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爱过的男孩离我越来越远

我加了他的微信,他很少更新,近半年的朋友圈里一共有四条,以至于他从我的世界中仿佛彻底销匿。 上一次聊天是问他过得好不好,他给我展示了女友的近照,不漂亮,但看上去很舒服,我拿着照片不甘心的问了周遭的闺密朋友,我美还是她美?那一瞬间,我觉得我可能真的放下了曾经轰轰烈烈的追逐。 我们相识于中学时代,我是学霸,老师的宠儿,好巧,他也是,并且在高三超越了我,万古不变的年级第一被他取代了。 其实从初一我...

什么是有教养?

“你都多大人了,还找不到个女朋友,你一天在干嘛?”“我只是还没遇到个脾气相投教养好的女生”“说的这么好听,上学的时候在干嘛,学校那么多女生,现在了想找个有文化的,什么样的是符合你心意的” 这是我妈和我最近一次打电话的一段对话,她可能是曲解我的意思了,我说的是有教养的女孩子,并没有提她需要多有文化。挂了电话我仔细想了想有文化就是有教养吗?答案可能并不是。我突然想起了我高中三年班主任闫学...

最感人不是“我爱你”,最扎心是“好好的”

文/金戈云龙 前一段时间的大戏《那年花开月正圆》,相信大家都看过了。在留下欢笑和感慨之余,我总觉得给了自己很深深的触动,可是那种感觉却又很模糊。不明白触动的原由到底是什么,于是利用休假之余,我重温了一边《那年》。 已经是第二次看了,却还是被吴聘下葬,周莹扑下,趴在吴聘棺木上的一声“你等我,我来了。”直击内心,双眼微红。爱情远远不只海誓山盟那么的简单,甜言蜜语谁都受用,可困苦艰难又有几人能履行...

看到你幸福的样子,很知足

文|心中的小火苗 爱情无所谓付出的多少,只要我们喜欢的人幸福,就已足够。 2011年11月4日 星期六 晴 01 多少年过去了,仍对那个与他相识的夜晚记忆犹新,当闪烁着五彩光芒的旋转舞灯亮起的时候,我一个人站在舞池边呆呆地望着跳舞的人群,心里竟有些小小的慌乱。 为了这一天,我做足了准备工作,一向素面朝天的我,第一次让宿舍蜜友朵儿帮自己画了淡淡的彩妆,双眼皮贴和眼线瞬间让...

愚昧地将就,换来无限的悲催

文/佳纱 1 那个怪物,啊不,那个男人,翘着二郎腿扭坐在沙发上,抱着手机一脸贱笑。那笑裂开的嘴角仿佛随时能滴下哈喇子,不知在跟哪个浪女人聊骚,我胃里一阵翻腾。 曾经,那张嘴是那么性感,轻轻一撅就让我神魂颠倒欲拒还迎。如今,我一想起自己曾无数次亲过那张嘴,就有一种吃了屎的感觉。 我精神麻木地走进卧室,坐在镜子前,看着自己那蜡黄的脸和黑眼圈,内心满是失望和沮丧。我发起了呆…… 我们结婚五年。 选...

情场老司机山城翻车记|百家故事汇

图文|声波大银 姚远不过二十七岁,便已经历过两位数的女人了。没有专业工作者,他不好那口。没有小于18岁的,他怕犯法。没有40以上的,尽管有过这想法儿,可一直没成行。50以上?暂时没那么重口味。所以他的目标人群一直锁定在20-30岁之间。 用他的话更确切地说,他最爱良家。 姚远原本在帝都一家吃不饱饿不死的公司里混着,去年受总部委派来到山城拓展市场,前前后后不到一年,就在这儿鼓捣出一段故事,用当...

无论多少个七年,我始终无法遗忘的人

文 || 冉依雪2017年11月04日 星期六 晴无戒365天极限挑战日更营 第10天 鱼忘7秒,人忘7年,可您却深深刻在了我脑海,印在我心头,无论多少个7年,我始终无法把您遗忘。 【1】 “妈,我梦到我爷爷了,他问我多久回去看看他。”一早起来我就对母亲说到。 “梦到了挺好,说明爷爷还在我们身边,爷爷一直看着你长大。”母亲若有所思的说着。 “妈,你上次看见爷爷是什么时候呀。” “好像很...

我的室友李雪学友

非常奇怪的是,每天晚上我一躺下,文字就开始从我的脑海里一串一串浮现出来,我非常想爬下床去打开电脑当个打字员,把脑海里的字录入电脑,但是我又不想晚睡,不想中断我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养生生活。 昨天晚上我一躺下,我就想起李雪学友,可能是因为她回家去了,不在寝室,我于是想起了她。赵毅衡老师说,符号在场时,意义一定不在场,符号与意义是不会同时存在的。(就好比说,为什么现在有这么多的广告?——因为消费欲...

余生,我不想让你再为我买单了

如果你问我,余生你怕什么? 我会告诉你 我最怕没有你陪我一起。 2017年11月4日 星期六 阴 文/小嗳 -1-“对不起”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我在心里默默地说“对不起”了。 我从来没有觉得对不起竟然如此难以开口,开了口又会发现这句对不起又那么苍白无力。 不小心撞到了人,我会充满歉意地说“对不起”;约会迟到了,我会诚恳地说“对不起”;无法答应的你请求,我会无力地说“对不起”…… 一辈...

那辆没有站牌号的公交车

那辆没有牌号的公交车,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野鸡车? 那天,刚从地铁口出来,就见到一大群人在那等公交。 地铁站出口有好几个,但公交站都集中在这边,为了省钱和安全,我们没有叫专车或野鸡车。 当时正值热夏,太阳毒辣辣地照在每个人身上,而自己等的那辆公交迟迟未到,不免生出不耐烦的情绪。 几分钟后,有一辆701驶进了公交站,这是一辆途径城市中心要点的重要公交,因此在场很多人都是在等这辆车的。 果不其然,这...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