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与死的一线之隔

周航廉是我大学的同学,长相斯文,成绩非常的好,就是不善交际。 宿舍里公认的怪人,他从来不笑,表情似枯木,毫无生气,倒是委屈了这副清秀的面孔,从来不跟宿舍的人说话,但凡是别人跟他说话,他都很简洁的回复,或者干脆当没听到。每天的作息超级规律,完全就像个机器人。 端午节的前一天,其他舍友都早早的走了,由于我订票晚了,明天才能走。 一切如常,他看书,我也在看书。 “你说,人为什么要活着?”周航廉突然...

陆固执与程千默

高二上学期开学,推开门,他一直在捕捉一个人的身影,可惜,没有找到。 8月16号又离得很近。这天,有列火车带着一个女孩走了。 对于固执来说,8月16号是个特殊的日子。 总会出现一个伤口,愈来愈严重,然后突然愈合。 为什么伤口很深,一开始怎样都抹不平? 然后数着日子,一年365天,把漂流的日子刻在记忆里。 谁曾勇敢地说青春的告白?谁曾仓促地说成长的告别? 2017年,临近夏天,男生傍晚接到一个电...

掉落在人间的天使

戴维歪着头看着她的猫,很专注的为它梳理身上的毛发,目光里全是温柔。戴维很喜欢那只猫,或者可以说,爱那只猫。戴维说看到猫就像看到了自己,我其实想问她你觉得猫像你一样漂泊零落,孤寂凄苦吗,但是我没有问,我不忍。 戴维给了猫自己能给的所有的爱,从她在寒冷的冬夜里把它抱回的那天,就每天给它买它最爱的鱼,那个猫嘴很挑,只吃那种肉很少还死贵死贵的鱼,我觉得那个...

虎子(为毒疫苗创作的微小说)

夜深人静,西柳庄。 他好像听到有闯门的声音,最近些日子他整晚都睡不着。 他打开了院子里的灯,走出去。 “谁?”门外没有动静。 他停了一下,还没有动静,他准备转身回屋。 门外又有蹭门的声音,“是谁?”他的声音提高了。 他本能地拿起门边的铁锹,一只手去开门。 一条黑狗,仰着头看着他。啊?是虎子。 他扔下铁锹,蹲下身一下子抱住了虎子的脖子,手不停地摸着它的头。 他伸出头看了看门外没人,迅速关上了门...

花瓣(微小说)

暑假带孩子回故乡,孩子像脱缰的野马,在玉米地里到处跑窜,对这样井然有条的庄稼地充满了好奇。 “爸,这里怎么有苹果?” 我跟着孩子走进一片玉米地,三个小土堆展现眼前,每个土堆前整齐的摆放了三个苹果。我儿时在老家长大,知道这是别人家刚祭过的坟。我赶忙拉着孩子离开,按老家的讲法,孩子看到坟不吉利。 “奶奶,我刚才在玉米地里看到苹果了。真奇怪呀。”多嘴的孩子又啰嗦给娘听。 “大壮,你怎么带孩子去那些...

他们的故事:z小姐与外卖先生

早上7点的地铁站,人不是很多。人不多的原因,大概是因为这个地铁站是最近才开通的,知道的人还不多。 z小姐早上出门的时候忘了拿外套。地铁站里冷气很足。穿着短袖T恤站在地铁站的z小姐摸了摸手臂,果然起了鸡皮疙瘩。 下一班地铁还要等几分钟才到。z小姐看了看四周,大家几乎都在埋头玩手机。站在自己左边的这个男人确是个异类。z小姐忍不住多看了这人几眼。自己身高168,对方...

考 卷(微小说)

2015年冬,我出差去宁夏一个边远县城S市,参与一风电项目的收购谈判,因谈判始终没有结果,也百无聊赖就索性翻看微信朋友圈,忽然想到苏同学,印象中他就在宁夏的一家央企铝厂工作,与他也有十五年没有见面了,在这样偏远的地方这样寒冷的冬夜,约他晚上在老陕味的餐馆见面。 那是1994年7月,苏同学是和我一起进厂的大学生,他从J名牌大学毕业,老家是福建福州的,身高近一米八,皮肤白皙,一表人材,吹拉弹唱样...

你这么老实,还能找到妹子吗?

1. 在这个世道上老实人就是笨蛋 “ 我是老实人,有错吗?老实人怎么了,妨碍你了,别给我磨磨唧唧了,滚一边去。” 说这种话的人,肯定不是老实人,那么老实人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我有一个朋友,应该算是标准老实人吧。 我们朋友之间说的话,开的玩笑,他总是不能第一时间领会意思,需要思索一翻,木讷一下,接着就从嘴里蹦出一个“哦”字。 有时候真的很火大,“哦”你个头,把我们开玩笑的心情都打乱了。 男...

毛骨悚然---公园

某周末的晚上十一点,张鸣和杨光这对哥们一同去武馆练完武,正穿过某公园回公司宿舍。 这公园没有围墙,也不算大,平时他俩喜欢大清早就到这跑跑步,一般跑十几分钟,就可以横穿整合公园。 但今天晚上有点奇怪,他们在公园里已经走了三十多分钟,还在公园里面。 张鸣:“阿光,我们是不是迷路了啊?已经走好久了,还没走出去” 杨光:“迷路?怎么可能?这公园我们一周来四五次,怎么可能会走不出去?可能是今晚练功太累...

小君,离开我以后,你过得好吗

在遇见我以前,小君有过一个男朋友。 在教学楼门口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她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干净格子衬衫,梳着利落的马尾辫,挽着一个个子高高的帅哥。 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注意到这个有些矮的单眼皮女生。我想,可能是因为她很漂亮,和其他女生不一样。 有些不要脸的说,在那时我就想和小君谈恋爱了。我对旁边的同学说:“她早晚会是我的女人。” 那时候是高一学生刚入学,高二高三的单身学长们各个摩拳擦掌,虎视眈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