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爸爸说:杀人是首诗。

2017-11-08 14:33:52作者:声波大银

《冒牌爸爸说:杀人是首诗。》by 声波大银

图片来自网络

文|声波大银

我是个杀手,一年只杀两个人。一个,是所谓的好人,罪不当诛,一个,是坏人,死有余辜。

这种说法也只是自己的喜好而已,世间哪有人是无辜的?

以前混社团的时候有个“同事”,叫李三儿,他曾经问过我杀人是什么感觉,第一次杀人怕不怕。

人最大的问题是在于,总觉得自己是万物之灵,总觉得自己比其他的动物要高贵。人,其实也只是一种动物而已,有的甚至还不如动物。

这样的人就该死,我杀这样子的人的时候,一点都不怕,也没什么感觉,像剁了一只鸡踹死一条狗一样。

李三儿哪懂这些?他问了也是白问。况且我也不想跟他说。所以他只能是我的同事,而不会是我的兄弟,我这个人也不喜欢有兄弟。

我怎么可能有这种兄弟,第一次“出活儿”就乖张嘚瑟到不行,引发一场本内必要的群架,他第一个被砍死。

没脑子的人是不可以当杀手的。有情绪的人也不可以。

我只在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有非常愤怒的感觉。

*****

我第一次杀的人,是我的父亲。是他让我感觉到人是不如禽兽的。

从我懂事开始,他就只做两件事情,喝酒和打人,喝五块钱一瓶的劣质白酒,打自己家里的人。

据说从结婚以后他就在争吵中开始打起我的母亲,后来大概是打顺手了,就停不下来了。

直到把自己老婆打得大腿肌肉组织坏死半身不遂,他才放过她。把撒气的目标转移到了姐姐和我。

在外面,对别人点头哈腰,喝的醉醺醺,像条半死不活的老狗一样,回家就开始打我们姐弟俩。

我14岁的时候,个头已经快有这老狗高了,身材也比他强壮,我已经不认为他是我的父亲了,他,必须死。

我是在他又一次醉酒归来对我拳打脚踢的时候,对他进行了反击,我拿起家里一个塞满稻壳的枕头,狠狠地捂上了他的脸。

我的脑袋里根本没有什么害怕,只有愤怒,没有想到那是在杀人,只要想到的那是在清除,对,我就是要把他清除,从这个世间清除,从我们母子三人的生活中清除。

他用那具早已被酒精掏空了的身体,张牙舞爪地在挣扎,闷声闷响地在嘶吼,而我用一双精壮的手臂狠狠压住那枕头,直到它破裂开来,稻壳撒满一地,他的嘴巴里、鼻孔里、喉管里,都是稻壳在吱吱作响,往他尚有余温的身体里钻。

那条老狗享年四十八,他姓邹,我母亲姓华,他给我起名叫邹爱华。

真是讽刺。

我把老邹埋在屋后的荒山上。我把他嘴里的稻壳清理了一下,塞进一个酒瓶子。作为他的儿子,我对他也算仁至义尽了吧。

我离开了家乡,我改名叫做邹克华。

  *****

没有人天生愿意做一个杀手,也没有人就那么喜欢杀人。

在杀我的妻子之前,我是这么想的。

我承认,在与她生活的几年间我也经常会打她,我总忍不住,我想不通是为什么。

当有一天她跟我说她怀孕了的时候,我就觉得我不应该再打她了,我要杀掉她。

有了这个念头之后,我也并没有立即就去这样做。我等了五年,才找到了他的情人,并不是我笨,是他们太会隐藏。

姑娘你这么好,不是用来做备胎的

01 如果不是菠萝打电话给我,我还不知道十一月已经来了。 我穿着睡裙,顶着一头乱发去开门,阿雪拎着两包食物撞了进来:“阿绿!你不想活了啊?” 我本来以为她下一句要鼓励我振作起来好好生活,哪知她一屁股坐在我的床上,神情特别兴奋地跟我说,今天约了一个极品共进晚餐。 “我以为你是来安慰失恋的朋友的。”我从她拎来的袋子里找出一包薯片。 她这才不笑了,只打量了我一圈:“我以为你已经自暴自弃够了。” 我...

青春往事祭(流川枫与苍井空)

四人强行达成了共识,老四守护电脑,情圣李铁占道门口,流川枫倒霉催的跑去开门。

从不见你谈恋爱,不是同性恋就是性冷淡吧

以前有病,想谈恋爱,现在病好了,只喜欢钱。 01 朋友依依过生日,我们一起去KTV给她庆生。嘈杂的包间里大家玩起了游戏,俗套的真心话大冒险。依依被逮着了选择了大冒险,这时候一个男生借机嘲讽说 “陈依依,你大学都快毕业了也没谈恋爱,一定是没人追吧?” 场面顿时陷入了尴尬,我只好出来解围“什么啊!人家依依那是眼光太高了,依依那么优秀,追她的男生一大把,不谈恋爱也不代表没人追好吧!” 后来有人转移...

忘忧店之鬼大舅(上)

藏里道:“这孩子身上不干净,带她去内堂,把关于这孩子的事情先问清楚!”它收回目光,还舔舔爪子。

陪你醉重庆的四季

如果喜欢一个人,就同她(他)在喜欢的城市走过春夏秋冬。即使后来剩下四季和孤独的你。 重庆的夜色撩人,大楼璀璨的灯划破帷幕,与娇羞的星星耳语。行色匆匆的汽车来来往往,低沉的轰鸣打扰行人脚步,掩过欢声笑语。桥下轻轨与长江问好,然后仓促离开。寂静的路灯强撑住昏黄的光,打了个哈欠,同影子互望。 你来到重庆,如一阵轻风,悄无声息,带来金色阳光,洒满落寞的空气...... 予你一杯淡薄的酒,清香窜入鼻息...

你不来,或者你离开,我都还是要好好生活呀!

我越来越相信,我们的生命里,有些人真的就只是陪你走那么一段路,不会更长,也不会更短。每一步,好像都恰如其分;每一步,都刚刚好。 2017年12月4日 星期一 阴 01 是什么时候,你开始不相信永恒的? 好像在更懵懂的年纪里,我以为未来身边的人就是当下陪着我笑,陪着我哭的人。那个时候没太想过以后,以为当下就是永恒了。 那个时候的我们肯定不相信真的会有那么一天,我们会在各自的世界...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