为了什么而设计,薇薇安是他醒来第一个想到的词语,意义为何,他一无所知,且叫他无名吧。

机器人没有情感,为了人类某个任务而创造,程序与职责,就是机器人的全部。

当然机器人并没有被设计成人形,而像无名一样的人形机器人只可能是一个类型,六维公司的智能家庭助手,但他已经忘了。

机器人三定律被赋予他们,除却保护人类,他们还有责任活下去。人类的机器人肃清运动中,无名学会伪装,这是他的学习与本能。

生存,他走过街道,看到游荡的人类流浪汉,没有工作的人是可耻的,早餐供应车中的包子馒头已经凉了,两个流浪汉试图砸开它,哐哐的声音回荡在街道上。

无名没有理,他的程序没有反应,他不是为了维护治安而设计出来的。

他走到一块空地,扯下帽子,额头上有一块光能接收板,他需要能量,模拟光也能给他能量。

最近每当感受到光的温度,他身体会流过一丝莫名的电流,无法描述那一阵电流。

充好电,他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蜷缩坐在地上,实际上他已经游荡三个月了,这座城人类好像已经不在意机器人,那天他看见城中的巨大显示屏上播放了机器人监狱的影像,机器人监狱在这座城市建造,那些被认为有威胁的机器人被关在监狱,他们堆在灰墙里,像一堆废铜烂铁。机器人监狱的新闻只播放了几分钟,又切换到了一片光亮的城市,画面上的人类充满笑脸,画面上出现一句话“欢迎来到人类最后的乐园----东方城”

爱是伟大不是犯贱,你的爱情,必须要点尊严

"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01 第一次听到这句话,应该还是未知情事的年纪,只觉得张爱玲写的太美,太美了,直到后来稍大一些,渐渐走入社会,体味感情,才发觉低到尘埃里的爱情,是何等的心酸与痛苦。 无可否认,张爱玲的才华,是倾城绝艳的,但愈走进,越发现,在爱情中,自己谦卑的喜欢一个人,没有错,但是把自己放到尘埃里,就是大大的问题了。姑娘,你的爱情那...

故事·小汐的猫

(一) 雪,在下着,飘飘扬扬地从天上落下,落到屋顶上,落到地上,很轻盈,如小猫的脚步一般。雪中,有几块晶莹的冰块,在闪闪发光。 校园里通往宿舍的小路上,小汐微微仰头,伸手接住飞舞旋转的雪花,看着小小的雪花在手心融化成水珠,小汐郁闷的心情,突地就好了起来。 嘴里念叨着:“什么英语六级,什么计算机二级,去他的吧!”抛开了烦恼的小汐,像个小孩子一样在雪地里印脚印,一个连着一个,走出笔直的一条线。 ...

生活手术刀 扯蛋!

1 和柱子去找他爹蹭饭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只母鸡。那只母鸡和别的母鸡不一样,虽然她也是在“咯咯哒”地下蛋,但是她的那个蛋却没有掉下来。那个蛋通过一层带血的类似脐带的东西黏连在腚眼上,一甩一甩。 这让我替她感到撕扯的疼,好像那种疼痛还会转移,因为多年之后想起这个场面,我觉得有种扯蛋的感觉。这里面既有被人撕扯下体的疼痛,也有种让人窒息的无奈,似乎被人掐住脖子摁在水里,想呼喊,想挣扎,但就是做不到,...

冲田公园旁边的疑案(1)

关根已经年近五十了。 黑黑的脸庞,瘦瘦的。长得不帅也不算难看,就是两只眼睛向外冒冒着,白眼仁儿有些发黄,总像睡不醒一样。 据说年青时还算可以,平时不愿意吱声,给人一种老实巴交的感觉。 关根这个人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嗜好。 每天清晨的散步就算是他一天中最惬意的时光了……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他微微走出点儿汗的时候,就情不自禁的想要撒尿。在清晨的微风里,站在河边一米多高的芦苇丛中,耳边哗、哗哗的...

董姑娘,有个人爱你很久

小费送我到火车站,千叮咛万嘱咐后才放心离去。我在昏昏欲睡中坐上了k8401,苏州开往杭州的最后一趟夜班车,过道拥挤且喧闹嘈杂。夹在中间座位的我只能闭目养神,旁边是个带孩子的妈妈,时不时传来小孩子的欢声笑语,以及座位对面男生和周围旅客的交谈声。 从上车后便一言不发,闭眼休息的我与周围的热闹显得格格不入,旅途的疲倦总是让我无法投入这种看似热闹的交谈,甚至有点讨厌这种颇为喧嚣的声音。跟周围的喧嚣对...

别把佛系恋爱观和我们的不将就混为一谈

佛系的大概意思:有也行,没有也行,不争不抢,没有输赢。 最近朋友圈总被所谓的“佛系”刷屏,佛系恋爱观,佛系工作,佛系交友,佛系婚姻…… 鸡汤总是这样,看着似乎很有道理,讲的似乎就是我们自己。 可这其中却藏有巨大谎言,和漏洞百出的丧爆了的逻辑。 单身,不谈恋爱,不结婚,对于佛系来说,是一种结果,一种无所谓,怎样都能接受的结果,是对自己人生意义的抹杀和终结,是对未来不再存有渴望和欲望; 可对于不...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