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着校服咬她的蓓蕾《香村多娇》n个男人轮流上的故事

2019-05-04 15:33:46作者:lz

第6章 开始欣赏

“那要是他还是不醒呢?”


“别担心,孩子,他太累了,只是需要休息,因为你吸了他的血没事,说明这个蛇不是很毒,那我打一针血清,再在伤口上些药,再挂上盐水,就没事了”


 文学

“哦,那就好”兰兰紧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今晚可把她吓坏了。


“好了,乡亲们,张富贵没事了,你们可以回去了”村医张康年说


“哦”众人纷纷散去。


兰兰坐在他旁边,看着他那晒得黑黑的脸和蓬乱的头发,心疼死了。


张康年给他上了药,挂了盐水,却见他身边有一个包裹。


“孩子,你看看,这个包裹里是什么?”


“嗯”兰兰这才发现他身边真有一个包裹,还系在他一边肩膀上。


兰兰给他解了下来,打开一看,却是好几只小灰兔,她顿时泪流满面,这傻大哥真的为了给自己换一下口味,连命都不要,真上山打野兔了,用他那自制的竹玩意,差点连命都丢了。


但没想到的是,他还真的打到野兔了,他到底是怎么一个人,看起来傻傻的,本事却不小。


兰兰的泪眼看着他的脸,此时她的眼神除了心疼之外,多了一样东西叫欣赏。


“哎呵,稀罕物啊,这可是正宗野兔,你看这毛色,这腿,真正的野味啊”张康年老眼放光


“是吗?康叔,那我们送你一只”兰兰拿了一只递给张康年


“真的吗?这很珍贵的,有钱都买不到”


“您救了他的命,应该的,您就收下”


“救他命的是你,不是我,不过你真的送一只给我,你不后悔?”


“嗯,送你,我说话算话”兰兰把兔子递给他。


“那太好了,我终于可以吃上野味,这野味我二十年前才吃过一次,稀罕物呀,这张富贵真能干,还能上山打野兔”


“嗯,”听康叔也这么夸他,她的眼睛看着昏睡中的张富贵,眼睛里发出灿烂的光芒,她以他为荣。


张康年很兴奋地把野兔拿了进去,嘴上还高兴地念叨着“有野味下老酒啰”


盐水挂得差不多了,张康年给他拔掉针头,“好了,你们可以回去了”


“康叔,多少钱?”


“你送了那么珍贵的一只兔子,你还要给我钱?”


“对呀,医药费要给的”


“孩子,你要这么算的话,康叔还得补钱给你,那只兔子就当着医药费吧”


“那怎么行,一马归一马,那兔子是送给您的,这医药费还是得给”说着兰兰摸着口袋,掏出钱来。


“干什么?你瞧不起你康叔是吧?”张康年有些生气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知道够不够,您就收着吧”说着兰兰那掏出的钱给他。


他硬是不收“你再这样,我可不高兴了啊”,他很严肃。


“好,就按康叔说的,医药费我就省下了,谢谢你”


“不客气,我还得谢谢你送的那兔子”


“呵呵,你别这么说”


“对了……,这张富贵还没醒,怎么回去啊?乡亲们都走了”


“我背回去吧”


“你,行不行啊?要不然等他醒了再走吧”


“我行的,家里还有孩子”


“哦,好吧,我帮你把他扶上肩”


“好”


张康年把张富贵扶到了她肩上,“这个包裹我帮你拿”


“诶”兰兰看,自己背着张富贵已经够重了,还有一个沉沉的包裹,所以她没有拒绝张康年的好意。


兰兰背着她,她的双手放在他的屁股下去,有东西顶在她的背上,她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这顶在她背上之物是不是跟王二庆一模一样?想到这,她有些脸红。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张富贵的体重还是挺重。


兰兰咬着牙,站起来了身,艰难地往前走着。


“孩子,你行不行?”


“行,没问题”


“你还真坚强,要不是我年纪大了,我肯定帮你背”


“没事,康叔我行的”兰兰硬撑着,此时张富贵的身体重重地压在她身上,他在她脖劲之间呼出男子之气,这让她有一种踏实感。没错,他回到了自己的身边,她不再急得像没见着他时的那种如热锅上的蚂蚁。


终于到家了,兰兰把他背到他自己的房里,两个人一起把他扶到他的床上。


张康年放下包裹,“孩子,那我先回去了”


“好的,康叔,您慢走,谢谢您”


“不用,我走了,你不用送我,照顾好他”


“好的,您路上小心”


“嗯”


张康年走了。


帮她照看孩子的隔壁五婶,见她回来了,跑过来问“张富贵怎么样了?”


“没事,毒血已经清除了,也上了药,兴许睡一觉就好了”


“那就好,那我走了,如果还需要帮忙的话再叫我”


“好的,谢谢你,婶子……等等”说着兰兰到大堂装了一包花生给她“五婶,您拿着,真是辛苦你了”


“你这是干嘛?举手之劳不费力,何况宝宝睡得很好,我没有出力”五婶推辞不肯要。


“您看着他,就是帮了我大忙了,您快拿着,给五叔下下酒也好”


“你看你,帮你看了一会小孩,就送这么多花生,这怎么好意思?”


“没事,拿着吧”兰兰把这包花生硬塞到她手里,她没有再推辞。


“那多谢了,我走了”


“我应该谢你,婶子,您走好”


五婶打着手电筒走了,兰兰目送着她,关上了大门。


兰兰本想也送只野兔给她,但听康叔说,这野兔很珍贵,况且是他大伯用命换来的,她也就舍不得给了,于是送了婶子一包花生,意思就可以了,人家帮忙给点好处是应该的,这就是兰兰的为人,她从来不想让别人吃亏。


这才赶紧回到自己的屋里,把孩子放在他大伯身边,今晚她要同时照顾两个男人,一个大男人,一个小男人。


看着他大伯苍白的脸,她还是担心不已,不知他什么时候会醒来。


他应该还没吃饭吧,一醒来,恐怕要饿坏了。


于是兰兰到厨房里熬了粥,她盛了两大碗,放在他房里。


但是他大伯还没醒。

第7章 舍不得离开

不知不觉,夜已深,兰兰也非常疲惫,这一天对她来说是很不平凡的一天,从焦急地等待,到看到他大伯不省人事地趴在地上,她以为他要死了,她都快伤心地晕了过去,吓得快两脚发软,还好有乡亲们和葛叔的帮忙,才救了他一条命,只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醒。


所以她舍不得离开,她坐在他的床边呆呆地看着他,却发现他脸上有灰尘。


于是她拖着疲倦的身体,打来水,浸湿了毛巾,然后拧了开,轻轻地给他大伯擦拭着他的脸,她又不禁,责备起他“看你,胡子八碴也不理一下。一天到晚,忙忙忙,从来不管自己”,兰兰不禁又流下泪来,此时这个单身汉好叫她心疼,他从来不懂得照顾自己,却会傻傻地无微不至地照顾她,他的这份情义叫她打心眼里感动。


她的手摸着他的胡子“你真傻,为什么为了我,你连自己的命都不顾?”


兰兰等着等着还不见他醒来,她坐在那也不知不觉,头趴在他身边睡着了。


第二天,兰兰醒了过来,见自己还趴在他大伯的床上,身上披了一件他大伯干净的外衣,宝宝还在熟睡中,却独独不见了他大伯,兰兰一阵紧张,是不是又要上山打猎,抛下她们母子不管?


兰兰跑了出去,见大门紧闭,他大伯应该还没出门。


却见厨房顶上炊烟袅袅,并飘来阵阵肉香,哦,他大伯一定在厨房。


于是她跑进了厨房。


却见他大伯正在锅里舀汤,见兰兰来了,他就跟以往一样傻呵呵地笑着,似乎昨晚的事没有发生过,昨晚的生死经历对他来说是件不起眼的小事,但兰兰却无法忘记昨晚那让她心惊肉跳的一夜,她看到了他醒来而且看到了他的招牌笑,一切都回到了从前,她的嘴巴扁了起来,泪水止不住往下哗哗地流,这是高兴的泪,在大骇之后、在极尽悲伤之后的高兴和喜悦。


“你……醒……了,喝……汤”张富贵还是一样简短而结巴,他一边说着,一边端着汤递到了她面前。


汤,香喷喷的兔子汤吗?看着这兔子汤,兰兰忽而勃然大怒。


“谁要喝你的野兔汤”兰兰歇斯底里地叫道,一把接过他手中的碗,不是接过来喝,却是一把摔在厨房门外的石头上,碗碎了,汤洒了一地。


“你……”张富贵没有料到,见她趴在他身边照顾了他一个晚上,所以他早早起了床,剥掉野兔的毛皮,洗净兔肉,然而用了一只做成了这香喷喷而充满爱心的野兔汤,他忙活了一个早上,他万万没想到是这个结果,他被她骂,而且当他的面把碗给摔了,碗碎了,他的心也碎了。


兰兰回过身来,看着他伤心而不解的脸,她悲喜交加,跑了过去,扑进了他怀里。


她哭了,她紧抱着他,身子在他怀里颤抖,眼泪不断地滴落在他肩头。她悲的是这个人大傻了,哪天他一犯混,还会做这样的傻事,于自己的性命不顾,于她的担心不顾,所以她当他的面摔了那只碗,她知道他伤心,但是没办法,她必须狠下心来,让他从此不要再做这种傻事,她再也不要受那样的惊吓;喜的是,他大伯能走能走,能做早餐,说明他已无大碍,这种喜给她的开心,比吃了蜜糖,还要甜上百倍。


张富贵没有料到,她先是当他的面摔了他的那碗充满爱心的汤,伤了他的心,马上她又扑在了自己,这还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贴近一个女人的身体,他分明感到一对软绵绵的肉球受到了挤压正紧紧地贴在他的胸膛。


兰兰突如其来的拥抱和哭泣,让他这个从未碰过女人的男人手足无措,他不知道怎么办,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一瞬间有这么大的变化,他不懂女人的心,至少他不懂兰兰的心。


他的双手也呆立在半空中,不知道应不应该抱着她的背,他也不知道如何安慰正大哭中的她,所以他还是愣在那,一动不动,生怕一动,兰兰就会离开他的怀抱,就让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吧,张富贵心中拜求着。


可是时间从来不会为任何人停止,兰兰哭罢,两个小拳头像暴雨般敲打着他的胸膛,她一边打着,嘴里还任在念着“叫你上山,叫你不要命,叫你抛下我们母子俩,叫你让我害怕,叫你让我担心……”


张富贵算是明白了,原来这兰兰是怪他上山了,他没想到的是兰兰这般担心他,这叫他心里一暖,便任由她的小拳头不断地敲打着他。


许久,兰兰也打累了,她弯着腰,手撑在双膝盖上喘着气。


“你……歇……会……再……打”张富贵傻呵呵地笑着说


兰兰抬头一看,这傻大哥被她打了,还笑得不出“你还笑?”,说着,她也被感染了,扑哧一笑。


她又站了起来,娇嗔道“你还敢不敢上山?”


“敢”张富贵有股傻劲,他是不怕死的


“嗯?”兰兰瞪起了眼睛


“不……敢……了”张富贵怕她生气,于是摇头


“你下次还敢下山,看我不打死你”兰兰威胁道


“哦……不……上……了”


“你发誓”


“我……发……誓”张富贵举起了右掌“不……上……山”


兰兰又扑进了他怀里“这就对了,你知道我又有多担心你吗?我以为你被狼给吃了,再给见不到你了呢”说着,兰兰的眼角又滑下热泪,她不知道,这两天,她为他大伯流了多少眼泪。


“你……担……心……我?”


“是,我担心你,快担心死了,你满意了吧”


张富贵听到她的话,开心不已,他又傻呵呵地笑了起来,两只粗糙的手犹豫了好一阵终于放在了兰兰的腰上,她的腰肢真细、真柔软,张富贵不禁心旗飘动。


兰兰也感受到他大手传来的热度,顿时脸红心跳,她深情地看着他苍桑的脸,她正要抱紧他,却忽然她从张富贵的脸上看到了王二庆的影子,这让她晃然惊醒,此人是她老公的亲哥哥,如此暧昧不应该啊。

>>>>本文《香村多0娇》全文在线阅读<<<<


比起喜欢,更多的也只是不甘

昨天晚上,突然刷到了我一初中同学的动态:原来喜欢从头到尾都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今天我想说说那个女孩的故事。 宋是个大个子女生,在初中那会就一米七二了,没跟她接触之前真的觉得她又高又冷!后来了解她之后才知道原来她有颗柔软的内心,会因为老师的批评而暗自流泪,也会因为被男孩子追求而害羞。那时候的我们尚不知喜欢是种什么滋味,可宋却对喜欢与好感的界限可以划的那么清晰。她会果断拒绝喜欢她的男孩,只因为在...

小说 开局三千亿 全文阅读,开局三千亿完整版

第5章 一个电话,十亿身价也破产“少爷,不要忘记了,你是齐家的继承者!这是最后一个环节的考验,不能被情绪左右!”左眼的话从齐辰身后响起。齐辰深吸一口气,捏紧了拳头,那原本即将爆发的怒火,又被生生的压了下去。望着那交缠的两

疯女人骂街

每天中午饭后,刚想躺下来休息一下,对面市场门口总会听到一个女人声嘶力竭的咒骂声,像个神精病一样站在对面骂骂咧咧,引起路人好奇地观望。 尤其别人看着她时,她越骂越起劲,泡沫星子飞溅,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骂看她的人,当人们觉得无趣都散开后,她骂了一阵,无人答腔,也无人围观,骂声慢慢小了,一会儿功夫就不见人影了。 有时候挺好奇这个女人到底骂什么呢?细细听来,居然是说“不要脸,一个男人两个婆娘,有娘生没...

我的少女心美妈

我不得不佩服妈妈。在那样长的一段艰苦岁月里,没被磨灭掉对生活的热爱和对美的追求。 妈妈这几年越来越爱美,外修装扮,内修文气,诗书文墨皆有涉及。 妈妈本来也就生得美,气质更是出众,年轻的时候随便穿穿白衬衣都会让别人印象深刻,不施脂粉,却能出尘脱俗。虽然这几年年龄大些了,却越发的华贵高雅。 妈妈特爱美这件事儿,是我近几年才慢慢发现的。 在我早年印象中,妈妈总是穿衣很规整,也没有很时尚前卫,总是工...

新书【俏佳人在都市】小说全文完整版

俏佳人在都市 简介:一阵夏风吹来,苏黎身上那奇特的香味便钻进了聂飞的鼻孔,飘逸的秀发也带着香气扫在了聂飞的脸上,痒痒的。让聂飞有一种苏黎的嫩手在抚摸自己的脸庞一般,他脚下带着风声便朝着食堂奔去... 第0005章 乡下

镜仙

很多时候,潘朵拉的魔盒一旦打开,不是那么容易能够合得上的。 一 萌萌是一个傻白甜,大学时候谈过一个男朋友小陆,不过是个渣男,符合渣男的一切特征:高大帅气吸引人,甜言蜜语会哄人,满嘴火车欺骗人,拜拜再见不见人。 分手后的萌萌顾念旧情,一直没有再谈,潜意识里她或许也希望小陆能回心转意吧。 刚刚踏上社会的萌萌举目无亲,正处于一个女孩最脆弱的心理状态,她深夜收到一条信息,是前男友小陆发来的,说是在她...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