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我和小妹子那些事完整(劫后重生)

2019-05-05 07:54:42作者:lz

1章 目睹自己被火化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准备后事吧。”
    
    病房外医生的声音很轻,但病床上的林龙却听得一清二楚。
    
    可能人死之前连听觉都会变得格外灵敏吧,尤其是母亲的哭声,分外尖锐。
    
    因为见义勇为付出生命,林龙并不是第一个,对此他并不后悔,只是觉得对不起母亲。

 文学

    
    父亲死的早,母亲一手把他拉扯到,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如今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清海市人民医院,与母亲的生活正要明亮起来,没想到却出了这种意外。
    
    “该死的老天。”
    
    好人果真没有好报,林龙低声咒骂了一声,眼皮再也撑不住,缓缓合上。
    
    “我的儿啊!”
    
    一声凄厉的哭声猛地将林龙惊醒,他睁眼一看,发现自己此时竟然站在床尾,而母亲正扑在床上嚎啕大哭。
    
    “妈,你哭什么,我这不好端端的在这吗?”
    
    林龙大喜,以为自己神奇痊愈了,伸手一拍母亲,发现自己的手竟然从母亲的身体中穿了过去。
    
    母亲没有丝毫的反应,依旧扑在床上痛哭。
    
    林龙神色一变,抬头看到床上竟然还躺着一个自己,面色干瘪发青,显然已经没了生气。
    
    我死了?
    
    林龙低头看了眼站在床尾的自己,发现身子有些虚白,而且微微有些透明。
    
    林龙大惊,原来人死之后真的有魂魄!
    
    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母亲都感受不到。
    
    在护士的帮助下,母亲忍痛给林龙穿上了寿衣,随后护工把他的尸体运上了殡葬车。
    
    母亲跟着上了车,坐在他的尸体旁,紧紧的攥着他的手,红肿的眼窝中泪水不停地往外涌,“龙儿,你放心走,妈把这边的事情办完了,立马就下去陪你。”
    
    对于她来说,儿子就是她的全部,儿子死了,她活在世上,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一听母亲想要寻短见,林龙顿时急了,学着电影里还魂的场景躺到尸体上,但是没有任何作用,每次坐起的,都只有自己的魂魄。
    
    车子很快到了火葬场,缴费之后,工作人员简单给林龙化了个妆,递给林龙母亲一个号码牌,接着焚化人员推着林龙的尸体去了焚化大厅。
    
    “不要!”
    
    当焚化人员将他的尸体推进焚化炉的刹那,林龙瞬间崩溃。
    
    随着肉身的燃烧,林龙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变弱,身上有无数淡淡的光点向四周流散而去,魂魄也正在慢慢的变淡。
    
    与此同时,他的眼前开始闪现出另一个世界,入眼所及都是无尽的黑暗,夹杂着红通通的火焰以及凄厉的惨叫声。
    
    地狱!
    
    这是林龙意识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强大的恐惧感瞬间将他吞没。
    
    他的魂魄下意识的在空中乱冲乱撞,光点仍旧不停的从他魂体中飘出,而且速率越来越快。
    
    他眼中的地狱世界也越来越清晰,能听到下面一个神秘沙哑的声音正在呼唤他。
    
    此时焚化炉内林龙的身体近乎燃尽了,灰烬中一块碧玉色的吊坠突然在烈火中焕发出耀眼的光芒。
    
    这是林龙外公去世时留给他的,自小戴到现在,穿寿衣的时候,母亲特意没有摘下来。
    
    吊坠光芒越来越盛,随后砰的一声破裂,一缕碧绿色的光影猛地从吊坠中窜出,一下附着到了林龙的魂魄上。
    
    紧接着他脑海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我乃你祖上圣人,从今日起,你便是我传人,得我医道术法,悬壶济世,渡人渡己……”
    
    随后声音消散,庞大的信息量陡然间充斥进林龙的脑海,医道玄术、修行法诀及祖上的一些游历经验一股脑的涌入了林龙的脑海中。
    
    阅读着脑海中的信息,林龙感觉十分兴奋,仿佛打开了一新世界的大门。
    
    但这股兴奋劲转瞬即逝,得到秘术传承又有何用,自己已经是个马上要下地狱的死人了。
    
    这个念头闪过,林龙脑海中突然跳出一条有关还魂术的记忆。
    
    记忆显示,通过还魂术,死去后魂魄未散的人可以附体重生。
    
    但是林龙的肉身已经在大火中化为灰烬了,不过好在关于肉身损坏的还魂方法也有记录,“肉身陨灭,化鬼,觅活体,后附之。”
    
    林龙倒吸了一口冷气,意思是说自己肉身损坏,要想复活的话,只能通过还魂术化为鬼,找别人的肉身附体。
    
    要知道在人类的意识里,鬼可是邪恶的化身啊,况且自己要是上了别人的身,不相当于变相剥夺了别人的生命吗?
    
    犹豫的功夫,林龙的魂魄已经越来越淡,只剩下了一道幻影,耳边的声音也愈发的清晰。
    
    林龙咬咬牙,看着接连被推进焚化大厅的尸体,突然来了主意,死人不行,那活死人应该可以吧?
    
    数分钟后,林龙来到了清海市最大的植物人托养中心。
    
    很多植物人是没有意识的,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他们活着的只有身体,林龙认为,选这种人附身,就不算杀人。
    
    起先林龙还一个病房一个病房的找过去,寻找合适的身体。
    
    但发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淡薄,很快将要消弭殆尽,那个来自地狱的呼唤声也越来越急促。
    
    林龙来不及多做思考,瞅准一个二十来岁的男性植物人,念起还魂术,陡然间化为一缕白烟,奋不顾身的钻了进去。
    
    “你不掉的!”
    
    与此同时,耳边的呼唤声陡然变成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后林龙便失去了全部的意识。
    
    等林龙再醒过来的时候,只感觉强光刺眼,过了片刻才适应过来,低头一看,自己正躺在病房里。
    
    成功了!
    
    林龙兴奋的差点叫出来,猛地坐起,看了眼自己的新身体,迫不及待的撕掉手上的针管,接着跳下了床,但脚一落地,身子一个踉跄摔到了地上。
    
    可能因为长时间躺着的原因,这个年轻人的肌肉有些轻微的萎缩。
    
    林龙踉跄着爬起来,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日历,发现已经是第二天了,触摸着床和墙壁,感受着手上传来的冰冷温度,感觉就跟做梦一样,自己昨天才死,没想到今天又复活了。
    
    稍微活动下,适应了这具新身体,接着他便迫不及待的冲出了医院,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件事,就是去见自己的母亲。
    
    此时包子店里挤满了人,十几个小混混叫嚣着让林龙母亲还钱。
    
    为了给林龙做手术,林龙母亲被迫借了十几万的高利贷,得知林龙死了,小混混们便急不可耐的来讨债了。
    
    “你们放心,我这几天就把店卖了,拿到钱就还给你们,求你们先离开吧。”
    
    林龙母亲红肿着双眼恳求道,希望赶快把他们打发走,儿子刚走,她不希望他走的不安宁。
    
    “草,你这个破店才值几个钱,你儿子都死了,我们一走,你要是跑了我们管谁要钱去?”领头的黄毛混混骂骂咧咧道。
    
    “你们放心,我肯定不会跑的,我凑够钱,马上就还给你们。”
    
    “不行,今天说什么我们也要拿到钱!”黄毛不依不饶。
    
    “可是我现在真的没钱,你们也知道,为了给我儿子治病,钱都花光了……”
    
    林龙母亲心如刀割,沙哑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哀求。
    
    “没钱也行,这样吧,你把你家那栋破房子过户给我们吧,就当还债了。”黄毛眼睛滴溜一转,说出了自己真正的目的。
    
    林龙母亲微微一怔,房子是林龙外公留下的,虽然有些老旧,但是地段很好,按照清海现在的房价,起码能卖个两三百万,他们这简直是在明抢啊。
    
    但是现在儿子死了,家也就没了,留着房子还有什么意义呢,还清债,自己也就能安心的去了。
    
    想到这里,林龙母亲万念俱灰的点点头,刚要答应,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怒喝。
    
    “不行!我们家房子起码值几百万,你们这是抢劫!”
    
    紧接着林龙驾驭着他的新身体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
    
    “操你妈的,哪来的野崽子,关你屁事!”黄毛气不打一出来,看着林龙身上的病号服,还以为是哪里跑出来的神经病,冲过来扬手就是一巴掌。
    
    林龙下意识一躲,伸手一推,黄毛整个人瞬间飞了出去,飞了足足有五六米远,在空中划过一到弧线,砰的摔到了里面的桌子上。
    
    “给老子弄死他!”
    
    黄毛捂着胸口惨叫了两声,随后一声令下,其他十几个混混立马冲了上来,围着林龙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林龙连忙抬手还击。
    
    接着包子店里响起了一片哀嚎声,小混混们惨叫连连。
    
    他们十几个人一起上,竟然连林龙的衣角都没有碰到,而林龙的拳脚打在他们身上,就如同被车撞了一般。
    
    只需要一拳,他们便疼的起不了身。
    
    林龙自己也无比震惊,都说鬼上身力大无穷,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而且这些人的动作在他眼里显得十分缓慢,很好躲避。
    
    “报警!报警!”
    
    黄毛被眼前这一幕吓坏了,他见过能打的,但是没见过这么能打的,简直非人类啊。
    
    一听要报警,林龙母亲赶紧冲过来抓住林龙的手,急声道:“小伙子,他们要报警了,你快走吧,这里我来处理。”
    
    “妈,你说的什么话啊,我哪儿能扔下您啊。”
    
    林龙高兴地眼泪都要出来了,还能活着见到老妈,真是太好了。
    
    听到他的称呼,母亲微微一怔,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看着母亲的眼神,林龙瞬间醒悟了过来,自己是活过来了,但是却换了一副身体,母亲根本不认识自己。
    
    “不好意思阿姨,看到您我就想起了我妈,所以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您别介意。”
    
    林龙怕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吓坏母亲,急忙编了个瞎话。
    
    “没关系,小伙子,你快走吧,我们家的事不能连累你。”林龙母亲一边说,一边把他往外推。
    
    林龙没答话,摸起桌上的筷子一扔,筷子飞速射向黄毛,砰的一声,将黄毛刚按上110的手机钉到了墙上。
    
    黄毛吓得脸都白了,墙上的筷子离着自己耳朵也就一厘米,要是稍微出点偏差,那钉在墙上的可就是自己的脑袋。
    
    “救命啊!杀人了!救命啊!”黄毛吓得顿时惨叫了起来,声音里说不出的委屈,明明是他们先欠自己钱的啊。
    
    “别嚷嚷了,这钱我替秦阿姨还!”
    
    林龙冷声说道,既然自己复活了,那这些债理应由自己来还。
    
    “小伙子,这怎么能行,你我第一次见,怎么能让你替我还钱?”林龙母亲有些疑惑的看着林龙,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伙子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对于林龙知道她姓氏这点,她并不吃惊,儿子见义勇为付出生命的事情好多网友都知道,她的姓名和联系方式也都被扒了,很多好心人都要来给儿子送行,她都谢绝了。
    
    “好,这可是你说的,那你把钱给我们吧。”黄毛可不管林龙为什么替别人还钱,只要能拿到钱,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给我三天时间。”林龙说道。
    
    “……”黄毛有些无语,说的这么牛逼,还以为立马就能把钱拿出来呢。
    
    “怎么?你不相信我?”
    
    见黄毛没说话,林龙皱了皱眉头,语气有些冰冷。
    
    “相信,相信,不过大哥您得跟我说下您的名字吧?”看着林龙冰冷的眼神,黄毛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名字?
    
    对啊,早上走的急,连这个人的名字都没来的及看呢。
    
    “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这样,三天后,还是这里,你只管过来,我到时候连本带利一起还给你。”
    
    林龙之所以这么有底气,全赖自己这具身体。
    
    他心想既然能住在托养中心,这个年轻人家里再普通,起码也能拿个十几二十万出来吧,先要来用用,等自己赚了钱,再还回去。
    
    见识过林龙的身手,黄毛也不敢多说什么,刚要点头答应,突然眼神怔怔的望向店外,好似被什么吸引住了一般。
    
    林龙也好奇的跟着往外看去,只见门口不知何时来了一辆红色的宝马X5,车门一开,迈出来一截白皙修长的美腿,随后车上下来一个身材高挑,身穿白色波西米亚长裙的美女。
    
    长裙美女拨了下乌黑的长发,摘下墨镜,白皙的皮肤和精致的容颜简直惊为天人,黄毛和他一帮手下都看呆了。
    
    林龙不禁也被吸引了,这个美女相貌和气质确实都属于极品。
    
    长裙美女抬头看了眼包子铺,微微皱了皱眉头,接着快步走了进来。
    
    “美女,买包子吗,要什么馅儿的?”
    
    林龙不由的脱口而出,以前老帮母亲卖包子,见人就这么一腔,已经成为一种条件反射了。
    
    “你叫我什么?”长裙美女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语气不悦。
    
    “美女啊。”
    
    林龙觉得自己的称呼没问题,不禁有些疑惑,头一次见喊美女还有不愿意听的。
    
    长裙美女打量他一眼,冷声道:“行啊,何家荣,昏迷两个月,连自己老婆都不认识了。”

第2章 凭空多出的漂亮老婆

整个包子店里一片沉寂,所有人都用怪异的眼光看向林龙。
    
    黄毛内心暗自佩服,牛人啊,这么漂亮的老婆,说不认就不认了。
    
    林龙起先有些惊讶,随后就是纳闷,这个叫何家荣的年轻人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咋能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
    
    看到外面的宝马X5,林龙立马猜到了什么,感情这个何家荣是个富二代啊,这下好办了,还十几二十万的贷款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嘛。
    
    “老……老婆,我这不刚醒过来,跟你开个玩笑嘛。”
    
    林龙讪讪的笑了笑,第一次叫人家老婆,还有些不适应,接着说道:“我欠这帮人一点小钱,你把我银行卡给我,我好取钱还人家。”
    
    “银行卡?你银行卡里有一毛钱吗?”长裙美女冷声道。
    
    “啊?那我的积蓄都放在哪,你帮我保管吗?帮我取一点还人家吧。”林龙有些纳闷,心想这个富二代看来还是个妻管严啊。
    
    “积蓄?”
    
    长裙美女冷笑了一声,有些气愤的说道:“你什么时候有过积蓄,这二十多年来,你吃我们家喝我们家的,什么时候挣过一分钱?”
    
    包子店里更加安静了,众人看向林龙的眼神也更加怪异了。
    
    黄毛内心更加佩服了,偶像啊,娶了这么好看的老婆不说,还吃软饭!
    
    林龙脸上说不出的尴尬,这下他听明白了,什么富二代,感情这男的是个倒插门的软饭男啊。
    
    “小伙子,谢谢你的好意,这钱不用你帮我还,我自己能处理。”林龙母亲急忙替他解围。
    
    “阿姨,我是林龙的好兄弟,这钱我肯定会帮您还,您给我一些时间。”林龙硬着头皮说道。
    
    吃人家的嘴短,既然这个何家荣是吃软饭的,自己也不好意思张口问长裙美女要钱,只能想其他办法帮母亲还钱了。
    
    随后林龙打了个欠条,按上手印,交给了黄毛。
    
    黄毛见林龙老婆开那么好的车,也不担心他还不上钱,便带着一众手下离开了,临走前还不忘贪婪的在长裙美女白皙的小腿上扫了几眼。
    
    “这笔钱我可不会帮你还。”长裙美女冷声道,她不知道这个窝囊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讲义气了,一醒过来就跑来替自己的狐朋狗友还钱。
    
    “放心,我自己能还。”
    
    林龙略微有些不爽,这个女的确实长得挺好看的,但是对自己丈夫态度也太差了吧,当着外人的面毫不避讳的揭他的短。
    
    “小伙子,你这是何必呢,这些债我自己能还的。”林龙母亲红肿的眼睛有些湿润,印象中儿子好像从未跟自己提起过有这么个好朋友啊。
    
    “这是我应该做的,阿姨,林龙不在了,以后我就是您亲儿子,我给您养老送终。”
    
    林龙的眼眶不禁也有些湿润了,母亲明明就在眼前,自己却不能与她相认,白白让她承受这种痛苦,实属大不孝。
    
    “阿姨,明天我再来看您。”
    
    趁眼泪没出来,林龙丢下一句话便快步往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又怔住了,哽咽道:“阿姨,如果林龙泉下有知的话,他肯定不希望您轻生,您应该珍惜生命,好好活下去,把他那份也活下去。”
    
    说完林龙再没犹豫,走出了包子店。
    
    林龙母亲心头一震,愣愣的看着林龙的背影发呆。
    
    长裙美女看了林龙母亲一眼,没说话,转身跟了出去。
    
    上车后,长裙美女有些不悦的说:“你要来当好人我不反对,但你刚醒过来,起码得跟我说声吧,你知道我为了找你费了多大的力气吗?”
    
    “不好意思,下次不会了。”林龙语气有些冰冷,此刻他心里牵挂的全是自己的母亲。
    
    见他神情冷漠,长裙美女接下来的话突然说不出来了,恨恨的看了林龙一眼,用力的挂上档,驱车返回托养中心。
    
    医生给林龙做了个全面的体检,显示一切正常,随后便给林龙办理了出院手续。
    
    回去的路上林龙看着长裙美女精致的侧脸,感觉有些梦幻,突然间就多了个这么漂亮的老婆,实在有些难以适应。
    
    同时他内心也有些自责,自己霸占了人家的身体,又霸占了人家的老婆,真的好吗?
    
    一想到晚上要跟长裙美女同床共枕,他就心跳的厉害。
    
    他很想跟长裙美女打听一些关于她和这个何家荣的信息,毕竟自己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但又害怕被看出异常,最后也没开口。
    
    其实林龙很想编一个失忆的借口,但自己还没失忆她都对自己这么差,要是失忆了,还指不定怎么虐待自己呢。
    
    这时长裙美女的电话响了,她接起来嗯了几声就挂了,接着把车往路边一停,从钱包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林龙说道:“诊所那边有个急诊,我得赶回去,你自己打个车回家吧,我爸妈都在家。”
    
    “我跟你一起去诊所看看吧,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林龙迟疑一下说道,自己连她爸妈长啥样都不知道,回去后得多尴尬啊。
    
    帮忙?
    
    长裙美女冷冷扫了他一眼,这话从一个饭桶嘴里说出来,真是可笑。
    
    车子在一家社区诊所前停下,门口牌子上写着华安诊所,诊所规模不大,总共也就十几个工作人员,不过看起来挺正规的。
    
    长裙美女刚进去,就有一个戴眼镜的男医生跑过来急声道:“江主任,您快去看看吧,都两剂退烧针了,那个孩子头还是烫的要命,嗓子都哭哑了。”
    
    长裙美女急忙换上白大褂,快步走向里面的诊室。
    
    江冰。
    
    林龙从她胸口的工作证上捕捉到了她的名字,忍不住感叹道,人有气质,名字也不赖。
    
    诊室里一对年轻的夫妇正焦急的哄着一个哭闹的小女孩,那孩子也就三四岁,整张脸赤红,跟火烧一样,在年轻妇人怀里用力的挣扎,看起来十分的焦躁,嗓子都哭哑了,声音尖锐刺耳,时不时伴有一阵干呕。
    
    林龙看到这一幕眉头瞬间皱了起来,不知是不是花了眼,他竟然看到孩子身上似乎缠绕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黑气。
    
    不过更让他诧异的是这个孩子的哭声,并不是因为尖锐,而是奇怪,说不上来的奇怪。
    
    “江主任,你可来了!”年轻夫妇看到江冰后仿佛看到了救星。
    
    江冰摸了摸孩子的额头,接着把了把孩子的脉搏,说道:“没事,就是受了惊吓,我给她扎几针就没事了。”
    
    随后江冰吩咐眼镜医生去把她的针袋取过来,顺便让护士开一针镇定剂。
    
    “江主任,这孩子今天怎么哭闹的这么厉害,而且还干呕,前几天并没有过啊。”年轻妇人满头大汗,吃力的哄拍着怀里的孩子。
    
    “你们怎么来的?开车吧?”江冰问道。
    
    年轻夫妇点点头。
    
    “那应该是你们开车开得太急了,这孩子晕车,所以反应才这么强烈。”江冰说道。
    
    “对对,这孩子从小晕车晕的厉害,我也是太着急了,所以车子开得很快。”年轻男子有些自责道。
    
    “没事,打一针镇静剂很快就好了。”江冰说道,对于自己的医术,她向来十分有信心。
    
    华安诊所作为一个社区诊所,能有今天的知名度,几乎全是她的功劳,这点小毛病,自然不在话下。
    
    “不能打镇静剂,她并不是简单地发烧焦躁,如果随便注射镇静剂的话,病情可能会更严重。”
    
    护士已经把针袋和镇静剂取过来了,刚要准备打针,林龙却突然上前制止住了她。
    
    林龙生前本就是医科大的优秀毕业生,现在又继承了祖上的医术法典,医术飞升,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水准。
    
    他觉得这孩子的病并不简单,不能草率的注射镇静剂。
    
    “我在工作,请你出去!”江冰冷声喝道,面色愠怒的瞪着林龙。
    
    她工作的时候,什么时候轮到这个废物插嘴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孩子以前有过隐疾吧?”林龙没有搭理江冰,转头问向年轻夫妇。
    
    年轻夫妇一愣,没想到林龙一眼就能看出来自己孩子以前患过隐疾。
    
    但是见江冰面色愠怒,年轻妇人也没敢直接回话,小心询问道:“江主任,这位也是大夫吗?”
    
    “他是大夫?那我就是清海市人民医院院长!”
    
    没等江冰说话,眼镜医生率先冷笑一声,轻蔑的瞥了眼林龙,讽刺道:“这位是我们江主任的老公,清海职业技校毕业的高材生,毕业后一直没找到工作,俗称无业游民,全靠我们江主任养活……”
    
    “行了,别说了,何家荣,你先出去吧。”江冰冷声打断道,摊上这么个窝囊丈夫,自己脸上也没光。
    
    年轻夫妇眼神讥讽的扫了林龙一眼,心里直纳闷,江主任上辈子这是做了什么孽,怎么会嫁给这么个废物。
    
    林龙也有些无语,连他自己都有些看不起这个何家荣了,这人也太窝囊了吧,被自己老婆看不起也就罢了,自己老婆的手下竟然都敢这样对他说话。
    
    “江主任说了,请你出去!”
    
    见林龙站着没动,眼镜医生走过来做了个请的手势。
    
    林龙也不是不识抬举的人,见人家这么不待见他,也再没说什么,转身出去了。
    
    此时江冰已经给孩子注射了镇静剂,孩子瞬间安静了下来,年轻夫妇顿时松了口气,心里认定林龙就是个不懂装懂的傻逼。
    
    江冰从针袋中取出一枚毫针,对着孩子小指的关节处各扎了一下,挤出了一些透明的液体,接着摸了下孩子的额头,说道:“一会儿就退烧了。”
    
    站在诊所外面的林龙一脸郁闷,有些后悔上了这个年轻人的身,自己是活过来了,但这也活的太窝囊了。
    
    想起刚才那孩子的哭声,林龙十分纳闷,一个孩子的哭声,为什么会给自己一种奇怪的感觉呢?
    
    突然,他眼前一亮,猛地一拍手,惊道:“那根本就不是人的哭声!”


>>>>本文《劫0后重生》全文在线阅读<<<<


没登记结婚的老婆

阿大晚婚晚育,四十五岁才遇上女人,这个二十岁女人,身材肥腴,没嫌弃他,跟上了老大,虽是他人说的爷孙恋,不在乎年纪,凑和成一个家,女人与阿大是一块的地方,经人介绍相互认识,住下了出租屋。 阿大是一个搬货民工,每日搬上重活干,汗涔涔,累的瘦,每次干活了,下班了,小他二十岁的老婆待在出租屋,每天煮好饭菜,等待他归来。 日月如梭,一晃过去十年,十年间老大没有生孩子,还是两口子,没添新人,家庭夫妻私人...

夜色如水(一)

快毕业的那几个月,我的恩格尔系数无限趋近于“1”;不能在学校的免费公寓待着了,伙同了两个关系不错,又在本市工作的同学出去租房子。 刚搬进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我的邻居。 我和同住的大明正在开门,忽听身后有一阵脚步声,我以为是另一个合租的同学小强,嘴里嘟囔道:“你他” 后面是,“你他妹的怎么才过来?你那些从大一时就带着的臭袜子可别拿了。” 回头见是一位打扮到脚趾头的漂亮女人,便硬生生地改口道:“...

微小说|县长下乡

麻天喜从市局调到云来县,任分管移民与扶贫办的副县长。麻副县长走马上任第一件事就是,决定这两天到临近县城的几个乡镇现场调研。 消息透露出来,靠县城的几个乡镇领导惊慌失措手忙脚乱。这几年各乡镇为了争取多拿扶贫专项基金,更是见招拆招花样百出。 调研的头天晚上,麻县长交待秘书小李临时改变调研路线,去距离县城最远且和市区结合部的坎子沟乡。 小李惊出一身冷汉,坎子沟可是麻县长的老家呀!最关键的是坎子沟的...

含着按摩棒不准穿内裤|我的年轻岳母

沈曼是个美貌**,身材丰满,婀娜多姿,双胸跟蜜臀被开发的傲挺圆润,浑身散发着**的曼妙,整个人像熟透的蜜桃一般,虽然三十有六,可看模样也不过二十六七。 由于丈夫工地迁移, 沈曼就搬到了女婿江峰家暂住。 然而她怎么都没想到,

攻做受边律动边上楼梯,我和校花在浴室啪啪啪(情债)

第八章 别样风情王岚很漂亮,纵使睡着的样子也很迷人,略有些凌乱的睡衣中,露着大半个饱满的蜜桃,随着呼吸上下起伏,一双修长的美腿微微向外张着。这样的美景对于冲昏头脑的林小乐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挑逗,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王岚

跑步机上的意淫

最近去健身房,碰到以前一起健身的姐姐,她问我怎么许久没去了,我说因为夏天健身房的人太多了,所以停了一段时间。 实际是我的心死了一段时间,吃不下饭,健不动身,还好我活过来了,我又可以活蹦乱跳地去健身房秀身材了。 之前的我练完器材以后,在跑步机上只能快走20分钟,根本跑不起来,现在想想,其实我是被自己的惰性打败了,我总是惯着自己的身体,养尊处优,不舍得折腾它。其实人的身体就是用来折腾的,闲的多了...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