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淮海路,我的长安街

(壹) 拾音是在一阵隐隐的湿意中醒来的,湿意传自下体,粘稠炙热的感觉仿若一团火灼烧着十三岁的灵魂,她赤脚站在厚重的窗帘前,窗外是昏黑的夜幕,星宿像是暗夜的眼睛般窥察着众生。 拾音不敢去找惊动父母,她蹑手蹑脚地转到卫生间里,浅粉色的卡通内裤上有鲜红的血迹。那是她的初潮,拾音颤着手指给一个没有署名的号码发了条信息:暮枳,我也和你一样了。掺着惊慌和欣喜,是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 暮枳很快回复了她:...

相亲遇到的真爱

以前我总认为作为一个90后,生活在新世纪的人要靠相亲来解决自己的婚姻大事是件很不幸的事,但在相亲中遇到段先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01 2016年2月14日情人节,段先生加了微信。 其实我并不排斥相亲,只是不喜欢在一群人监督下不自在地,被刻意安排的见面方式。在一波再不结婚就要成为高龄产妇的压力下,我接受了家里的相亲安排,不过是双方先互留联系方式,合适我们自己...

仰望星空,仰望您

奶奶看着天空对我和弟弟说:“你看天上闪闪的星星都是死去的人,你爷爷还有妈妈都在天上看着你们了。” 萤火虫绕着我们翩翩飞舞,虫子的叫声此起彼伏,我和弟弟坐在板凳上,仰头看着一直对我们眨着眼的星星 奶奶拿着蒲扇不断为我们驱赶着蚊子,看着天空半天又说:“奶奶以后也会去天上,也会变成星星,那时你们想奶奶就仰着头,望望星星就可以了。” 我拉着奶奶的手说:“奶奶你不会死的,你会长命百岁的,我不想你走。”...

梦在远方,我在路上

一 雨声滴答,寒气从窗户涌入,让人舍不得离开被窝。预定为凌晨四点十分的闹钟已响,再过十几分钟老五的电话就要来了。冬雨季节的冷是不分白昼的,任你穿得严实,几股小风吹来立马让你老实的缩缩脖子紧紧身上的衣服。这个点出门去取货让我开开车练练手也就是老五胆大心细敢这么干,毕竟我还没拿到驾照。 街道上路灯明亮却驱散不了凉意。老五坐在面包车驾驶室里低着头在清点着什么。老五是一个守时的人,无论工作还...

一霎微雨落花红

壹 是日,细雨微濛,湖水泛漪,青山目远,心事稍歇。 那青衣男子,剑气如霜,蹙眉而舞,不苟言笑。 雨水和着水畔的雾气仿佛都凝结在了他的发梢,后背的衣衫被晕染湿了一片,他也未曾察觉,只顾挥舞着手里的玲珑剑,脚步轻盈,手法数稔,似乎在等待,随时随地,见血封喉。 彼时桃花开的正浓,在这雨雾迷蒙的天气里,愈发艳丽可怜,随着那男子剑气抖落的花瓣,竟像是落了一地的相思。 我的心,微微一紧。 却还是整理了自...

我多喜欢你,才能念念不忘

「原创」南苏猫宁 你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你有没有很喜欢过一个人,你有没有一直喜欢一个人,你有没有念念不忘一个人。 他恰好长的很好看,个子很高,和大多数女生走在一起都可以是最萌身高差。他恰好脾气很好,打篮球的技术很好,在场上一直都是人群中注意的焦点,他恰好人际关系很好,随时随地都可以招呼一群人嗨天嗨地。 他恰好有一段时间和你的关系很好,他考试之前让你在图书馆帮他占座和你一起复习,他在外面和朋友...

给X君的信:其实我也怕注孤生

-1- 亲爱的X君, 你好啊~在刚刚过去的一年里我想得最多的大概就是找到你,但在年末时,经历了一点小打击,我突然对爱情不是那么期待了。所以2018年,我不会再把很多心思放到寻你这件事上,写这封信,只是想跟你说说话。 上周末,我把领养的小猫咪带回家,取名橘子。橘子是富含维C的水果,我希望它健健康康长大,你肯定不知道,它有多萌多可爱! 但它才被我带回家两天,就进了两次医院。 橘子太小了,还不到两...

前任:有些人明明不爱了,但还是放不下

“hello,大家好,这里是一隅之声网络电台,我是主播梨汁…… 愿你在最闲适的时光里,在杯茶的清香中,听见我的声音。” 结束直播的时候,正是下午四点半,梨汁关掉手机和录音设备,静静的坐着落地窗前,望着十六层楼外,空寂、黯淡的天空。楼下川流不息的人群和车辆,显得异常渺小,甚至带着点虚无缥缈的感觉。 梨汁喝了一口杯里的咖啡,倚着沙发靠背,看着窗外天空缓慢浮动的云朵,带着满口的苦涩,昏昏沉沉的睡去...

寒冷的冬天,也可以彼此取暖

1 这是这个冬天,北京最寒冷的一天,钢筋水泥的都市中,寒冷的路灯照亮着匆匆下班人的身影。 韩东又看了看手机,他还是没有等到那个电话,于是摇了摇头,然后把手机放进衣柜,脱下衣服换上手术衣。刚好在饭点赶上一个因为车祸外伤造成大出血的快递员,超声检查提示脾破裂,肚子里全是血,需要他立刻急诊开刀进行止血。 “韩东,不吃饭就上了啊!” “快递没到啊,这冰天雪地的,真是又希望他们快点,又希望他们慢点,咱...

【短篇小说】蘑菇知晓一切

如果你一口咬定这世界上存在着使你念念不忘的事情,那一定是因为你活得还不够久。 如今我已经1500多岁了,许多以前的事情记不清楚了,我的脑容量到了极限,有多少新的东西存进去,就有多少旧的东西被挤出来。 我有一块移动硬盘,那里保存着数十万份照片和监控录像,碎片式地记录了我度过的漫长岁月,虽然我几百年也懒得翻看它们一次,但是有它们存在着我便可安心。那些照片提供了充分的证据,证明我活过,并依然活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