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冰山女总裁的冒牌男友】小说全文完整版

2019-01-12 14:00:39作者:书屋
冰山女总裁的冒牌男友  简介:但既然这个网上找到的特殊兼职应聘成功了,不如多观察她一段时间,反正能拿不菲的佣金,而且有个绝色佳人当女友,还是挺赏心悦目的——即便是假的...

第0003章 真挺香的
冯月盈娇靥火红,抿着红唇,低着头不敢看旁边人的目光。
周围几个女员工和宿管大妈,则都颇为暧昧地笑着,毕竟还是头回看冯月盈这么害羞。
乘着电梯,来到二十六楼,公寓楼层越高,住的人级别越高,房间也更加精致。
下过冯月盈这种部长级别,住的已经是单人间,一百多平,住起来相当舒服。
打开门,一进屋,就有股子淡淡的迪奥香水味。
叶帆把冯月盈放到一只灰色的欧式布艺沙发上,见冯月盈咬着花唇,一脸吃痛的楚楚神色,问道:“冯部长,很疼吗?”
“哎,也不知道怎么的,越来越疼,接下来两天还有好几个重要的会议,这可麻烦了……”冯月盈满面愁容。
叶帆想了想,说:“要不我给你看看?”
冯月盈正想感谢叶帆,送他离开,听到这话,不由纳闷:“你会看?”
“会点跌打疗伤的手法,没准能让你好快点”,叶帆笑得很真诚。
冯月盈想起,这个男人似乎会一点武术,没准真会一点中医疗法,看叶帆又这么有诚意的样子,拒绝可能会伤了他的一片好心。
“那……那好吧,麻烦你了”,冯月盈的声音带着丝紧张,孤男寡女的,令她红唇紧抿。
叶帆很大方地坐在了地毯上,将坏了的高跟鞋取了下来。
因为是夏天,忙活了一天后,冯月盈的脚上难免有些脚汗,可美女就是美女,出了汗也没什么臭味。
等了会儿,冯月盈发现叶帆一直低头没动静,不由纳闷,“你在看什么?”
叶帆笑笑说:“没什么,只是冯部长的脚这么美,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话不说还好,这一说,冯月盈顿时娇啐了一句:“小流氓,原来你也这么不正经,以前都没看出来……”
叶帆也不尴尬,“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是男人,看到美女肯定会喜欢,这只是正常的反应,可不能怪我呀。
要怪,也要怪冯部长你长得漂亮,……”
“好了好了!别说了!”冯月盈脸蛋儿跟熟透的蜜桃一般,扭过头去嘀咕:“我就说你一句,你就迸出这么多花言巧语来,你都从哪儿学来的……”
叶帆认真地说:“不是学来的,是发自内心,有感而发。冯部长……”
“你……你再说我就真生气了!”被一个男人说自己的脚丫子,冯月盈听得整个人都有些异样了,心如鹿撞,嘴上说要生气,但这语调怎么都听着有些柔软无力。
突然,叶帆松开了女人的玉足,起身道:“好了,冯部长,你走下试试”。
冯月盈一愣,慢慢回过神来,“已经好了?”
她都没注意,刚刚两人对话的时候,叶帆已经在她的脚踝处捏了一会儿。
“冯部长要是希望我多捏一会儿,我也没意见”,叶帆说。
“不……不用了”,冯月盈连连摇头,她小心翼翼把脚放到地面,然后起身。
简单走了两步,虽然脚还是有些疼,但基本已经没影响了。
冯月盈惊喜地看着叶帆,“真的好了!你怎么做到的?”
叶帆一脸单纯地笑着说:“就是舒活下筋骨,没什么特别的”。
“我看呀,你以后不做维修工,可以转行做跌打中医了”,冯月盈嫣然一笑,“真是谢谢你了,今天帮我大忙了”。
叶帆爽快地说:“都是小事情,冯部长,要没别的事,我先去修空调了”。
冯月盈心存感激,她知道站出来与白鲨帮做对,不是简单的小事,叶帆也是承担不小风险的。
“叶帆,我们认识时间也不短了,你就别喊我‘部长’了,你也不是我们公司的人,没必要这么喊我……”冯月盈说。
“好啊,那我喊你月盈姐?可以吗?”叶帆笑着问。
冯月盈脸色一红,其实她想的是叫声“冯姐”就差不多了,但叶帆直接喊她名字,她也不好意思拒绝。
“嗯,都可以”,冯月盈说着,走到冰箱那儿取了一瓶冰水出来,送到叶帆手上,“天热,你喝点水再去修空调吧”。
叶帆也不客气,接过矿泉水,“月盈姐你可真疼人,谁要娶了你就享福了”。
两人的关系随着称呼改变,似乎拉近不少,冯月盈白了他一眼,“你就使劲调侃我吧,我要是嫁不出去就怪你”。
“没问题啊,我也单身,正好啊”,叶帆眨了眨眼。
冯月盈彻底无奈了,俏脸涨红地说:“你……你就知道调戏姐姐,喝完了赶紧走,不理你了!”
叶帆没想到这位美女部长私下里这么容易脸红,心里觉得挺有意思的,但稍微逗逗她也就是了,不会太得寸进尺,随即跟冯月盈道别,走出了房间。
等叶帆走了以后,冯月盈脸上露出一抹担忧之色,虽然今天总算没出事,但万一王九再派人来,她也不知道怎么办。
“看来……明天忙完得去出差避一避了”,冯月盈心事重重,脸上还隐隐带着害怕。
……
一小时后,修完了三台空调的叶帆,从赵大妈那儿领完工钱,便从公寓走了出来。
叶帆摸了摸肚皮,得找个地儿吃晚饭了。
可刚要走去拿自行车,叶帆就发现公寓入口的两个花坛后面,似乎站了几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正时不时往公寓这儿瞄着。
叶帆皱了皱眉头,不用想也知道,那是王九爷派来盯梢的人,还对冯月盈色心不死。
按理说,这跟他也没关系,但冯月盈一个良家女子,心肠挺好,在大城市里打拼这么多年不容易,这样的娇花被糟蹋,总归不太忍心。
叶帆掏出红双喜,叼上一根,迈步走到那三个小混混面前。
“哥们儿,有火么?”叶帆一脸客气地笑着问。
一个黄毛混混轻蔑地瞥了他一眼,“谁他吗跟你哥们,草你吗,滚开!”
“素质太低,挨打也只能怪你们自己了”。
叶帆叹了口气,抬手就是一拳头,快如闪电地打在这黄毛的脸上!
“哎哟!”黄毛惨叫一声,直接被撂倒在地。
另外俩混混傻眼了,这个穷酸样的家伙,怎么比他们还横,上来就动手啊!?
两人顿时想要反击,一左一右朝着叶帆挥拳头。
可叶帆看也没看,往前迈了一步,刚好躲开那俩拳头后,回头抬脚,在这俩混混的屁股上一人一下踹了出去。
俩混混都没发现怎么人不见了,就直接一头栽倒,双双摔了个狗吃屎,叫苦不迭。
黄毛这会儿忍痛爬起来,发狂一般地朝着叶帆一脚扫踢过去,但那条腿在半空被叶帆的手臂一挡,就疼得跟要断掉似的!
“我的腿啊!”黄毛痛叫着,摔倒在地,抱着那条小腿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叶帆一脚踩住了另一个要爬起来的混混,弯腰从他口袋里拿出一个打火机,给自己点上烟。
抽了一口,吐了口白烟圈后,叶帆冷冷地看着三个瑟瑟发抖的家伙。
“借个火都这么费劲,早点拿出来,不就没这么多事了?”
黄毛三人算看出来了,这年轻人是练家子,他们这种装狠充胖子的根本不是对手,只能服软。
“这位大哥,我们只是听命办事,您就饶了我们吧,我的腿都快断了……”黄毛陪笑,笑得比哭还难看。
叶帆也没心思跟他们多费唇舌,“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们”。
黄毛三人如蒙大赦,用力点头,爬起来一瘸一拐地立马跑。
等三人都跑了,叶帆喜滋滋地把白拿的打火机揣进裤子口袋,然后回头看了眼锦绣公寓,又皱了皱眉头。
虽然这三个监视的混混被打跑了,但那个王九迟早会派人对冯月盈下手,自己也不可能一直守在这里。
犹豫了下,叶帆拿出了手机,拨了个电话……
“宁姐,我去你那儿吃晚饭……对,别搞太复杂,简单点就行了……不用接我,我骑车过去”。
挂完电话,叶帆骑上自行车,叼着烟,哼着小调儿,朝着城北郊区的青山湖方向出发。

第0004章 紫叶茶舍
位于华海市北的青山湖,是寸土寸金的好地方,秀美的湖畔,绿化茂密,环境清幽。
湖南面的一条步行街边,开着一些高消费的店面,大多是奢侈品牌店和西餐厅。
唯一的一间古香古色,富有华夏风情的建筑,是名叫“紫叶”的茶舍。
能来这里喝茶的,非富即贵,所以即便是一间茶舍,门口也停着不少豪车。
保时捷、路虎不谈,甚至还有几辆麦克拉伦和兰博基尼等超跑,足以见得这里的客人身份不凡。
“嘎吱……嘎吱……”
叶帆骑着自行车,晃悠悠来到茶舍门口。
刚下车,就见一个穿着古韵青色长衫,手工布鞋,约莫二十五六,相貌清秀的男子,快步走了出来。
“帆哥您来啦,车子交给我,大小姐正在里面等着呢”,年轻人热情地笑着,从叶帆手边扶过自行车。
“小赵,跟你说几回了,不用出来接我”,叶帆抹了抹脸上的汗水。
“帆哥您难得来一次,要是天天来,我也就不出来接了”,小赵一脸期盼。
叶帆叹了口气,扯了扯领子,“这几天天热,修空调的修冰箱的活挺多,再加上要帮学生补课,也没啥功夫来”。
“是是,我也知道帆哥您忙”,小赵说着,把叶帆的那辆脏兮兮的自行车放到了大门边一辆兰博基尼跑车旁边。
叶帆哭笑不得,“小赵,你把我的破车放这儿干嘛,这不影响你们生意吗?”
“没事没事,我刚好看帆哥你的车链子缺机油,我等会儿让人来帮车上点机油,好好做个保养”,小赵心很细。
叶帆也拿他没办法,正要迈步走进紫叶茶舍,低头看了看身上脏兮兮的衣服和裤子,觉得不太合适,于是扭头打算从茶舍后门绕一下。
小赵一看,立刻上前拉着,说:“帆哥,千万别走后门啊,要让大小姐知道,我可承担不起啊”。
“你看我这身行头,又脏又臭,让你们的客人撞见多不好”,叶帆解释道。
小赵脸色一正,“帆哥,大小姐不是那种人,不会介意的,何况哪个客人都不能跟您比啊”。
盛情难却,叶帆只好走正门,幸好一路上也没碰到什么客人,一直走到最里面,一间湖景包厢。
小赵送到门口,就不敢再进去,立马退开了。
叶帆一个人推开了一扇雕花木门后,走了进去。
刚一进门,就有三道寒芒,朝着叶帆的心口、腹部和大腿射来,快如急电!
“我去!”
叶帆嘴上惊呼,但脚上不慢,一个右侧步,刚好让三道寒光从自己面前划过。
“笃笃笃!”
只见三把长三寸,薄如叶片,带着紫色流苏的柳叶飞刀,刺在了叶帆身后的木门上!
本以为这就完了,可紧跟着又是三道紫色寒光,朝着叶帆的心脏那儿斜侧着飞射而来!
叶帆无语地伸出左手,凌空一挥,四根手指恰到好处地夹住了三把飞刀。
吁了口气,叶帆扭头望向包厢内侧,一张茶几后面,那个曼妙动人的身影。
“宁姐,至于嘛,非得扎穿我的心脏啊”,叶帆苦笑。
“哼,我就想看看,你是不是真没良心,这么久不来看我”。
娇哼的女人一身古典的白底红花的旗袍,包裹着高挑玲珑的身段,莹润的瓜子脸,肌肤白里透红,一对柳叶弯眉下,精致的瑶鼻,性感丰润的花唇,一头青丝高盘在脑后,高雅雍容的气质,绝非普通人家女子能培养。
叶帆叹了口气,把插在门上的飞刀,一一拔了下来,“哪有很久,我上个月才来过……”
“你还有脸说?”女人嗔了叶帆一眼,风情万种:“全华海市,想天天见我宁紫陌的名门子弟,都能绕青山湖一圈了,就你这个小坏蛋,一个月来一次都嫌多”。
叶帆姗姗笑着,“宁姐,距离产生美,要是天天见,就没新鲜感了,每次隔段时间看见你,就觉得天仙下凡,多好啊”。
宁紫陌眯着美眸,轻哼:“天仙下凡?你宁姐我真的这么漂亮?”
“当然了!我这人说话多实在,你是知道的”,叶帆一本正经,心里却忽然想起,下午见到的苏轻雪。
要论仙气,好像还是苏轻雪强点,不过宁紫陌胜在美艳。
宁紫陌很受用地抿嘴一笑,好似玫瑰绽放一般,明艳动人。
“算了,原谅你这小坏蛋了”,宁紫陌走到一张红木小餐桌后面,招呼道:“饿了吧,快来吃饭吧,准备的都是你喜欢吃的”。
叶帆早闻着食物的香味了,正饥肠辘辘呢,走到桌边坐下,一看这餐桌上的菜肴,顿时有些无奈。
“这哪是我喜欢的,我喜欢也吃不起啊……澳洲鲍鱼,鹿茸炖鸡,木瓜雪蛤,A5和牛肉……这餐饭吃下去,我得流鼻血啊”。
宁紫陌亲自盛了一碗泰国香米饭,递给叶帆,倩然笑着:“这可是姐姐一番心意,你可别浪费了”。
叶帆拿过米饭,也管不了太多,大口大口,狼吞虎咽起来,他忙了一天也是真饿了。
两碗米饭下肚,餐桌上的山珍海味也消灭了个七八成。
“宁姐,你怎么不吃啊”,叶帆发现,宁紫陌一直坐在对面,托着香腮,笑吟吟看着他。
宁紫陌道:“我早吃过了,再说我最近减肥,吃得少”。
“你还减肥,都这么苗条了”,叶帆嘴里咀嚼着说。
“减肥是女人一生的事业,你们男人是不懂的”,宁紫陌想起什么,问:“对了,你喜欢女人瘦一点,还是有肉一点?”
叶帆想了想,咧嘴道:“我喜欢看着显瘦,摸着有肉”。
“小坏蛋,还真有脸说,看姐姐扎死你!”宁紫陌忽然掏出一把飞刀,隔着一米宽的桌子,就朝叶帆甩来!
叶帆头一撇,刚好躲过这飞刀,嘴里还吃着饭呢,含糊地说:“宁姐,差不多就可以了,别拿我当木人桩一样练啊”。
宁紫陌一阵气馁,撅了撅嘴,问:“叶帆,你就说实话,我苦练多少年,能射到你?”
“这个么……”叶帆考虑了下,说:“差不多四五十年吧……”
宁紫陌翻了个白眼,恨恨道:“你直说我这一辈子都没希望就得了!”
叶帆嘿嘿笑笑,修炼这种事,终归一看天赋,二才看勤奋,“勤能补拙”那种话,是安慰那些蠢材的。
喝完一大碗鸡汤,桌子上的食物被消灭干净,叶帆心满意足地吁了口气。
正要掏出红双喜抽一根,却见宁紫陌已经把一根哈瓦那雪茄送到了他嘴边。
“别尽抽那种廉价香烟,对身体不好”,宁紫陌责备道。
叶帆叼起雪茄,摇摇头,“不碍事,便宜的烟带劲,抽习惯了”。
“让你少抽就少抽,你才二十五呢,能多活几年不好吗?”宁紫陌嗔怨道。
叶帆也不敢多顶嘴,毕竟女人是为了他好,只得转移话题,问道:“宁姐,我刚才喝的鸡汤里,有很多带嚼劲的东西,是海参吗?”
宁紫陌美眸中闪过一抹异样的促狭,“你说那个呀,是我让厨师剁碎了放进去的半截袋鼠尾巴……给你补一补。”
叶帆张着嘴,差点把雪茄掉地上,“半……半截……”
“怎么样,吃不出来吧,剁碎了就没啥味道了,而且更容易吸收里面的精华”,宁紫陌看到叶帆的表情,笑得更开心了。
叶帆顿时感到整个人的血气都高涨,头顶都要冒热气了。
“宁姐,为什么让我吃那个啊,是非要我流鼻血吗”,叶帆哭笑不得。
我给你介绍男朋友,你却诅咒我去死

晓婷和仙梦同在一个小县城的一家小服装厂上班,是很好的闺蜜。 晓婷23了,160的个子、胖胖的身子,还有些不均匀地肥肉似乎格外喜欢呆在大腿上。总之,姿色平平,常年喜欢用厚而整齐的刘海遮住大半张脸,倒也扬长避短,让人不那么去注意那张被浓妆掩盖后的蒜头鼻。 因初中便辍学去服装厂上班,技术都是稍显成熟,与人交往的经验也是丰富。晓婷家住在镇上离县城只有15公里,但道路却是凹凸不平,一直都是黄土卷天,后...

童话|住在壁画里的声音 31

撒哈拉沙漠——寻找七彩斑斓石 文/临溪为砚 吉安找了一处空地,将地图摊开,上面一共画了四幅画——骆驼头骨,沙漠绿洲,茅草屋,和一个圆中间画了一个点。 憨娜和吉安的疑问,都落在了最后一幅画:“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哪里?”憨娜先问。 “我虽然在沙漠生活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这样一个的地方呢。”吉安无奈地摇头。 一个问题还没有解决,憨娜又抛出另一个问题:“这个七彩斑斓石是不是应该有七颗?可地图上只有四...

同族异类

文|vanger 我才不是和它们一样的妖艳贱货野生猫呢,我小主人会来接我回家的。 Kiki自己蜷曲着卧在墙角,舔舐着自己看起来有些卷的毛发。傍晚最后一抹阳光从林林总总的高楼空隙间透过来,洒在它身上。 夜晚的阴影,清晰可见的光暗分界线由远及近慢慢的袭来。 小主人一定会来接我的,它想。 围绕着身体的尾巴,无意识的一下一下摆动着。 1 昨天晚上,kiki和女主人玩的时候,不小心走丢了。它已经在这儿...

妈妈,有个秘密我必须对您说

一天,我正趴在宿舍床上看书,室友突然从外面骂骂咧咧的推门而入。我忙合上书,一脸疑惑的抬头问她: “娟儿,怎么了?” “卧槽,茜茜,你知道吗?北京市红黄蓝幼儿园出现性侵现象……妈的,这些人简直猪狗不如,就应该拉出去枪毙……” 娟儿那天在我面前吐槽了好多,当听到她说“性侵”这个字眼时,我的心就已经如千刀万剐般疼痛,脸瞬间就变得煞白。 过往的事情也瞬间浮现在眼前,一幕幕都能要了我的命! —1— 1...

巍子决定去死

毫无疑问,早晨的阳光是一天中最好的,温暖而不炙热,干净而不刺眼,也毫无疑问,早晨的新鲜感总能让巍子察觉到自己还活着,还有呼吸和体温。 不知道要去哪,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没有方向也不知终点,像在挣脱什么又像在原地打转。 和平路第三个街口的包子店不知道什么时候倒闭的,路过包子店时,巍子难得地移开怔怔地看着远处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眼睛,意味深长且眼带柔情地看向了紧闭的包子铺,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与...

世有芭蕉女(7-9)

七 春雨一旦下起来就收不住,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妇躲在门帘后簌簌流下的眼泪珠子。芭蕉最近有了心思,经常失眠,闭着眼睛听着敲打着窗玻璃的雨声,窸窸窣窣的声响像是有人在剥开包糖果的塑料纸,又像谁偷偷摸摸地在窗下来来回回踩着细碎的高跟鞋。芭蕉后来读张爱玲的《小团圆》,读到那一句“雨声潺潺,像住在溪边。宁愿天天下雨,以为你是因为下雨而不来”鼻子就酸了,她想到了那年在杭州,夜夜听着春雨,心里惦记着一个人的...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