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君两无邪

2017-10-18 00:33:15作者:败家娘们乐玺

烟尘旧事

《知君两无邪》by 败家娘们乐玺

楔子

那是十五年前的事了,毓煦在寺庙里撞见明蕙。她正蹲在一棵树下砸核桃,小小的人拿着个小小的银锤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酷烈的阳光下,露出的半截子手臂因绷紧了而显得越发雪白,白得耀眼,薄嘴唇亮汪汪的,娇红欲滴。

他莫名地觉得她很有意思,便坐在不远处的石头上静静地看她,回头又叫人去搞来些孩子爱玩儿的小东西。明蕙果然只是个孩子,被他手里会点头的木头鸟吸引住了目光,像个猎物缓缓靠近他。

毓煦笑吟吟地蹲在她面前:“喏,你请我吃核桃,我就把这玩意儿送给你了。”

明蕙低头思索了一下,一只温柔的小手递了过来。毓煦嘴角一牵,拽着这只手的主人把她拖进自己怀里,又抱起来放上马背,扬长而去。

他是抢了个人也不当回事,因为在这里谁也管不了他。

1.

毓煦身世显赫,姓氏更是说不得。他出生时,大清的江山正是朝不保夕的关头,不过自祖父那辈便辞了官回了远乡鄙野的新抚洲,关起门来做福贵王孙,倒也没受什么影响。

明蕙初来陌生环境,只有毓煦看着熟悉,于是只认着他跑,一见了毓煦就像小尾巴似的跟在他身后,紧一步松一步地追随着。她个子小,又不爱吱声,大家猜她只有五岁的年纪。从五岁到十四岁,是明蕙对毓煦如影随形的九年。

幼时的毓煦是个让所有长辈头疼的孩子,三天两头总有磕磕碰碰。他作的孽,十个指头也数不过来。那时明蕙小,总替他忧心难过,没少为他流泪。他在养病时,她在床前忙前忙后,揉红眼睛。毓煦想,她这样待我,不枉我这些年对她的疼爱。

明蕙打来热水给他擦脸,他顽皮地一把把她捞上床。他从她身后环抱住她,捏着她的小红手数着手掌上的纹痕笑道:“蕙丫头,你跟着我,我会像父母一样保护你,让你在深闺里长大,这样安逸的好事别人是盼不到的,你看你的命有多好。”

那时毓煦只是孩子玩心,他想把她教养成自己希望的样子,教养出一个完完整整,属于他的人。

一晃数年过去,二人的关系只一日比一日亲近,吃饺子的时候,毓煦吃皮,把里面的馅全拨到明蕙碗里,倒春寒的日子,明蕙早起,他还懒着,明蕙钻进毓煦的被窝里挠他胳肢窝,两个人闹成一团。

民国刚成立那会儿,闹革命正是时兴玩意儿,举国上下连空气都弥漫着野心与躁动,连小王爷也蠢蠢欲动。可是他还不明白,他出生在那个旋涡里,一生都摆脱不了高贵的宿命。不过一个月,毓煦被人抓了回来。他被打被骂,被关小祠堂,明蕙端着茶水从门外走过,听得老爷子在门内怒不可遏。

“你要闹革命,你闹谁的革命,你是造你祖宗的反!”

他一直没有屈服,后来老爷子拖着奄奄一息的他回了一趟赫图阿拉老城。再度回来后,他换了个人,变得沉默寡言许多。老爷子拇指上的翡翠扳指,传承到了他的拇指上,那是王府最高权力的象征。

明蕙见他不被打了,紧拧的眉头松了下来,她依偎在毓煦怀里,像只猫儿似的乖巧。毓煦轻轻抚摸着明蕙的背,只用鼻子哼了一声:“蕙儿,以后,要学着跟王府融为一体。”

他不知是对她说的,还是对自己说的。

那一年看上去好像发生了许多事,可明蕙扳着指头数来,也不过两件,一是毓煦当家,二是他成亲。

成亲的对象是满蒙贵族里正儿八经的格格,名叫郭布罗·凤藻。大清没了,民国流行的是自由恋爱,但对他们这样的家族来说,归根究底看得还是门楣血统,这是一门双方长辈都非常满意的喜事。

婚礼的一切都是有条不紊,充满仪式感。从傍晚开始,折腾到深夜里,新娘终于规规矩矩坐在炕上,等毓煦揭盖头。毓煦的心情并未因大喜而感到愉悦,反而有种无所适从。从前,他和明蕙端着小板凳,坐在街边听卖梨膏糖的贩子讲儿女传奇,他一直以为成亲是一件郑重而繁琐的事,可到了他自己,才知道原来成亲这事,当真再简单没有。

掀了盖头,新娘的脸红得像滴血。他慢腾腾地坐到她身旁,压在她耳边呢喃两句。凤藻臊得拿手捂耳朵,害羞归害羞,眉宇里却一团喜气,毕竟眼前这个人,眉清目秀气度不凡,她在一瞬间认定了他。毓煦搂着他的妻子,栽倒在帷幔里。长夜漫漫,他对自己笑道,这将是我共度一生的女人,可那笑里到底没个笑的味儿。

2.

成亲后,毓煦脾性变得更稳重持沉。时局每况日下,守家业又不比打江山,王府内有几十号人要养活,新抚内几万旗人要照顾得当。他越来越忙,越来越寡言,他不再说废话。

有一次,明蕙说他在她眼里已经变成一本晦涩难懂的书,她说她快看不懂他。

他笑吟吟给兰花修枝:“是这样吗?”

其实不止她看不懂他,有时候他也会觉得,她好像离他越来越远了。他成亲时,她才十四岁,之后他把她拨给凤藻使唤。见面的时间少了,能说上两句更是稀罕。

有一次,他看着她在纺屋里织布,想和她说两句,前脚已经踏进了门槛,却词穷不知从何捻起话头。后来明蕙发现了他,规规矩矩立在纺车旁,垂着手,两人一个站在门内,一个站在门外,尴尬地笑着。

驹隙三年过去,到了民国十三年。那年,皇帝被“布衣将军”冯玉祥赶出了紫禁城,举国哗然。毓煦为此事还专程去了一趟天津,在天津张园小住一段时日。

回新抚时,临近五月,天气渐热。晌午,他在凤藻房内用膳,说了些宗室的事,凤藻也没什么胃口。后来两人因孩子的事,突然吵了起来。

败家娘们乐玺
败家娘们乐玺  作家 微博ID:败家娘们乐玺 已出版长篇:《芙蓉骨》《夫如一夜春风来》 短篇小说:散见于《花火》《紫色年华》《飞魔幻》等期刊杂志 痴迷张爱玲的娓娓叨絮,艳羡李碧华的奇情巧思,陶醉王小波的字字珠玑,沉溺三岛由纪夫的细腻凄美,不讨厌乔治马丁的一言不发死主角~

千秋长若斯

执念有尽,此爱无终

知君两无邪

你好,国民公公

你会介意你的女朋友有乙肝吗

不爱的时候 心最自由 闺蜜发来一张图片,上面黑色大字写满了整个纸片:"年纪大了,经不起凶,只想被宠着,任何一种让我感觉心累的关系 我都不会主动再去维持" 我只想表达自己的感同身受,越来越觉得如此,年纪越来越大,除了自己,不想再委屈自己而取悦任何谁。 闺蜜今天心情很不好,带着悲伤的情绪说着气话:"不找了,自己一个人过吧。宁愿时间倒回一周前,什么都没发生,一个人多么无忧无虑。" 闺蜜是个长得十分...

佛系杀手:我真傻,真的……

(一) “红叶,这单你非接不可,委托人的背景太深,我们得罪不起。” 红叶接过目标人物的资料,嘴里有些发苦,心中后悔得要死:你说你装什么逼呢?现在可好,骑虎难下了。 (二) 杀手这个行当,讲究的就是保质保量地完成任务,和“一击不中,远遁千里”三流刺客不同,你接了这单生意,就必须杀死目标,哪怕搭上自己的命也在所不惜。 行业里不乏高手,活儿好,口碑也好,回头客多,酬金自然也高,开张吃三年,没事儿就...

悼亡诗中的真情:曾经沧海难为水

文/四月默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人世间的夫妻情分都是来之不易的,这一世的缘分匪浅、喜结连理,是上一世辛辛苦苦修炼而来。所以在嫁娶之日,街头上吹拉弹唱此起彼伏,屋里张灯结彩好不热闹,就连喜堂上有千篇一律地喊着“一拜天地,二拜高堂。”感谢月老拉红线,才有了两个人的相识相知;感谢父母之命,才有了两个人的恩爱不疑。 无论男男女女都期盼一场白头到老的婚事,两个人可以举案齐眉、夫唱妇随。...

婚礼前的外遇

01 这婚你结仓促了。 朋友振振有词的下定论,秋子听到了,都是淡然一笑,不作下文,偶尔回一句,大家自得其乐就好,冷暖自知。 话虽如此,朋友前前后后的议论,就像莎翁笔下的麦克白身边的女巫,在秋子耳边吹气吹久了,心难免也皱了些涟漪。 这婚,真是结仓促了吗? 秋子年龄不算小,二十八岁,再过几天就迈入高龄剩女的门槛,老公是相亲认识的,三十一的未婚工程师,样子还算顺眼,个子也能接受,稳定的工作养出他温...

2001年,你和我之间下的第一场雪

开始:她是真的想要去忘却的。想去忘却那个人,想去忘却那一场雪,想去忘却那一年的岁月和那一些为了那样的岁月流泪的日子。 上篇 白雪。雪白的雪。 难得见到的白雪在此时的纷纷扬扬,本来就是一幅奇景。 瑞雪兆丰年。 雪,是否真是瑞雪?江小与不知道。只是看着雪,便想到了一个人,一个没有对过话,仅只是点头微笑过的人。路人。 一个人会因为一个路过而爱上一个路人吗?江小与爱上了。 那是一场怎样的恋爱? 那是...

我那个写下遗愿清单的女朋友

谁死前还没几个愿望了? 文丨一醉猫 -1- 我成为人生有限公司的职员已经五年了,我喜欢这份职业。因为这是能帮助人的事情,让我非常有成就感。 十年之前,“N72星云”的流行划过地球。本以为不过是一场简单的流星,却不想从此改变了世界。 流星划过之后,一夜之间地球上的部分人类发现自己头上开始出现一个进度条,有的是刚刚开始读条,有的是已经即将读取完毕。很快,第一个进度条到100%的人出现了,伴随出现...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