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君两无邪

2017-10-18 00:33:15作者:败家娘们乐玺

烟尘旧事

《知君两无邪》by 败家娘们乐玺

楔子

那是十五年前的事了,毓煦在寺庙里撞见明蕙。她正蹲在一棵树下砸核桃,小小的人拿着个小小的银锤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酷烈的阳光下,露出的半截子手臂因绷紧了而显得越发雪白,白得耀眼,薄嘴唇亮汪汪的,娇红欲滴。

他莫名地觉得她很有意思,便坐在不远处的石头上静静地看她,回头又叫人去搞来些孩子爱玩儿的小东西。明蕙果然只是个孩子,被他手里会点头的木头鸟吸引住了目光,像个猎物缓缓靠近他。

毓煦笑吟吟地蹲在她面前:“喏,你请我吃核桃,我就把这玩意儿送给你了。”

明蕙低头思索了一下,一只温柔的小手递了过来。毓煦嘴角一牵,拽着这只手的主人把她拖进自己怀里,又抱起来放上马背,扬长而去。

他是抢了个人也不当回事,因为在这里谁也管不了他。

1.

毓煦身世显赫,姓氏更是说不得。他出生时,大清的江山正是朝不保夕的关头,不过自祖父那辈便辞了官回了远乡鄙野的新抚洲,关起门来做福贵王孙,倒也没受什么影响。

明蕙初来陌生环境,只有毓煦看着熟悉,于是只认着他跑,一见了毓煦就像小尾巴似的跟在他身后,紧一步松一步地追随着。她个子小,又不爱吱声,大家猜她只有五岁的年纪。从五岁到十四岁,是明蕙对毓煦如影随形的九年。

幼时的毓煦是个让所有长辈头疼的孩子,三天两头总有磕磕碰碰。他作的孽,十个指头也数不过来。那时明蕙小,总替他忧心难过,没少为他流泪。他在养病时,她在床前忙前忙后,揉红眼睛。毓煦想,她这样待我,不枉我这些年对她的疼爱。

明蕙打来热水给他擦脸,他顽皮地一把把她捞上床。他从她身后环抱住她,捏着她的小红手数着手掌上的纹痕笑道:“蕙丫头,你跟着我,我会像父母一样保护你,让你在深闺里长大,这样安逸的好事别人是盼不到的,你看你的命有多好。”

那时毓煦只是孩子玩心,他想把她教养成自己希望的样子,教养出一个完完整整,属于他的人。

一晃数年过去,二人的关系只一日比一日亲近,吃饺子的时候,毓煦吃皮,把里面的馅全拨到明蕙碗里,倒春寒的日子,明蕙早起,他还懒着,明蕙钻进毓煦的被窝里挠他胳肢窝,两个人闹成一团。

民国刚成立那会儿,闹革命正是时兴玩意儿,举国上下连空气都弥漫着野心与躁动,连小王爷也蠢蠢欲动。可是他还不明白,他出生在那个旋涡里,一生都摆脱不了高贵的宿命。不过一个月,毓煦被人抓了回来。他被打被骂,被关小祠堂,明蕙端着茶水从门外走过,听得老爷子在门内怒不可遏。

“你要闹革命,你闹谁的革命,你是造你祖宗的反!”

他一直没有屈服,后来老爷子拖着奄奄一息的他回了一趟赫图阿拉老城。再度回来后,他换了个人,变得沉默寡言许多。老爷子拇指上的翡翠扳指,传承到了他的拇指上,那是王府最高权力的象征。

明蕙见他不被打了,紧拧的眉头松了下来,她依偎在毓煦怀里,像只猫儿似的乖巧。毓煦轻轻抚摸着明蕙的背,只用鼻子哼了一声:“蕙儿,以后,要学着跟王府融为一体。”

他不知是对她说的,还是对自己说的。

那一年看上去好像发生了许多事,可明蕙扳着指头数来,也不过两件,一是毓煦当家,二是他成亲。

成亲的对象是满蒙贵族里正儿八经的格格,名叫郭布罗·凤藻。大清没了,民国流行的是自由恋爱,但对他们这样的家族来说,归根究底看得还是门楣血统,这是一门双方长辈都非常满意的喜事。

婚礼的一切都是有条不紊,充满仪式感。从傍晚开始,折腾到深夜里,新娘终于规规矩矩坐在炕上,等毓煦揭盖头。毓煦的心情并未因大喜而感到愉悦,反而有种无所适从。从前,他和明蕙端着小板凳,坐在街边听卖梨膏糖的贩子讲儿女传奇,他一直以为成亲是一件郑重而繁琐的事,可到了他自己,才知道原来成亲这事,当真再简单没有。

掀了盖头,新娘的脸红得像滴血。他慢腾腾地坐到她身旁,压在她耳边呢喃两句。凤藻臊得拿手捂耳朵,害羞归害羞,眉宇里却一团喜气,毕竟眼前这个人,眉清目秀气度不凡,她在一瞬间认定了他。毓煦搂着他的妻子,栽倒在帷幔里。长夜漫漫,他对自己笑道,这将是我共度一生的女人,可那笑里到底没个笑的味儿。

2.

成亲后,毓煦脾性变得更稳重持沉。时局每况日下,守家业又不比打江山,王府内有几十号人要养活,新抚内几万旗人要照顾得当。他越来越忙,越来越寡言,他不再说废话。

有一次,明蕙说他在她眼里已经变成一本晦涩难懂的书,她说她快看不懂他。

他笑吟吟给兰花修枝:“是这样吗?”

其实不止她看不懂他,有时候他也会觉得,她好像离他越来越远了。他成亲时,她才十四岁,之后他把她拨给凤藻使唤。见面的时间少了,能说上两句更是稀罕。

有一次,他看着她在纺屋里织布,想和她说两句,前脚已经踏进了门槛,却词穷不知从何捻起话头。后来明蕙发现了他,规规矩矩立在纺车旁,垂着手,两人一个站在门内,一个站在门外,尴尬地笑着。

驹隙三年过去,到了民国十三年。那年,皇帝被“布衣将军”冯玉祥赶出了紫禁城,举国哗然。毓煦为此事还专程去了一趟天津,在天津张园小住一段时日。

回新抚时,临近五月,天气渐热。晌午,他在凤藻房内用膳,说了些宗室的事,凤藻也没什么胃口。后来两人因孩子的事,突然吵了起来。

败家娘们乐玺
败家娘们乐玺  作家 微博ID:败家娘们乐玺 已出版长篇:《芙蓉骨》《夫如一夜春风来》 短篇小说:散见于《花火》《紫色年华》《飞魔幻》等期刊杂志 痴迷张爱玲的娓娓叨絮,艳羡李碧华的奇情巧思,陶醉王小波的字字珠玑,沉溺三岛由纪夫的细腻凄美,不讨厌乔治马丁的一言不发死主角~

千秋长若斯

执念有尽,此爱无终

知君两无邪

你好,国民公公

南京江岸的孤魂

(纪念南京大屠杀,缅怀历史,勿忘国耻。) 楼下的大门突然被一群陌生人撞开,妈妈抱着弟弟和她慌忙跑到了楼上。 她躲在一个柜子里面,透过一条缝隙,亲眼看到穿着日本军服的大兵冲进客厅,见人便杀。 为保护家人,父亲被一群日本兵发疯似的殴打,最后好用刺刀被扎了几下,他试图说些什么,但是好像已经没有了力气。 怀孕的母亲带着弟弟和她逃到了楼上,眼看日本兵就要搜了过来,母亲无奈,含泪在弟弟和她的额头上亲了一...

南城不负安

“秦安生,我再也不欠你了。”顾南有些悲伤地看着秦安生渐远的身影。这是最后一次,她在他身后了。

宠爱井小姐 穿越半个青岛来接你

文/0号粉丝 今天,是接井小姐回家的日子。 01 该死,又堵成长龙了,才到国际工艺品城站而已。 如果你住在青岛,如果你不得已要从城阳乘公交到市区,那你一定懂我此时此刻的心情。 从城阳区政府到市政府,三十多公里,如果能顺利挤上502路车,就意味着你能在两个小时内抵达目的地。如果是下班高峰加周五,那么恭喜你,你有三个小时,撸完一场大电影。碰上紧急事儿,你很可能因不满龟速行驶的公交车而心急如焚以至...

寝室亡魂

“来跳舞呀,阳光这么好,不要辜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来跳舞呀,阳光这么好,不要辜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凌晨两点半,雷政富被这个重复出现的声音吵醒了。 雷政富顺手摸到眼镜戴上,扫视了一圈黑暗中的寝室,发现墙脚的电脑正在循环播放着一个视屏。 视屏中,一个穿红裙的女子正在远处的草坪上翩翩起舞,她沐浴在阳光下,伸开双臂,不停地转动着身体,红色的裙角随着微风飞扬,每转三圈就会说一句:“来跳...

看到老公出轨以后

徐百丽看到刘大志的时候,她正坐在一家快餐店里吃盖饭,嘴巴里含着一块麻辣鸡丁。她看到刘大志站在街边,伸手抚摸着他面前那妙龄女子的长发,深情又亲昵,就像十多年前在大学校园里他对她那样。徐百丽感觉自己的身体震颤了一下,心跳停止了,呼吸也被夺走了。 嘴巴里含着麻辣鸡丁,把目光偏了偏,就看到了XX快捷酒店的招牌,在他们身后不过数米。那个酒店,是以约炮而臭名昭著的XX快捷酒店。 徐百丽就那么直直地看...

无处安放(三)人其实骗不了自己

时间真快,一年多来,明敏见证了路也的三个女友,可她关于“两倍”的目标却毫无进展。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