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海风很冷

2017-11-02 19:15:36作者:江蓠子

《那年夏天,海风很冷》by 江蓠子

他们说,每个人都是一块磁铁,有正极负极,而两个同性的人,就像是两个同级的磁铁,想在一起,需要穿过很大的阻力。

2008,5月12号。

那天晚上,我正在生日聚会,突然接到了她的电话。

我点了接听。

双方都沉默了几秒。她先开口说:

“沈秋...你看新闻了吗?汶川地震了。”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梁子伊”三个字,那个这三年来都在我伤口里幽居的名字。

我放下手中的酒杯,仓促跑出喧闹的派对。

“我不知道啊。汶川地震了?”

说出这句话,我才意识到,我的声音在颤抖。

电话那头没了声音。一阵忽来的尴尬把我包围。

“那个...你现在在哪?”我问。

“我在灾区,现在正在往回赶。”她的声音,还是和多年前一样,“要是我能活着回去的话,咱们就在一起吧!”

“好。”我说。

我挂了电话,进屋喝了杯酒。啤酒火辣辣的,烧灼着我的胸膛。

1.

我和梁子伊是高中同学。

高三那年,她坐我前桌。

那时候的班主任是个戴眼镜的老头子,教英语。他人很瘦,像个鱼鹰,是班里所有同学一听到名字就要颤抖的对象。

我们都叫他“老四眼”。

梁子伊的个子比我要高些,还偏偏坐在我前桌。我虽然有些不满,但还是让她帮我平日里看着点“老四眼”。我不像她,勤奋好学,我平时上课,要么读武侠小说,要么睡觉。

大学,上不上无所谓。

有天早晨,梁子伊悄悄带来一个包裹放在我桌子上。

“这是啥啊?”我问她。

“嘘,这是金庸的几本小说,知道你爱看,我特地从家里给你找的。”她环顾四周,发现没有“老四眼”的踪迹,小声对我说。

我拍拍她的肩,“够哥们!”

她冲我一笑,笑得很甜。

我们那时候,班里同学都爱读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但是高三老师抓得紧,我们就想了个办法——

在桌子上开了个口子,上面盖一块能活动的木板。到时候把书在桌膛里一放,老师来了就盖上盖子,翻开课本。这个方法沿用至今,再加上我的聪明才智,老师从没抓到过一次。

其实,我的坏毛病还有很多,完全不像个女孩子。

比如说,我抽烟喝酒,过课打过架,净和男孩子们混在一起。

记忆犯罪

手机就在这时候突然滑出了她的手,屏幕上显示电话已经拨通,对面传来警察姐姐甜美的声音,“您好,这里是B市警局……”

姐姐的幸福和胸无关

友情提示 你要看这篇文章了吗?那好,首先我不是变态,更不是家庭伦理。可能有些内容会让你觉得不适,如果真的会让你不好了,也可以按下关闭键! 1 姐姐的胸肌很发达 小学不学人体,更不知道什么是发育。对那时的我们来说,男生和女生的区别就在于上厕所的时候不是同一个。 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家里终于买了DVD,超棒的!那时候买不起自己想看的影碟,大人们放什么,我们看什么。 每个周末,家里总会集满人,于...

别得寸进尺

秋凉的时候,父亲骑着自行车去买菜,回来的路上摔了一跤。回来后跟母亲自嘲说,人老了就不中用了,天稍微一凉腿就不听使唤了,好端端骑着车就摔倒了。 母亲赶紧去翻衣柜,把厚棉裤扔给父亲说,冷也不懂得往上穿,还真是老不中用了。正说着三姐回去了,问父亲,腿疼吗? 父亲说,不疼不痒,奇了怪了,前几天走路时候也莫名其妙摔了一跤呢。 三姐说,这事没那么简单,得赶紧去医院看看。 可是父亲不以为然也坚决不去,他说...

那个大着肚子嫁人的姑娘

文/颜如语 1 李依朵真是李家湾的一朵花! 见过李依朵的人都这么说。她不仅名字好听,人也长得俊俏。年方十八的姑娘,梳着两根长长的麻花辫子,弯弯的柳叶眉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那皮肤细腻白嫩得仿佛轻轻一掐就能掐出水来。特别是胸前那两颗挺拔傲人的双峰,连女人看了都忍不住多瞧上几眼,更别说男人了。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到李依朵家来提亲的人那真是踏破了门槛,可李依朵楞是一个也没看上眼。男大当婚,女大...

知君两无邪

毓煦他沉吟道:“我留下你,是因为我舍不得你。你现在一根筋,总有一天会想明白。”

绵里藏针

婚后婆婆每天变着法给王丽炖补汤,嘴里笑着叫她早早生个孙子出来,趁她还能动。帮他们带,这样也不影响他们事业,王丽连连答应。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