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君两无邪

2017-10-18 00:33:15作者:败家娘们乐玺

烟尘旧事

《知君两无邪》by 败家娘们乐玺

楔子

那是十五年前的事了,毓煦在寺庙里撞见明蕙。她正蹲在一棵树下砸核桃,小小的人拿着个小小的银锤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酷烈的阳光下,露出的半截子手臂因绷紧了而显得越发雪白,白得耀眼,薄嘴唇亮汪汪的,娇红欲滴。

他莫名地觉得她很有意思,便坐在不远处的石头上静静地看她,回头又叫人去搞来些孩子爱玩儿的小东西。明蕙果然只是个孩子,被他手里会点头的木头鸟吸引住了目光,像个猎物缓缓靠近他。

毓煦笑吟吟地蹲在她面前:“喏,你请我吃核桃,我就把这玩意儿送给你了。”

明蕙低头思索了一下,一只温柔的小手递了过来。毓煦嘴角一牵,拽着这只手的主人把她拖进自己怀里,又抱起来放上马背,扬长而去。

他是抢了个人也不当回事,因为在这里谁也管不了他。

1.

毓煦身世显赫,姓氏更是说不得。他出生时,大清的江山正是朝不保夕的关头,不过自祖父那辈便辞了官回了远乡鄙野的新抚洲,关起门来做福贵王孙,倒也没受什么影响。

明蕙初来陌生环境,只有毓煦看着熟悉,于是只认着他跑,一见了毓煦就像小尾巴似的跟在他身后,紧一步松一步地追随着。她个子小,又不爱吱声,大家猜她只有五岁的年纪。从五岁到十四岁,是明蕙对毓煦如影随形的九年。

幼时的毓煦是个让所有长辈头疼的孩子,三天两头总有磕磕碰碰。他作的孽,十个指头也数不过来。那时明蕙小,总替他忧心难过,没少为他流泪。他在养病时,她在床前忙前忙后,揉红眼睛。毓煦想,她这样待我,不枉我这些年对她的疼爱。

明蕙打来热水给他擦脸,他顽皮地一把把她捞上床。他从她身后环抱住她,捏着她的小红手数着手掌上的纹痕笑道:“蕙丫头,你跟着我,我会像父母一样保护你,让你在深闺里长大,这样安逸的好事别人是盼不到的,你看你的命有多好。”

那时毓煦只是孩子玩心,他想把她教养成自己希望的样子,教养出一个完完整整,属于他的人。

一晃数年过去,二人的关系只一日比一日亲近,吃饺子的时候,毓煦吃皮,把里面的馅全拨到明蕙碗里,倒春寒的日子,明蕙早起,他还懒着,明蕙钻进毓煦的被窝里挠他胳肢窝,两个人闹成一团。

民国刚成立那会儿,闹革命正是时兴玩意儿,举国上下连空气都弥漫着野心与躁动,连小王爷也蠢蠢欲动。可是他还不明白,他出生在那个旋涡里,一生都摆脱不了高贵的宿命。不过一个月,毓煦被人抓了回来。他被打被骂,被关小祠堂,明蕙端着茶水从门外走过,听得老爷子在门内怒不可遏。

“你要闹革命,你闹谁的革命,你是造你祖宗的反!”

他一直没有屈服,后来老爷子拖着奄奄一息的他回了一趟赫图阿拉老城。再度回来后,他换了个人,变得沉默寡言许多。老爷子拇指上的翡翠扳指,传承到了他的拇指上,那是王府最高权力的象征。

明蕙见他不被打了,紧拧的眉头松了下来,她依偎在毓煦怀里,像只猫儿似的乖巧。毓煦轻轻抚摸着明蕙的背,只用鼻子哼了一声:“蕙儿,以后,要学着跟王府融为一体。”

他不知是对她说的,还是对自己说的。

那一年看上去好像发生了许多事,可明蕙扳着指头数来,也不过两件,一是毓煦当家,二是他成亲。

成亲的对象是满蒙贵族里正儿八经的格格,名叫郭布罗·凤藻。大清没了,民国流行的是自由恋爱,但对他们这样的家族来说,归根究底看得还是门楣血统,这是一门双方长辈都非常满意的喜事。

婚礼的一切都是有条不紊,充满仪式感。从傍晚开始,折腾到深夜里,新娘终于规规矩矩坐在炕上,等毓煦揭盖头。毓煦的心情并未因大喜而感到愉悦,反而有种无所适从。从前,他和明蕙端着小板凳,坐在街边听卖梨膏糖的贩子讲儿女传奇,他一直以为成亲是一件郑重而繁琐的事,可到了他自己,才知道原来成亲这事,当真再简单没有。

掀了盖头,新娘的脸红得像滴血。他慢腾腾地坐到她身旁,压在她耳边呢喃两句。凤藻臊得拿手捂耳朵,害羞归害羞,眉宇里却一团喜气,毕竟眼前这个人,眉清目秀气度不凡,她在一瞬间认定了他。毓煦搂着他的妻子,栽倒在帷幔里。长夜漫漫,他对自己笑道,这将是我共度一生的女人,可那笑里到底没个笑的味儿。

2.

成亲后,毓煦脾性变得更稳重持沉。时局每况日下,守家业又不比打江山,王府内有几十号人要养活,新抚内几万旗人要照顾得当。他越来越忙,越来越寡言,他不再说废话。

有一次,明蕙说他在她眼里已经变成一本晦涩难懂的书,她说她快看不懂他。

他笑吟吟给兰花修枝:“是这样吗?”

其实不止她看不懂他,有时候他也会觉得,她好像离他越来越远了。他成亲时,她才十四岁,之后他把她拨给凤藻使唤。见面的时间少了,能说上两句更是稀罕。

有一次,他看着她在纺屋里织布,想和她说两句,前脚已经踏进了门槛,却词穷不知从何捻起话头。后来明蕙发现了他,规规矩矩立在纺车旁,垂着手,两人一个站在门内,一个站在门外,尴尬地笑着。

驹隙三年过去,到了民国十三年。那年,皇帝被“布衣将军”冯玉祥赶出了紫禁城,举国哗然。毓煦为此事还专程去了一趟天津,在天津张园小住一段时日。

回新抚时,临近五月,天气渐热。晌午,他在凤藻房内用膳,说了些宗室的事,凤藻也没什么胃口。后来两人因孩子的事,突然吵了起来。

败家娘们乐玺
败家娘们乐玺  作家 微博ID:败家娘们乐玺 已出版长篇:《芙蓉骨》《夫如一夜春风来》 短篇小说:散见于《花火》《紫色年华》《飞魔幻》等期刊杂志 痴迷张爱玲的娓娓叨絮,艳羡李碧华的奇情巧思,陶醉王小波的字字珠玑,沉溺三岛由纪夫的细腻凄美,不讨厌乔治马丁的一言不发死主角~

千秋长若斯

执念有尽,此爱无终

知君两无邪

你好,国民公公

照镜子的时候,看到了谁?

文/鱼筱豆 你喜欢照镜子吗?每次照镜子的时候,看到的那个人都是你自己吗?你发现TA在用奇怪的眼神看你吗?你知道TA能看穿你所有的秘密吗? 01 她叫可儿,是一名化妆品推销员,也是一位职业化妆师,每次店里到新的化妆品,她都要首先试一试。她还有一个爱好,就是收集各种各样的镜子,从古至今,各式各样,只要她能买得起的,她都要带回家。 可儿,人如其名,长得清新可人,嘴巴又甜的像蜂蜜,所以她的销售业绩也...

不 朽

我们是永恒的失恋者,我们有着永恒失恋者的灵魂,我们所拥有的一切终将失去。 ——《悲观主义的花朵》 如果我们一生足够幸运,遇到一个擅长绘画或谱曲的艺术家,我们总希望他们为我们做点什么,像歌尔德蒙为丽迪亚雕刻圣母像那般,以为这样就可以不朽。何晨是个以写作为生的人,而恰巧她是我的朋友,实事上我也会写作,但如果我的才华能及她三分之一,都不会如此刻这般失落。 我和每个普通人一样,期待着她为我而创造,C...

忆~一

文:许下小小心愿 -01- 每个人的相遇或许都有一种缘分,我庆幸自己在美好的年纪,遇见你。时间不快不慢,刚刚好。 我一直很庆幸,自己在忙碌的高中生活,遇见一群与我志趣相投的朋友,学习的时候,我们可以一起为了那一道道难题,各抒己见;空闲的时候,我们可以在一起聊各种话题;在无数个夜晚,我们一起为了高考而努力奋斗,这个过程中,有成功、有失败,我们一起伤心,一起疯,一起闹。 而我和你的相遇是在高三。...

姑娘你这么好,不是用来做备胎的

01 如果不是菠萝打电话给我,我还不知道十一月已经来了。 我穿着睡裙,顶着一头乱发去开门,阿雪拎着两包食物撞了进来:“阿绿!你不想活了啊?” 我本来以为她下一句要鼓励我振作起来好好生活,哪知她一屁股坐在我的床上,神情特别兴奋地跟我说,今天约了一个极品共进晚餐。 “我以为你是来安慰失恋的朋友的。”我从她拎来的袋子里找出一包薯片。 她这才不笑了,只打量了我一圈:“我以为你已经自暴自弃够了。” 我...

又是一宵酒醉,醒来之时,身旁的他靠在枕头上,瞪着那双昨夜魅惑万千,现在却大得有点可怕的眼睛看着我。

对不起爸妈,我生孩子了。

丽丽已经三年没有回家了,不过这次她再也躲不过去了,那个亲手带她长大的爷爷走了,走得那么仓促,那么突然,丽丽刚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就哭成了泪人,她说过成家后要把爷爷接到城里来生活呢! 丽丽是我的小学同学,爸爸妈妈长期跑在外面,做殡礼的吹打唱工作,家里姐弟三人都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因为年龄相仿,爷爷奶奶照不过来,脸上、身上经常很脏乱。学校的同学经常拿她开玩笑,有时候还会冲她吐痰,想起小时候的她...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