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河三道弯(话皮子)

话皮子是什么东西?谁见过话皮子? 可刘老二不但见过,还跟话皮子做了朋友。 (一) 承包果园的刘老二一家,一到开春就在苗圃忙活,那些动物们也解除了半冬眠状态,出来溜达溜达,伸个懒腰,晒晒太阳。 春天,苹果和梨树都开花了,老远看雪白一片,煞是好看。 清明过后,刘老二就看苹果树的树空里,闲着很多地,墓地密集的地方,果树不多,反倒长着许多松柏树。 果园实际上,是跟墓地紧挨的,并不是在墓地里面。 果园...

那年,你二十啷当,我豆蔻年华

文/添一抹岚 去了一趟娘家。 娘家离得近,我经常回去。沿途风景,熟悉不过,却总能勾起旧时光里的点点滴滴,譬如修葺过的洗衣台、已整治成田地的山塘、坍塌得只剩一丝旧容的砖窑…… 太多了,太多旧时风物。但说到望一眼便要直触心窝的,只能是那棵苍老中融汇着生机的龙眼树。 它苍老。是从什么时候起,它见证着村子的改变格新呢,在我这,无从考究。肯定不止三十多个年轮,因为打我记事起,它已淡定伫立在那。那时,它...

给我第一印象的北京出租车司机

给我第一印象的北京出租车司机 2014年夏天8月,我订了半夜11:35-01:05的机票。 飞机按时准点到达在首都国际机场T1航站楼,我拿了行李后,走出机场楼,一股浓浓的京味儿扑面而来,从那时起,我就知道北京是我从不曾忘记的地方,也是我无意中下定决心一定要去的归属地。 我意外的错过了大巴,回了回神,看了一下手机,已经是半夜一点半,于是,我努力地挥手招呼出租车,想着能快点有一辆车停下来,载着我...

重用自己,请勿过度!

高一时,班里的班长是个叫王宇的男同学。个子不是很高,身材很胖,皮肤黑如煤块,显得嘴唇粉嫩嫩,脑袋小而圆,长年的板寸发型,活像一个儿童式的皮球上发了霉,屁股丰满且翘。 王宇每天都撅着大屁股在学校走来走去,操着一口娘娘音。都说人不可貌相,但王宇的形象,让人看了确实不甚喜欢。 王宇是我们班的第一名,学习十分刻苦,人也不坏心地善良,客观评价可以看作是品学兼优的学生。 但王宇的人缘极差,差到像一个过街...

那个教我摆地摊的詹大姐

2015年的夏天我曾学着摆地摊了几个月,在这期间我认识了一个很有摆地摊经验的,个性很鲜明的大姐。 在我居住的小区有一条路,晚上有很多人摆地摊。居民区不同于商业区经常有城管巡查,每个地点还收管理费什么的。只要你抛得开脸面敢去叫卖,就可以铺个地摊来做生意了。我当时想锻炼一下,就进了一点低成本的运动袜开始摆地摊了。 我每天下班回家吃完晚饭就去摆地摊。我看准了一个卖布鞋凉鞋的摊位旁边定下来。我的思路...

我愿陪你掷骰子,恕不陪你玩游戏

电影《怦然心动》里有这样一个镜头:小女孩朱丽坐在高高的梧桐树上,数着街道看校车驶来。处于制高点的视野,打碎了布莱斯对远方的期待。似乎可恶的校车因此而到得更早。一棵树,一个学校,一对男女。青涩的恋爱自此开始。阿洛是初中生,和电影中的朱丽一样,她期待一个男孩的出现。或静谧,或温暖,或高冷,或清新。在她的眼里,自这些语境中走出来的男生,有露水沾染了草木的质感,蒙太奇式的唯美梦幻。 韩休有点顽,学习...

我姥姥讲的故事

从小姥姥姥爷带大的,姥姥和我讲了一些好玩的、书上读不到的故事。你来我这里听闲扯淡,我给你讲我姥姥给我讲的故事。 我姥姥讲的故事 ——王老太太 在村子里有一个王老太太。 王老太太并不是一个老太太,而是一个老头儿。他从小下巴光溜溜的,一根胡子都不长,年轻的时候村里人笑话他“王姑娘”,现在...

一个电话

李老太刚吃完午饭,躺在躺椅上准备休息片刻。这时电话铃声响起,她赶紧拿起手机: “喂,你好!” “您好,阿姨。” “你是谁呀” “我是您儿子的同事也是他的朋友李刚。” “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我儿子呢?” “哦,阿姨我有个比较急的事要跟您说。又担心您太激动。” “没事,我不激动。你说是什么事?” “您没心脏病吧?” “没有。” “您血压不高吧?” “不高。” “我还是怕您听了会激动,受不了。...

母亲的“邻居”

几年前的某天晚上,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 对方自称是派出所的,问我母亲的墓是否在某某陵园。 我回答是的。他说那个陵园是非法用地,手续不全就私自修建了。他还说里面其他的亲属他都已经联系过了,他们都愿意迁坟,问我愿不愿意。 现在派出所还管迁坟了?先不说他是真是假,他们这业务是否有些越俎代庖了?我对他说这么大的事我一个人做不了主,得跟家里人商量。 电话挂了之后,从此渺无音信。 当时我还在深圳,真担心...

比死更不容易的是好好活着

1 我惜命,认识我的人都知道这点,为此我做过很多夸张的事。 比如在我高中的时候,就天天都喝养生的茶,一天一杯从不间断;比如有一次我嗓子眼卡了一颗花椒粒,我以为是长了个什么东西,整个人都慌了,差点就到医院排队就诊;甚至我还花钱找人算过命,有关我的健康。 还有很多。 看吧,我疯狂地为我自己的健康干过很多在外人看来很不解的事。 说我矫情,惜命,我都认了,但一切的缘由都是基于我有病有怕了,我真正体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