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坐了29个小时硬座火车的女孩

2017-11-02 15:45:08作者:安梵

《那个坐了29个小时硬座火车的女孩》by 安梵

阳光甚暖,天气刚好,让人心情也跟着好起来。

我在咖啡店坐着,对面是小我六岁的表妹。

她和我哭诉,吐槽着刚吵完架的男友。我没想好怎么安慰她,就打算做个安静的倾听者,让她吐出来怨气就好了吧。良久,她停了下来,悠悠的问了我一句,“姐,你马上都三十岁了,还不打算找个人嫁了?虽然结婚了还是会吵架会生气,那也不能一直单着呀。”

话题就这么绕到我身上,这话,近几年我已经听了无数次,不过这次,我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岔开,我说,“我先给你讲个故事吧。”

二十岁那年,我遇到了一个人。

那是大二下学期,我在一家小公司做了个兼职,说是临时业务员,其实就是没事打打杂。

那年他二十八岁,正值人生低谷,是我们的主管。

公司是个小分部,离我学校很近,每周只有周末我需要过去上班。他从总部调过来的,工作性质原因,总是全国各地跑,在每个地方都呆不久。

我们是慢慢熟悉起来的,我也是慢慢喜欢上他的。

有段时间公司业绩不好,我就跟着他往外跑业务,找可以接的项目,找有往来业务的人。忙忙碌碌,但是和他在一起的日子很快乐。那个时候不知道他的年龄,只知道他渗进了我的心里。

二十岁真是个张扬的年纪,我没怎么犹豫就不知羞耻的把我的喜欢告诉了他。

他还是沉稳的,他说,“你知道我今年多大了吗?”

我歪着头想了一会,摇了摇头。

他说,“我大你八岁,我今年二十八了。”

我有些惊诧,他看起来很年轻,我以为他刚毕业。那个时候可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就算知道了年龄,也觉得并没有什么。

于是我说,没关系,我喜欢你,和年龄无关。

然后,我们在一起了。

那段日子真的过得很甜蜜,就算没有鲜花没有大餐,只是简简单单,我也仍然觉得我是最幸福的人了。

那个时候,他说,小姑娘你快点长大吧,等你毕业了我们就回老家结婚。

那个时候,我说,你再等等我,两年之后,我在你三十岁生日的时候嫁给你。

我天真的以为,只要相爱,我们之间所有问题都不是问题。

美好的日子总是那么短暂。

公司有了好转,这个项目做完了。总公司来了消息,给他一星期休假,然后去下个工作地点哈尔滨。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是懵的,我不知道他走了,我要怎么办。

他说,他得趁休假的时间回趟老家,然后再去下个工作地点哈尔滨。

安梵
安梵  作家 欢迎大家来我的公众号“安梵”找我。我是安梵,我在等你。

余幼时能张目对日

那个坐了29个小时硬座火车的女孩

山神的故事

(一) 老山神历劫去了,作为他的弟子,只好奉了天君旨意到此,来接他的饭碗。 这座山灵气旺盛,孕育了许多精怪小妖,整日吵吵闹闹的,总是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来找他主持公道,惹得喜静的他日日耳根子都不得清闲。 虽说如此,他还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些小家伙的,他们未谙世事,心不邪,亦未正,若得悉心教导,兴许能静心修炼,得以成仙,即便成不了仙,亦能远离歧途。 当然不会个个都如他所愿,他们惹的祸,捋一捋、串...

桃子和她暗恋过的那个少年

很久之前,桃子喜欢过一个少年,少年有最特别的姓氏,干干瘦瘦的,数理化很好,很是聪明。她爱看他嘴角斜斜的坏笑,时常和他争得面红耳赤,那个年纪,爱总是悄悄萌动,总不自知。 那是高三模考后的一个下午,阳光金灿灿从窗户直直射入,打照在桌子上是温暖暖的光明,桃子和少年并肩坐着,阳光就从桃子身上洒过来,最后也落在少年身上。少年棱骨分明的脸上,一双大眼睛,睫毛修长,转过头来的少年嘴角又是微微一扬,不用多看...

其实我们都是傻瓜

《我一直在你触手可及的地方》是近来阅读速度最快的一本书,因为里面都是短篇故事,即使遇上穿插人物不少的故事,其间的关系交代也并不复杂难记,情节简单明了加上尸姐那辛辣逗趣的文笔,简直可谓最佳解闷读物。 但是,尸姐的魅力远不止此——她会在给你解闷之后,来上那么一巴掌:现实残酷,你必须学会自己面对和承受一切。 《死后皆为虚无》告诉我们:别因你没有过与闺蜜共同喜欢上同一个男生的经历,就指责陷入这种感情...

我成了老公的小三

这个题目很矛盾,既然是老公,又怎么会是小三。准确地说应该是我前夫,但我现在还没买有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法律上他依然是我丈夫。 泰国、普济岛、深夜。 我静静地躺在床上,耳边依俙可以听见阵阵海浪声。李飞宇就睡在我的身边。经过刚才一场激烈大战,他已经心满意足地睡去。这个我最深爱的男人,他的脸庞还是那么英俊,他的身才还是那么挺拔,他的精力还是那么充沛…… 李飞宇是我的老公,不过我们现在正为离婚的事情...

你说你爱我,那先换掉和她的情侣头像好吗。

一个很会撩的男人是什么样子呢? 你以为他是真情流露,其实都是经验多的套路。 - one - 许嘉一说,如果一件事情重复了一次我们可以说它是个意外,重复第二次可以说是个巧合,但如果重复了第三次我再相信这一切只是意外巧合的话那我他妈就是个傻逼。而王子辰显然是把我当傻逼了。 我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如鲠在喉。这些年看嘉一好不容易从当初的情感漩涡里挣扎出来,有了新的生活,本来还很替她开心,可是有些人明明有...

再见面,还有没有可能

文/ 小婷半清 1. 大部分人在结束一段恋情的时候,总会想着换一个发型,从头开始,或者是一个人独自去旅行,把郁结和哀怨都带走。 韩小兮也不例外,她在分手的第三天就剪了留了好几年的长发,换成可爱的波波头,自己对着镜子一看,噗呲一下笑出声来,马上28岁的人了,顶着一个能冒充18岁的发型,又好笑又开心呢。 这是她三天来第一次笑,一个每天都会有的面部表情,只需要动动嘴角就能呈现出的表情,竟活生生地遗...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