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恩乖乖把腿张大_男友喜欢从后面要我_梁强

2019-04-17 10:38:30作者:lz

水帘村一间堆满草药的药房内,田小宝像是被雷劈了似的,一天都提不起劲。 

    时针指向晚上八点,小宝两个眼睛突然就闪现光芒。一蹦蹦起老高,抓把手电,一溜烟来到刚订婚的梁强乐家。 

    梁强乐订了村小的美女老师王香香为未婚妻。在当地,一般订婚后,如果多给一笔彩礼,可以提前破瓜,这叫试婚。 

    可是,梁强乐不知道装的纯洁男,还是真的不会干,死活耕不了王香香的地。 

    梁家人只好按照当地习俗,请媒婆去新人洞房,手把手的教。 

    这个媒婆不是别人,正是美少妇香彤! 

    香彤是小宝养母的结拜姐妹,小宝就寄宿在她家。他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这件大新闻。  

    翻墙摸入梁家后院,只见一楼有个房间灯火通明,隐约见到香姨在里面走动。见香姨进入了新人洞房,田小宝嘿嘿直乐,一路贴墙根,偷偷摸摸潜伏在新人的窗户底下! 

    趴着窗玻璃一看,田小宝哇的一声,几乎惊叫出声。只见新娘子王香香赤条条的仰躺在大床头,那俏生生脸蛋比猴子屁股还红。可能是香彤在场,她羞得拿小手捂住眼睛。 

    床边除了香彤,就是破瓜失败的新郎梁强乐。梁强乐是镇上一根筋的货,有点冒傻气。说他是胆小鬼,敢跟老爸干仗。说他是恶棍,见了女人就脸红,说话都结巴,至于他的家伙事儿,在媳妇面前都不敢抬头,软鼻涕一条。 

    香彤规劝了半天,让梁强乐上。她都纳闷,小伙生得壮实,怎么就上不成。她想知道梁强乐是怎么上的。可这位新郎官抖抖缩缩的,愣是不敢上。眼巴巴的望着香彤:“我……我上不来,我不会啊。” 

    噗哧! 

    打埋伏的田小宝笑得肚子疼,梁强乐不是装纯洁,就是冒傻气。二十六七了说他不会对付女人,这话鬼才信! 

    就连香姨都忍不住好笑,她箭步上前,俯身到王香香面前,说,小梁,你跟着我的样子学。第一步,先亲嘴!你过来,先把你媳妇亲软! 

    梁强乐低吼一声扑倒在未婚妻身上,一张大嘴嘬上去狂啃起来。啃了几分钟,王香香的胸脯就高低起伏,娇喘不已。 

    “香姨,你看,我行了,那现在可以上不?” 

    香彤就去看梁强乐的胯间,不禁叹气,这小伙命不好,长了个这么小的家伙事儿。她都笑了道:“急啥呢,第二步,摸,大胆摸!来,你学我的样,把爪子放到这两头大肉峰上!” 

    香彤先是示范一遍,梁强乐有数了后,他就再次扑倒上去,抓摸着香香高耸的峰峦。不想一只手拿不全,他自己都惊呼:“媳妇,你的胸真他么大,好大!” 

    王香香红脸到了耳朵根,熊他道:“哎呀,你摸就摸,表撕呀。不怕撕烂了呀?” 

    “老……老婆,我要丢炮,丢炮了!” 

    见梁强乐确是硬条条了,香彤赶紧拉着他,把目标瞄向了王香香的那之间。教他道:“小梁,看清楚你媳妇的构造来。这里才是快活口,只有从这里才能进去,知不知道?” 

    “哦,原来这个才是快活林啊。你们不教我,我哪知道?”说着说着,姓梁的自己都笑了。 

    王香香在嫁人前就跟城里人谈过,她其实不是黄花处了。看她胸部这么高耸,如同大碗倒扣,两颗葡萄粒早被人吸得发起来。真的黄花处没有这么大体量,不仅如此,香彤给梁强乐做示范时,王香香一点紧张都没有,表现得很自然。 

    真的黄花处不可能这么淡定。 

    香彤是过来人,她早都有数了。见梁强乐干愣着,就催他说,上去亲啊,真笨! 

    “我……我,香姨,不亲行不行?” 

    “你大男人,亲一下怎么了,快亲!”香彤气得没脾气了,强行牛按头,把大结巴的脸按到了王香香的那之间…… 

    亲了不知道多久,王香香早哄动春心,连舌头都伸出来舔,满床打滚,娇嗔道:“哎呀,别亲了,你丢不丢人呀?” 

    “哦,那我不亲了!” 

    “小梁,你老婆是说反话,她说别亲,你越要亲。接着亲!”只见王香香的那之间如同下了一阵雨,道路泥泞不堪。 

    又亲了几分钟,香彤道:“可以上了!” 

    梁强乐心里有数了,没有那么紧张。只见他分开媳妇的腿,一刺就进去,飞快的耸动起来…… 

    不想梁强乐家伙事儿不中用,一分钟不到就缴枪不杀。 

    王香香气的道:“不中用的男人,就这么完了呀?” 

    梁强乐的秒杀,就连香彤都看不下去,挖他一眼道:“小梁,你是怎么回事,这么快不行的!老婆会跑掉,知不知道?” 

    “香姨,我也不想这么快,可我这玩意儿不听指挥。它要完事,我没辙啊!”梁强乐挨了骂,不禁哭丧着脸叫屈。 

    “行了,至少你知道怎么上了,这是很大的进步。以后做多了,你会控制好。我走了!”香彤走出洞房后,梁家的家长包了一个红包。拿到红包,香彤就欢天喜地回家去。 

    过了几日,突然变天,下起了滂沱大雨。香彤一大早出了门,在自家瓜地筑堤,等回到家全身都湿透了。 

    紧身衣变成了半透明,湿漉漉沾在丰满的身子上。这时是上午十点,扭脸看了眼自己的臀部,上面的曲线一览无遗。不禁自豪,妈呀,好大的屁股!还有这大大的一对肉弹,哪个男人不眼馋呀?

第2章 进蛇了

 

 

    估计家里的小宝早就垂涎三尺了? 

    这臭小子肯定又躲在家里拿着她的内衣干坏事! 

    香彤换上裙子,飞快摸进小宝的卧室,说:“小宝,我说你怎么不接电话,快醒醒,我……我下面进蛇了!” 

    田小宝正在回味梁家洞房里的韵事,闻言一骨碌弹坐起来说,香姨,你……你是说,你的那之间钻进了一条蛇? 

    问完话,田小宝嘴巴张得都能塞入一个鸡蛋! 

    “是的咯,是一条菜花蛇钻入我的那之间。快,你快点帮我抓出来!”话没落地,香彤顿时发出一声娇吟,一屁股墩坐倒床头。那条该死的菜花蛇淘气得很,在她地里钻来钻去。 

    “啊?这……这怎么抓?”田小宝摸汗了,兜眼看见香姨茂盛的野草地,顿时他粗大的家伙事儿就抬起了头,想找女人干事。 

    “笨蛋,你是医生,你没办法谁有办法?用手钻进来抓!” 

    香彤俏脸变得异常滚烫,一对桃花眼里的浓情,浓得好似欲滴出玫瑰汁。那淘气的菜花蛇来回钻进出,害得香彤不停扭动屁股。她的屁股有磨盘那么大。一扭动起来,简直跟发骚没俩样。 

    完了完了,我在小宝面前成了骚浪货! 

    “香姨,有雄黄酒没?”田小宝突然心说,端午节刚过没多久,水帘村这边的村民有喝雄黄酒的习俗。而蛇类最怕雄黄,只要在香彤的地里撒点雄黄酒,那条淘气的菜花蛇自己都会蹦出来。 

    “啊?雄黄酒不是喝完了。你去问问品兰老师,她们就有!”香彤说的吴品兰,就住香彤家的隔壁,是村小的年轻老师。 

    田小宝上五年级时,吴品兰当过他的班主任。今年才二十六,生鲜肉嫩,一想到吴老师,小宝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吴老师那对圆滚滚的大木瓜。 

    他就打起把雨伞,屁颠的跑去找吴老师。吴老师刚下课,坐在客厅把上衣掀起来,给那对大木瓜抹药水。 

    一闪身进入吴家院内,突然看到吴老师高高的峰峦,这家伙一对贼眼都冒烟了。 

    “吴老师,你怎么了?” 

    真是想不到呢,吴老师比香姨小了整整十岁,那对峰峦更加的壮观,也更加的挺拔! 

    吴品兰见是学生田小宝,把上衣放下,把挺拔的部分遮住,起身道:“小宝,我是老毛病,乳腺增生。大夫说要多揉揉!” 

    “吴老师,你家有雄黄酒没?” 

    “有呀,我给你!”吴品兰听他是来讨雄黄酒,就从柜子里拿出一瓶来。 

    田小宝着急,拿起就走。 

    吴老师在后面叮嘱他:“小宝,你是小郎中,回头帮老师治疗治疗?” 

    “好的好的,我晚上来!”得知吴老师请他帮忙揉她的大木瓜,田小宝的心里就痒痒,泛起了过去美好的回忆。 

    一阵疾风回到香姨房间。 

    “小宝,快点儿,我受不了了!”香彤见他回来,一骨碌坐了起来。 

    “雄黄酒倒里面,可能有点炸,你忍一忍!”田小宝怕香姨叫出声,就拿来毛巾叫她咬着。 

    天哪,我也受不了了。真想伸手指去把玩一下这件上帝的杰作。 

    看着这个梦想之地,田小宝的家伙事儿再次高高的抬头。 

    香彤被菜花蛇钻得难受极了,她只好蹶起屁股,这样不仅好受一些,而且还可以避免面对面的尴尬。小宝也更放得开好帮她把该死的菜花蛇弄出来。 

    猛然间从腿间看过去,把香彤吓得哆嗦起来,心说天呐,好大,好大的牛牛! 

    那高高抬头的部分只把香彤挑逗得吐出香舌来,动情的道:“小宝,你快点上呀!” 

    田小宝一突噜嘴,拉回思绪,便是把瓶口对准香姨的那个地方,灌雄黄酒进去…… 

    啊! 

    雄黄酒一倒入香姨的那之间,她就痛哼一声。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条拇指大小的菜花蛇像中电一样,一下子窜了出来。 

    “天呐,还是你有办法!”得到香姨的表扬,田小宝成就感爆棚。不过香姨很快就皱起了眉头,眼巴巴的看着他说:“小宝,雄黄酒辣,姨有点难受,怎么办?” 

    “这好办,你用水洗干净就行!”田小宝更难受,他的某个部分雄赳赳气昂昂,胀得他喉头发苦。 

    “你好人做到底,再帮帮姨,行吗?”香彤吃那雄黄酒的刺激,辣得难受。不得已再次羞涩的向田小宝求助。 

    田小宝明白了香姨的意思后,说:“香姨,这……这样都可以?” 

    一句话把香彤逗乐了,打他一个暴栗:“你是医生,你在帮姨治疗,怎么不可以?快点嘛,帮姨把雄黄酒清理掉!” 

    田小宝闻言,呼吸都不正常了,像害了哮喘病。不仅如此,他的脸红得像猴子屁股。想到此事实在有违人情,就提出了一个建议:“我叫吴老师帮你!” 

    说完就想请吴老师过来。 

    吓得香彤一把拽住他说:“死小宝,你看都看完了,还怕清理呀?再说,这么丢人的事,不能让外人知道。传出去,你香姨不要活了?” 

    啧。 

    香姨说得有道理,她的身体进了一条蛇,这事够丢人了,千万不能泄漏出去。否则,村里那几个好事的长舌妇,能广播得全镇人都知道。 

    田小宝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就点点头说,好。 

    香姨见小宝答应帮忙把雄黄酒清理出来,急忙拉着小宝到床边,她自己就躺了下去。此时,她的心里通通的跳,一个劲帮自己开脱,小宝在帮我治病,我是没办法才求他帮忙的。 

    想到这里,美妇人认命似的闭上了美眸。 

    没多一会儿,雄黄酒清理得差不多了,香姨满面潮红,发出如同拉风箱一样的喘气声。 

    田小宝也是躁动起来,可是最后的理智告诉他,眼前这个女人是香姨,他不能乱了辈份。 

    香姨见他要走,一把抱住他道:“小宝,你看,害得你家伙事儿抬头了,姨帮帮你?” 

    “啊?不……不用了,我用冷水浇一浇就完事!”田小宝心说,对香姨动了歪心思,要是养母知道,她不气死才怪。 

    “这怎么行?男人要出来,不出来会憋出毛病哦。来吧,姨帮你!” 

    见香姨这么心疼自己,田小宝暗叫可惜了,要是香姨年轻二十岁,我一定娶她当老婆。这么一想,他就红着脸道:“那就辛苦了!” 

    “不辛苦,我帮你吃了哦!”说着,香彤蹲到了他的面前,张开了嘴…

>>>>本文《山村韵事》全文在线阅读<<<<

在秋天到来的路口挥挥手

文:娴小鱼 公众号:半笺素语 爱情也是一门艺术,从始至终它都是需要经营的。任其自由生长,爱情会变得了无生趣,最后死亡。——娴小鱼 第一次遇见,在立秋的第二天。雪一身雪白的裙角飞扬,健坐在雪的后排,就那么的心“咚”的一下。 雪是沿海一家外企的大陆片区CEO,在20年大学同学会结束时,在同学林的介绍下认识的健。林说:“雪,键人很好,尤其对女人好。也是一国企高层管理,单身多年。你一个女人,已经很...

一段悲伤的事故

一段悲伤的事故 告别 “你这两年变化好大。” “哦?怎么说?漂亮了丑了?” “倒不是说长相,是感觉,给人的感觉不一样了。” “哈哈,这种事大概是旁观者清吧,自己倒没什么感觉.” 那一年,我大四,身边很多人说,你不一样了,我照旧打着哈哈,”我没怎么感觉到.” 我察觉不到吗,可如我这般敏感怯弱的人又如何会察觉不到? 喜欢的歌从摇滚变成民谣 喜欢的电影从推理悬疑高智商犯罪变成甜的发腻的日剧 就连...

李莲英梳头有绝活,慈禧却不知道他这绝活是在这种地方学来的

李莲英梳头的绝活儿在宫中确实一绝,不但花样多,而且手法利落,老佛爷稀罕小李子的手艺,久而久之,二人虽是君臣关系,但在彼此之间的心中,已经成了莫逆。 慈禧老佛爷中年之后,性格多变,时常疑神疑鬼,而且脾气十分不稳定。心情好的时候,跟个普通妇人差不多,对太监和宫女十分和蔼,就算犯点小错,也不加惩戒。但若是哪天心情不好,伺候她的人算是倒霉了。解放后,住在恩济庄的几位晚清老太监诉说过老佛爷多变的性格,...

新书【萌妻驾到:嗜血总裁太强势】小说全文完整版

萌妻驾到:嗜血总裁太强势 简介:何沐晴感觉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点背过,一大早出差没赶上飞机,回到家后发现没有带钥匙,给男朋友打电话,偏偏一直没人接,迫于无奈,她拉着行李箱赶去了杜成的住处,却目睹了一场活春宫... 第003章

倒着走的老人

这世间有太多稀奇古怪的事情,可是这些古怪的事情分配到每个人身上,又会显得那么少。 不巧的是,我就是极少数中的那个人,而这件事对我一生的影响非常重大,不仅影响了我对世界原有秩序的认定,也改变了我原本僵执的思维。唯一让我不满意的,是我时常会梦到那么老人,那个倒着走的怪异的老人。 一、 小区里来了个举止怪异的老人,之所以说他举止怪异,是因为我每天早晨去上班的时候,总能看见他倒退着在楼下走动,而且每...

请不要小看自己的兴趣爱好

真实的闲暇并非说什么也不做,而是能自由的做自己爱好的事情。 ——萧伯纳 在儿时,每个人应该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兴趣吧,这种类似天赋性的才华,无论到多少岁,只要你心中存有那份热爱,它就会还你一个多姿多彩的人生。 01 我有一个同事,是个一表人才的帅小伙,他的才华着实让我羡慕,但是,他很低调,才华一般不显露。 他叫刘铎,是个从小对画画有极深热情的人。他跟我说过,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不知什么原因疯狂的...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