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身不一定是坏女孩,好女孩一定不会纹身?

关于纹身,我相信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说法,但抖音里最常说的有纹身的不一定是坏女孩,但是好女孩肯定不会纹身,其实,关于纹身,我想说几句。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如果在你的观念里还是有纹身的就不是一般人,不是好人那只能说太你封闭偏激了,大街上特别是夏天,到处都是有纹身的人,女孩子特别偏多,新奇白怪的样式,哪个位置都有,只有你想不到的,什么图案都有,有很多纹身还是比较有特色的,我了解的大多数人,除非就是两...

超能力这件事情,真的那么有趣吗?

不知道从某一天开始,我发现世界变得不一样了。是的,在我眼中的世界似乎清晰了很多。甚至厕所马桶上泛黄的水渍中间游弋着的微生物也能看得到了,好吧这似乎没什么好炫耀的。 惊恐的我不敢告诉我妈,哦,忘记了,我得去上学了。隔壁的老王总是那么吵闹,知道的是他和媳妇在家里吵架,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闹鬼了。哪天他能意识到安静是个多么重要的词该多好。 又是平凡的一天后,回到家的我大吃一惊。什么?老王竟然死了,是的...

邱奶奶救下了一个少女

1. “有人跳桥啦,有人跳桥啦!”邱奶奶刚跳完广场舞,正走在回家的路上,听见前方的河边炸起一声又一声的叫喊。 她心里一慌,小跑着来到了河边。只见一个穿着白上衣和牛仔短裙的短发少女横跨在桥的栏杆上,右手扶栏,左手指向人群:“别过来啊!都别过来!谁再往前一步我就跳了啊!” 一个小伙子吹了个口哨,用轻佻的语气说:“你要真想跳不是早跳下去了吗?” 月光的碎影在她身后的湖里晃荡着,伴随着不远处若有若无...

漂亮主妇耍心机,套路已婚渣男

来源微信公众号:离小洛,如需转载请联系该公众号,谢谢。 01 芬丽觉得最近天蓝云白花儿艳,干啥啥顺,想啥啥来。昨天晚上,在她暗示肚子里这个90%是个男娃后,张斌终于答应考虑结婚的事。 芬丽是个农村姑娘,模样好,学习也好,在村里算得上拔尖。 母亲和哥哥费尽九牛之力供她读了大学,毕业时,班里的同学蛇走蛇道、鼠打鼠洞,各有下家,只她,两眼一抹黑,不知道何去何从。 母亲说,为供她上学,家里已拼尽全力...

心机渣女的洗白之路

来源微信公众号:贰瓶子,如需转载请联系该公众号,谢谢。 1 聚餐的时候,老刘把一只臭脚伸过来,碰我的小腿。 开始我没在意,以为他是不小心,结果,这老小子以为我默许了,得寸进尺,竟然用那只臭脚在我的小腿上摩挲。 我懒得起身,一个侧踢,老刘连人带椅子翻倒在地。 他恼羞成怒,指着我大骂:好你个李青颜,你有什么牛逼的!不过一个渣女,真当自己是千金大小姐! 我二话没说,站起身又是一脚,脚背在他脸上打了...

迷林鸟语

1 那年,我带着一身社会主义接班人该有的正气,升到了初中。 刚上初中的第一天,我就在放学回家的小路上,和三个高年级的不良青年干了起来,主要原因当然是为了制止失足少年在错误的道路上一错再错。我要用行动告诉他们:拦住我的去路,抢我的零花钱,这种行为是不对的!于是我决定好好教育并教训他们一番。 最后的结果,当然是我超常发挥,以一敌三,被打得屁滚尿流。他们冲着我哭逃的背影大喊大叫,嘲笑声像流水般对我...

成年人的世界里,每天都要撒多少谎?

小时候的喜怒哀乐,全凭自己心情,长大后才发现,生活不是可以肆意施展自己情绪的舞台。 有人统计,成年人从起床到休息,一天平均要撒十个谎,而这十个谎中有七八个,是与「假装」有关。 那些假装没事、假装开心、假装算了的背后,是谁也不知道的心酸。 01 临近下班,你和朋友买了晚上八点的电影票,心想终于能抽出时间看一直想看的这部电影。 可是七点的时候,领导突然让所有人去办公室开会。 你眼见着时间慢慢流逝...

复活的蚊子

那年寒冬很快过去,我又一次踏上离家的火车。 这条路没有尽头,没有退路,有的只是生活逼迫下的无奈与成长。 许多人同我一样,走向这条铺满艰辛和挫折的旅程,走向命运浮沉里各自挣扎的将来。 ————来自一个背井离乡的人 午后的阳光已经开始耀眼起来,远不像旧日冬季里那般惨淡,身上套着厚厚羽绒服...

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底层”不如

01 小喵来自湖北的一个小县城,在武汉工作已经6年了。在这6年里,前后换了3个住的地方。 她每次搬家的时候,看着满地的“网购”货,才发现属于自己的东西,寥寥无几。所谓的搬家,也仅仅只是搬运而已! 小喵最早的时候在一家事业单位上班。刚毕业的时候,就签了事业单位,多少人羡慕不来的。 而她的很多同学都去了北上广,小喵深知北上广的苦逼生活,也曾经庆幸过留在武汉的明智选择。 可是,在单位干了2年后,拿...

微小说|韭菜盒子

小小躲在卧室,透过玻璃门,望着院子里的奶奶。奶奶手里捧着什么,朝堂屋走过去。小小隐隐约约看到,那是一只瓷碗,这瓷碗是小小三岁那年,从爸爸那儿带过来的,至今已经四年了。 院子的天空很沉,似乎悬在头顶,伸着小手就可以摸到。天也很燥热,热得蝉儿不停叫唤。小小想出去捕蝉儿,可是奶奶又说:“死丫头,还不写作业,写完了好带妹妹。” 小小赶紧缩回头,左手扳着右手,又擦了擦鼻子。这时候,从堂屋飘来一阵阵香味...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