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山村发迹路》(全文免费阅读)

2019-01-12 14:37:05作者:书屋
山村发迹路  简介: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说的可真准确,陈老板一刀下去三百万,我跟我爸爸一刀下去倾家荡产,我老爸连命都没了。我爸爸的葬礼花了好几万,全部都是借钱办的葬礼,我爸爸的死,也没得到亲人的同情,都说活该,我们也认了...

第5章:冲动
车子里面弥漫着优雅的法国香水与酒气的味道,这种味道很复杂,让人又爱又恨,充斥着糜烂的味道。
我看着后视镜里的陈玲,她从化妆包里面拿出来口红,补一下妆,很优雅,也很漂亮,黑色的丝袜透着油一样的光,让人忍不住顺着那优美的曲线朝着黑暗的深渊望过去。
陈玲收起来镜子,抬头看了我一眼,她打开窗户,风吹动她的头发,将她的衣领吹开,黑色蕾丝的内衣裸露在外面,她也不在意。
我专注开我的车,对于陈玲,我再也没有好感,在她的心里,我只不过是司机的儿子而已,而现在,我也沦落到成了她的司机。
同样大的年纪,同样的年华,我却要为生计奔波,到处受人脸色,而她却豪车座驾,游走于酒池肉林之中,这种落差感,让我有些颓丧,感叹命运的不公。
“王青以后要是找你麻烦,你来找我。”
陈玲跟我这么说,我点了点头,但是心里没有要找她的意思,如果王青找我麻烦,找陈玲帮忙的话,那很丢人,估计以后学校里又会说邵飞这个人不但爱借钱不还之外,还喜欢靠女人。
“今天其实是给花花面子,她说王青生日,让我给个面子来一下,我就来喝喝酒,没想到王青还想要我跟他开房,你说什么人?仗着他老子有几个臭钱,就到处玩女人,玩其他女人就算了,还想玩我?”
陈玲抱怨着,我没有搭理她,在我眼里,他跟王青是一样的人。
“邵飞,你爸爸死了,生活很困难吧,我爸爸那个人很倔,我说不动他,对不起啊。”
我看着陈玲满脸抱歉的笑容,就点了点头,我说:“没事。。。”
陈玲的虚情假意我都已经看清楚了,但是我不想撕破脸皮,没这个必要,她也不欠我什么。
“邵飞,你车开的也不错,以后给我开车吧,你爸爸拿多少钱,三千是吧,我没那么多零用钱,我给你一千五怎么样?”陈玲认真的说。
我听了之后,心里很火,但是我笑着回头看着陈玲,我说:“谢了,不过我的志向不在这,我也不会做一个司机。”
陈玲看着我,有些尴尬,问我:“那你能做什么啊?”
我说:“赌石。。。”
陈玲听到我的话,觉得很可笑,她压抑着嘲笑的声音,说:“赌石也能算是职业吗?你忘了你爸爸是怎么死的了吗?”
我突然刹车,陈玲因为惯性,一下子扑了上来,她生气的骂我:“你干什么?你疯了?”
我看着前面突然塞进来的车,心里很生气,有人故意别车,这个时候,我看着前面的车走下来几个人,手里都拿着铁棍,我知道麻烦了,把车窗锁死。
“下来,妈的,小王八羔子,你给老子下来。”
车窗被人给敲打的叮咚响,我看着外面凶神恶煞的人,是王青,他带着三个人把我们给围起来了。
陈玲看清楚了情况,有点害怕,她说:“别开门。”
我当然不会开门,我只要下去,肯定就会被打的。
陈玲对着王青喊:“你什么意思?你敢动我试试。”
王青冷笑了一下,说:“我哪敢动你啊,我他妈的要这小子好看,你有种给我下来,不然老子把车给砸了,到时候老子把你拖出来打个半死,你信不信,给我下来。”
我看着王青,他是冲着我来的,但是其实还是冲着陈玲来的,我回头看着陈玲,我说:“你说过的,王青要是找我麻烦,就找你,现在该你出面了。”
陈玲听了我的话,就看着外面的王青,她小声的对我说:“你下车,我相信他不敢打你的,我的车好几百万呢,被砸了你赔不起的。”
我回头看着陈玲,很迷,她也看着我,说:“邵飞,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他们的目标是你,你们打架斗殴,把我的车给砸了,那不得你们赔吗?我是为你好,他那么有钱,几十万不是事,你呢?是不是?”
我点了点头,咽了口唾沫,陈玲的虚情假意让我看到了人性的更高的一层,我指着外面的王青,我说:“我要是把他们给撞死了,你是不是也要有连带责任啊?这车是你的是吧?怎么说,你也得有次要责任。”
陈玲听着我的话,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她说:“邵飞,你没喝酒吧?你说什么疯话?你给我下去。”
我没有听陈玲的话,我看着前面那辆车,根本没牌照,应该是无牌车,我把车窗锁死,猛然启动车子,打了个方向盘,一下子就把旁边的人给甩飞了,我开车后退,我看着王青他们四个站在前面,愤怒的拿着钢管指着我,我加大了油门,朝着他们开了过去。
“妈的,我就不信你敢撞老子。。。”
王青叫嚣着,我把安全带系好,把眼睛蒙上,看到我这个动作,他们四个一下子就散开了,陈玲抓着我大喊:“你疯了,放我下去。”
我没有跟陈玲废话,踩着油门就撞上去了,突然,我听到砰的一声,巨大的撞击力将前面的车子给撞飞了,我有踩刹车,我又不是不要命了,只是突然有点愤怒加上头,所以才这么做的。
我把车子后退,看着前面已经变形的车,就摇开车窗,我看着王青,他脸色有点难看,我说:“你不是说我不敢撞吗?你躲什么呀?装什么孙子?”
王青脸色铁青,指着我就要冲过来,我锁车窗倒车,然后离开现场,我从后视镜看到王青愤怒的追我,但是根本就追不到,而他的车子也报废了,被撞进了绿化带,我不怕他报警,无牌车,他不敢的。
车子开了一段时间,我打开窗户,舒了一口气,我回头看着陈玲,她紧紧的抓着安全把手,瞪着我,我笑了起来,她愤怒的吼道:“你还笑?你疯了?你知不知道我还在车里?”
我说:“咱们不是朋友吗?得共患难啊。”
陈玲气的脸色煞白,突然,她指着我,说:“我跟你不一样,你的命不值钱,我老爸好几亿的身家,都是我的,都得我来继承,我不能出事,不能死的,你知不知道。”
我停下车,我说:“终于说出来了是吗?在心里憋着是不是特难受?真对不住你,让你憋了这么多年。
陈玲看着我,愤怒的踹了两脚前面的座椅,她说:“是你逼我要把我跟你划分开的。”
我停下了车,我说:“我没逼你跟我做朋友,如果一开始,你就跟我爸爸说别公器私用,我坐公交车也能回家的,每次放学回家,好像都是你找我跟你一起坐车回去的,是吧,你自己想想。”
陈玲瞪着我,说:“这车两百万呢,你给撞了,你得赔。”
我笑了一下,把车停了,下车看了一眼,车还挺好,这么撞,只是保险杠变形了,我说:“行吧,我赔,到时候多少钱,你找我要。”
说着我就朝着公路对面走,陈玲对我喊:“你干什么?”
我说:“不送了,你自己开车回去吧。”
陈玲愤怒了,她说:“我喝酒了,不能开车。。。”
我没搭理陈玲,管我屁事,我拦了一辆出租车,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下来,躺在床上,我看着天花板,手里捏着烟头,我决定了,明天就去瑞丽,这种受人蔑视的生活,我必须要改变。
必须!
昆明的阳光总是那么刺眼,这里没有冬季,一早起来就是大太阳,我得先去学校点了名,免得缺课太多,导师给我扣学分。
我到了教室,准备点名之后就溜,但是我刚到教室门口,我就看到一群人站在那,我看着是陈老板,就奇怪的走了过去。
陈老板也看到我了,他脸色难看的走了过来,他身后几个人还拉着我,我说:“陈老板你什么意思?”
“找你到谈谈话,你别叫,到时候丢人的肯定是你。”
我被陈老板的人带走了,我心里知道,肯定是陈玲昨天晚上的事情,我被带到了操场上僻静的小树林里,刚到,陈老板身边的人就朝着我肚子打了一拳,很疼,疼的我趴在了地上。
我抬头看着陈老板,他说:“昨晚上的事还记得吗?”
果然是为了昨天晚上的事,我说:“我跟陈玲都是成年人了,我们之间的事,不用你这个长辈来掺和了吧?”
“你他妈的贱命一条,老子当然不会管你,但是我女儿不一样,她比你高贵一百倍,你昨天晚上把她丢在马路上多危险,我今天来找你,是告诉你,以后离我女儿远一点,别以为你天天坐你爸爸的车跟我女儿一起回家,你们就是朋友了,你爸爸的车是我的,你知道吗?你爸爸只是个司机,你就是个司机的儿子,其他的你什么都不是,我女儿找你帮忙,那是看的起你,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排着队巴结我女儿呢,你他妈还跟那拽来拽去的。”
我看着陈老板,我点了点头,我说:“知道了陈老板,对不住你了,让你女儿受委屈了。”
陈老板瞪着我,伸手在我脸上拍了两下,说:“我知道你不服气,但是你能把我怎么样啊?相反的,我能把你弄死,下次见到我女儿,你得低着头,乖一点,懂了吗?”
他说完就站起来了,然后看了看才离开,我看着他的背影,吐了口唾沫,我心里告诉我自己,陈玲,总有一天,你得抬头看着我。

第6章:激将
我摸着我的脸,陈老板打我的一巴掌,我会算到陈玲的头上,因为这巴掌是为他挨的。
我看着远处跑来的韩凌,我就想走,不知道为什么,我很讨厌她,感觉她会很烦。
“邵飞,你的脸怎么了。”
我转身看着韩凌,我说:“没事,不要紧。”
“是不是他们打你了?太过分了,我帮你报警吧。”韩凌拿着电话说。
我心里很生气,我说:“报警?报什么警?有用吗?人家只是打我一巴掌,难道警察会让我打回去吗?你省省吧,行吗?”
我说完就要走,韩凌追了上来,她说:“对不起,你很生气吗?有什么不愉快的跟我说一说,我可以开导开导你啊。”
我看着韩凌,我说:“谢谢你,我不需要你开导我,我还有事,你别耽误我时间行吗?”
“今天还有课啊。。。”韩凌说。
“上个屁的课,没钱上什么课?没钱不交学费学校会让我上课吗?没钱能活下去吗?没钱能有朋友吗?没有钱什么都没有,你懂吗?我现在要去赚钱,你别耽误我行吗?”我说。
韩凌看着我凶狠的样子,就低下头,我感觉她很委屈,我有点恼火,狠狠的在树上踢了一脚,我说:“对不起,我知道你是关心我,但是,但是我真的不需要你的这种关心,真的。”
我说完转身就走,韩凌对着我喊:“没钱我们也可以做朋友的。”
我听着,觉得韩凌有点可笑,我不知道她到底是真的善良还是跟我玩乖乖女那一套,我不信,自从知道陈玲的真面目之后,我不在相信女人。
我买了一张动车的票,直接去瑞丽,这次我要赌大一点,五千块全部都赌,我脸上还是火辣辣的,虽然不服气,但是我得忍着。
到了瑞丽,我还是直接去吉茂赌石店,这家店很大,赌石的人很多,货也很齐全,什么场口的都有,所以赌赢的机会很大。
但是我知道,十赌九输,能赢的人很少。
我刚到原石区,就看到一个胖子,在对着自己身边的人叫喊,他骂了一通,还打了对方一巴掌,但是被打的人还是低着头,不敢说话,是田老五这个胖子,他真的很凶。
“看什么看?妈的,又是你这个臭小子,信不信老子连你一起抽?”
我转过头去,不想跟田老五有什么交集,田家的五个兄弟,每个都有黑历史,田老五也是一样,上高中的时候,听人家说,田老五捅伤过人,被判了三年,所以这种人很可怕,还是躲远一点好。
“小兄弟,又来玩啊?”
我抬头看了一下,是田光,他笑着看着我,表现很友好,我楞了一下,心里觉得很奇怪,这个黑道上传说的人物,为什么会跟我打招呼,为什么对我还这样客气,我实在是想不明白。我点了点头,转身就走,实在不想跟这个田光有任何交集,我走到一些比较大的原石堆放区,准备挑选一些大的石头,赌石还是得赌大的,如果上次我赌的石头,重量在大一些,那么,我就不止只赚一万块。
“小兄弟,我们之间有误会吗?”
我看着说话的人,还是田光,他就站在我身边,伸手拿了一块原石,他没有看我,但是脸色变得很难看了,我有点害怕,因为他是真的混社会的,我要是惹他生气,我知道下场不会怎么好。
我摇头,他突然看着我,问我:“那为什么我跟你说话,你连回答都不回答呢?如果我们没有什么误会,那么就是你看不起我?是不是?”
我听了急忙说:“不是的,我没有看不起你。”
田光瞪着我,脸上的肌肉咬动了几下,说:“小兄弟,那就是你不会做人了,人家跟你说话,你最起码要正眼回答别人,要不然,别人会以为你看不起他,我这个人比较和善,要是遇到像老五那样的人,你肯定出去身上会少一些东西的。”
田光的话,让我有点心惊胆战的,我说:“我知道你,你是瑞丽道上的人,上学的时候听过,但是,你为什么要跟我做兄弟,我,我只是个普通人。”
“兄弟,就是看缘分,看脾气,你这个人很对我的胃口,所以,我想认识你。”田光说。
我看了看四周,这里这么多人,只有我对他胃口?摆明了胡扯,我不知道田光有什么目的,但是我真的没打算跟他玩的意思,我转身就走了,田光也没有跟着我,我回头看了一眼,他只是瞪着我,我心里有点害怕,但是我相信,他不敢在这么多人面前打我的。
我在原石区转了一圈,五千块钱,也还是只能买没开窗的蒙个头子,这种赌石风险还是很大,基本上是五五开,如果有钱,还是买开窗的,至少开了一个口子,我能知道里面肉质的情况,看准了一把豪赌,赢了就翻身了。
我站在黄沙皮料子面前,伸手拿起来一块原石,黄沙皮的料子顾名思义就是皮壳是黄色的,像是黄沙一样。
皮壳是包裹在翡翠外面的表皮,是经过长时间风化形成的,每个场口出厂的原石皮壳都不一样,最常见的就是黄沙皮,白沙皮还有乌沙皮,所以选赌石场口,得先看皮壳的颜色。
我丢掉手里的石头,这块石头的皮壳不好,沙砾感不是很扎手,感觉皮壳不是很紧实,像是很松软一样,这种料子在行里被称为皮松,里面的就算有翡翠,种水也不会很好,而且会出现棉和裂。
棉就是像棉花一样的白点,属于瑕疵,而裂就是裂纹,有裂纹的料子一般都不会有人要。
赌黄沙皮的料子,得赌皮壳细腻的,我在原石区挑了起来,这些料子都是五六斤重的,价格也在五千多到一万多,按重量卖,我翻了一下,在底层看到一块石头,不是很大,有两个拳头那么大,我拿起来掂量了一下,有四斤多,这块石头很吸引人,光是表面看着,沙砾感就很紧致,用手摸上去,还有种光滑感,我拿着强光灯朝着里面照射了一下,这一照,我心里就发紧,半透。
这料子好,从沙砾感跟皮壳颜色来看,应该是南奇第二层的料子,南齐属于小厂口,但是也出过不少的好料子,一般南奇的料子都会出糯冰种的料子,虽然只是第四等的料子,但是如果是个满料,能打镯子,这块里料子至少能卖五万到十万,如果在好一点,底张的水头在透一点,二十万是可以赌的。
我立马拿着这块石头去柜台结算,我到了柜台,把石头给老板,老板放在秤上幺了一下,四斤半,老板跟我说:“南奇的料子,五千一斤,这块料子个你算两万。”
我一听两万,心里就有点着急,我口袋里满打满算只有五千,这一下子贵了四倍,我说:“老板,南奇的料子又不是什么稀罕的场口,用不着那么贵吧?”
老板笑了一下,说:“缅甸在打仗,料子都涨价了,这块料子我看着好,你要是不愿意要啊,我留着给别人。”
我听了就干着急,这块料子我看的很准,至少不会亏本,但是口袋里没钱有个屁用,现在真是钱到用时方恨少。
“小兄弟,缺钱啊,我可以借给你。”
在我最着急的时候,田光走过来跟我说话了,他说要借给我钱,我虽然很着急用钱,但是没有到昏头的地步,我说:“要利息吗?”
“五分的利。。。”田光轻描淡写的说。
我听了,心里就发抖,五分的利息?比银行贵的太多了,而且,他是黑道,借他的钱,万一输了,那我就万劫不复了。
我摇了摇头,拒绝了,但是田光没有生气,而是说:“这块料子你看准了吗?”
我听他这么问,就点了点头,我说:“绝对不会亏。。。”
田光把料子拿在手里,说:“我们合资吧,按股分钱。”
我听了之后,心里一动,如果合资的话,我既不用拿两万,也可以赌一次,而且就算赌输了,也不用我一个人承担。
我说:“我出五千。”
田光笑了一下,拿出一张卡给老板,说:“我出一万五。。。”
老板接过我们的钱,很快就给我们开了单子,今天赌石店里的人不是很多,所以我们也不用排队,很快就到我们切石头了。
我把石头交给师父,我说:“师父,在顶上给我开个窗。”
切石头的师父没说话,拿着钻头,在上面装了一个探头,然后贴着石头的顶边按动了开关,过了一秒钟,我就看着钻头把石头的皮壳给开了一个一厘米直径,五寸深的圆形的口子。
钻头拿下来之后,师父看了一眼,对我说:“可惜了,糯冰的底子,水分不是很足,切开了估计半透明,没有颜色,局部可能带着淡淡的黄褐色,但是最多也就是普通的冰地冰糯的材料,能出中小圈的手镯,但品质要赌。”
师父的话,给我迎头一击,虽然我估计的很准确,这块料子就是个糯冰的底子,但是没想到水头这么差,如果卖了,这块料子能保本。
我看着田光, 说:“料子现在保本,但是如果咱们把皮都给打了,说不定里面的种水会好一点,南奇的料子出黄加绿,如果里面变色了,出了个三彩,这块料子打镯子,二十万没问题,你敢赌吗?”
我非常希望田光继续跟我赌下去,我当然想要以小博大,但是,他会不会相信我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毕竟,我们根本就不认识。
琅琊令之鱼目混珠丨两国联姻

楔子 圣安八年六月。 西渠使团入京,带着丰厚的金帛财物以及奇珍异宝,求娶南朝公主,以结两国盟好。 皇太后凤心大悦,封宗亲伯益侯之女明珠郡主为安国公主,赐九锡,联姻西渠。 前言 秋夜清浅,天色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侯府的灯火早已经熄了,众人安歇。偏厢的小院里一点烛火如豆,印在纤薄窗纱上。房中一个身影静立,全身罩在一件黑色的斗篷里,连风帽也拉起来,完全看不清底下的容颜,只见得削薄的嘴唇和唇边深深...

文字的力量||你说,是不是我们相见恨晚

01 “我不奢求永远,永远太遥远,却陷在爱的深渊。你说是我们相见恨晚,我说为爱你不够勇敢,在爱与不爱间来回千万遍,哪怕已伤痕累累,我也不管。”喜欢彭佳慧的这首《相见恨晚》,这首歌的意思是两个人相爱,而男方则因某种原因不能和女方在一起,以相见恨晚的借口来婉拒。 在人生中,我们有许多相见恨晚的事情,比如简书,如果早两年遇上它,或许我的生活已是另一翻模样。 今年的6月份,一位北京高管的朋友圈里发布...

为了300元,他又交代了个制毒大案

在走廊上,我听到老陈开心地和几个加班的小伙子盘算:抓住一个命案逃犯能加几分,涉制毒能加几分,刚好今年任务还差几分……“搞!这个要好好搞!”一番盘算下来,老陈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满意地递过来一支烟。 1 2015年8月28日,上午10点多,我正躺在家里的床上,睡眼惺忪。作为一个三线小城市C市都市报的中层小领导,头天晚上接到领导的重要指示,加班到凌晨5点多才回家,唯一的“特权”是不必上午去单位打...

窗台外的眼睛

某个清晨,女人靠在卫生间的窗台上,静静地看着手里的早孕试纸。捏着早孕试纸的指尖在轻轻地颤抖,她的嘴里不知道在喃喃地说着什么。 她看了一下卫生间门口,悄悄地将早孕试纸卡进了窗台缝隙里,将早孕试纸的包装裹上卫生纸,丢进了纸篓。 打开门,侧身出了卫生间。 男人走到卫生间的窗台边,从窗台缝隙里取出那根早孕试纸,只有一条深深的红色,留白太白,白到反射着清晨的阳光,那么刺目。将早孕试纸放回了原位。走到洗...

平妖记

话说,伍小三当年因不堪继母虐待从家里逃出来闯荡江湖,吃了不少苦头。幸运的是,尝遍人间冷暖后总算习得江湖中一门武林绝学-独孤九剑,也是命中注定他该熬出头来,创一番名头。而不幸的是,伍小三刚刚下山,就碰到了历代少侠们都不曾遇到过的事物。 谁曾想到,这荒凉的山窟石缝里竟滋生出一窝合成一体的蛇妖来。 看戏的客官们可要喝倒彩了,质疑这朗朗乾坤里怎的会平白生出这般令人作呕且头皮发麻的怪物来。...

《过年》——开宝马车的儿子如何阻拦硬要捡破烂的父母

2018年 2月10号 星期六 阴 王晨凯这几天心烦意乱,心情一团糟。 眼看着过年将至,家里的媳妇却和刚刚接来几天的父母杠上了。倒不是媳妇娇气,而是父母实在太执拗,搞得晨凯里外不是人。 “王总,这次的方案做好了,请您过目。”主管小林敲门进来,递给他刚刚完成的设计方案。 “好吧,先放着,我待会儿看。小林,年前就不在安排什么活了,叫员工们整理一下自己的资料,和办公用品,静待公司...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