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规定……

正好是下午去新华书店看书,走到书店门口的时候,我瞧见门口有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伯。老伯头发有些凌乱,衣衫褴褛,一身邋遢打扮。手里提着一个大麻袋,里面鼓鼓的,不知装了些啥。 书店门是打开的,但那老伯却只是在门口来回张望,欲步又止,没敢进去。我有些不解,走上前去,他似乎注意到了我,见我走来,想给我让路,我走到老伯身前。 “老伯,你有事吗?”我问。 “没……没啥事。”老伯有些迟疑的回答。 “你有事就说...

公鸡公鸡,别追我

本来写这篇文章第一个想到的名字是《我和公鸡的爱恨情仇》,但是细细一想,我对公鸡只有狠,没有爱,遂起名《公鸡公鸡,别追我》。 记得当前,我穿着开裆裤,纵横四海,不怕风,不怕雨,不怕地里的癞蛤蟆,甩掉一团鼻涕都能沾起一层土,被乡里乡亲尊称为"鼻涕王‘’。 说起‘’鼻涕王"这个名号我可不是乱吹,我天生鼻涕多,是我打架欺负人的利器,对方不管是谁,只要往那儿一站,我就鼻孔出气,扑通一声亮出我的两条亮闪...

“讲真,我有点喜欢你”

“为啥总是喊哥”“喊哥,你不敢欺负我 要领证那会儿,我问石哥,啥时候?11月8号吧,你的公历生日。这样一年就可以过两个生日。 到了今天,结婚一周年记念日。我又没忍住,问石哥,咋过?他来了句,两个凑一起,省事。 说好的,过两个呢,都是套路,套路。我抱着宝宝,“恨”的牙痒痒,一拳打过去。 宝宝“咯咯咯”笑得大声,我无限感慨,竟也是结婚一年了。 我还是那个有着少女心的YIBAO. 01 很多读者问...

我喜欢每一个优秀的人

从人群中挤到前台,在住宿表中寻找着自己的名字。 看到我旁边是何鑫,心里很失落,不该是我和自己区域的人在一起吗?为什么和一个不认识的人。 看看周围也没有感觉像何鑫的人,看着我们同区域的一个一个和自己同屋的伙伴结伴去了自己房间,我便一个人孤独的走在沙发前等待一个叫何鑫的姑娘的到来。 每次当一个人独处又不知该干什么时,总是用玩手机来掩饰自己的尴尬。无聊的翻着朋友圈,一遍又一遍。 “你是义霞吗?”我...

我要你爱我,只爱我

文/周寒舟 1 隋安是个万年宅,工作生活都在家里,除非逼不得已,否则决不出门。 遇见沈小鹿那天,是距离鱼藻去世一个月后,隋安第一次出门。 他站在街头,茫然四顾,不知何处可去,不知何处能去。每一个从身边经过的人,都似有归途和来处,唯有他,孑然一身,漫无目的。 沈小鹿就是这时候出现的。 她拉一只行李箱,手上抱一只麦兜玩偶,面容清冷倔强。像离家出走的叛逆少女,又像无家可归的可怜小孩。清瘦的身材,在...

我不想再喜欢你了

一 十月的时候,我在学尤克里里,有时候会问他一些相关的学习方法和技巧。学习之余,他给我看一张聊天截图,内容是和朋友相约去吃东西什么的,是对方主动,但他似乎乐意接受了。 聊天截图中对方的头像和昵称都已经被裁去了,但聊天气泡是粉色的流氓兔,萌萌哒少女心。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吧。 后面的内容说的是女生的室友不知情,表示也想一起去,女生问他该怎么办。 他一副幽怨的模样看着我,委屈地像是路边饿了好些天不得...

提醒我少玩手机的那个人,走了

你走了,再也没有人提醒我要少玩手机,再也没有人一遍一遍拨通视频后又挂断。 2017年11月11日 星期六 晴 文|深海梦影 -1- 窗外,阴沉的空中漫着鹅毛大雪,零零落落,呈现出一片冷冰冰的世界。 雪花沸沸扬扬飘洒着,白得圣洁。 恍惚中,我仿佛看到一群黑色的纸蝴蝶,在空中摇曳,飞舞。最后,被一阵风,吹向天边,化作一缕青烟。 2015年11月20日,姥爷走了,也是这样一个大雪纷飞的时节。 ...

凭什么只给他买房?

近日,村子里聊的最多的话题就是马家的大儿媳妇。 这个话题的热度是因为随着老二娶媳妇的日子的临近而升温。 经王大婶李二婶马三婶的各种描述,我还原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马家二儿子在春暖花开的季节,带回来一位貌美如花的大姑娘,他妈妈看了甚是喜欢,经双方父母敲定,今年秋收时间大婚。 女方的要求是,买房子。至于她本人就什么都不要了。很强硬的条件,只要房子不要钱。 要就买啊!为了给老二也娶到媳妇,为人父母...

这座城市风很大|双十一买醉

“对面的哥们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老酒一起干一杯,不醉不归——” 双十一的我,孤家寡人一个,在酒吧买醉。看着华墙上醒目的浙江卫视的联欢晚会,想着身边人一个个离开,望着小年轻或开心或投入或暧昧,回想自己的曾经,感慨万千。 来到这个城市打拼,已有十年。还记得头一回去单位报到的时候,瓶底肚眼镜片后那怀疑的目光如炬,死死打量着我,仿佛在质疑我,那么高的学历,怎可能就范做销售。 我有什么办法呢?父母...

如果你还是个孩子,请不要结婚

南乔村的景和多数美丽的小村子一样,有小桥流水,微风和煦,也有粉墙瓦黛,别致的小洋楼。 南乔村的女人,也是乡旮旯里的村妇典型,茶余饭后,就喜欢东家长西家短地嚼嚼舌根子。哪一日若是没拉上几个盟友开上个小型的座谈会,晚上都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可南乔村的乡妇们也是半点坏心思都没有的,许多事都只是嘴上说说,要真遇到了麻烦事,找她们帮忙,肯定不会落空。保不齐你不说她们自己都来帮你了。 读书的女孩子不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