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美狐仙妻》——全文免费阅读

2019-01-12 13:53:49作者:书屋
美狐仙妻  简介:靠黄土地刨食吃的山河村百姓,经过一天的幸苦劳累,早早进入了梦乡。二十岁出头,模样清秀的许飞,从距离村长王大虎家门口不到二十米的一棵大树后面鬼鬼祟祟的露出了脑袋...

第3章 绝美狐仙
突然她送来了许飞,一把将自己身上那层白纱脱掉,那水嫩的皮肤白嫩之中却又是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红,如同阳春白雪一般,许飞一时间便是看痴了。
“公子,你再等什么?”
绝美女子的舌头在嘴边舔了舔,伸手右手食指对着许飞勾了勾。
许飞全身的血液顿时沸腾起来,随后如同猛虎一般的朝着绝美女子扑去。
一时间整个水池中水花飞溅,宛如是惊涛骇浪一般。
许飞躺在浴池旁边的一块毛毯上闭着眼睛,喘着粗气。
这时候他的耳畔又是响起了那绝美女子的声音。
“公子,从今以后九儿就是您的人了,公子可要好好的怜惜人家,欢喜大法我已经传给了您,您此刻也已经算是淬体筑基完成,达到了象力境界,只要您每次和女子欢好,欢喜大法便会自己运行,为你采纳阴元,提升修为,时机成熟之后,我会告诉您打开七宝玲珑塔的方式,七层宝塔每层都有难以想象的好处。”
“好好好。”
许飞根本就听不懂绝美女子在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附和着而已。
绝美女子在许飞的胸膛画着圈圈,轻声道。
“临别之际我再送给公子两门小神通,一门天眼,一门读心术,皆是我狐族绝学,希望对您起到帮助,早日修炼有成,帮我破开封印,倒时候我就可以日日夜夜陪伴在公子身旁。”
“你要走?”
听到绝美女子的话语之后,许飞猛然睁开了眼,一把抓住了女子的手腕。
女子笑着说道。
“公子不必急躁,也不能说是我要走,只是我被封印在了七宝玲珑塔之中,此次是宝塔第一次认你为主,我才可以和您神魂交融,现在您看到的并非是我的本体,而是神魂,等您打开玲珑塔第三层,就可以见到我的本体,那时候小九再好好的伺候您,公子,狐九儿等您。”
说着,狐九儿的身子缓缓消散了。
“别走。”
许飞大声的呼唤,猛然做起,他的眼前突然一片光亮,已经日上三竿了。
在他的眼前哪里有什么浴池宫殿,不过是一只很破的土窑洞而已。
“是个梦?可是这梦也太真实了吧。”
许飞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细细回味。
“不对,这不是梦。”
许飞看着挂在自己正对面的镜子里面的自己无比惊讶。
“我这是怎么了?”
许飞发现自己的手上胳膊上脖子上,满是黑色污泥,还是十分粘稠的那种,就像是刚从臭水坑里爬出来一样,就连自己的被子床单都被污染了,几乎要把许飞熏晕。
“怎么会这样?”
许飞努力的回想着自己昨晚做的那个香艳无比的美梦。
突然他想起来了那自称九儿的绝美女子对自己说的话“修炼欢喜大法淬体筑基达到了象力境”。
如果说昨晚发生的那一切不是梦,而是自己在玉米地捡到七宝玲珑塔之后得到的奇遇的话,那么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我打小孤苦伶仃,想不到居然有如此大的福气。”
许飞突然乐了起来,虽然他并不知道象力境界代表着什么,但是总是一件好事,尤其是想到昨晚和绝色女人在浴池之中颠鸾倒凤的画面之后,更是感觉回味无穷。
“如果这是真的话,我一定会想办法把你从七宝玲玲塔里面救出来的。”
许飞暗暗发誓,然后跳下了炕,抱着被自己身上排出来杂质弄脏的被子朝着河边跑去。
许飞可就这一套破被褥,扔了许飞可舍不得,还是好好的洗洗吧。
在一处浅滩许飞一头扎进了河流,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之后,将自己的被褥和衣服也洗干净摊开在河边的大石头上晾晒。
当做完这一切之后,许飞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坏了,忘带换洗的衣服了。”
光着屁股站在河里的许飞一阵无奈,这会儿正是大中午的,山里劳作的乡亲们应该正在回家的路上,自己要是回家和他们遇上,那自己可就丢人丢大了,可是也不可能在河里泡一天吧?
许飞的视线四处眺望,最后落在了距离河边几百米的一个小山坡上,这个小山坡叫做望月坡,是山河村视野最开阔的地方,站在这个山坡上可以看到河对岸,也可以看到山河村村庄的情况,而下面很难发现这里的情况,许飞猫着腰跑到了小山丘上,顺势躺在了一个小凹坡里,浓密的青草将他的身子完美的遮掩住了,只要不是有人从正上空看到许飞,根本发现不了。
“真是舒服。”
许飞沐浴着温暖的阳光伸了一个懒腰,他看着眼前的大河,愣愣发呆。
山河村村前的那条足足有两公里多宽的大河原本的名字早就被本地人遗忘,大家都习惯称呼它为光棍河,就是因为这条河的存在,才导致山河村的老百姓走不去走出去的不想回来,连娶老婆都是难事儿,
村子里的村民做梦都想要在光棍河上架起来一座大桥,将公路修到村子里来,山里的人穷怕了。
从许飞记事起,他就一直有一个梦想,他要在光棍河上架起一座桥。
“我一定会做到的。”
许飞带着美好的梦想在草丛中渐渐睡着。
“阿嚏”
过了好几个小时,许飞打了个喷嚏,醒了过来,看了看天色,太阳都已经落山了,马上就要天黑了。
“这么热的天,衣服应该已经干透了。”
许飞这样想着,坐了起来,刚刚准备走下望月坡就是突然听到一阵沙沙的脚步声,许飞急忙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碎花短衬衫的年轻女人正鬼鬼祟祟的爬了上来。
“这是村东头刘家兄弟上个月才买来的新媳妇余欢欢?”
许飞曾经爬过刘家兄弟的墙根,所以记得余欢欢的模样也知道余欢欢的名字。
“她来这里干什么?”
许飞一阵疑惑,便又是顺势躺了下去,让那茂密的青草将他的身子遮盖住,但是那一双滴溜溜的眼睛却是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余欢欢的身子。
……
余欢欢跑到望月坡之后便是四处眺望,虽然天已经昏暗了下来,但是大致的地形地貌,地脉走向还是可以看得清的。
前有大江拦路,后又大山野兽。
“唉,看来还是走不了。”余欢欢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这娘们想干嘛?”
就在许飞思考的时候,站在他前面不远处青草地上的余欢欢面对着许飞蹲了下来。
许飞春心荡漾,许飞十分惊奇。
“不对,我为什么可以看得清?”
许飞脑海中仿佛是有一道电流流过,整个人顿时打了个激灵,他看了看天色,确定天色已经十分昏暗了,余欢欢距离自己有七八米远,这个距离虽然说不上太远,但是晚上自己为什么连他脸上的表情都可以看清?甚至于自己可以看到她耳朵上挂着的耳钉。
“难道和那个自称九儿的绝美女子送给自己的天眼神通有关?”
为了确定自己的猜想,许飞再次专心的看向了余欢欢。
这次发生了让许飞更加意外的事情,他居然直接看透了余欢欢身上穿的那件碎花衬衫,余欢欢仿佛是被扒光了站在自己的面前一样。
“这天眼神通是不是太厉害了,我发了,我发了。”
在印证了天眼神通的厉害之处之后,许飞欣喜若狂。
“如果说天眼神通是真的话,那么昨晚发生的一切就肯定不是做梦了,绝美女子说了自己已经修炼了什么欢喜大法,可以吸收女子的阴元增长自己的修为,我听说这白虎女子的阴气最重,睡一个余欢欢至少顶的上七八个普通女子吧?”
“只要我修为提升起来,就可以尽早将绝美女子从七宝玲珑塔放出来,和我再度鱼水之欢了。”
看着眼前如此香艳的一幕,许飞感觉自己这个人都在发烧,好想要发泄一番,自己该怎么办?
那余欢欢解决完就要站起来了。
许飞真的是受不了,要死就死吧。
“唰”的一下许飞从草丛中猛地一下站了起来。
“啊。”余欢欢看到于自己距离不到五米的地方突然窜出来一个人影,吓得一声尖叫,整个人连裤子也顾不得提就倒在了身后的草地上。
许飞一下子就朝着余欢欢扑了过去……

第4章 谁怕谁?
倒地的余欢欢被突然窜出来的许飞吓得不轻。
不过当许飞把她扑倒在地的时候她就不那么怕了,起码知道这突然冒出来的是个人不是鬼。
“呜呜呜呜。”
“……”
余欢欢想要说什么,可是却被许飞紧紧的捂住,半天支支吾吾含含糊糊的说不出话来。
看到余欢欢要说话,许飞说道“你不要大喊大叫我就松开你,听懂了就眨眼睛。”
余欢欢听了许飞的话眨巴了三下眼睛。
许飞松开了那只捂住余欢欢嘴上的手,但是另一只手却依旧在摸着余欢欢。
余欢欢被许飞弄得全身发软,许飞刚刚松开那只捂住她嘴的手,她就说道“别这样,快放开我。”
许飞怎么可能放开呢,他继续抚摸着。
“我认识你,你是村子里面的许飞。”
余欢欢借着月光看清了许飞的容貌。
听到余欢欢一眼揭穿了自己,许飞心里咯噔一下,他没有想到这余欢欢居然认识自己,这下如何收场?就因为村子里面光棍多,所以有严格的规矩,不许乱搞别人的老婆,被抓住是要受到残酷惩罚的,要不然村长王大虎也不会被许飞威胁而将村子里民办教师的职位给许飞了。
突然许飞的脑中响起了一道有些惊慌的声音。
“坏了,这许飞不会是发现我要跑了吧,这要是被他告诉了刘家兄弟,我会被那个两个变态折磨死的。”
“这是?”
听到这声音的时候,许飞便是朝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余欢欢看去,余欢欢的嘴巴已经被自己再次堵住了,她不可能说话的。
“心声,我知道了,这是她的心声,是绝美女子给我的第二项神通读心术起效了。”
当知道余欢欢是想逃跑到时候,许飞顿时底气十足。
“是我又怎么样,我是看你逃跑才追来的。”说着他一只手又是想从余欢欢的上衣里面钻进去。
余欢欢洞察了许飞的用意,立刻一下子用自己的手限制住了许飞两只手的动作。
并且用威胁的口气说道“你要是敢对我用强我就告诉村子里的人,让你倒霉。”
许飞听了这话心中一惊,看来这个臭娘们挺聪明的,才来了一个月就弄清了村子里的规矩。
看来这个余欢欢不是个省油的灯。
但是许飞没有慌张,他已经胸有成竹了,今晚一定要吃了余欢欢。
许飞放开余欢欢翻身从余欢欢的身上下来,仰躺在了一边的草地上“好,我不碰你。”
余欢欢脱离了许飞的舒服,立刻将裤子提起来,站起来就要走。
脚还没迈出去却是听到身后躺在地上的许飞有意无意的说道“我记得村子里还有一个规矩,要是女人敢偷跑是要被打断腿的,而且我要是把你偷跑的事情告诉刘家那对蛮牛兄弟,你说你会受到什么待遇?”
听到这话,余欢欢一愣,止住了脚步,回过头一脸惊讶的看着躺在草地上的许飞。
“你怎么知道我想逃走?”
许飞笑而不语,但是心里却是在偷偷的暗爽,老子就算是告诉我会读心术你也不信啊。
余欢欢一时间也是有些害怕,要是把腿打断了恐怕再也离不开山河村了,这辈子就要做刘家那对野蛮兄弟的发泄工具了。
其实余欢欢知道自己是刘家两兄弟的第二个老婆,第一个老婆也是买来的,因为逃跑被抓,活生生被刘家兄弟打死扔到了村子前面的这条光棍河里,余欢欢可是不想步其后尘,她有些害怕了。
今天太倒霉了,自己坚持了一个月,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跑出来,可是怎么就被人发现了呢。
余欢欢为了能离开山河村,这一个月伺候讨好刘家兄弟,让他们放松对自己的警惕,一边也在打听着关于村子里面的事情,关于许飞的一些事情她也是知道的。
余欢欢灵机一动说道“我听说你在城里读过高中,你应该知道贩卖妇女是犯法的。”
她希望可以打动许飞。
许飞淡淡一笑,余欢欢的心思他看得明白,但是今晚无论这余欢欢说破大天来,他也不可能放过这个吃肉的机会。
听见许飞这么说,余欢欢就知道许飞也不好对付,她也就不在废话了。
“你就说你想怎么样吧。”
“好,你爽快我也不墨迹。”
许飞对着余欢欢一笑,然后指了指自己。
这实际行动已经告诉了余欢欢,他想怎么样。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居然不穿衣服。”
这时候余欢欢才是惊讶的发现,许飞居然没有穿衣服。
不过她并没有害羞,虽然年龄只有二十四岁,但也是身经百战了。
这余欢欢也在思索着,眼角闪过一丝狡猾。
“不就是想要我的身子嘛?那就来啊。”
说着余欢欢一把就把自己的套头长袖脱了下来,美妙的身材一览无余。
“想要就来吧。”
这分明是在引诱许飞,哪里是许飞在逼她。
许飞毫不犹豫的扑了上去。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余欢欢大汗淋漓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若不是嘴里正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还真像是个死人。
“你是不是吃药了,怎么这么大劲,差点被你弄散架”
余欢欢虽然嘴里在抱怨,但是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许飞也是有些后知后觉,觉的自己这此的表现实在是太过于强大了一些,而且自己此刻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劳累。
身体里面似乎是有一道温暖的气流在流淌,让他倍感舒爽,轻松无比,尤其是刚才在和余欢欢办事儿的时候,他可以清楚的感觉道有一股力量从余欢欢的身体进入自己的身体。
“好了,我走了。”
许飞拍了拍屁股连裤子都不用提,准备走人。
看到许飞要离开,躺在地上的余欢欢突然喊道“你等一下。”
“干嘛?”许飞有些疑惑,又是坐了下来,难道余欢欢还想要一次?那自己倒是很乐意的。
但是余欢欢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让许飞暗叫不妙。
“难道你把我睡了,就这么走了吗?”
许飞一愣“那你还想要我怎么样?”
余欢欢露出狡猾的微笑说道。
“你说我要是现在回去告诉刘家兄弟,你把我上了,你说他们会不会和你拼命?”
“好你个浪蹄子。”
许飞被余欢欢的这一番话可是气得不轻,难怪刚才这余欢欢对自己这么热情,原来是为了引自己上钩。
余欢欢说的也是实话,这刘家兄弟都是愣头青,有股子牛劲,要是知道许飞把他们的女人睡了,还真有可能找许飞拼命。
风水轮流转,热情之前自己威胁余欢欢,恩爱完了倒是轮到了余欢欢来威胁自己。
“说吧,你想要怎么样?”
这句话本来是余欢欢嘴里说出来的,现在轮到许飞说了。
余欢欢听见许飞这么说,便是直接了当的说道“帮我离开山河村。”
许飞听到余欢欢开出来的条件也是一愣,她想要自己帮她离开山河村?
许飞几乎没有任何的思考就一口回绝了“不行,我帮你离开山河村我就是在把我逼上绝路,山河村的人不会放过我的。”
许飞虽然对买妻的事情很不齿,但是自己始终是山河村的一部分,他要帮着余欢欢逃离山河村,那就被背祖忘宗的事情,自己就是过河拆桥,会遭到山河村所有人的唾弃,而且一样会被驱除村子。
看着许飞的头摇得如同拨浪鼓一样,余欢欢也是着急了。
“你要是不愿意帮我逃出去,我就把我们睡了觉觉的事情告诉全村人知道,我看你怎么办?”
既然软的不行,余欢欢就只能来硬的了。
听到这话许飞也是急了“你去呀,去让全村人知道,大不了我被除名,可是你的命也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了。”
余欢欢一愣,许飞这话说的对,他们睡了觉的事情,要是被人知道他们谁呀讨不了好,只能落个鱼死网破。
余欢欢看到许飞发怒了也是不敢威胁许飞了,她笑嘻嘻的对许飞“你不要害怕村子里的人和你过意不去,我们可以一起离开这里,我有钱,只要你能带我离开这里,到了城里我就给你两万块钱,还随便给你睡,你看怎么样。”
许飞听见两万块钱的时候只是稍微动了一些心思,但是听到余欢欢说是她可以随便给自己睡,许飞心里顿时和猫抓似的,说实话这个女人的恩爱功法还真是了得,不知道她是在哪里学的,要是她真的能让自己随便弄,那可真是极好的,可是又一想,这个余欢欢就像是一只毒蛇一样,万一咬自己一口自己岂不是赔了本了?
“不行,不行。”
看见许飞的迟疑,余欢欢就知道许飞有些动心了,自己的床上功夫自己清楚,还没有几个男人受得了自己的那一套。
她带着一丝勾引的意味朝着许飞说道“难道你不想要了?”
说着还故意的在许飞的耳朵上哈了一口热气。
我在2039年不敢养狗

养狗的代价 01 夜晚十点后,街道上仍是车水马龙与灯火通明的景色。 城市中央的巨型钟楼嘀嗒作响。 赵宪此时刚从公司离开,拖着疲惫的躯体,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钟楼塔有大面积的LED显示屏,以秒为单位,向外显示着时间的流逝。赵宪抬眼看下时间:2039年5月26日10点03分26秒。 赵宪如今刚毕业半年多,住在附近的单身公寓。他朋友不多,一个人加班,一个人上班,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 走到路边规...

刘大哥的理想

清晨,被一阵急促的铃声喊醒,电话那头传来的是远在武汉的刘大哥的声音。 “老弟,醒了没?” “咋了,老哥!” “我准备开饺子店了,你觉得开到哪里好呢?能不能问一下你在房产中介的朋友,他们有没有合适的门店?” “哦,这样啊,老哥我给你说,……” …… 开一家饺子馆,是来自山东老刘的一个心愿。 从四年前认识他起,他就念叨开一家饺子店了。那时候和现在一样,他跟着装修公司经理做木工,每天早出晚归,披星...

完结篇《村香》小说全文阅读

村香 简介:大云县雨泽村是一个寡妇村,那里的女人水灵,但是那里养不住男人,因为往往男人都会早早就死在那里的女人手上,就是不死,也往往病怏怏没个男人样,久而久之,雨泽村传说一个传说,那就是到这里的男人都受了诅咒,所以这里就

物非人亦非

1. 每隔两年,我都会回到家乡一次。一来是为了陪同父母回家探望众多亲人,二来是为了给自己忙碌的都市生活点缀一些安逸。 我的家乡是东北的一个边陲小镇,这里承载了我全部的童年和一部分少年时光。初二时,为了我能得到更好的教育,母亲勇敢的买断了她工作了半辈子的国企工作,陪着我去了省城读书。留下父亲抱着努力工作升官发财的梦想,留守在他的原工作岗位上,吃力的维持着家庭的经济来源。我不负众望,顺利的考上省...

从秦朝说起,到清朝结束(48)机不可失

陈胜一直不甘于过那种矮人一等的生活,一心想着要“屌丝”逆袭,只是苦于没有好的机会。 历代,包括现在,这种人大有人在,平时默默无闻,好像很平凡,但心里始终憋着一口气,时刻准备着出人头地。 这其实很好,人一定要有梦想。 但是机会往往眷顾那些有准备的人,所以机会来之前还是多学点本领为好。 否则来了机会抓不住也是望洋兴叹,即便一时抓住了,但由于志大才疏也难免会遭致惨败,爬的越高摔的越惨就划不来了。 ...

勾肩搭背/杨光举

心雨 1 刘嘉诚一连好多天都在白马涧转悠,三十出头的男人了,还像个害春的谗猫一样,急吼吼地找一个女人。白马涧的熟客也没问他干嘛找樊花那么急,还能有什么事情?不用问都知道,樊花欠刘嘉诚了,欠多少?他们猜肯定不会少于五位数。 一个女人欠了一个男人的钱,后果大概不会那么严重。女人嘛,嗲一嗲,电一电,男人半推半就着,也就宽限了。所以白马涧的熟客也不打紧,眼看着刘嘉诚猴急的样子,还不时撩他说话,搬把椅...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