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我最喜欢的黑色】

2017-11-02 16:15:13作者:不说san

《短篇小说【我最喜欢的黑色】》by 不说san

天还没完全黑,大地蒙上了一层哑灰色。赤脚悠悠地走到四平米开大,铺着褐色罗纹瓷砖的阳台,远处昏黄的灯泡下,隐隐约约散发着一股夹杂着野草清新的茉莉花香。

深吸一口气,零星打着伞的几个年轻人大声嚷嚷,从我的黑色蕾丝睡裙下穿过,他们没注意到有个人正在离地二十七层高楼上。谁也没看见谁。

拍了拍希腊式木制的雕花栏杆。真他妈情不知所起瑟瑟发抖的冷,我说。

随即用力的拉上了纯白色纱帘,把无聊的喧嚣和无尽的黑夜挡在落地窗外。看着欧式原木镜中的自己,木讷地抖了抖掉落在齐胸长发上还没来得及融化的雪晶,实力盘起马尾并配上最爱的黑色兔绒发带,关灯。

北京时间:凌晨三点一十八。

“师傅,昌西路105”

摇下车窗,红绿灯从我眼前呼啸而过,一盏接着一盏,任风肆意摩擦着双眼,内心忐忑不定却依然固执地佯装镇定。我偏着头鼻息间带着苦笑,经过这么多次,还以为早就习惯了,原来。

“小姐,到了”

“你来了,钱带来了吧,蚊子,快,快给我,我有钱了。”面前这个男人,已经不是我从前所认识的,而他身边这个瘦成皮包骨的,他口中的蚊子,我算是见到了。

风好像更大了点,我坐在三米远的角落,卷了一根烟,就着微弱的红蜡烛点燃,顿时烟雾弥漫开整间屋子。用手拨开一处,一处足以让我清楚的看见他的脸。

打开冰箱,拧开一瓶上次剩下的Grey Gosse,一杯下肚,回到了从前......

我穿着低胸开肩的标配短裙坐在劣皮质的沙发上,还好,裙子是我喜欢的黑色。对面的同行得意的举起无名指上镶着几克拉钻戒、在幽暗包厢里闪闪发光的手,倒在秃头男的怀里有说有笑,没完没了,僵硬的笑容好似让她忘记了怎么合上她那夸张的嘴。

而我身边这位正不停吧啦着他那疑神疑鬼的结发妻子和提前进入更年期的臃肿上司,我对着他吐了一圈烟,笑而不语。

这时进来了一个人,看见他的下一秒,手上快灭的烟头不注意,摁在了正搂着我腰的中年男人的腿上,道歉的话还没来得及说,一声油腻却不失力度的巴掌打在了我脸上,“你他妈搞什么鬼!”

撞见这一幕,他毫无迟疑的朝我走来,一把抓住那个扇了我还紧紧捏着我的脸不放的手,一拳打在了中年男子的鼻子上,又踹了三脚。“打我女人,去死吧”,然后把愣在一旁的我拽出了大门。

“你害我丢了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我吼到。

“工作?你放屁呢?这也是工作?”

“用不着你管!”

“我问你,你爷爷在地里拼老命的干活,供你来城里上大学,就是为了让你在这种地方过着夜夜笙歌,黑白颠倒的生活吗?”

“亓峰!你他妈有什么资格跟我提爷爷,我凭本事赚的钱。”

我从的士上看到了后视镜里的自己,衣服还没换,鲜红色的巴掌印和搭在睫毛上的几滴泪珠。脸颊两边,还有手腕隐隐作痛,一想到爷爷,所有的委屈一下子涌上心头,忍不住埋下头哭出了声。

在一个穷的响叮当的小镇上,我和亓峰从小像亲兄妹一样,天天腻在一起上学下学、放牛爬树,瞒着爷爷买四毛钱一包的辣条,总是把嘴巴塞的满满的然后指着对方说:“你不行啊哈哈哈”。在学校被人怼了,他都能从哪窜出来帮我教训他们。

他原本是个可怜的孤儿,是爷爷在田里听到婴儿哭声,实在不忍心,才决定把他留在了我们的山沟沟里。

家境本就贫寒,上完小学他就没继续读,在外面找事情做,跟爷爷一起负担我的学费。

那时候正巧闹大革命,那些面目狰狞的所谓政府官员动不动就逮着个人指着你说:“带走,走资派!”

而爷爷年事已高,经不起城里官兵们的来回折腾,大病了一场,大夫检查出来——脑动脉硬化。我眼前一黑,仿佛有人在我脑子里用力的敲了一个响钟,震震回荡,听不见任何其它声音。

爷爷身子越来越虚弱,却始终坚持下地干农活。我发誓,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治好爷爷。

我对亓峰说:“你在家好好照顾爷爷,等我上大学有了出息,接爷爷到城里看病。”

走的时候爷爷坚持送我到车站,望着那双爬满了皱纹的眼睛和已经弯曲到不成形的背脊,深深刺痛着我的心。心里对自己说:“爷爷,你一定等我。”

为了凑齐巨额手术费,在学校像疯子一样发疯的学习,申请贫困生,拿到国家级助学金和奖学金,基本全部打回了老家。前不久亓峰寄给我的信上写,爷爷病情加重,需要更多医疗费。于是通过学姐介绍找了一个来钱快、钱又多的兼职,就是现在这副模样。

不说san
不说san  作家 公众号:不说三

短篇小说【我最喜欢的黑色】

邻居的春节

天色有些许的暗淡,空气中偶有冷风穿过拥挤的人群,尽管人们装备齐全却依然会不自主地紧一紧身上厚厚的衣服。整条街道的两边摆满了年货,肉市更是挤满了人群。临近春节大家都忙着给孩子,给忙碌了一年的家人一个温暖的节日。 若珉紧跟着奶奶的脚步害怕自己淹没在这人流之中,虽然她与其他人比起来没有那么敏捷的步伐,可对于当时只有五岁的若珉来说却没有那么容易跟上。此时若珉并未关注身边有多少的美食,只想自己不要走失...

一纸婚约

因为姜胖子的死,村里人包围了阿夏的家纷纷要阿夏出来杀人偿命。阿夏抱着父母哭了一会儿,就带着子默过上了逃亡的生活。

我很喜欢你,可是不会在一起

2017年11月27日 星期一 晴 漫漫人生,有些人,注定只能成为朋友,无法成为一生的伴侣。 我们喜欢一起打闹聊天,不介意偶尔肢体接触,开心难过的时候可以给对方拥抱。全世界都以为我们相爱了,可我们比谁的明白,我们永远不会在一起。 01 冬天的操场,四处乱灌的风吹进衣襟里,铁红的塑胶跑道,墨绿的草地在灰蒙天空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突出。 市运会即将开始,观众席上插着无数彩旗,随着冷风的吹刮,簌...

我在蒙特利尔等你

面前的青年已经摘下口罩,一只手轻易就将时知雨耳边的手机取回来。“对不起,你要找的该死的江起云,就是我。”

我走了,你不许看我哭

我和张子枫的故事,始于爱情,终于爱情,也算有始有终了吧。 —01— 那年我17岁,喜欢张子枫,完全凭着感觉。 我设想过很多跟他表白的场景,比如,在某一个具有纪念意义的日子,买一盒好看的巧克力,夹着淡淡香味的信纸写的情书,梳好看的头发化精致的妆穿漂亮的裙子站在放学的路上等他。 双手奉上准备好的礼物:同学,我喜欢你很久了。 再比如,收到他在酒吧玩的消息,开始浓妆红唇,高跟鞋黑色吊带地准备,算着他...

我从未想过会和相恋八年的异地恋男友结婚?

文/寸心悟❤ 01 2017年,坐在沙发上看着即将结局的电视剧,老公端着果盘走到我面前,他故意把水果放在我眼前晃了晃,我不耐烦的让他滚远点。 “李敏镐和裴秀智竟然分手啦!我再也不相信爱情啦!”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 “哦!”老公淡淡的回答。 “又是行程背的锅,聚少离多,现在年轻人就是矫情”我塞了一块水果放在嘴里 02 1999年,我拿着行李箱站在检票口,示意父母回去,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家去外地...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