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亲生儿女,也难做到这样

2017-11-02 11:08:04作者:江村塘影

亲生儿女,也难做到这样

  山脚下一片绿油油的植物,好像是庄稼人种的油菜,大片大片的,别有一番意境,像是到了辽阔的花海,美轮美奂。那一望无际绿色,象征着生命,充满着希望。 嫁接生长的树木,排列的很整齐,像列队等待着操练的士兵,又像是在沙场阅兵,一派波澜壮阔生机勃勃景象。

  在广西桂东北,有一个超越了血缘关系的家庭。缘分,还得从2013年7月说起,“某某中学”91届同学聚会,26班学生阿妹见到了阔别22年的班主任徐老师,但见徐老师两鬓斑白、一脸沧桑。阿妹不免怅然。

  阿妹快四十岁了,长年的辛劳,给她眼角留下浅浅的鱼尾印迹。不过,她那浓密油亮的短发,仍是那么乌黑。眼睛虽是单眼皮,但秀气、明亮。那高高的鼻梁下经常有力地紧抿着的嘴唇,显露出零星的活力。

  这次聚会,得知了徐老师的晚年情况。此后,为报答恩师、感恩母校,阿妹和原26班学生,隔三差五抽时间网络联系,就近上班工作的自发组织起来看望徐老师夫妇,陪老师、师母聊天唠家常。岁月在流逝,徐老师和许许多多人一样,夫妇俩逐渐老迈,而唯一的女儿又远嫁外省,需要身边有人照管。同时,阿妹与老师夫妇的感情也深!

  阿妹依稀记得,当年自己读初二时,有一次发烧了,班主任徐老师得知后,马上丢下饭碗,赶到宿舍,摸摸阿妹额头,发现确实病得不轻,就背起阿妹,步行10分钟才背到医院,及时看医生,避免严重的后果。每每想起此事,阿妹总感不安,觉得欠老师的太多,什么时候才能够还这个人情呢!今天,阿妹觉得不能再等了,她果断辞职,回到徐老师身边。她和丈夫大明商量好决定认恩师为义父、认师母为义母。从此,徐老师夫妇多了一个儿子、女儿。阿妹在就近小镇找了一家铺面,白天从事服装生意,晚上隔三差五回义父义母家看望他们,给他们做饭,忙完家务,又与他们聊天。

  从此,一个超越了血缘关系的家庭诞生了。阿妹夫妇决定以儿女身份为老师养老送终行为,在同学中传为佳话。很多人感慨:“即便是亲生儿女,也难做到这样。”

2. 一天两次的打水保温、通风除菌,让村民们甚是羡慕,又不解其意

  丁酉年深秋一个午后,一栋七层商品楼。阳光透过厨房的百叶窗斜射进来,大明在挺起精神洗碗,刚送走一批客人,他不得不清理一下局面。一地雪白,暖融融的,阳光拖长了大明的影子,气温已不像刚起床那样阴冷。

  大明四十岁左右,中等个子,穿着一条西装裤,腰间扎着一条很宽的牛皮带,皮带头闪闪发光;上身光着,发达的肌肉,在肩膀和两臂棱棱地突起;肩头上被粗麻绳勒了几道红印子,更凸显了他那强悍的气魄;留着一头黑发,发茬又粗又黑;国字脸盘上,一脸络腮胡子,人们以此叫他外号“马克思”;宽宽的浓眉下边,闪动着一对精明、深沉的眼睛;特别在他说话的时候,露出满口洁白的牙齿,很引人注目——整体看来,他是个健壮、英俊进城务工稍有成就的人。

  自从结婚后,不知是“成了人”,还是受半边天影响,大明先是不满足像父亲那么开货车、跟父亲做沙场生意,后来在岔路口开了家汽车修理店,整天忙的不见人影。去年不知听那个人说的,竟然动员老爸老妈在自留地搞起药物种植来。用黝黑的遮阳板搭起椭圆形大棚,一排过来,有三个,面积两三亩,据说光前期投资就花费五六万。一片金黄色的植物,但好像不是油菜花,远处看,散发出金黄色的光芒,一阵风吹来,像层层叠起的波浪,此起彼伏,真是一幅美好的景象。齐膝高的细叶,一天两次的打水保温、通风除菌,让村民们甚是羡慕,又不解其意!

  二胎政策来了,大明和阿妹商量好再要个孩子。随着女儿的降临,阿妹消瘦了很多。坐月子了,因家婆年事已高、丈夫上班,一人在家带孩子,经常吃的是囫囵饭,趁着孩子睡着时洗洗刷刷,那个事完了才可以稍稍休息。丈夫呢,也不容易,买菜做饭、接送孩子,有时还要上夜班,回来已十点多,每天早出晚归,也累的够呛。听多了,作为大宝的儿子说“俺也累啵!”,阿妹和丈夫莞尔。9岁的大宝学会早早出去打车上学,傍晚回家又要先走一段路才能搭车回来,逼得上学要提前时间。有时五点半,还看不到大宝的影子,他爸爸常到阳台上瞅瞅,直到看见那个熟悉的背影,听到孩子的稚嫩招呼,他乒砰开门,紧缩的心才缓过来。

  女儿月月在客厅里蹒跚走路,看着看着,妻子阿妹从心里涌起一股暖流,暗暗滋长,一脸灿烂。忽然,阿妹猛地丢下饭碗三步并作五步赶上去,旁边洗碗的丈夫一怔,“这妞,看到她突然加快脚步,我就……”“想不到她忽然停了,蹲下来”后来阿妹她不禁说道,一脸释然。

3.这下对得起家里了,父亲的大事完成了,他会长舒一口气的

  “晴晴,回老家吗?”嗯,又一个周末到来了,大明向邻居小祝的女儿打听,“才不回呢,我要去跳舞!”时下,城里的孩子周末都想着上进啊,大明陷入了沉思。

  十二年前,异地恋谈了好几年,大明对阿妹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也许是因为工作太忙吧,也许是因为离得太远了,也许真的是因为外面的世界太精彩。他为了钱走了,没有想过回到阿妹身边去。同样,他也没想过未来的规划里是否该有她。家乡的水果成熟了,阿妹总要寄给他。桃子,枣子,猕猴桃,甜瓜,苹果,梨子。连小城的快递员都记住她了。他总是百感交集和她说,“你别寄了,大城市什么水果买不到,大老远寄点水李,值得吗?”一寄寄了三年,他终于和她结婚了。

  那一年,他刚刚二十三岁。他觉得这下对得起家里了,父亲的大事完成了,他会长舒一口气的,大明常常这么想。消失不见了竟然会这样怀念。

  那天他做了一锅锅仔饭,土豆,小白菜,鸡胸肉,白米饭,闷得喷香。阿妹睡醒后问大明,  我们晚上吃什么,她说白米饭拌白塘。她跑到厨房看了一圈,除了嘟嘟冒着气的电饭锅,真的什么菜都没有,她有点纳闷。

  大明一本正经说,吃饭吧,我去盛饭,白塘要我给你拌进去,还是拿来你自己拌。阿妹眨眨眼,不明白大明葫芦里装了什么,“我自己拌吧”。大明变魔术一样变出了一碗锅仔饭,她感动地扑上去亲了一口大明。大明顺势抱着她转圈,大笑,说“宝贝,我怎么舍得你只吃白米饭。”阿妹笑了,写在脸上,甜在心里。阿妹心里默默想,是呀老公对我那么好,我也要把最好吃的都给他,这种感觉他也就尝到了。要让剩余的岁月里,我和爱我的人的胃都记着双方的好。

  十年前,大明的儿子出生了,妻子阿妹不想让家婆看护,而是送回几十里外的娘家,让亲妈带。为此,大明没少和老婆吵,“那里卫生比较差呀”、“受教育少呀”、“来往交通费多了”,最后大明争不过老婆,只能将就着,心想等孩子大一点就好了,到时上学就带孩子在身边了。

  去年中秋节临近了,阿妹与丈夫大明早早就准备好了礼物,给徐老师一套传统龙袍马褂,给师母一件羊毛衫,然后全家在中秋之夜共享一份全家福套餐月饼。阿妹喜滋滋地,以往难熬的日子,心里面对生活产生了爱意。

4. 天有不测风云,大明偶尔一次拿阿妹的手机接听电话

  “又是九月九,”熟悉的铃声在寂静的凌晨响起,阿妹拿起电话,一看是师母打来的,“妹啊,你义父他……”一阵哽咽,泣不成声。阿妹猛地起床,喊起还在酣睡中的丈夫大明,一道往义父义母家奔去。

  原来徐老师突发脑溢血,抢救不及,徐老师的女儿和阿妹都来不及看他最后一面,徐老师这种病平时真的看不出来啊!阿妹不无愧疚地抽泣着。忙了五天徐老师的后事,直到安葬并给徐老师做了三朝祭,阿妹夫妇才回到镇里的小店。钱穆先生说:“天地君亲师五字,始见荀子书中。此下两千年,五字深入人心,常挂口头。其在中国文化、中国人生中,其意义价值之重大,自可想象。”

  天有不测风云,月有阴晴圆缺。大明偶尔一次拿阿妹的手机接听电话,发现了猫腻。竟然背着自己和人家暧昧,大明恨恨地想。但捉奸捉双,没有证据,仅凭那些你来我往的聊天信息,阿妹会认帐吗?挚爱的人会这样,大明想万一以后离婚儿女那岂不受罪吗?激动之余,大明没有辙。可是又一天深夜,大明忽然醒来,一看妻子阿妹不在身边,“上厕所吗”心里嘀咕,但仔细一听,不对劲啊,反而听到阳台外一些细小的说话声,大明小心翼翼地出去……终于真相大白,妻子阿妹确实有第三者

  大明一夜没睡,苦苦想着解决问题的办法。痛过之后就不会觉得痛了,有的只会是一颗冷漠的心。与阿妹协商未果,两人就离婚了,儿子跟自己,女儿跟阿妹。“没有男人的生活真麻烦!”今天被逼交摩托车第三者强制险的阿妹感慨到,拖着个两三岁的孩子,坐着摩托爱车,在街上开了个服装店。早两天去县城进货回来时被交警喊停,一查没交保险。交警大队、事故处理中心、银行、事故车集散地,来回奔走,天降暴雨,雪上加霜!她的感慨万千,让人同情。

  可是她的姐姐阿花认为是“活该”,还非常反感阿妹与前夫来往。帮带孩子,进货回来迟了找大明来接,“断了,就断了,还这个求他那个找他”,对此阿妹的姐姐常常这么说。有一次,姐妹俩还为阿妹搭大明的车出街而吵了起来,“我就要坐,你又怎样?”一气之下,阿妹甩了这一句气话给姐姐。其实,婚姻不成仁义在,何况有了自己的孩子,你一味阻止人家来往好像不近情理,比如有时打个顺风车,又如帮联系一些客户,不时给孩子一样小礼物,等等。这些无可厚非,分手后也可以朋友般交往一下。

  阿妹与大明的分手,让人扼腕叹息,始料不及。面对离婚后的日子,阿妹不禁想起了一个个日子他们秋毫无犯相敬如宾,很认真很小心,稍有不到还心有灵犀相视一笑抱歉意就不言而喻了。哪想到自己的一时糊涂,葬送了这段感情,阿妹有点懊悔。一个这样的结局确实让人大跌眼镜心有不甘,阿妹也想求求大明,饶她一回。可是强扭的瓜不甜,每当看到大明那铁青的脸,她就退下来了。没有你我照样活的好好的!倔强的阿妹心里这么想。

  又当爹又当妈过了一段时间,阿妹每天忙得团团转,早上收拾好行装背起孩子,坐车赶到镇上的店里,一边看店,一边看小孩,遇到忙季或去进货时,她就把孩子临时放到大明母亲那里让她照料。晚上,孤苦伶仃照顾小孩,没有一个人帮又无可奈何,长夜漫漫人无眠,欲罢不能。一些人,为什么忍心做甩手掌柜?阿妹,时常无声地抽泣。

5. 他不想追它,犯不着

  天气变热,风渐小,今天大明刚从老家赶回县城泰兴超市上班,他今天上的是白班。下车后感觉还是有点累,嗨,一夜没睡,没办法啊。大明心想,我的骨头支持不住了,快散架了。他累得像一堆泥一样摊在地上。一夜没睡就像踢了一场足球比赛,现在我的身体就像棉花一样。

江村塘影
江村塘影  作家 朴实善良,以人为本。业余喜欢饮酒、旅游和交友,执笔取暖,煮字疗饥,舞文弄墨分享思想喜欢记录并分享人生。2011年初夏开始写东西,至今有多篇作品散见于报端杂志。

那一夜,亲生儿女,也难做到这样

《荒荒草原》第六章

叙述总要有个重点,然而当我想详详细细地用这世界上最美的文字来描述我自杀的过程时,我总是词穷的。思前想后,这样的过程总归是描述不了的,就像《西西福斯的神话》这本书里解释的那样:“人们是没有自杀经验的。”所以当自杀这种经历完成后,经验也随着尸体一起奔赴到了天国。这也并非不可以去叙述,比如中国古代的小说《聊斋志异》里人鬼的对话是多么自然,比如有本美国小说叫《可爱的骨头》里小姑娘用自己死后的灵魂在叙...

往事不曾如烟

竟然是陈严生,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平日里看上去那样阳光友善的人,总是帮她做些苦重的活,多有关照。谁能想到,竟是人面兽心!

如果重新来过,你会不会爱我

我这个人胆子特别小,就像从一开始我就没敢去问元烨,他明明是个会发光的人,为什么会选择跟我这样的人在一起。

【深夜加班·北京】五道口的枣糕

程序媛王果最近晚上加班,总会想起他的第一个实习生季然。 可能是最近在忙的项目跟5年前的项目还挺像的,都是做语音识别,区别是她工资翻一翻,title涨了,苦逼度有增无减,说到底还是干活的。 那会儿她还在X狗家,大公司好平台,但也没人会因为她是个女孩儿体恤她,工作堆积如山,实在抗不过,只得去找部门leader申请一个实习生名额。 她才工作一年,照理说是不能带实习生的。 leader奇哥没立马答应...

沙县兄弟

“所以啊,你们建议我到武汉不找老秦,我知道你们的顾虑。”陈伟说道,但他又说,“但我还是要找老秦。”

我那兵荒马乱的青春

星星很多也很亮,安静而美好,像极了那年我优秀的许安。 -1- 初三那年,我喜欢把所有的事情定义为“命运的安排”。 比如:数学考试又一次没考及格,语文作文又没拿到40分,英语还是万年的58分。 我把试卷哗啦啦塞进同桌许安的桌洞里,再一次威胁他: “不许动啊!这都是命运的安排。你得把考霸的资质通过这种方式传给我!” 许安每次见到我一本正经的模样总忍不住朝我翻白眼,“迷信!老封建!”他总是习惯用一...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